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守護鞋廠工人健康:荷蘭設計師打造「免黏著劑」的環保鞋

編譯:黃培陞

在中國某些鞋廠,冬季常使人聯想到黏著劑中毒。在窗戶緊閉的環境中,粘著劑裡的苯及其他易揮發有毒物質,非常容易使人病變。然而即便有足夠的通風,長時間與黏著劑接觸之下仍可能導致血癌或是其他疾病。

一位荷蘭設計師Roderick Pieters ,在產品設計學院學習鞋子製作時,開始思考為什麼鞋子非得使用粘著劑。「我相當驚訝,生產鞋子的過程中竟用到不少的粘合劑。」 他說每次製作課結束後,身上總殘留著不少黏著劑,試想一下如果每天在工廠工作呢?

於是,他開始著手設計新鞋款:一組附有數個洞的客製化橡皮鞋底,與柔軟的皮製鞋面之間,用一條強而有力的繩子連結合。如此一來,鞋子不使用黏著劑也能快速貼合,鞋底磨損時也能毫不費力地拆開。由於大部分鞋款都無法被回收,這樣的模式不太可能出現於其他地方。

「我相當喜歡這款鞋的設計,特別是它每個部分,都以符合人體力學的方式連接著。」Pieters提到,「仔細看,你會發現每個連接處可以被輕易地檢視、穿起來也非常合腳。有了這樣的連接方式,結構上確保它同時兼具美學與實用性。」

起先,他設計了一款涼鞋,並為日本的Proef品牌所採用,作為發想鞋款的概念。他表示這可以適用於任何種類的鞋款,即使如此有些較具有挑戰性的鞋款,如慢跑鞋,就需要重新設計才會顯得更實用。

相較之下,其他鞋子通常都被縫死,即使鞋底需要更換他們依舊很難拆開。Pieters期許消費者總有一天,每當他們需要新鞋底,都能迅速拆開他們的鞋。這對於像慢跑鞋般的鞋子,特別的方便。

「像腳踏車更換輪胎般自然,同樣的更換鞋面、鞋底也是一樣。」他說。「許多人早就帶著他們的皮鞋,到鞋匠店換取新鞋皮,但運動鞋或其他休閒鞋並不可行。」

正因鞋子易接合,消費者帶回家後就可以自己動手做,如同IKEA產品。Proef也希望在世界各地設置分裝點,免除完成品運送太遠的問題。條件上只要求:簡單的構造、少許人力,意味著製鞋公司不必達到傳統工廠的規模,只需要小規模的生產即可。透過Kickstarter發起群眾募資,公司想了解市場的切確需求量,並做出相等數量的鞋子。

他們期待這能在製鞋業掀起一陣漣漪,激勵他們做出不同的改變。「舉大部分的產品為例,身為消費者,你從來不會看見背後的產業鏈。」Pieters說,「如果你參觀過一般的製鞋廠,很快能理解工廠環境應該要更好。因多數製鞋廠的工作環境並不健康,所以讓我們一起改變它吧!」

核稿編輯:黃思敏、林冠吟

資料來源
These Shoes Made Without Glue Are Healthier For Factory Workers—And Recyclable

延伸閱讀
>>全球首發3D列印跑鞋 海洋塑膠垃圾做的
>> 檳榔葉做拖鞋 天然又除臭
>>會長大的鞋子!讓非洲小孩不再煩惱鞋不合腳
 

如何在無光的地底下綻放花朵?設計師將紐約廢棄車站打造成「世界首座地下公園」

新聞整理/魏守芸

台灣各地有許多廢棄的閒置建設,如果有機會,你會怎麼處理呢?根據自由時報報導,今年紐約市已初步核准「低線公園」計畫(Lowline Park),要將廢棄的電車站改造成綠意盎然的地下公園,若順利完工,將成為全世界第一座地下公園。

(低線公園計畫的由來。)

根據大紀元報導,紐約的地蘭西街(Delancey St.)和埃塞克斯街(Essex St.)交界的地底下,原來是一座廢棄了60多年的威廉斯堡電車站。而紐約「拉德工作室」的建築師James Ramsey和同伴Dan Barasch,發現這座電車站後,決定將它改建為地下公園。

經過兩年的研究、準備和籌劃後,2011年,兩個人才正式向公眾發布了他們的詳細計劃。根據LaVie行動家文章提到,這個計畫將會運用地下公園原先就有的鵝卵石路面、縱橫交錯的鐵軌,高大的鋼柱,以及20英尺高的拱形天花板,此外公園佔地60,000平方尺,約1.5畝,相當於三個街的大小。

在地底蓋公園的過程中最困難的便是──如何使植物獲得充足的陽光,而這個計畫則運用「遠程天窗(remote skylight)」的裝置技術來克服光照問題。根據數位時代報導,這項由建築師Ramsey設計的裝置技術,能夠像向日葵一樣,用凹面鏡迎著太陽的方向走,把陽光集中收起來。之後,這些陽光通過光纖電纜輸送到地下,過濾掉有害的紫外線和過度的熱量,只保留光合作用需要的波長,滿足地下植物的生長需要,同時保證空氣流通差的地下空間裡,溫度不會過高。

(天光的原理。來源:The Lowline)

然而,「低線公園」的建立需要龐大的經費,因此在2015年十月,團隊決定先建造小型實驗室展示概念,透過Kickstarter群募網站和私下募款等方式募集了20萬美元(約637萬台幣),用資金建造出可以向公眾開放的「低線公園實驗室」(Lowline Lab),證明如果可以高效地利用採光、澆灌和氣溫控制方面的新技術,就可以在地下養活50多個不同品種的3,000多株植物。

(低線公園實驗室一景。來源: The Lowline )

目前低線公園實驗室已經吸引了將近七萬名觀光客,也為兩千多名孩子舉辦教育參訪,不只為當地帶來經濟效益,同時深具教育意義。

「低線公園」團隊已經花費10年發展這個專案,然而計畫仍然有很多困難要克服,例如根據Nymag報導,團隊正嘗試找出能在地下公園跟隔壁JMZ地下鐵之間安裝隔音良好窗戶的好方法。

今年七月中,低線公園計畫獲得市政府有條件的初步批准。根據Timeout報導,未來一年,策劃團隊必須籌款1000萬美元(約3.1億台幣),並構思出一份強大的社區參與計畫,若一切順利,低線公園將會在2020年正式開放。

核稿編輯:邱子容、林冠吟

新聞來源

延伸閱讀
>> 一群劍橋畢業生 把廢棄加油站打造為電影院,用Maker精神改造倫敦!
>> 這群設計師玩出創意,把公共藝術改造為城市的「發電機」
>> 從咖啡廳到整座城市,阿姆斯特丹打造「循環城市」的最佳實驗室

主題
看更多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