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打狗啤酒

太陽能釀的低碳啤酒 打進南部熱炒攤

2015.12.05
瀏覽次數:
合作轉載

聯合晚報/記者仝澤蓉、陳素玲(2015年11月25日)

  • 釀酒師自創品牌,回收二氧化碳再打進啤酒之中,綠色生產結合高雄在地特色。
  • 天使計畫三年投資187家創新產業,中籤率15%,民生文創休閒最多,環保綠能最易上榜。

低碳啤酒喝起來是什麼滋味?國發基金天使計畫投資各項創新產業,其中包括一家低碳啤酒廠,由於訴求具有高雄在地文化特色,以低碳綠色生產,成為少數不具科技色彩,但有創新創意元素,獲得天使計畫補助的傳統產業。

國發基金五年協助300家創新產業

天使計畫下午舉行成果發表會,國發會表示,天使計畫是行政院提振景氣措施四大興革之一,由國發基金匡列10億元,在五年內協助300家以上創業團隊及創新事業,從2013年底啟動至今,已經通過187家團隊申請,核准金額6.38億元,其中以民生文創休閒類核准65家為最多。

「打狗啤酒」是一家由釀酒師自創品牌的啤酒,酒廠位於高雄,由於具有創新農業,低碳綠色生產,以及高雄在地特色及話題性等特性,獲得國發基金天使計畫補助400萬元。

太陽能燒水釀酒 陸背包客慕名參觀

打狗酒業表示,打狗啤酒將大麥釀造啤酒過程產生的二氧化碳回收,打進啤酒之中,取代一般以工業用二氧化碳打入啤酒方式,可讓二氧化碳回收率達65%,目前做法是每發酵一桶啤酒回收一次,使用太陽能燒水釀酒,訴求綠色低碳,還有大陸背包客慕名前來參觀。目前以提供南部地區熱炒店、啤酒屋、酒吧為主,也有宅配零售,在餐廳銷售每瓶售價80元,價位介於台灣啤酒和進口啤酒之間。

打狗啤酒
(圖:國發基金天使計畫投資高雄在地酒廠打狗酒業,生產綠色低碳啤酒。圖片來源

官員表示,申請天使計畫補助的廠商超過1000家,核准成功比率約15%,雖然不限規模,不限產業,只要創業三年內或準備創業者,都可提出申請,但必須要有創新構想,不過還是有人開咖啡廳,賣健康食品也來申請,這些都會被打回票。

農夫契作平台、遠距醫療系統 都獲投資

究竟國發基金投資了那些新創事業呢?有潛水穿戴裝置,低碳啤酒,遠距醫療診斷系統以及網路銷售平台等。

同樣也獲得天使計畫補助,「我的開心農場」為一家社會企業,是一個協助在地農產品銷售的農夫契作平台。「九星資訊」提供潛水電腦表,可與app及雲端服務連結,提供潛水相關資料紀錄和即時分享。

天使計畫核准狀況

產業類別 核准案數
電機電子 49
生技醫療 25
環保綠能 7
民生文創休閒 65
流通電子商務 41

資料來源/國發基金 製表/仝澤蓉

【喝酒不開車 安全有保障】

聯合晚報/何令慈、戴鳳麗、聯合報/劉宜峰 製作
主圖/打狗酒業 提供

全文轉載自聯合晚報

社會企業以商業模式讓公益永續,同時也不能忘記當初的使命

2015.12.05

文:范熒恬

11月26日社企你我他系列活動由社企流共同創辦人陳玟成擔任講師,針對社會企業商業模式進行剖析,讓欲創立或想加入社會企業的參與者,解開對社會企業的疑問,對商業模式有更進一步的了解。

社會企業是一個多元光譜

以改變社會問題為創業初衷,社會企業從綠能、友善環境、改善資源的不平等、幫助身心障礙者等等,都是現在社會企業擁有的發展型態。

陳玟成表示:「社會企業的確很廣泛,很難明確解釋什麼是社會企業、什麼不是,而社會企業的多種型態,大致被分為『採購邊緣族群的產品服務』、『創造弱勢族群的工作機會』、『提供滿足社會或環境需要的產品服務』、『研發以更有效能運用資源』。」

社會大眾常存在著一種迷思-社會企業一定要是「公司」嗎?事實上,很多社會企業是以基金會、協會的形式營運著。

「社會企業就像是一個多元光譜,其中一端著重社會影響力,創造社會改變,另一端則是著重創造財務價值。舉例來說:過去NPO和單純以營利為目的的企業,他們的組織目標是壁壘分明的;傳統的慈善組織倚賴捐款及補助,沒有販賣行為,傳統公司則以創造財務價值為優先,販賣產品及服務。社會企業則在這兩端游移,形成跨領域的結合。」

社會企業在賣什麼?

陳玟成表示,的確有很多消費者會被「公益」所吸引,進而支持社會企業的產品。然而支持的永續性是值得被探討的—偶發性的支持要如何支撐組織的運作?

他也強調,社會企業的產品若是失去背後公益的價值和社會企業的願景,那跟一般產品之間就失去了差異性。

以公益行銷為出發點,反觀社會企業的經營-在結合社會影響力與創造財務價值的模式之下,社會企業的賣點在於什麼?應該如何同時讓消費者買單,並傳達到企業背後的價值?

陳玟成認為:「社會企業在堅持產品的品質或價格的同時,也不能忽略了企業的初衷,而須時時緊扣著欲傳遞給消費者的社會價值。」

社會企業的兩難

「然而,有著友善環境、幫助弱勢族群的訴求,創造社會價值可能對於社會企業有加分效果,但相對的,這也成了社會企業的包袱,消費者更容易以放大鏡檢視組織的運作。」陳玟成一語道出了社會企業面臨的難處。

陳玟成更以德國黑暗對話及Rubies in the Rubble的案例說明,社會企業在規模化的同時,得以擴及更多族群,創造更深遠地社會影響力。然而他也指出,過度發展的同時,也有可能會背離企業的初衷。他表示,目前大部分的社會企業容易陷於兩難-「以增加社會影響力為重,卻無法有效營利。」

陳玟成認為,「創業沒有什麼對錯,就只是一種選擇。」能夠同時兼顧員工、顧客、環境、社區、公司治理與核心價值,進而創造利潤共享,是成為一個好的社會企業必須努力的方向。

(核稿編輯:金靖恩)

延伸閱讀
>> 把社會學帶進設計領域,史丹佛銀髮設計競賽得主姚彥慈:「了解問題的過程,比設計本身更重要」
>> 改變社會不一定要站在第一線,看社會企業生態圈如何成為最強後盾!
>> 當房屋淪為商品 這兩間企業重新定義空間—讓老宅擁有新靈魂、讓無殼蝸牛有家可歸

主題
看更多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