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橘商機來了!老人黏Line 找虛擬金孫

聯合報/記者陳雨鑫、張嘉芳(2015年11月3日)

(圖:多扶接送是最常被提到的銀髮創業成功案例,創辦人許佐夫提醒,「別只想著賺錢,才有辦法貼近需求」。 記者曾吉松/攝影。圖片來源

六年前,一位獨自住客家莊的九十三歲阿嬤不慎從輪椅上跌倒,家人為了送她復健,求助復康巴士,申請卻被駁回,原因是「未領有身心障礙手冊」。她的孫子許佐夫不甘:阿嬤在台灣住了九十三年,繳了一輩子的稅,需要政府時,政府竟拒她於千里之外。

這是許佐夫創立「多扶接送」的緣起。他想帶阿嬤去復健,但長期下來,他的工作、健康,可能都不保。他氣自己也氣政府,於是辭職創業,開啟多扶接送,不用提前預約、也無區域及用途限制,專門服務沒有身心障礙手冊,卻需要接送的民眾。

多扶接送老人 登創櫃板

多扶接送是全台第一家登上創櫃板的社會企業,也是最常被提到的銀髮創業成功案例之一。

目前銀髮商機規模約一點六八兆元,二○四五年高齡人口達一千兩百一十萬人,資策會副執行長龔仁文推估,商機上看百兆。長期進行台灣消費者研究,東方線上執行長蔡鴻賢也表示,老化潮對台灣絕對是機會。事實上,許多人看中「橘色商機」進而研發產品及服務。

所謂橘色商機,是指如果以春夏秋冬比喻人生,熟齡族正如秋天燦爛的楓葉一般,成熟、溫暖,現下將熟齡市場統稱為「橘色商機」。

許佐夫提醒,「別只想著賺錢,才有辦法貼近需求。」

忽略長輩尊嚴 產品缺點

弘道老人基金會執行長林依瑩感嘆:「台灣銀髮產業發展超過十年,每種產品幾乎都是方便子女照顧,忘了老人實際需求。」以遠距照顧為例,以為長輩只要戴呼叫 器,一旦跌倒就能馬上傳送訊息,設計雖完美,卻忽略老人自尊心。許佐夫有同樣的感觸,目前業者行銷對象多是子女,「方便照顧」是子女最有感的選項,未必是 老人家真正的需求 。

林依瑩說,長輩最怕穿尿布、杵拐杖、戴呼叫器,一旦需要這些產品,宣告身體已退化。老人最想要關心與陪伴,但國內銀髮產業需求幾乎定位在危險及跌倒。

還好,愈來愈多人看見老人家的需求,日前在一場醫療長照社企小聚,許多年輕創業主都提到老人的寂寞商機。

(圖:長輩最怕穿尿布、杵拐杖、戴呼叫器,一旦需要這些產品,宣告身體已退化。 圖/ingimage授權)

藥師送藥到府 還要陪聊

打造銀髮視訊平台的瑪帛科技發現,好不容易老人家會用視訊了,但小孩太忙,無暇陪線上聊天,他們就改打電話給瑪帛科技的工作人員。這樣的例子愈多愈多,他們開始思考要作「虛擬金孫」的聊天服務。

專門教老人使用社群平台等3C科技的GOGO皇家生活也有類似發現,很多原本不會用、不想用智慧手機的阿嬤,為了追遠在美國的金孫身影,已進階到天天黏在 LINE上。宅配慢病藥物到府的iHealth執行長王照允說,他們送藥的藥師很大的工作任務是陪老人家聊天。許多以前只會用傳真機傳處方箋的七、八十歲 老人家,目前都改要求傳LINE。老人mobile化的速度超過想像。

三C科技產品 一學上手

針對銀髮族開發更便利的科技產品也是商機之一,老人福利聯盟秘書長吳玉琴認為,老人對於平板電腦的入門門檻低,只要有手指就會操作,業者不妨多設計相關體貼長者的商品。

許佐夫說,從創立多扶接送後,發現老人要的是回憶、便利、陪伴及溫暖,台灣的產業若能做得到,銀髮商機無限,也讓台灣老人的身心靈能更滿足。

圖片來源

全文轉載自聯合報

德國現場…青銀共居 長輩為青年指迷津

2015.11.20
合作轉載

聯合報/記者蔡佳安(2015年11月03日)

老人帶來的產值不只是「橘色商機」,更可能是用錢買不到的價值。德國一間青銀共居住宅Geku-Haus,長者替年輕人找工作、估預算表,還會親手幫年輕人做提案模型(Prototype)。

(即將七十八歲的Marga,是Geku-Haus年紀最大的住戶,滿屋的紡織品都出自她的手藝,連她身上穿的時尚襯衫都是自己繡的。 蔡佳安/攝影)

位於Essen的Geku-Haus,出租給長者與青年,長者多是擁有特殊工藝的職人,青年多是藝術家或從事廣告行銷。這群長者有織布高手、藝術史教授、會計師等,他們有人利用過往人脈,寫推薦函為青年謀職;有人聆聽年輕人提案後,巧手為他們做模型;有人曾是會計師,為年輕人的預算表指點迷津。

Geku-Haus一樓是咖啡廳與跳蚤市場、二至五樓是公寓,六樓提供年輕人辦公,七樓則是長者與青年互動的交誼廳。交誼廳內飲料與零食免費,若離開七樓就得收費,以此機制增加代間互動。飲料杯墊一面寫著「請離我遠一點」,另一面寫著「我對__話題很感興趣,歡迎找我聊天」,長者或年輕人只要看對方的杯墊,就知道是否可以上前攀談。

(飲料杯墊一面寫著「請離我遠一點」,另一面寫著「我對__話題很感興趣,歡迎找我聊天」,長者或年輕人只要看對方的杯墊,就知道是否可以上前攀談。 蔡佳安/攝影)

即將七十八歲的Marga,是Geku-Haus年紀最大的住戶,一見到訪客來訪,馬上從座椅上跳起來,蹦蹦跳跳過來和客人握手,「展示」她嫩如嬰兒的肌膚以及房裡的花花世界,原來,滿屋的紡織品都出自她的手藝,連她身上穿的時尚襯衫都是自己繡的。

Marga從未覺得自己與年輕人有代溝,相反的,她常受到年輕人邀請,一起烤肉、吃飯,孩子們遇到困難,心事無法排解,也會找她訴苦,「我就像是這個家的大家長,搬進這裡以後,我就不再寂寞了。」

住戶皆有藝術背景,長者對於房內陳設,有一定的堅持與美感。轉進另一間房,Wolfgang六十八歲,光看到滿櫃書架及熨燙一半的牛仔褲,就知道他嚴謹有學問,一絲不苟的沉靜設計,令人跟著嚴肅起來。問及如何保養身體,他搖手笑著說,「我不愛運動,開心過生活,保持快樂最重要。」

Geku-Haus文藝氣息濃厚,每層公寓的住戶都擁有一筆一千五百歐元公基金,用來購買藝術品妝點公寓走廊,無論男女老少,都須參與這場會議,共同決定要採買哪些藝術品。

在這棟大家庭內,青年忙於工作,長時間坐在電腦前,退休長者幫忙孩子們採購,買回來的食物、生活用品一一放進各間門外的菜籃。一方面讓年輕人專心工作,也增加長者的成就感,讓他們有被需要的感覺。

(Wolfgang六十八歲,光看到滿櫃書架及熨燙一半的牛仔褲,就知道他嚴謹有學問,一絲不苟的沉靜設計,令人跟著嚴肅起來。 蔡佳安/攝影)

全文轉載自聯合報

主題
看更多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