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專欄文章

從無障礙接送、公平貿易、環境保護、到農業推廣,台灣在社會企業領域的實務工作者,將在這裡定期分享見聞!未來也希望能夠邀請更多兩岸三地的社會創業家經營專欄部落格,展現華文社會企業界多元化的聲音!

  • 2012/02/06
    首先,非常恭喜社企流的編輯們,經過六個月的孕育,終於推出了台灣第一個華文的社會企業資訊匯流平台。 根據瞭解,極有可能,這平台也是全世界第一個類似的華文網站。因為目前看到的例子,不外乎都是附屬於某一個組織,或是以部落格的形態來經營,並不具備資訊匯流的功能。反觀歐美,近五年來,已有不少資訊匯流的平台上線了,例如Social Edge、Next Billion、Social Earth等,其後幾乎都有強大的基金會或贊助商支持。 因此,真的很高興,社企流的編輯群竟然做到了!他們不附屬於任何組織,也不想只當個隨興的部落客,就憑藉著對於社會企業的熱情與初衷,利用業餘或課餘的時間、...
  • 2012/02/06
    以前在香港工作時會寫一點與工作相關的抒發文,但回台灣後,還沒有寫過任何關於我在做「社會企業」(social enterprise/social entrepreneurship)方面的文章。 沒有寫,是因為很多學習、很多感覺、觀察,都是在演進的過程,每天的感受與心得都不太一樣,但都是一個「流動」的狀態,好像沒有真正的答案在心中,就算寫下,過一段時間之後,也肯定要被自己否定或檢討。 在這個領域兩年多,雖然聽起來不長,但就一個還剛起步、還沒有很多人瞭解的概念來說,我覺得自己至少知道「門」在哪裡,就算還沒踏進去、也還沒爬上高樓,但是光找到「門」這件事情,我覺得已經是我人生一大收穫...
  • 2012/02/06
    前幾年我離開企業,轉戰Social Enterprise時,身邊的朋友不管是不是真的搞得懂我的新工作是在幹啥的,但只要一聽到我跟「公益」這兩個字掛上邊,她們臉上的表情就好像我的頭上多了一個小光環似的,彷彿捨下前途和高薪,去從事「本來應該是退休時候做的事情」,是何等浪漫及偉大的決定。 三年後,我的朋友們對於我的工作還是沒有搞的很懂,偶而還是會把企業社會責任(CSR)和社會企業(Social Enterprise)混為一談。但至少,我們已經可以把「公益」當成一件嚴肅的事情看待和討論,而不是一廂情願的浪漫情懷。 為什麼說是「一廂情願的浪漫情懷」呢?...
  • 2012/02/06
    文:林以涵、陳宜萍/攝影:張博淵 日本Motherhouse於2011年在台北正式開設第一家直營店面,正式進駐台灣市場。究竟Motherhouse為何會以台灣為海外進駐第一站?以及Motherhouse的關鍵成功因素和他們對原料產品開發的種種過程以及與社會企業間的關係是什麼?本篇將透過YK和Motherhouse行銷經理迫俊亮(Shunsuke Sako)的對話來告訴你答案! YK:Motherhouse一直充滿品牌故事,是否會擔心時尚設計這部分與公益之間如何取得平衡? Sako:Motherhouse的品牌是源自於創辦人Eriko本身的故事,...
  • 2012/02/06
    在企業內的工作,我是沒什麼經驗的。 但最近突然有不少機會,和正在當上班族的朋友聊天。聊到很多職場生態和規矩,那些對上班族來說是再理所當然不過的狗屁倒灶,對我來說卻新鮮無比。 例如,原來菜鳥剛進入公司時,人資部門會持續的寄給新進員工各式各樣的通知信,好讓新同事踏入戰場前有完整的職前訓練。積極的通知與訓練背後也代表著若不能馬上打戰,那是你沒準備好,不是公司沒用心培訓。 原來也有外商公司,大部分人竟然是操著閩南語對話的,要用到專有名詞時,也是閩英混著講的。 另一個公司,在同一批錄取的10個新人中,不到兩年,只剩下不到2個留在公司內打拼,老闆不覺得跑掉8個很可惜,只覺得很不錯,...
  • 2012/02/06
    我一直認為,這個世代的未來,買不起的不是房子,缺的不是銀行裡黃金存摺的金額 ... 2008年,當我們仍以為世界繞著金融海嘯打轉時,暖化已經悄悄的影響到全球糧食供給率。 2011年,我們還在驚恐歐債危機帶來的工作衝擊時,世界人口剛剛也才宣布突破70億。 2012年,當我們還在為昂貴的房市和金價計較時,全球石油安全存底量離2030年,又少了一年,產能也才剛從30年新低中微微爬起。 當我們以為走在時代的前頭,卻在謊言後才發現早就被拋向時代的尾巴,當面對這個世代的未來挑戰,來不及擁有更聰慧、更遠瞻的頭腦,又要如何面對更巨大而無聲的海嘯? 身為一個社會企業關注者、創業實踐者,...
  • 2012/02/06
    中文譯稿:林以涵/英文原稿:迫俊亮(Shunsuke Sako) 我將在這個專欄部落格裡分享關於社會企業的觀點,第一篇文章將簡單介紹一下我自己以及我目前就職的社會企業。 我生長於日本南邊九州島上最大的城市福岡,高中畢業後我便前往美國念大學。當時十八歲的我,即使還不是非常確定自己未來想從事何種工作,但在印度的志工經驗帶給我許多省思。 印度是我第一個拜訪的「發展中國家」,當時街上為數眾多的乞丐與流浪漢的景象,對我造成很大的衝擊,也讓我強烈覺得自己應該要為窮人做些什麼。我成為德蕾莎修女(Mother Teresa)在加爾各答垂死之家(the Kalighat Home for...
  • 2012/02/06
    朋友提供多扶一台電動輪椅,讓多扶出遊的乘客可以臨時需求租用。 公司的任何事情我都會親自嘗試,才能真正體會乘客與使用者的感受! 就在今天上午,我操作著這台電動輪椅在公司裡裡外外四處行動,想說也應該要出外到馬路上,體會一般身障朋友被迫與車爭道的困境,所以說動就動立刻操作上街。結果,才剛出發,我就【摔車】了! 遇到一個平常我完全看不在眼裡的斜坡,輪椅一失去重心就整台往後翻倒,完全沒有任何心裡準備的機會與時間,我就整個人往後翻!頭先著地,再來腰部被電池撞到,再來屁股狠狠著地! 當我翻倒時其實並沒有太嚇到,因為太瞬間了, 當下只有一個念頭時----「...
  • 2012/02/06
    近年來,社會企業的概念在台灣慢慢的成型,也越來越多人瞭解它到底是什麼。 社會企業的概念很誘人,也很震撼。在創造屬於自己的事業的同時,也能夠讓世界變得更美好。許多新穎的點子紛紛出爐,許多充滿抱負的創業家們,紛紛想出新穎的解決方案,例如讓老人得到合適的照顧,身心障礙的朋友得到合適的就業機會,讓國外的貧童們得到資源以及合適的教育等等。 創業這件事情說來有趣:事實上創業的點子一直都是層出不窮(不論點子好壞),但在創業的同時,“創業家”一直都是創業的真正重心。點子,大多數人都能出,而誰能夠捲起袖子,實際一點一滴的開始執行,這才是創業的實質內涵和困難之處。...
  • 2012/02/06
    那年年底要結婚了,公司也給我很大的發展機會,但是我並‧不‧開‧心 從小到大,沒有什麼做不到的事,只要我想做。這並不是說我很厲害,或是我很有錢,而是我總是會幸運地遇到一群志同道合的夥伴,一起完成當時想做的事。 AIESEC,一個全球最大的學生團體,它讓我了解到有一種組織,不同於政府,不同於企業,但是在公民社會建構中,非營利性組織(NPO, Non-Profit Organization)扮演第三部門,就像中國古代的鼎,三個支柱如果平衡,整個社會就能夠穩健發展,但是如果政府和企業之間的距離越來越近,而第三部門越來越勢微,那麼整個社會就會越來越不穩定,非人民之福,正值年少輕狂的我,...
訂閱電子報 主題
看更多主題
頁面載入中,請稍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