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社會企業 青康藏高原的氂牛絨

2015.04.27
瀏覽次數:
合作轉載

草根影響力新視野/記者梁瓈月

很多人知道上等的羊毛是喀什米爾山羊絨,生長在極為寒冷,海拔3000公尺以上的地區,它製成的毛衣動不動5、6千元,但很多人沒聽過另一個等級差不多,生長在青康藏高原上的氂牛絨。全世界大部分的氂牛都在藏區,年產400多噸氂牛絨,但是,牧人多用在帳棚、繩子,比較細的纖維就用在棉被,鮮少用於商業用途上。

氂牛絨之所以開始在市面上販售是源自於一個台灣女生的社會企業夢,為了改善藏區牧民貧困的生活,Shokay創辦人,兩位年紀二十幾歲的台灣女生在就讀哈佛大學公共管理國際發展碩士期間,決定找一個社會題材作為她們創業的起點,發展社會企業,後來她們便到中國大陸考察,並寫了一個跟氂牛絨有關的社會企業計畫參加哈佛的創業競賽,這樣計畫後來獲首獎,兩個女生便用這筆獎金做為創業基金,展開冒險的人生。

Shokay以高於行情價收購質量較好的氂牛絨,並請人教導牧民如何梳理、清理氂牛絨,再送進紡織廠,紡出來的織布再送到上海崇明島的50人編織小組手上,一針一線地織出各種柔軟又保暖的時髦織品。目前氂牛絨所設計販售的織品屬中高價位,一條圍巾要價6000元,一條毯子要價2萬4千元。

氂牛絨因為纖維短,紡紗的困難度高,許多紡紗廠不太願意紡,只得一再的跟廠商溝通。這兩個女生因為到青康藏高原進行氂牛絨原料收購,足跡踏遍青海、西藏、雲南、四川及甘肅的藏區,一邊說明她們的社會企業理念,一邊透過當地合作社向牧民進行收購。

透過銷售量的提升,她們收購更多的氂牛絨,改善更多藏族牧民的生活。受惠的牧民則從2千多人到現在4千多人,每一個牧民的背後都代表一個家庭經濟的改善,Shokay讓他們的平均年所得從2千多人民幣頓時提高了3成以上,而這些原本都是乏人問津的精緻氂牛絨!

為了增加收入,許多企業都會採取自動化生產,但她們堅持全部都用手工去編織,為的就是能讓更多婦女有工作機會及合理的報酬。一般營利企業致力於降低各種生產成本,但她們則是反其道而行,用更高的價格來收購氂牛絨。預計企業盈餘累積足夠時,未來還可以改善藏區的教育、醫療等各種問題,達到社會企業的理念初衷。

這間企業目前已在全球超過100家店鋪販售,上海還開了旗艦店,如果台灣也能有類似的社會企業,將可協助更多偏遠地區的當地居民發展在地經濟,並改善生活。

延伸閱讀:

 

在給魚還是給釣竿之外

2015.04.25
合作轉載

文:李志強

先講一個虛構的故事。

有一天,善心的釣客在湖邊釣魚。一位飢餓許久的旅人甲向他要食物,釣客對他說:「來吧,我有多的釣竿,我可以教你釣魚。」結果魚還沒有釣到,旅人甲就死了。

又一天,一位飢餓許久的旅人乙來到湖邊,釣客這次學到了教訓,問他:「你要魚還是要我教你釣魚?」旅人乙說:「可惜我吃素而且不殺生。」結果旅人乙就默默地離開了。

後一天,釣客又遇到了一位飢餓許久的旅人丙。釣客問他,「我這裡有魚,我也可以教你釣魚,這些能幫上你嗎?」旅人丙選擇先吃魚,再向釣客學釣魚。在釣到許多魚之後,旅人丙問釣客:「我可以把魚賣給你嗎?因為我需要錢才能前往下一個地方。」釣客身上沒有帶足夠的錢,於是旅人丙只好把魚拿到路旁便宜的賣掉,然後匆匆離去。

過了許久,不斷有旅人來到湖邊,釣客好心地給大家魚吃,同時教導大家釣魚的方法,甚至負責把釣到的魚賣到市場上以便得到比較好的收入。漸漸地愈來愈多的人前來湖邊釣魚。直到有一天,湖裡再也釣不到魚。人們不禁大聲責備釣客。於是釣客收起釣具,踏上了自己的旅途。

故事說完了,想說的話也說完了。當我們以社會企業做為一種社會發展的介入方式時,我們所遇到的挑戰不僅僅只是給魚或是給釣竿的問題。首先,有些人需要立即的保護和照顧,此時最重要的不是發展社會企業,而是給予直接的救濟。從這個觀點出發,其實並非所有非營利組織提供的服務,都適合轉化成為社會企業或是用社會企業的營運方式來取代。例如受創期安置的人們、需要他人照顧的老人、病患或是兒童等等。在學會釣魚之前,我們也需要確保基本的需求能夠被滿足。

再則,我們所給予的,也需要符合對方的需求與能力負荷。很多時候別人真正需要的和我們能給予的並不一致。當我們給釣竿之前,也許適合先確認對方是否想要成為漁夫。而我們過去成功的經驗,並不代表一定能夠為他人帶來幸福。

第三,有時我們所給予的,和這個社會的需要之間還有一段距離。學會釣魚,就像是學會織布、做手工藝品或是其他的技能,並不代表我們能夠以此換取到穩定的收入,以便支付日常生活所需。也因此就算有了生產的基礎,我們還需要建構一套支持系統來協助產品的銷售,以便變成現金,用以支付學費健保費等等費用。

最終,縱使一時有效的方案,在面對環境或是市場的改變時,未必能夠永遠地維持下去。當所有的人都在做手工皂時,手工皂的市場和收入就會受到影響。而在另一方面,如何確保環境的可持續性,也成為我們需要思考的議題。

從事社會企業的工作並非透過社會企業來拯救誰,某個程度上是在成就彼此:一方面滿足市場的需要,一方面滿足社群的需要,在此同時也滿足了創業者和工作者的需要。從這個基礎出發,我們面對的問題將不再只是給魚還是給釣竿的選擇,而是如何找到一個方法讓彼此都能夠豐富自己的生活。
 

你可能也喜歡

主題
看更多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