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在給魚還是給釣竿之外

2015.04.25
瀏覽次數:
合作轉載

文:李志強

先講一個虛構的故事。

有一天,善心的釣客在湖邊釣魚。一位飢餓許久的旅人甲向他要食物,釣客對他說:「來吧,我有多的釣竿,我可以教你釣魚。」結果魚還沒有釣到,旅人甲就死了。

又一天,一位飢餓許久的旅人乙來到湖邊,釣客這次學到了教訓,問他:「你要魚還是要我教你釣魚?」旅人乙說:「可惜我吃素而且不殺生。」結果旅人乙就默默地離開了。

後一天,釣客又遇到了一位飢餓許久的旅人丙。釣客問他,「我這裡有魚,我也可以教你釣魚,這些能幫上你嗎?」旅人丙選擇先吃魚,再向釣客學釣魚。在釣到許多魚之後,旅人丙問釣客:「我可以把魚賣給你嗎?因為我需要錢才能前往下一個地方。」釣客身上沒有帶足夠的錢,於是旅人丙只好把魚拿到路旁便宜的賣掉,然後匆匆離去。

過了許久,不斷有旅人來到湖邊,釣客好心地給大家魚吃,同時教導大家釣魚的方法,甚至負責把釣到的魚賣到市場上以便得到比較好的收入。漸漸地愈來愈多的人前來湖邊釣魚。直到有一天,湖裡再也釣不到魚。人們不禁大聲責備釣客。於是釣客收起釣具,踏上了自己的旅途。

故事說完了,想說的話也說完了。當我們以社會企業做為一種社會發展的介入方式時,我們所遇到的挑戰不僅僅只是給魚或是給釣竿的問題。首先,有些人需要立即的保護和照顧,此時最重要的不是發展社會企業,而是給予直接的救濟。從這個觀點出發,其實並非所有非營利組織提供的服務,都適合轉化成為社會企業或是用社會企業的營運方式來取代。例如受創期安置的人們、需要他人照顧的老人、病患或是兒童等等。在學會釣魚之前,我們也需要確保基本的需求能夠被滿足。

再則,我們所給予的,也需要符合對方的需求與能力負荷。很多時候別人真正需要的和我們能給予的並不一致。當我們給釣竿之前,也許適合先確認對方是否想要成為漁夫。而我們過去成功的經驗,並不代表一定能夠為他人帶來幸福。

第三,有時我們所給予的,和這個社會的需要之間還有一段距離。學會釣魚,就像是學會織布、做手工藝品或是其他的技能,並不代表我們能夠以此換取到穩定的收入,以便支付日常生活所需。也因此就算有了生產的基礎,我們還需要建構一套支持系統來協助產品的銷售,以便變成現金,用以支付學費健保費等等費用。

最終,縱使一時有效的方案,在面對環境或是市場的改變時,未必能夠永遠地維持下去。當所有的人都在做手工皂時,手工皂的市場和收入就會受到影響。而在另一方面,如何確保環境的可持續性,也成為我們需要思考的議題。

從事社會企業的工作並非透過社會企業來拯救誰,某個程度上是在成就彼此:一方面滿足市場的需要,一方面滿足社群的需要,在此同時也滿足了創業者和工作者的需要。從這個基礎出發,我們面對的問題將不再只是給魚還是給釣竿的選擇,而是如何找到一個方法讓彼此都能夠豐富自己的生活。
 

零碳足跡不稀奇,這間舊金山餐廳讓你零碳「食」跡

編譯:簡佩吟

對許多餐廳來說,融合一些「有機」、「在地」與「時令」要素,就算是有利「環境永續」的食物了。雖然這是個友善環境的好起點,但舊金山即將誕生一間「多年草」餐廳,他們自詡為「環境保護主義實驗室」,更進一步展示透過「吃」也能對抗像氣候變遷這樣的大課題。

「多年草」餐廳嚴篩食材來源,例如牛肉選自採用「碳素栽植」(carbon farming,註一) 的牧場,這類型的牧場利用畜類動物提升土地的碳存量;而麵包也選用多年生穀物Kernza製成,相較起小麥,Kernza能儲存更多的碳

「多年草」餐廳的創辦人Anthony Myint與妻子已在舊金山成功經營多家餐館,他們表示:「過去幾年,我們就像其他許多人一樣,越來越關心氣候變遷的議題。而現在,我們只是很自然的開始全心聚焦在這項問題上,並當作事業來經營。」

「多年草」希望扮演育成中心的角色,孵育能在食物中實現環境保護主義的各種新想法,並成為其他餐廳的示範:證明改變是實際可行的。Anthony說:「餐飲業普遍認為,光是要達到收支平衡就有得忙了,很難再關心其他重大議題。但我們想要告訴世界,這件事真的是可能的!」

在「多年草」餐廳裡,你可以看到小改變,像是省水型的洗碗機噴嘴,也可以看到大作為,像是兩千平方英呎的魚菜共生溫室(詳見下方影片),餐廳的廚餘可製成溫室的魚飼料,而溫室裡的魚與菜理所當然成為餐桌上的佳餚。

影片來源

Anthony 認為,與其採取比較激烈的作法,如將肉類食物從菜單中刪除,不如將一般菜單中常見的食物做到最好、最環保。他說:「開一家素食餐廳對我來說能影響的人太少,因為這並非一般人的飲食方式,我們想做的,不是改變太多消費者行為。當然,我們會提供很多素食餐點,但我們更想讓非素食的餐廳老闆認同我們的經營方法行得通。」

Anthony Myint同時也協助創立一家非營利組織—「零碳『食』跡」(Zero Foodprint),該組織幫餐廳評估改善經營的方法,小至協助挑選節能省電冰箱,大至改善食材選擇…等,大小全包。同時,他們也支持餐廳使用厭氧消化反應器處理廚餘,以及能增加熱傳導效率、減少能源消耗及烹煮時間,又不破壞食物原味的乾淨爐具(clean cookstoves),以減少碳足跡。

「多年草」餐廳開幕後,消費者不一定會感受到餐廳在友善環境付出的努力細節,Anthony Myint想讓來造訪的人感覺到這就是家普通的餐廳,他說:「不曉得你們看過「波特蘭物語」(註二)這部電視劇沒有?追求環保也不必像劇中人一樣,只是點個雞肉料理,就必須從是否有機?是否在地?是否友善飼養?一路回答到這隻雞叫甚麼名字?快不快樂?有幾個朋友?…這般戲劇化。」

他們想影響的群體主要是其他餐廳,希望同業能受到「多年草」餐廳實驗的啟發。舉例來說,已經有了屋頂菜園的餐廳可以輕易將其改為魚菜共生溫室。此外,如果有越來越多的餐廳支持採用諸如「碳農法」等先驅技術的農場與牧場,整個產業的生態就會因而改變。

Anthony Myint說:「二十年前,有機栽種與在地食材也不像今天一樣普遍,但只要大家開始願意改變,並支持正確的事物,進步將指日可待!」


註一:碳素栽植或譯為碳農業,該農法可將碳儲存在泥土中,以降低大氣中的溫室效應氣體。這項農法的目的是,在食物栽種過程中減少廢氣排放,同時增加產量。

註二:波特蘭是一個崇尚自由與自然的嬉皮城市,而Portlandia就是一系列以嘲諷這個特質所衍生的各種光怪陸離現象的喜劇影集,文中所舉片段是揶揄追求有機環保飲食到某種「極端」的知名片段。


資料來源

This New Restaurant Is A Lab To Help Find Ways The Food Industry Can Fight Climate Change

延伸閱讀

 

 

 

 

訂閱電子報 主題
看更多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