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輔大社企研究中心研究員吳宗昇

社企視界/解救受難底層 社會企業要有社會

2014.08.15
瀏覽次數:
合作轉載

聯合報╱吳宗昇(2014年8月4日)

社會企業,在很快的時間內,由一個互相矛盾的語詞,轉化成為社會創新、社會公義的代名詞。但社會與企業的關係到底是什麼?社會企業、企業社會責任、資本主義之間有什麼關係?

輔大社企研究中心研究員吳宗昇

(圖:輔大社企研究中心研究員吳宗昇。圖片來源

論起公平正義,資本主義向來是最被批判的。被批判的理由包括資本積累過度集中於資本家、工人被剝削、社會關係被貨幣價格所取代的異化過程等;近年「佔領華爾街」運動,可說是最鮮明的例子。

企業社會責任(CSR)則源起1960年代,並在1990年代後,隨著全球供應鏈擴展到全球,發展出一套龐大的認證與檢核機制。

上述兩者都可視為社會保護機制,出發點採取批判、規範並攻擊過度運作的市場經濟機制;但這兩股力量非常蒼白而薄弱,甚至可以說很邊緣。

尤其,企業站上全球舞台,成為影響力最大的組織。透過企業這種高效率、理性化變形的組織體,資本主義才得以大展身手,在人類歷史取得如此空前地位。

有些人會將企業與資本主義劃上等號,但我個人並不贊成。企業只是諸多經濟組織中的一種類型,無良企業會做傷害社會的事情,但並不代表企業都是不好的。關鍵是,我們必須清楚界定「社會的利益」,以防止企業或是任何組織可能產生的傷害。

社會利益可分為理念及物質上的利益,但實際上卻無法一刀兩斷,而且也必須考慮時空脈絡。但如果破壞當地環境、文化、價值觀,那就會侵蝕整體社會理念利益。

很幸運的,在這個時代我們擁有社會企業。它試圖要平衡經濟和社會利益間的關係,讓許多在傳統制度中的弱勢者,可以成為此體系的受益者。無數的社會創新,正在解救受苦受難的底層階級。

不過,橫在眼前的挑戰遠遠超過想像。經營一家企業已經不容易了,更何況去經營一家良善的企業。

我們也沒有去思考一個最基本的問題,社會的本質到底是什麼?解決了什麼社會問題?如果是社會性的結構問題,社會企業何以能解決?除了緩解經濟問題外,社會企業能去除市場經濟本身的破壞力嗎?會不會只是一種行銷的手法?會不會創造出一套新型態的資本主義模式?

誠實說,我不知道答案,但有信心會有人找出解方。

全文轉載自聯合報

社企視界/三大面向 建構社企人才培育

2014.08.14
合作轉載

聯合報╱楊長林/輔大企管系教授兼系主任(2014年8月11日)

社會企業是因應政府與企業對社會需求服務不足,以及非營利組織無法長期自足永續經營,在社會期盼中應運而生的新觀念。雖然有不同型態與服務商品的社會企業存在,但是社會企業的存在價值、設立宗旨與經營任務仍屬同質。

社會企業的推動除了政府、學校與各機構的協助與輔導,社會企業中人員的良窳,是影響社會企業成功與否的關鍵。

建構社會企業人才培育系統,需以社會企業經營與推動需求為基礎,規劃與設計相關培訓課程及培訓方式,以滿足社會企業所需要的各種人力。

建構社企人才培育系統包含三大部分:

1.動態式社會企業人力需求調查:

社會企業必須能夠隨整體經濟環境的改變而調整,在不同的環境下,社會企業必須調整經營方式與經營內容。

因此,建立動態的人才需求資料,方能有效且快速的調整人才培訓內容,使人才的提供與實際社會企業的經營無縫接軌。

2.專業培訓內容規劃:

社會企業經營型態存在差異,人員培訓方式與培訓內容也需隨之調整。

政府部門可提供基礎作業技能與管理技能,社會企業則提供實務實習操作的培訓,大學提供基礎學理以及創新創業的培訓。各個機構規劃與提供社會企業中不同需求的專業訓練課程,課程的項目及內容亦需隨實體社會企業人力需求動態調整。

3.建立人才培育系統的評量體系:

建立動態的培育評量系統,除了評量培育訓練的學習成效外,同時評量培育內容與社會企業實際經營需求的契合程度,並建立回饋機制。

動態調整培訓內容與培訓方式,使得學習成果能在社會企業的實際經營上有效發揮。

建構動態的社會企業人才培育系統,應以社會企業經營人才需求為基礎,設計與規劃包括基礎學理、管理與技術能力、實習實做之課程。同時,在每個階段均建立回饋機制,對培育項目及內容進行調整,使得人才的培訓能與實際經營的需求相契合。對於受訓的學員,能夠快速的進入實質工作中。對於社會企業經營者,能立刻解決人才數量與能力不足之問題。

全文轉載自聯合報

主題
看更多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