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活下去才有影響力」看 4 個成功「活下去」的社企,揭露永續發展的秘密

萬事起頭難,但過了起步這關,還有下關。2018 亞太社企高峰會「活下去才有影響力」大師工作坊,一針見血點出社企永續發展的必要性:不能只有好點子,還要讓好點子越長越大、越走越遠。高峰會邀請中國恩派公益組織發展中心副主任丁立,向 4 個「活下去」的社企大膽拋出疑問,帶聽眾一步步解構成功的商業模式,它們背後究竟藏著哪些永續的秘密?

文:梁元齡

「社企資源有限,如何善用、找到新的消費者,是永續經營的關鍵。」2008 年至今投身加速器、支持社企茁壯的主持人丁立,兩年前也成立基金,贊助中國初創企業,深諳社企商業模式,提問個個正中要害。對於「拓展客群」這條必經之路,她好奇,「如何開發銷售管道,找到消費者?」同時也請鮮乳坊、Javara、众社企及幸運小鐵魚 4 家社企的創辦人,分享創業途中突破瓶頸的經歷。

堅持品質,是茁壯根本

臺灣的鮮乳坊關注在地酪農業和食安問題,盼能解決業內人才流失、產品品質把關不良及國外液態奶傾銷等困境。共同創辦人林曉灣說,搭著食安問題的順風車,「鮮乳坊」初創時經群眾募資達標,「讓我們接觸到許多人,第一批顧客來自各行各業,不限於特定族群。」因著良好品質,鮮乳坊透過團購主、街坊口耳相傳等「非典型通路」,無形中拓展不少客群。

但林曉灣表示,團隊也曾面臨品質取捨的岔路,「像是不放添加物,鮮奶容易壞;或有次沒通過自設的高標,卻通過當局檢驗,到底該賣或不賣?」她說,面臨掙扎時,堅持品質很重要,「最後我們還是決定不放、不賣。這刻如果撐不過去,以後也撐不下去。」

此外,團隊也積極尋找各產業中的「領頭羊」,比如與知名甜點店、咖啡廳合作。「通常以品質著稱的店家,對原料也非常要求,我們找到他們,彼此互相推廣。」她說這種作法「正如站在巨人肩膀上」,也替彼此產品打上「講究」的標籤。

同樣要求品質的原則,Javara 創辦人 Helianti Hilman 也有體悟。來自印尼的食農先驅 Javara 宗旨是維護物種多樣性,致力推廣在地農業,與小農合作、栽培多樣化的農產品。Helianti 分享,儘管初創時資金吃緊,她仍向投資人展現「對商品的要求」,要求對方給予 15 個月準備期,不趕快、透明化、顧品質,成了投資人決定支持的重要關鍵。

賣產品,先賣故事

此外,Javara 的故事行銷也是重點。從初創階段轉型企業後,不過一個月即獲第一筆訂單,Helianti 說出優勢:「我們的產品『夠獨特』,別人沒有,所以連超市陳列費都無須支付就能上架。」之後 Javara 走出國內市場,打開全球品牌之路,出口佔獲利比 3 年內從 20% 升達 90%,如此驚人成長,要歸功於產品背後的故事,「我們強調產品的影響力、小農故事行銷,某程度也是教育消費者,告訴他們農產多樣性的重要。」

趁勢而行,Helianti 也對原先高齡化的印尼農業人口發動軟性革命,「我們得讓年輕農民回流,否則這批平均 65 歲的小農終究會老。」

為了吸引青年務農,除了替原有農產品添增附加價值,Javara 也成功轉換小農的形象。「我們把務農變得很潮,在小農身上建立品牌故事、做影視曝光、到海外露面,就像打造明星一樣。」如今與 Javara 合作小的農有 40% 不到 35 歲,最年輕的甚至僅 19 歲。

不只看見顧客,也看見社會需求

除了立基原有商業模式,平行思考、轉型納入新受眾也是永續經營的妙方。众社會企業關注弱勢族群,初衷是結合網路平台,替行動不便、身心障礙者找到友善的用餐和旅遊地點,但如今也兼顧高齡旅遊服務。創辦人林崇偉指出,經營社企必須彈性,走出社會企業的固有思維,強調社會創新,「不只是要找出消費者的需求,更要看到整個社會的需求」。

他舉众社企拓展客群、結合長照議題的作法為例,指出臺灣步入高齡化社會,卻沒有相應的照護條件,「讓照顧者喘口氣、被照顧者透透氣」的長照理念,與身心障礙照護有著異曲同工之妙,因此成了众社企兼納的服務。

「我們致力提供服務改善,創造新的、甚至共好的可能性,找到新的合作夥伴,讓彼此有錢賺、同時也做好事。」

看見產品盲點,做出變革取捨

看見社會需求的,還有來自加拿大的 Gavin Armstrong。他創辦「幸運小鐵魚」(Lucky Iron Fish),透過販售鐵魚本身,讓顧客放在鍋裡烹飪,解決普遍的缺鐵性貧血問題,是影響力相當直接且廣大的社企,至今已送出 15 萬隻鐵魚。Armstrong 說,他看見了一般組織不會注意的「隱藏性飢餓問題」(hidden hunger),走出自己優渥的生活,實地和營養失衡的族群站在一起。

但如此精妙的模式也並非全無問題,丁立提問,神奇的小鐵魚怎麼沒有政府大量購買?Armstrong 指出,小鐵魚面臨兩大挑戰,一是概念過於簡單,使許多消費者不見得相信、買單;另外是民眾和大型機構都多半傾向保守,不願嘗試突破既有的「藥罐子文化」。因此他表示,將暫緩原本升級為多方位營養公司的計畫,「把重點放在遊說政府、NGO等大型組織購買上,產生骨牌效應,其他組織再跟進。」他更幽默直言:「希望第一個是臺灣政府!」

將弱點化為優勢、保持應變力

座談尾聲丁立提到,「社企的最大弱點,是須將外部成本內部化」,因此往往面臨險峻競爭、存活不易。但「把弱點化為優勢,可能就是解套」,比如販售食品的鮮乳坊和 Javara,當令食材會受限於季節,就採促銷、限量等銷售策略;另外,培養企業彈性、與時俱進,如众社企和幸運小鐵魚,關照社會整體需求做出營運方向的調整,也是社企「不敗」的秘密。可見社企不見得競爭力低,問題也不見得會扯後腿,保持應變力、阻力變助力,就能創造源源不絕的營運動能。

核稿編輯:金靖恩

延伸閱讀
>>「等政府和大型企業到位,地球可能已升溫 2 度」亞洲新創擁抱綠能,用科技對抗全球暖化
>> 由瓶裝水開始的「綠色革命」:Reed Paget 以「環保」為訴求,要讓每個永續商品成為購物的首選
>> 100 個點子,只有 1 個能成功—「初創社企育成組織」大搜查,帶你一窺這個任重道遠的冷門產業

「等政府和大型企業到位,地球可能已升溫 2 度」亞洲新創擁抱綠能,用科技對抗全球暖化

當今世界正面臨嚴峻的能源危機,乾淨能源的發展將成為國家重要的永續發展指標。本場論壇邀請到亞洲各地的綠能新創,包括利用群眾募資,將綠電種在台灣閒置屋頂的太陽能創業家「陽光伏特家」創辦人馮嘯儒、以及利用廢熱、食用油就能為缺電偏鄉點燈的韓國科技新創「Lumir」國際合作經理 Chole Lee、和善用現有科技,協助民眾於自家落實智慧能源管理的節能社會企業「Domi 綠然能源」創辦人連庭凱。

文:黃思敏

主持人許毓仁立法委員深感綠能發展的重要,開場便語重心長地表示:「台灣能源過度依賴中央集權的分配方式,我從新創圈走進立法院,為的就是將法規的石頭搬開來,讓政府藉助能源新創提出的解方,協力改變台灣的能源環境。」

主持人許毓仁立法委員盼串聯新創與政府推動綠能。

集群眾之力,在台灣光禿禿的屋頂上種下綠電

「講到暖化大家會想到什麼?海平面上升導致北極熊沒有地方住,但北極熊和我們的關係是什麼,我們到底在擔心什麼?」馮嘯儒引用美國氣候中心(Climate Central)的暖化模擬圖,具象地呈現若全球溫度上升 4 度後,不只是北極,台北市的松山機場及台灣沿海地區等,都將被淹沒在水裡。

「全球暖化和能源議題是同一件事。」擁有太陽能領域碩士背景的馮嘯儒,於 2 年前決心創業,推出台灣第一個綠能募資平台「陽光伏特家」,串連三大要素,包含建置者(太陽能廠商)、建置資金,以及建置場域(遍及全台的閒置屋頂),打造全民太陽能電廠。

太陽能在台灣是成熟的產業,但過去民眾參與的資金與技術門檻太高,馮嘯儒舉例,建置一個 60 坪的太陽能屋頂,就需花上 100 至 150 萬元,還未含維運成本,而近年興起的群眾募資,正好解決了高資金門檻的問題,透過網路平台更能媒合閒置屋頂的供給,與小額投資者之間的需求。

馮嘯儒分析,在閒置屋頂蓋太陽能電廠好處相當多,不只能讓頂樓溫度下降 3 至 4 度,更能延長屋頂的防水壽命;如果環境許可,還能把太陽能板架高,變成涼亭空間;最棒的是屋主除了提供屋頂之外,不需支付任何成本,便能獲得每一期的部分電費收入。然而,當時馮嘯儒為了尋找第一位願意提供屋頂的屋主,竟吃了半年的閉門羹,並總是得到這樣的回應:「其中必有詐。」

直到有一位台南的屋主主動提供自家屋頂,於 2016 年促成了第一個集資專案「擔仔一號」,於 5 天內獲得 44 位小額投資人的支持,募得 80 萬元的建置資金,至今陽光伏特家已在全臺建置 34 座全民太陽能電廠。

「在台灣許多光禿禿的屋頂種下綠電,不僅參與的每個人都可以得到好處,也為環境帶來效益。」馮嘯儒表示。

馮嘯儒透過陽光伏特家,讓所有參與者都成為太陽能的受益者。

用廢熱點亮印尼偏鄉,省錢減碳更照顧健康

太陽能固然是永續能源的重要趨勢,但全球許多地區卻因氣候條件及缺乏資金而難以推廣。「我們都知道在缺乏電力的地區,太陽能是很好的解決方案,然而我們希望能發明一個在太陽能產品無法使用的情況下,還是隨時隨地都能照明的設備。」韓國永續照明新創「Lumir」國際合作經理 Chole Lee 表示。

至今全球仍有超過 13 億人,生活在未連結到電網的貧困區域,生活依賴傳統煤油燈照明。Lumir 團隊因此研發出一款能用廢熱及少量的油就能發亮的燈具「Lumir K」,期盼用科技照亮世界更多黑暗的角落。

Lumir 的國際合作經理 Chole Lee 指出,傳統煤油燈不僅造成弱勢家庭的經濟與健康負擔,能源效率亦低落。她表示,煤油燈的燃料平均佔了弱勢家庭 30% 的支出,而在密閉空間燃燒煤油,對健康的危害等於一口氣抽 40 支煙,其中更只有一成的能源會轉換為光。

「因此我們把重點放在搜集流失的熱能,我們的技術能將微小、不穩定的熱源,轉化為穩定、明亮的光源。」Chole 指出,Lumir K 不需要任何電源或電池,只需用食用油,甚至是回鍋油就可以當做燃料,不僅亮度比煤油燈高,油耗更只有煤油燈的兩成,平均一公升的油可以提供 200 小時的照明。Lumir K 不僅減少廢熱流失,亦減少了 88% 的碳排,產品壽命比太陽能長了 20 倍。

Lumir 目前積極地與印尼政府合作,預計於 2019 年底前,將會有超過 10 萬人的生活因 Lumir K 受惠,於天黑後還是能繼續看書、煮飯 、工作,創造更多的收入與更好的未來。此外,Lumir 亦與韓國能源研究中心合作,期盼改善 Lumir K 的效率,未來將有望能替手機充電,甚至照亮整間房子,幫助更多人脫離弱勢、貧窮,有效解決缺電問題。

Chole 透過視訊影片與現場聽眾分享 Lumir 的節能燈具與理念。

在全球升溫 2 度前,從生活中開始節能減碳

如今,已有越來越多座公民太陽能電廠在城市的閒置屋頂種下綠電,各式永續、節能的燈具也逐漸讓偏鄉家庭享有永續、穩定的照明系統,然而要扭轉氣候變遷,改善伴隨燃煤電廠而導致的空污現況,仍需仰賴每一個人、每一戶家庭改變舊有的能源使用習慣。

「Domi 在拉丁文中是家的意思,現在台北的空氣和北京的空氣一模一樣,為什麼我們的家變成這個樣子?」Domi 綠然能源的創辦人連庭凱,擔憂著下一代所面對的環境問題,辭去北京的工作後回到台灣創業。

「巴黎氣候協定指出全球升溫須控制在 2 度以內,然而等到政府及大型企業一切到位,透過各層組織逐步去帶動能源、運輸、生產與建築等產業減碳,地球可能就已升溫 2 度。我們沒有那麼多時間等待政府達標,但是每一位公民又能做哪些事情,具體參與減碳?」

連庭凱指出,電力佔了台灣碳排放的 60%,如果能讓台灣逾百萬家庭、商家透過簡單的軟體,覺察日常有多少能源平白流失,進而願意用行動節能,不僅將節省電費開銷,也能減少地球負擔。

DOMI 在官網上推出「能源計算器」,把每個人的能源使用「可視化」,讓民眾先了解自己的用電狀況,再進一步提供節能方案,鼓勵客戶利用現有科技產品,如改裝 LED 燈,來降低能源使用與電費支出。「節省掉沒有在使用的電,20% 至 30% 的節能效益顯而立見,從財務狀況下手,更讓人有感。」連庭凱表示,DOMI 已協助 1 千戶以上家庭進行能源改造,預期今年將陸續完成 3800 戶家庭的能源改造。

連庭凱創辦 Domi 綠然能源,鼓勵公民從自家落實節能減碳,創造環保、經濟與健康的多贏。

綠能產業需脫離補助,將環境效益計入價值

在論壇最後,主持人許毓仁立委提到走向綠電、節能的生活方式,是全球的趨勢,然而台灣能源新創最大的阻礙就是法規;兩位台灣綠能創業家也分別建議政府應改善法規,鼓勵產業及民眾參與能源創新與轉型,讓綠能產業更加民主化、永續且能獲利。

主持人與兩位創業家共同討論綠能政策的現況與未來。

由於再生能源發展的初期成本很高,馮嘯儒表示,目前台灣太陽能電廠仍多依賴政府的補助,也就是政府補助電價讓台電來購買,但他認為政府補助只是短期的解藥:

「台電有義務要和我們買太陽能電力,但補助只是啟動機制,遲早需要退場。太陽能幾乎不排碳,一度不排碳的電所產生的環境效益及省下的碳,應該被定義出來並賦予價值,才能讓太陽能電廠更有價值,而不再需要依賴補助。」

除了綠能電廠所帶來的外部效益需要被實質地反應在市場價值上,以提升綠電的競爭力之外,從個人、家戶到企業,更需要一套鼓勵機制,讓每個環節的節能努力都能被看見與學習。

連庭凱表示:「台灣家庭只要調整生活習慣,在不更換任何節能新型設備的狀況下,就能省下 10% 至 15% 的能源。然而目前沒有機制去紀錄、鼓勵一個企業或家庭努力節能所帶來的效益,創造正向氛圍是很重要的。」

許毓仁立委進一步補充,未來若對參與省電行動或更換節電設備的使用者發行碳幣,即是很好的鼓勵機制。唯有讓社會的每一個組成分子,意識到國家能源需要新的作法與轉型,民眾的行為才會改變,集眾力形塑能源永續的社會。

核稿編輯:金靖恩

延伸閱讀
>> 沒有煙囪的天堂之島:拒絕核電的夏威夷,目標邁向 100% 以再生能源供電
>> 使用綠電不用投資幾百萬:「陽光伏特家」創公民電廠募資平台,萬元便可成為合夥人
>>「要讓台西重生,應該先推綠能」與六輕僅一水之隔的小村落,欲打造全台首座「綠能村」

主題
看更多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