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社企趨勢/慈善方程式 找出輸入輸出最大槓桿

2015.04.18
瀏覽次數:
合作轉載

經濟日報/楊珮玲(2015年4月9日)

營利事業做公益,是行有餘力時的附屬活動,還是不管景氣好壞都要有的長久承諾?

「慈善」,有沒有方程式可循?又要如何決定這些公司珍貴資源的分配原則?

如果做出的成果,是自我感覺良好卻無法具體評估的模糊影響,又該如何說服企業的權益相關人(stakeholders),將公司的寶貴資源持續投入?

慈善資源 具體管理

社會企業興起後,提倡的主要概念之一就是如何將投入公益的資源和產生的成果「數字化」和「可視化(visualization)」,以創新角度來尋找每個「輸入」 和「輸出」值的具體價值,並儘可能地嘗試量化評估。

這個趨勢不只擴及非營利組織,也促成許多營利事業中的「慈善方程式」更加具體成形。

從「輸入」(input)到「輸出」(output),從「結果」(outcome)到「影響力」(impact),這個慈善方程式的左右兩方公式和係數該如何考量?該不該隨著景氣循環機動調整?

但調整變動彈性過大是否又失去長期承諾的意義?公益的影響力該如何量化?這些都是營利事業面臨的實際難題,但近年來也有許多先驅者開路。

在「輸入值」上,許多美國矽谷的高科技企業向來對投入公益活動不遺餘力,每年從其營業利益中、收入或公司資產估價中,提撥一定比率或彈性百分比,定期捐出做公益或提供長期員工志工計畫等。

他們認為,企業長期且明確的承諾,不僅具體體現企業價值觀,也創造快樂的員工和顧客。

發明光學滑鼠的著名矽谷創投企業家史提夫.克許(Steve Kirsch)就是一例。

他先後創立許多公司,也因應不同公司特質設定不同慈善方程式,例如用其創立公司的被評定價值(valuation)的1%做公益。

他已經陸續創立過多家著名公司例如Infoseek,多年累積的基金已確實貢獻在美國的許多公益事業上。

但企業營收本會有起伏,也有些公司採取彈性調整但明確範圍的作法。例如營業利潤超過多少比率時就提撥4%捐出,如低於指定比率時就捐2%等,依企業獲利情形來貢獻。

長期捐贈 彈性調整

這些比率都是公開宣布且長期執行,也穩定公司內公益相關預算,以便於做長期執行規畫。

不只是輸入值,輸出值也同樣重要。該如何衡量投資是否值得?預期效果又該如何衡量?

在社企間普遍被使用的「社會投資報酬(SROI)」,近年來也普遍被用在營利企業的公益活動評估上。雖聽來客觀,但實際上要選擇評估項目和數值化時卻又不是一個簡單的過程。

以日本損保興亞公司為例,它舉辦「拯救日本」的中長期計畫,積極將保險契約網路化,省下來的紙張經費就用於社會貢獻,三年下來約有兩億日圓經費。

它在計畫中的每一個步驟都選定相關數值做為成效評估的標準,選擇長期投資報酬率的客觀依據。

它與各地超過200個相關環保非營利組織合作,加上其各地服務中心的協助宣導,公司網頁的瀏覽數增加,透過電視報紙也有近4,000萬日圓的廣告效果。

實際上保存了近90種瀕臨絕種的動植物,環境保護效果達1億5,000多萬日圓。

社會投報率 可評估

計算下來,損保興亞公司社會投資報酬率年年進步,第三年達到1.12。

計畫社會投資報酬率時,基本原則與一般計算投資報酬率相似,考慮未來成長潛力、用折現率來計算現值、做敏感度分析、預期回收期間等。

但較困難的就是,如何就公益影響力找到具體可量化的項目。

此時與相關非營利團體合作,商討選定量化項目和重點是關鍵。雖然不是所有的公益行為都容易量化,但最重要的是時刻保持高度意識,積極找尋可視化和量化的項目,並在過程中時時考慮未來評估時的客觀基準為何。

如果冷冰冰的數字之下都蘊藏著一個個看得到的受益者;如果每一個幫助的行為,都能具體算出對社會的貢獻度,企業的股東和客戶們更能大力支持企業投入公益。

(作者是專欄作家,曾任美日國際金融機構專事行銷與國際事業企畫。長期旅日,現居美國。)

時尚大品牌Zara:承諾邁向無毒生產

2015.03.17
合作轉載

GRi草根影響力新視野/記者梁瓈月(2015年2月25日)

這幾年亞洲在談論世界成衣的時候,免不了都會舉來自西班牙,世界第一大服裝零售品牌「Zara」,討論它如何以平均每2周設計開發出一款新產品並且擺上貨架的成功商業模式,因為對成衣業而言,一款新產品的平均開發週期是9個月。不過另一個讓人印象深刻的是它也曾在2012年捲入衣物污染的醜聞當中。

2012年4月,綠色和平組織在29個國家的141件成衣產品中,抽驗出多達94件含有有毒物質,在它們發表的「全球時尚品牌有毒有害物質殘留調查」裡,顯示出紡織工業的污染情形遍佈全世界,ZARA、H&M、GAP等二十個品牌全部入榜。各品牌在該組織的呼籲下已公開承諾在二○二○年前去毒,Zara也在2012年11月29日發表公開聲明:正式承諾在2020年之前淘汰其供應鏈和產品中的所有有毒有害物質。為了達成這個承諾,它們陸續替換許多供應商以求原物料來源沒有污染的問題,除此之外,也陸續加強公司的環保形象。

圖片來源

回顧近幾年環保意識抬頭,為了在世界成衣站穩腳步,Zara除了在商業經營費盡苦思,它還汲汲於經營自己的品牌形象與價值,它們選了一條跟永續相關的道路作為為品牌加分的策略。在它們對顧客的承諾裡面,著重在「環保」的要求:希望通過自己的商業模式,致力於為社會和自然環境的可持續性發展做出貢獻。

它們將這個要求直接在商店裡與顧客結合進行,免去額外的宣導費用。例如它們開發出一種商店的「生態型」管理模式,結合了持續性和高效準則,能夠將能源耗損減少 20%,為了達到這個目的,從商店一開始的設計,照明和系統的安裝到後續傢俱和裝飾品的回收,都有標準規劃,以達到減少廢物的產生並將其回收再利用的目標。例如每年有數以百萬計的衣架和警報器被再度加工處理成其他的塑膠製品、包裝用的紙板和塑膠也都被再回收。

圖片來源

Zara也強調支持生態農業,在服裝製作過程中使用精選的有機棉,完全不使用殺蟲劑、化學藥劑和漂白劑。

它們還引入生物柴油燃料, Zara 的卡車車隊,每年運輸 2 億多件服裝,使用 5% 的生物柴油,這樣就可以將排放到大氣層中的二氧化碳減少 500 噸。它們還教育員工,鼓勵他們使用可持續性的運輸工具或改變行為習慣。

它們還強調不出售任何皮草製品,以配合「無皮草銷售計畫」,旗下的美容品及其產品原材料也從不使用動物做實驗。

以Zara為例,縱然身為世界第一大服裝零售的品牌,它在跨大版圖的過程中也無法逐一確認毎一個生產供應商、毎一個生產步驟都沒有瑕疵,隨著企業的社會責任在這幾年逐步發酵,也越來越多企業醜聞爆發,新創企業如何在一開始便制訂對的方針?已站穩腳步的企業如何與時精進,善盡社會責任?這些都是企業在現代化的過程中,必須要時時檢視的。

全文轉載自草根影響力新視野

訂閱電子報 主題
看更多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