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你今天「良心消費」了嗎?

2014.05.19
瀏覽次數:

編譯:簡佩吟

編按:原文刊載於衛報(Guardian Professional),作者Cecilia Crossley為嬰兒服飾社會企業from babies with love的創辦人,全文以作者第一人稱口吻改寫。Buy Social為英國社會企業聯盟(Social Enterprise UK)於2012年開始的倡議運動,鼓勵消費者與一般公司購買社會企業的商品和服務。


(圖片來源)

這個聖誕節,我做了一個小實驗,試著只從社會企業店家購買聖誕禮物給親友。雖然最後沒買到童書和相框,我卻驚喜地發現—原來,我們可以從社會企業買到的商品這麼多!家人收到禮物的同時也認識到商品背後的故事與理念,而他們展現出認同與感動的態度,更讓我覺得這個「全社會企業製聖誕禮」的實驗真是做對了!

隨著社會對良心商品(buy social)的需求增加,消費者越來越能接受透過消費支持社會改革的營運模式,這個市場的潛力無窮!舉例來說,寵物食品公司可以回饋於拯救動物,童書出版社可支持兒童圖書館,幾乎每種商品都有創造社會影響力的方式。這些商品擁有廣大的消費者,而我也相信消費者願意透過購買貢獻社會影響力。

講到社會企業,許多人第一個聯想到雇用社會弱勢族群並提供職業訓練的企業。這些工作整合型的企業的確非常成功,幫助許多受益者建立專長、改善生活。但是,社會企業並不只有這種型態,將商業獲利投入社會改革也是一種模式,甚至概念上更淺顯易懂並容易複製到許多消費性商品。

所以,為什麼慈善團體(Charities)不試著販售與其使命相關的商品呢?隨著人們倫理消費意識的高漲,這方面的市場需求一定不少。或許慈善團體向來被特別定位為接受捐助的團體,若投入商品或服務的販售業務會有風險,也會影響募款所得。雖然公司將其利潤捐助給基金會而發生虧損,如此可能會出現企業信譽風險,不過英國的純真基金會(the Innocent Foundation)已有成功處理的經驗:純真果汁公司(Innocent Drinks)曾因利潤捐助給純真基金會而有所虧損,但至今公司已捐給基金會超過五百萬英鎊,並維持財務公開透明。

根據「社會投資顧問」(Social Investment Consultancy)的調查,大部分的慈善事業家都樂於支持創造收益的活動。若慈善團體無法透過募資取得創投基金,也可以先用債權融資(Debt Financing)的方式,於日後再償還資金給投資者及實現社會效益。可見,同時具備「贊助」與「投資」概念的模式儼然成型,例如一筆借貸資金達成利息償還或滿足社會影響力的門檻時等同捐款。這種運作模式可吸引高資產淨值人士,並值得更多案例研究與債權融資分析以探討實際運用的方法。

善因行銷(Cause related marketing)在零售業已行之有年,然而未來,將獲利百分百投入於改善社會的企業有望成為主流,這種商業模式簡明易瞭、可規模化,也可廣泛應用於各種商品與服務。期望日後有更多的新創事業採用這種模式,讓消費者可隨時隨地良心消費。


資料來源:

延伸閱讀:

從矽谷到好萊塢 拍電影更能改變社會

2014.05.18

編譯:胡譽齡

編按:Jeff Skoll是eBay的第一任總裁,1999年,當他還在eBay時,就成立了史考爾基金會(Skoll Foundation);史考爾基金會致力於培育社會企業家,以共同解決社會問題。此外,如果你對社會、政治議題相關的電影有興趣,你可能看過《諜對諜》(Syriana)、《晚安,祝你好運》(Good Night, and Good Luck)、《北國性騷擾》(North Country)等多部曾獲奧斯卡提名的電影。然而,你可能不知道這些電影都出自Jeff Skoll創立的電影製作公司Participant Media。你或許會疑惑,一個身價超過三十億美元的企業家為什麼會踏入電影製作產業?是什麼樣的信念或契機讓Jeff Skoll堅定不疑地繼續其電影製作之路呢?一起來聽聽他在TED的分享。


 

影片來源

童年埋下的信念 造就今日的Jeff Skoll

Jeff Skoll從eBay跨足成立培育社會企業家的史考爾基金會,再到創立社會、政治議題相關的電影製作公司,這看似不甚相關的三條道路,其實都是為了使社會變得更平等,而激發Jeff Skoll前進的動力則是和平、繁榮、永續社會的願景。至於會有這樣的信念,其實是在他小時候受到如James MichenerJames Clavell Ayn Rand的作品所影響,他們的故事都讓世界變得非常小且緊密相連,也觸發他去思索該如何消弭現代世界的兩大鴻溝,一是社會機會不均,二是一般人可否改變世界。

從追求經濟獨立到開始思索如何分享資源

Jeff Skoll在14歲時因為其父親罹癌,便意識到人永遠都不會知道自己擁有多少時間,因此,他很早便希望自己可以經濟獨立進而去完成自己想達到的人生目標。一開始,他從簡單的電腦租賃事業做起,但發現自己需要更多的商業經營知識而前往史丹佛大學商學院就讀,念書期間認識了後來一起創建eBay的夥伴Pierre Omidyar。隨著eBay事業成長茁壯之後,Jeff Skoll心中對理想世界的種子再度萌芽,他想將自己擁有的資源與全世界分享,但不知道如何將理念付諸行動,因緣際會下,「讓有志之士有機會做好事」(Bet on good people doing good things) 的概念深深影響其日後行動。依循這樣的想法成立史考爾基金會,投資具有創新思維的社會創業家或組織,協助運用有影響力的商業手段解決社會問題,並透過舉辦研討會或社會創業論壇產生緊密的連結關係,發揮更多驚人的力量。他認為這不僅僅只是這些有志之士在做好事,他們的故事同樣也能消弭一般人可否改變世界的鴻溝。

Participant Media改變社會的電影製作公司

那麼要如何發揚有志之士的故事,Jeff Skoll覺得可以再做更多能改變大眾思維的事。他想到電視或電影是一個很棒的管道,並回想有哪些電影曾激勵自己,像是「甘地」、「辛德勒的名單」等關注社會議題的電影,但卻沒有一間電影公司專門製作這類的電影。因此,2004年1月,他成立了Participant Media(前身為Participant Productions),公司的使命是提供能改變社會與啟發人心的娛樂,並希望觀眾能因為電影而瞭解甚至關心社會議題。令人振奮的是,2005年首度推出「謀殺球」(Murder Ball)、「北國性騷擾」、「諜對諜」 以及「晚安,祝你好運」等電影就獲得11項奧斯卡提名,備受注目與肯定,更重要的是,有幾萬人因為這些電影而開始投身電影相關的倡議行動。Jeff Skoll相信每個人都有機會以自己的方式改變世界,不管是透過商業、慈善事務或其他方式,只要大家攜手合作就能讓改變成真。


資料來源:

TED: My journey into movie that matters

延伸閱讀:

主題
看更多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