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德式有機料理 告訴你食材哪裡來

2015.04.17
瀏覽次數:
合作轉載

天然有機的台灣在地食材搭配德式風味的調味,享用美食之際,傾聽料理背後的小故事。餐廳Fooding老闆娘為每位客人分享食材的來源,拉近人們與盤中食物的距離,進而省思並珍惜生命。台灣小農種植的當季農作物,新鮮無農藥 ; 德國進口的香料調味,天然獨特少化學,少量的肉類來自快樂放牧的動物。在這裡,你能清楚知道自己食用的美味源自哪裡,吃得安心,吃得健康,也吃得到感動。

德國簡單飲食習慣 不浪費食材

十五歲就負笈德國讀書的Sofie,待在德國十二年的期間,參與了許多環保以及動物環保團體,清楚感受到德國和台灣文化的不同。

Sofie說到德國人的飲食文化十分簡單,大多是在家料理,以麵包、馬鈴薯為主,且因為「動物環保」的理念興起,德國近年來吃素比例持續攀升中;反觀台灣,每餐都是大魚大肉,且有存糧的習慣,但許多食材最後卻淪為過期或是浪費的命運。

餐廳 Fooding老闆娘Sofie。

 

手作創意料理 講述餐點背後故事

回到台灣後,Sofie在貿易公司上班期間往返德國與台灣,更有感於台灣人過度消費的習慣,希望能為自己的家鄉做些改變。於是他毅然放棄了工作,決定要開一間德式創意料理餐廳。Fooding隱身於喧囂吵鬧的仁愛路中一條靜謐的巷子,店名來自於法國,是Food+Feeling,食物加感覺的結合,老闆娘期望顧客不只是在單純的飲食,而是可以吃出感覺、吃出故事。

Fooding以「好、乾淨、公平」三大原則為中心,好的服務態度、乾淨的店面、食材和公平的食物來源。木質的餐廳配色,開放式的廚房,老闆娘Sophie一邊做菜一邊介紹他所使用的調味和食材。菜單只有百分之十是肉類,其餘的五穀蔬果料理簡單調味少加工。老闆娘堅持慢食主義, 所謂慢食主義並不是慢慢吃,而是細心品嘗,用心了解每道餐點的來源和故事。

老闆娘從德國買進調味,其餘的食材都採用台灣食材。儘管fooding料理中的肉類占及少量,老闆娘仍是有固定合作的肉品商,如花蓮郭容市手工火腿以及宜蘭放養的櫻桃谷鴨。由於小農所販售的單價都較高,大型連鎖餐廳為了壓低成本都不會買進他們的產品。Sofie希望多多鼓勵在地小農,因為他們對待動物、植物的方式都是較為合理公平的,且產品也較為健康有保障。

花香撲鼻的水果豆漿優格使用有機黃豆漿發酵製作,搭配新鮮當季水果和德國有機品牌Rapunzel的有機麥片,淋上德國有機品牌Bioladen的龍舌蘭蜜,酸甜爽口。這道甜點零牛乳成分,因為Sophie說,他要把牛奶還給小牛,乳牛並非生下來就會源源不絕分泌乳汁,而是為了他剛出生的小牛。酪農帶走小牛,母牛留下產牛乳,帶走的小牛沒有牛奶喝,難逃宰殺的命運。Sophie告訴我們,這裡的每道餐點都不用牛奶,咖啡也只有黑咖啡,他和客人說小牛的故事,希望能減少牛奶的飲用,不是不能喝,而是減量。

Sofie每天在開店前,便會走到巷口的有機農作商店購買適量的食材,最重要的便是東豐的有機胚芽米了,因為醋飯正是Fooding的招牌。有機野米巴薩米可醋飯是用德國有機野米混合台灣有機白米,增加飯糰的口感也幫助消化,調味則加上接骨木巴薩米可醋。Sophie說,醋飯可以當早餐,晚上做好放在冰箱隔天帶著,方便食用又健康。這樣的餐點相當適合現代忙碌的上班族,避免外食的重油重鹹,簡單自己做。她希望他所做的創意料理能帶給客人更多想法,鼓勵大家在家動手做。

環保意識抬頭 從飲食做起

在吃飯的同時,能夠設想一下盤中食物的由來、成本,可能就會為我們的健康多一份把關。老闆娘堅持的是「減量消費」,而不是完全不去消費。Fooding餐廳採預約制,就是希望能夠掌握食材的購買多寡,同時確保食物的新鮮。老闆娘堅持手作料理,發揮創意將台灣當地的食材結合德國式的調味,新鮮美味,同時也能聽聽料理背後的故事,Fooding的老主顧多,Sophie又願意為客人客製化菜單,越來越多人不只來用餐,更舉辦講座,吸引許多人了解這間餐廳,進而喜歡上她的理念。

購買自己所需要的,而非大量存貨。選用當地的食材,才能吃得健康吃得美味。了解盤中食物生命的付出,珍惜地享用。Fooding是老闆娘傳達她對於土地的熱情與對待方式的媒介,希望透過她訴說的故事,每位客人不光只有味蕾上的享受,還能更尊重生命,再體現到環保上。

全文轉載自《生命力新聞


延伸閱讀

社企背負十字架 也能劣勢轉優勢

2015.04.16
合作轉載

聯合報/記者陳怡臻(2015年4月13日)

朱永光去年底將經濟日報《創愛的業》專欄文章,集結成書出版《我們,創愛的業》,朱永光表示,「新創事業透過什麼策略突破困境、解決社會問題非常重要」,因為在普羅大眾眼中,社企多背負了一個解決問題的「十字架」,相對辛苦與沈重許多。

朱永光說,社企的十字架這份沈重不見得是壞事,只要翻轉出創新的商業模式,就能順利進入市場與一般企業競爭,進而突破過去傳統企業的窠臼,突顯出社會企業的市場差異性,「只要商業模式夠創新,競爭力自然就會強」。

朱永光認為,「其實最有能力支持社會企業的族群,反而是擁有最多資源的企業人士」,這也是他特別關注公益與社企發展的原因,期待讓更多商業人士了解社會企業的概念。

「參與慈善只是解決社會問題的其中一種方法」,朱永光建議,若商業人士能用自身專長與社企攜手,反而能更有效率地扶持這群最了解社會底層問題的社會企業,「能達到相輔相成的效果,更是一種世代之間的傳承」。

朱永光強調,找到創新商業模式將使社企營運更有效率,也更能發揮其效益;他認為,在網路發達的時代中,有能力向上成長的社企應具備「創新力」、「企業力」和「社會力」三項優勢。

他說,唯有實際地解決社會問題、回饋社會後,才能獲得了普羅大眾支持與扶助,「就像是加裝了一雙翅膀在身上」,更容易取得社會資源並永續地營運。

他舉例,黑暗對話社會企業就是成功翻轉社會價值的例子。它將視障者的弱勢角色翻轉成優勢,並精準地與專業經營人才合作,使得公司「起飛」非常快速,是非常值得創新事業借鏡的案例之一。

全文轉載自聯合報

主題
看更多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