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素人講堂 交點你我夢想

2014.08.16
瀏覽次數:
合作轉載

生命力新聞╱記者游欣、詹千雁(2014年8月5日)

一個明亮的場地,一個特別的夜晚,一群人聚集在一起,熱烈地分享彼此的生活點滴,這裡是交點。無論是講者或聽眾,只要花三百元,就可以在一場四小時的聚會中,與一群生活在同一個城市卻不同背景下的人彼此交流。

累積活動經驗 創立交點

交點營運長林宏諺和執行長黃敬峰,兩人曾經是高中同學,學生時期都喜歡舉辦活動,因為活動讓每個人都有分享的機會。林宏諺認為:「我們可以藉這個機會跟大家分享我們想做的事情,台下如果有朋友認同你的理念,你就多了一個夥伴。」大學畢業後兩人從事不同行業,林宏諺做室內設計,黃敬峰從事廣告媒體業,然而因為合作一個油漆計劃,讓他們有了創立交點的想法。

在從事油漆計劃時,林宏諺認識了油漆師傅,了解到越來越少年輕人願意當學徒、從事油漆業。為了讓年輕人回流、發展這個計劃,並且讓更多人知道,所以他們開始舉辦活動、跟別人分享理念。之後在一次又一次的活動中,他們發現原來很多人因為來分享會而得到幫助。林宏諺說:「曾經有個朋友他想出書,透過分享,台下剛好有人幫他做連結,他在去年五月份真的出了書!」後來林宏諺和黃敬峰決定放棄原本的工作,於二〇一二年創立交點。他們想從交點開始,幫助更多人在這裡完成夢想。

目前交點在台北、台中和高雄每個月共有十場分享會。主講人有老師、設計師、工程師、導演及創業家等,分別從事不同領域的工作,分享內容包含生活經歷、旅遊經驗、電影心得,甚至是創業之路。只要來到現場的人,無論是講者或是聽眾,都有彼此交流的機會。

然而看似容易的分享會,卻讓林宏諺和黃敬峰遭遇不少挫折。第一次舉辦交點前,他們依照友人的意見,準備食物並把場地佈置的有家的感覺,甚至設定分享會主題,發便條紙給進場的人,想辦法把想法聚集起來。沒想到活動結束後,朋友卻覺得毫無收獲,並說「你浪費了我一個週六的晚上」,於是他們決定依照自己的想法去做,並鼓勵大家分享。林宏諺說:「我們鼓勵大家丟問題,越講越開心。有人開了頭,大家就紛紛上去了。」

借助群眾力量 實現個人夢想

在交點得到幫助的人很多,其中Annie分享關於妹妹的故事,最讓林宏諺印象深刻,「每個人的夢想都是自己完成一件事,為什麼她的夢想是幫助她妹妹?」原來Annie的妹妹在小時候患有精神分裂症,從那天起,她在學校的人際關係開始變差。長大後出了社會,也因為個人情緒,無法得到穩定又長久的工作。但她從小喜歡畫畫,圖畫裡都是她對這個世界的想像,於是Annie決定幫妹妹策展,讓她的畫作被更多人看見。另一方面,Annie也想出把創作印在商品上販賣,讓妹妹有更穩定的收入。

後來Annie把這些想法帶到交點分享,沒想到現場有人提供策展經驗,有人提供場地,幫助Annie策展。林宏諺說:「最後她放一張她跟妹妹小時候的合照,講完之後現場所有朋友都哭成一片,都衝上去給她擁抱,也提供很多資源,和(策展)空間等等。」他認為這場分享會不但讓Annie實現夢想,也讓Annie一家人與交點融合在一起。

感動化行動 交點年會成果展

談及交點的未來計劃,執行長黃敬峰表示,將舉辦交點私塾及交點年會。交點私塾與一般分享會不同,來到現場的老師都是在社會上擁有豐富經驗的人,例如企業創辦人或董事長、唱片公司老闆等。他們想利用下半輩子的人生,回饋給社會上的年輕人。於是交點提供一個場地,幫他們找到願意參加的年輕人,讓彼此認識交流。「我認為私塾是一個很棒的想法,它以學生問題為導向,解決問題,也有機會可以讓你碰到平常沒有機會碰到的人。」

另外,交點年會則是年底的大型成果展現,不同於以往聽眾聆聽台上講者的知識傳送,交點年會中,站在台上的這些人,有的只是有想法,或正在運作某個計劃,礙於缺少推力或資金的支持,還沒達到某種成就;而坐在台下的人則是一些企業家或在社會上握有資源的前輩。黃敬峰說:「我們希望這些前輩除了在台下聽以外,可以把感動化為行動,支持他們,或幫他們介紹人脈。」未來交點也會跟不同大學合作,彙集更多資源,讓更多人得到幫助、實現夢想。

全文轉載自《生命力新聞


延伸閱讀

名人生活美學/羅文嘉的一畝學田

2014.08.08
合作轉載

聯合報/記者陳若齡/專題報導(2014年8月2日)

因為覺得偏遠地區的弱勢教育問題很重要,早在2006年他還在政治圈時就已在家鄉桃園偏鄉興辦英文班,希望幫助地方弱勢教育,這分初心沒變過,即便政治光環褪去,英文班的運作卻始終沒停擺。

(「我愛你學田」市集、餐廳及書店,是羅文嘉與太太劉昭儀的人生態度與社會企業理想的展現。圖片來源

政治金童 種稻買「牛」

3年前因父親過世,他回去新屋老家陪伴母親,也整理起荒蕪的田地和三合院,讓他有了效法中國北宋以降,設田贍學的想法,也就是所謂的「學田」制度,想透過種田收入來挹注英文班,延續偏鄉教育的理想。

於是,文人出身的羅文嘉與太太劉昭儀,從上網查怎麼種有機米開始,然後捲起袖子下田,雖然初期有些挫折,但在改善稻作方式後,竟收穫頗豐甚至才第3期就在農友建議下參加地方比賽,還得了第6名,銷售則透過羅文嘉的「臉友」,經費果真支持了英文班運作,之後還開了打擊樂班,都設在桃園偏鄉小學裡,自給自足。
「種田的初衷和意義,是要支持地方偏鄉教育,所以叫「學田」;而叫『我愛你學田』,則是要告訴小朋友,應該要分享、要愛別人,希望大家在這裡,不僅吃到好米,也同時分享這樣的價值。」有時還會邀買米客人的小孩去鄉下幫助除草、收割,親身接觸田地,看到所吃的米從何而來。

就在當有機農夫約莫1年,擁有將近半世紀歷史的「水牛出版社」創辦人忽然找上門,之前不過幾面之緣,但對方提及想退休,不過小孩都有自己事業,也不願意來接棒,因此希望羅文嘉接手。由於這出版社曾在他學生時期一度輝煌,而且很多書的版權是買斷的,如果不經營下去,以後就將走入歷史。羅文嘉想了一個星期就決定買下「水牛」,接手經營。

(店外有畝田讓人體驗插秧,被笑稱是全台最貴的田。圖片來源)

叫不到書 揮軍都市

接手後,羅文嘉把水牛在台北的庫存全搬到鄉下老家的空房收放,看著塞滿一屋子的書,他想,乾脆來開書店好了,一來鄉下沒有書店,二來圓他自己小時候的夢。只不過,開書店可不像種田那般用心照料或出力就好,原來因為書店小,且在偏遠鄉下,店裡叫不到「水牛」之外的書。
「那時候我就做了一個決定,想說那我不要賣書了,讓大家來換書好了!」羅文嘉說。於是,書店還是書店,但這書店不賣書而是換書,他還在自己臉書上號召臉友捐來二手書。但書店有開店基礎成本,完全沒有收入也不是辦法,撐了半年,羅文嘉開始想,怎樣可以找到收入。

他從社會企業的角度思考,打算以企業經營的模式實行公益目的,可是鄉下沒有企業營利的條件和機會,「在都市靠營利模式,支持供給鄉下的非營利模式,才能形成社會企業的模式。」所以他決定在台北開店。

(樓下賣菜,樓上是餐廳,讓食材從產地直接到餐桌。圖片來源)

●快速對焦

羅文嘉 做讓人嫉妒的事

因返鄉整田而開啟的耕種、突如其來接下的出版社,沒想到竟讓褪去政治光環的羅文嘉接連開起書店、咖啡店、賣菜,甚至開了間有藍帶主廚坐鎮的餐廳
套句他朋友說的,「羅文嘉,你真的好過分,竟把我們所有文青想做的夢,都做了!」只是誰也沒想到一切的開端是出於關愛這片土地,而背後更藏著實踐社會企業的夢想。

全文轉載自聯合報

訂閱電子報 主題
看更多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