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歐洲火藥庫上的「戰爭旅館」:將昔日戰爭的夢靨,化為旅人難忘的一夜

新聞整理/黃思敏

一間位於波士尼亞首都賽拉耶佛的戰爭旅館(WAR HOSTEL SARAJEVO),在90年代的烽火後誕生。旅人可在此體驗戰爭時的生活,同時「享有」不用擔心安危、挨餓,或失去親人的奢侈。

這間戰爭旅館的主人自稱「零壹(Zero One)」,根據其官方網站WAR HOSTEL SARAJEVO介紹,今年25歲的零壹本名為Arijan Kurbasic,因為他父親於戰時的身份識別編號為01,為了紀念自己與家人皆於戰爭後安然倖存,他便起了這個別名,並創立了戰爭旅館。

零壹與旅客合影。

戰爭旅館十分精確地還原了當地飽受戰爭摧殘的歷史情境,裡頭的陳設物品皆為零壹與家人從戰爭時保留下來,作為與旅人分享他們生命故事的媒介。(同場加映:來「助」一晚吧!這間「Purpose Hotel」融入社會關懷,讓旅客在睡夢中改變世界

這裡不只是一間旅館,「你可能會以為我們是一個想賺錢的觀光主題旅館,但是事實上完全相反!」零壹表示。旅客可以在這真實的環境裡,體驗受戰爭圍困的賽拉耶佛人如何生存。

「開設這家旅館是我們謀生的方式,但我們認為更重要的是:透過這份工作,教育人們避免戰爭與仇恨。」零壹表示最棒的學習方式,就是讓旅人親身去經歷。

零壹經常與旅人們分享自身於戰爭的經歷,並感嘆戰爭是如何影響人們的一輩子。根據維基百科,1992年至1996年的塞拉耶佛圍城戰役(The Serb siege of Sarajevo),是現代戰爭史上最長的圍城戰役,比二次世界大戰著名的列寧格勒圍城戰役(The siege of Leningrad)還要長。

當時困在賽拉耶佛的38萬名人口,沒有食物、電力、水及熱氣,還要躲避狙擊兵和1天平均330次的轟炸,約有11541個賽拉耶佛人於戰爭喪生。

戰爭旅店的客房。

根據CTVNEWS報導,旅客在進入戰爭旅館後,將由戴著鋼盔、身著防彈背心的零壹親自接待。客房內僅由一顆燈泡照明,窗子上掛著聯合國難民署於戰爭時提供給難民的塑膠窗簾,以代替被炸碎的窗戶。

在戰爭旅館住上一晚,旅人將實際躺在鋪著海綿床墊的地板、蓋著軍用毛毯、聽著從音響傳出的爆炸聲響,於黑暗中入眠。這樣真實的臨場感,與透過電視目睹戰爭的殘酷,完全是另一回事。

根據官網,旅館的牆上佈滿戰爭時的報紙與文章,刻畫著當時賽拉耶佛受到圍困、掙扎的日常。旅客也能參加零壹安排的戰地行程,參觀著名的戰爭遺址。(同場加映:「責任旅遊」讓觀光回歸當地 印尼渡假村獲首獎

零壹帶著旅人們參觀戰爭遺址。

戰爭旅館十分受到旅人的歡迎,甚至在訂房網站hostel.com上,於賽拉耶佛區77間旅館的票選中拔得頭籌,獲得第一名的評價。

一位來自美國、21歲的旅人Andrew Burns,在造訪過戰爭旅店後表示:「經驗通常是最好的老師。我可以閱讀所有的教科書,但大部分的資訊都不會被記住。來到這裡讓我能感受到事件背後的情感,我和這裡的人們討論他們的經驗,這讓一切變的好真實,讓我想要嘗試瞭解更多、提供幫助,去愛別人。」

零壹告訴IBTimes UK的記者:「我認為讓人們了解戰爭時發生的事情是很重要的,因為任何地方都有可能會有戰爭。如果你在這裡多住幾晚,離開後你將會對過去不曾注意的生活小事,感到更加珍惜。」

「當初創辦這間旅館,是因為我失業,但是我需要工作才能生存。」零壹表示身為一個戰爭倖存者,他想要發揮自己的價值,開創與眾不同的東西。

根據Balkan Insight的報導,波士尼亞的戰爭歷史為國家帶來大量的旅遊商機。「暗黑觀光(dark tourism)(註一)」吸引許多國外、尤其是英語系國家的旅客造訪。官方數據顯示,光是2016年的1至9月就吸引了超過180萬名過夜旅客,比起2015年成長了10.8%。

而這間獨特的戰爭旅館,也正好得到媒體與旅人的注目,搭上暗黑觀光的潮流,引起更多人的關注戰爭議題。

註一:暗黑觀光(dark tourism),又稱黑色旅遊(black tourism)或悲情旅遊(grief tourism),意指參訪的地點曾經發生過死亡、災難、邪惡、殘暴、屠殺等黑暗事件的旅遊活動。(來源:維基百科

核稿編輯:黃培陞、林冠吟

新聞來源

延伸閱讀
>> 與其將貧民窟「砍掉重練」,不如善用居民的生活經驗 重新規劃城市
>>「泰國觀光收入對在地社區的貢獻,才不到15%」 他返鄉推廣永續旅遊,讓當地人作頭家!
>> 英國首間「藝術旅館」:讓世界各地的藝術旅人 有負擔得起的住宿選擇

如果回到23歲:我會用「閱讀」改變人生,用「旅行」創造機遇

2016.12.26
合作轉載

文:謝家駒

當然,我不是23歲,我1948年出生,差不多是23 歲的3倍,但是,能夠想像自己是23歲,也有點飄飄然。我打算幻想自己真的23歲,但有著68年的閱歷與人生經驗,看看可以如何來設想我與一帶一路(註一)的關係。

第一個感覺:今天的一帶一路,有點像40年前的中國大陸,充滿機會與挑戰;也極度陌生,不明朗;未知數很多,會令人茫無頭緒;但也機遇遍地,為有自信及膽色的人提供廣闊的活動空間。

40 年前,大陸剛開放改革,我正在一家大企業打工,目睹初時派上內地工作的,多是在香港晉升機會已有限的同事;但不出10年,所有精英也要北上工作,毫無選擇餘地。過去40年,香港產生的 「財富」,大部份與內地經濟有關;最高峰期,有超過100萬港人在內地工作。不難想像,一帶一路也會帶來同樣的機遇。

不過,過去40年中國大陸與及世界各地的經濟發展,也告訴我們另一個事實:人類社會需要的絕不只是GDP 的增長,一帶一路所需要的,也絕不單是經濟的發展。除了GDP之外,我們需要的是甚麼?23歲的我也要思考這個問題。

我想起用這樣的一個方程式來探索我在一帶一路的未來:閱讀 × 旅行 × 打工 × 創業 = 我的未來

首先聲明:我是可以完全不考慮一帶一路的,正如過去40 年也有很多人選擇不接觸中國大陸一樣,但我不希望失去這個難得的機會,讓我挑戰自己,為這個世界作出貢獻。這個方程式中,我選擇用「x」而不用「+」,來連貫閱讀、旅行、打工與創業,是想突顯他們之間不是簡單的線性關係,而是有互動及相互影響的關係。

我的想法很簡單:

  • 閱讀可以改變人生
  • 旅行可以創造機遇
  • 打工可以增進能力
  • 創業可以締造未來

先說閱讀可以改變人生

23 歲年輕人的一過通病,便是不喜歡閱讀,40年前是這樣;40年後的今天也是一樣,事實是,閱讀可以改變人生。問題是,讀什麼?當然海闊天空。以下我建議幾本書:

第一本書:Brave New World by Aldous Huxley(1932)中譯本《美麗新世界》

這是一本出版於1932年的反烏托邦人文科幻小說。

反烏托邦,是相對於烏托邦 (utopia)而言。後者指的是超乎理想的未來世界,反烏托邦描述的也是未來世界,但不是 「理想」的,卻是有很大機會出現的,通常反烏托邦的理念相當「現實」,叫人不寒而慄。

人文的,是指小說是從人出發,探索的也是人與人性的問題。也是科幻的,因為作者根據當時科技發展的知識及潛力,幻想出很多未來會出現的情況。《美麗新世界》以2540年的倫敦為背景,把當時的社會、經濟、政治制度、人際關係勾劃得栩栩如生,發人深省。

為什麼有興趣一帶一路的年輕人要讀這本書?

理由很簡單,因為會激發大家思考。一帶一路幅員廣闊,活力無限。但會如何發展實在引人入勝。年輕人可以考驗自己的想像力,設想一下30或40年後一帶一路的面貌是甚麼模樣。年輕人會否有耐性讀這本小說,我懷疑沒有。但不打緊,只要他們在網上搜尋Brave New World 或是《美麗新世界》,馬上便找到大量有關介紹,單是Wikipedia 上的簡介,已經會帶來不少驚訝與震撼。

第二本書How to Change the World:Social Entrepreneurs and the Power of New Ideas by David Bornstein(2007) 中譯本《如何改變世界》  

紐約時報稱之為「行內人士的聖經」(A bible in the field)這個「行」,是指有志於改變世界的人士。

確實,我在香港及國外的朋友,假若是關心社會,願意投身於改變社會的,差不多全部都讀過這本書。書中主要介紹世界各地的社會創業家,用創新的方法來解決社會問題,形成一股全球性改變社會的力量。

稱之為聖經,大抵因為:

  • 它以故事為軸心,發人深省
  • 通俗易明,便於推介
  • 不是只讀一次的書,反覆閱讀,每次都會有新的體會
  • 廣泛流通,超越國界,目前已有超過20 種文字的翻譯

一句話,你非讀不可。

第三本書:社創群英:以社會創新改變世界的人  (2013-2016)謝家駒及蔡美碧編著

不只1本,而是4本。有時間4本都值得看,但至少也可以讀1至2本。

4年前起,仁人學社每星期在信報發表一篇文章,介紹世界各地的社創群英。每篇文章大約1500字,深入淺出地介紹一位以社會創新來改變世界的人,一年就是50多篇,編印成書出版。無獨有偶,在這200多位社創群英中,不少是來自一帶一路沿綫國家,特別是南亞地區。事實上,這個區域雖然經濟比較落後,但社會創新的例子卻不少。

全世界的社會創業家中,只有2位榮獲諾貝爾和平獎,都是來自南亞國家,分別是孟加拉的尤努斯(以小額貸款來消滅貧窮,2006年),及印度的沙亞廼 (Kailash Satyarthi,Goodweave的創辦人,以創新業務模式來消滅童工,2014年)。

細讀這些有血有肉的事跡,會令讀者有以下的領會:

  • 社會創新是解決當前眾多社會問題的一股龐大力量
  • 社會創新的始創者,往往是無權無勢,赤手空拳的不知名人士
  • 社會創新的效益及影响,經常超越地域的限制,令不同國家廣大民眾受惠
  • 社會創新的出現與推廣,在大數情況下都毋須政府參與
  • 社會創新極有可能成為21世紀推動社會前進最重要的力量

總括一句,社創群英的故事,會令人感到振奮人心,充滿希望與憧憬。

再說旅行可以創造機遇

假如我今年真的23歲,我會爭取機會到一帶一路的國家旅行。我會定下一個目標,例如3年內至少去10個國家。

重點在旅行,既不是游山玩水,也不是研究考察,但是做足準備,讓自己可以有系統地觀察及體會當地的過去,現在與未來。

鎖定了即將旅行的國家後,先了解一下他們的歷史,起碼有個印象。

其次是熟讀聯合國提出的17個〈持續發展目標〉(Sustainable Development Goals)。這些「目標」,其實就是挑戰與問題,每一國家都或多或少受這些問題所困擾。

你不可能17個目標都深入分析,但可以選擇2至3個來加深了解。到了這些國家後,不妨刻意留意這方面的情況及發展。例如你特別有興趣貧窮問題,教育,環境保護等,都可以較深入地探討。

此外,我建議你嘗試了解這些國家的社會創新。這並不容易,因為並沒有「社會創新名冊」 讓你搜查。一個比較可行的方法,是通過Ashoka:Innovators for the Public的網頁上搜尋。

Ashoka 是一家美國的基金會,專門支持世界各地的傑出的社會創業家,網頁上介紹了他們推選的2000多個Ashoka Fellows,可以按國家來搜尋,十分方便。

每一位社會創業家分四個題目來介紹:社會背景,所關注的問題,創新解決方案,個人經歷。精簡易讀,感人事跡活躍紙上。你不會只去一次旅行,每次回來都是反思及重新學習的機會,例如你行前讀過的書及資料,現在重溫,肯定會有不同的體會。我建議你每次回來,都安排一兩次的聚會,與友好分享你的所見、所聞、所思。

同時,我建議你通過一或多種方式來分享你的經驗,例如文章、網誌、錄像、幻燈片、PowerPoint,在報紙、什誌、網站、書面,微信等媒介來發表。然後,你會去第二次,第三次,第四次…。每一個新的旅程,你都要給自己新的要求,新的挑戰。

為何說旅行會創造 「機遇」?這裡說的「機遇」,不是指商機、工作、終生伴侶、人間樂土等。而是指令你重新思考人生意義、事業方向等基本問題的機會。基本上,我相信「生命影響生命」(lives influence lives)。在旅程中你會遇到很多生命,他們本來與你互不相識,但通過接觸及交往,生命便會影響生命,而且是相向的。

你會遇到普通平民、大小官員、富有的人、貧窮的人、受歧視的人、受傷害的人、有希望的人、無希望的人、有同情心的人、無同情心的人⋯⋯。你也會遇到社工、企業家、創業者、工程師、醫生、教師、社會創業家等等。總而言之,你會有很多驚喜,也很難估計有甚麼後果。你的 「機遇」,不一定來自1個人,而是整個旅程。

讓我舉一個活生生的例子。

約翰・伍德 (John Wood)35歲便當上 Microsoft 大中華地區的市場總監,是公司的明日之星。他的辦公室在北京,女友則在另一家跨國公司駐北京辦事處工作。

伍德酷愛單人遠足。有一次,他單身來到尼泊爾,進行長途遠足。在旅程中,遇上1名當地的視學官,正獨自一人徒步視察山區的學校。他隨口問一句:我可否跟你行一段路?就是這樣,伍德有機會參觀了不少山區的學校。他也沒想到,這段路程改變了他的一生。

原來他看到,這些學校的設備如何簡陋,根本稱不上是學校;更嚴重缺乏師資,學生難以有良好的教育。他經過一些房間,門上寫著 「圖書館」,但卻是上鎖的。他堅持要看一間,結果發現原來是沒有書的,因為學校無經費買書。在一個與老師的座談會上,他承諾回國之後寄贈一些書給學校,老師及校長都喜出望外。

回到北京,伍德還記得這些老師渴望期待的面孔,與及學生們天真的笑臉。他知道,他看到的只是冰山一角。整個尼泊爾,與及大多數的發展中國家,都可能有同一的現象。

於是他問自己:假如我留在微軟工作,誰會有最大得益? 假如我離開微軟,為發展中國家的兒童改善他們的教育,又誰會有最大得益?

他的答案是:假如他留在微軟工作,最大得益者是蓋茲,因為將會更富有;假如他離開微軟,為發展中國家的兒童改善他們的教育,最大得益者將會是這些兒童。

結果他選擇了離開微軟,並創辦了一個新的組織「 Room To Read」,致力改善發展中國家的教育,並成為了他的終生事業。

後來伍德先後寫了兩本書來介紹他的工作帶來的轉變,第一本書的書名正是「Leaving Microsoft to Change the World:An Entrepreneur‘s Odyssey to Educate the World's Children」(2006)

你到一帶一路旅行,很難估計會有甚麼機遇! 

註一:指「絲綢之路經濟帶」和「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的簡稱,由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於2013年提出。它不是一個實體和機制,而是合作發展的理念和倡議,「一帶一路」貫穿歐亞大陸,東邊連接亞太經濟圈,西邊進入歐洲經濟圈。無論是發展經濟、改善民生,還是應對危機、加快調整,皆對中國與沿線國家有所助益。(MBA智庫百科

全文轉載自仁人學社,原文標題:假如我今年23歲:一帶一路的遐思

延伸閱讀
>> 如果回到23歲:我會透過「工作」增進能力,用「創業」締造未來
>> 用「窮人經濟學」取代菁英經濟學—以科學精神檢驗失敗的扶貧政策
>> 再也不用問「學習的理由」:2020前芬蘭推出「創新」教改,以跨領域取代單一學科學習

主題
看更多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