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願景工程/奧利佛發起 食育納入課綱 請連署

2015.05.29
瀏覽次數:
合作轉載

聯合報/梁玉芳(2015年5月16日)

(圖:五月十五日是全球飲食革命日,傑米‧奧利佛呼籲全球連署要求政府把食育納學校課程。圖片來源

為了改變當代的飲食工業塑造出的飲食習慣,英國社會企業家、名廚傑米‧奧利佛於二○一二年將每年的五月十五日訂為「飲食革命日(Food Revolution Day)」,邀請全球各地的家庭、社區、學校於五月共同響應,一起動手烹煮,藉此讓人重新認識食物、宣揚健康飲食理念。

去年共有逾一萬場「飲食革命日」活動在一百廿一個國家同步舉行,約廿五萬人參與。台灣今年也不缺席,首屆「飲食革命日」活動由聯合報系願景工程與台灣「飲食革命大使」樊欣佩等人合作,今天上午十一時於榮星花園舉辦親子野餐會、食育小學堂等,以食育為食安扎根。

四千萬個幼童 過度肥胖

奧利佛今年更進一步,發起全球連署,請民眾要求各國政府,尤其是G20國家,將「飲食教育」納入中小學必修課程,他認為這是挽救下一代健康重要的一步。在「飲食革命日」前,奧利佛在全球跑透透行程中,接受聯合報系「願景工程」的書面訪問,他在電郵中闡述了投身「飲食革命」的理念。以下是專訪紀要:

問:你今年發起請願活動,呼籲要求各國政府將飲食教育納入學校課程,為何這事如此重要?

答:我很希望能從世界各地募集到兩百萬人的簽名,支持這項請願。這個訴求非常迫切,因為全球面臨飲食不當引發的疾病問題,全球有超過四千兩百萬個五歲以下的幼童過重或肥胖。我們必須有所行動,阻止情形惡化。我們可以教育孩子什麼才是真正好的食物、好的飲食方式。過去三、四十年,我們與食物的關係已經變得非常破碎,現在正是修補的關鍵時刻。

問:二○一四年,你提倡的飲食教育納入英國義務教育課綱,包括七到十四歲孩子必須學會烹飪,你期待下一步能做到什麼?

答:像澳洲史蒂芬尼‧亞歷山大的廚房菜園基金會與我在英國推動的校園菜園計劃(Kitchen Garden Project)讓孩子在學校菜園裡體驗耕種、收成的樂趣,自己動手料理、分享食物。我們希望讓孩子學會聰明地選擇和購買真實的食物(指非加工品)。

英國做得不錯,但還有很多地方可以更好,特別是要確保飲食教育課程的經費來源,以及讓中小學教師授課能夠得到充分的支持與資源。我在CHANGE.ORG/JAMIEOLIVER公開發起請願,呼籲全球公民簽署,一起推動改變;我們要求那些尚未重視食育的政府,將飲食教育納入學童的必修課。

15分鐘上菜 在家做飯不難

問:你鼓勵家庭在家做飯,你如何說服忙碌的家長這麼做?正如台灣許多雙薪家庭不得不選擇外食?

答:有些人總說他們很忙,沒有時間料理新鮮食材、自己做飯,孩子也沒有機會學認識食材與烹飪;這正是我這幾年教人如何「30分鐘上菜」、「15分鐘上菜」的原因。

能和家人一起坐下來,分享親手做的食物真的很棒!這絕對比平常吃的垃圾食物要來得美味健康多了,而且你清楚知道所有食材的來源。在家做菜不只可以吃得更健康,也能和你珍愛的人多些時間相處,這些都是無法用金錢買到的價值。

問:台灣今年響應「飲食革命日」活動,請和大家分享你的期待?

答:我要感謝在台灣參與的每一個人!我邀請你們務必要將照片上傳到「飲食革命日」的官方網站,讓全球朋友都看見台灣的行動。

全文轉載自聯合報

霸凌黑鍋的逆襲,傷心網友使用此社群後感覺好多了

2015.05.25
合作轉載

文 : 本山人

最近可能有很多人對於媒體不反求諸己,把所有霸凌責任推給網路鄉民的行為感到不齒,根本是賊喊捉賊的活教材。不過如果先不管他們,單純談談網路是不是真能影響人的心情,相信大家的答案都是肯定的。我們聽過許多心理研究證明,情緒低落的人上完 Facebook 更低落,通常只能建議這些人:關掉 Facebook、笑笑就好,而不那麼勇敢的人,很可能繼續被網路言論左右。這些妥協式的應對不該是主要選擇,一位 MIT 心理學博士成功將社群網站的機制運用在改善用戶心理健康,現在這個實驗性社群即將推出手機版,名稱是:Koko。它跟我們熟知的 Facebook、Twitter 使用方式類似,唯一的不同在於,Koko 裡的網友發文跟回文互動,不單是為了分享生活,更能處理壓力。

開發者 Robert Morris 是個土生土長的矽谷人,老家距離賈伯斯創造 Apple 那個車庫不過幾條街遠。但是科技業完全無法勾起他的熱情,他唯一感興趣的只有人類的想法。在普林斯頓大學完成心理學學位後,他接著到西北大學、MIT 繼續學業。在 MIT 時,Robert Morris 主力研究「如何讓心理健康更貼近大眾」這一主題,不過這段時期,他本人其實承受非常大的心理壓力,周圍遍佈優秀的人以及研究的不順利讓他心力交瘁,甚至出現自我懷疑。他經常上一個叫做「Stack Overflow」的交流網站,尋求網友對研究的協助,也確實讓他的瓶頸得到解決,後來,他出現一個靈感:研究上的問題可以透過網友互助得到解決,心理問題為何不可以?

用最貼近生活的網路解決心理問題

Robert Morris 在博士論文中實踐了這個構想。他設計一個實驗性心理社交平台「Panoply」,邀請 166 位志願者參與使用這個平台。Facebook 塗鴉牆會問「你在想什麼(What’s on your mind)?」,Panoply 則是問:「怎麼了嗎(What’s wrong)?」,使用者必須敘述發生了什麼事(例如說:我剛丟了工作),然後再試圖量化這為什麼令人煩惱(例如:我讓我家人失望了,或是我擔心找不到下一份工作)。最重要的是使用者願意大聲說出自己面臨的情況,然後讓 Panoply 上的其他用戶回文,協助當事人轉換對於客觀事件的觀點。

在長期的心理學訓練中, Robert Morris 了解到,造成人們憂鬱症的問題並不是誰的狀況更慘,而是當事人怎麼看待他們的遭遇,所以 Panoply 注重輔導憂鬱者從不同角度思考他們的問題。例如當一個人丟了工作,他當下或許覺得自己是天下最慘的人了,但回文者會試著引導他從別的角度來看事件,例如:這其實是一個新契機?或是:反正你在這工作的不快樂,這一類的。這個平台不鼓勵教條式的勸說,或者毫無根據的樂觀鼓勵,當然,也沒有看熱鬧的評論。

結果證明,精神壓力大的人和憂鬱症患者在使用 Panoply 過後,比使用其他心理重建軟體感覺更好。畢業後,Robert Morris 努力將這個成功案例轉移到手機 App 上,讓更多人可以更便利使用這個服務,於是以 Panoply 為原型的社群 App「Koko」誕生了。

Koko 將在今年秋天正式上線,目前 Robert Morris 並不考慮這個 App 能否賺錢,他只希望讓這個 App 真正對人產生幫助,接下來才會嘗試將它發展成能長期經營的社會企業。

全文轉載自AppleUser 

訂閱電子報 主題
看更多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