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當經濟學遇上社會學——以多扶為例,看社企面對市場的兩難

2017.03.20
瀏覽次數:
合作轉載

文:黃昱珽

多扶案例的迴響

新作坊36期電子報中,我們訪談並介紹了「多扶事業」這個案例。儘管創辦人許佐夫先生在訪談時指出,他並非刻意在經營一個名為「社會企業」的組織型態,然而毫無疑問地,多扶事業股份有限公司,是今日台灣社會企業的重要代表,受到許多的研究和討論(註一)。(延伸閱讀:「社會企業不一定是藍海、也沒有什麼神奇魔法」多扶接送用耐心堅守別人不做的虧本生意

多扶的社會企業特質,部分表現在報導中提到的一件事情:作為本業的復康巴士接送服務,實質上是在虧本經營的。多扶是在長期回應顧客需求、擴展各項服務,最終產生綜效的情況之下,才開始有盈餘獲利,用此來支持復康巴士的營運。在上次的訪談中許佐夫曾經提及,曾有國外企業有興趣資金挹注多扶事業,不過條件是多扶必須結束未獲利部門的業務,亦即包含復康巴士接送等項目。許佐夫先生表示,雖然條件很誘人,但是回想到創業的「初衷」,他還是拒絕了該項提案。

接下來兩個月中,我們和一些人討論了多扶的案例,收到各種不同意見。其中最有趣的異議,是來自經濟學的觀點。

一位企業管理博士指出「虧本經營」這一件事情,並不是企業該做的正經事;他認為多扶如果要盡到真正的「企業的社會責任」,反而是應該盡可能提高復康巴士服務的價格,讓它成為市場競爭的領域。

市場競爭:經濟學的進步理論

對於長期沈浸社會學等人文領域的我們來說,這樣的看法顯得相當突兀;而要理解這樣的觀點,我們必須探索經濟學的核心主張。

許多人都知道,經濟學自古典時期開始,就將市場競爭放在理論的核心。雖然在經濟大蕭條後凱因斯主義盛行,然而很快Hayek挺身而出,高舉自由競爭來對抗管制經濟,隨後Friedman更進一步試圖極大化自由競爭的市場理論,新自由主義晉身為主導的意識形態,塑造著今日社會的面貌。

經濟學如此鍾情於市場競爭,乃是因為經濟學者們深信,市場競爭是社會進步的核心動力。Hayek在他著名的作品《往奴役之路》一開始即提到,這是一種自發性的社會力量。經濟學構畫了這樣的圖像:為了在激烈的市場競爭中存活勝出,個體就必須能夠做出創新、提供更好的服務。這樣便能讓消費者獲得更好的商品服務,提高生活水準、增進整體的福祉;社會因此得以前進,人類文明也向上提升。

相對地,在缺乏競爭刺激的情況下,商品或服務就會停滯不前,品質也是每況愈下。因此經濟學者強烈反對壟斷、補貼、計畫經濟以及社會主義,這些都不是透過自由競爭的方式來創造商品服務,也不會造成進步的效益。在這樣的觀點下,經濟學對於社會問題的一貫解決方案,便是「開放競爭」(註二)。

這即是前述管理學博士的批評。他認為多扶將其他部門的盈餘,拿來挹注、支持到復康巴士的核心業務上,其實也可以解釋成「削價競爭」的一種形式,阻止其他競爭者的加入。而就像經濟學理論所指出的,在沒有競爭又無利可圖的情況下,不管創業者懷抱多少熱情與責任感,復康巴士的服務也得不到提升。這樣的推論導出了如下的主張:多扶真正的「企業的社會責任」,應該是要讓復康巴士的服務能夠營利,創造出可以競爭的市場。自由市場的讓競爭機制取代企業主的個人價值,才能讓社會長期獲益。

多扶案例:經濟學的解釋

經過對話之後我們發現,與社會學注重「社會價值」的達成不同,經濟學則自「市場競爭」的觀點,來檢視社會企業的發展。社會企業進入市場之中,透過市場經濟來獲得達到社會價值所需要的資源,對此經濟學者傾向考察社會企業的運作,是否真的滿足市場競爭的基本模式。經由不同的邏輯解讀,多扶的案例即展現出不同的意涵。

復康巴士的概念,大約20年前便已經由劉俠(杏林子)女士自國外引入,台北市、台北縣(今新北市)政府委託伊甸基金會,開始提供定點公車與小型呼叫的接送服務,之後並擴展到全國各縣市。從經濟學的角度看來,公辦民營的模式其實限制了相關產業發展的可能性。

首先,公辦民營代表政府單位與業者制訂契約、向業者購買服務,成為企業的獲利來源,政府基於治理與政策的考量,並非由供需雙方的立場進行採購,造成市場的扭曲。例如基於行政區的劃分,復康巴士在早期運作時限制了跨縣市運輸的程度,避免引起縣市間負擔經費的爭議;此外因政府採購以社會福利為目的,也必須將搭乘資格限制在領有身心障礙手冊的對象上。自政府的角度來看,這些都是合情合理的要求,卻與企業營利的目標不同,扭轉了經營的方向。同時政府是市場上唯一的購買者,業者成為市場的壟斷者,業者僅需要滿足政府的要求,沒有回應顧客需求的急迫性,降低了創新的誘因。

在訪談多扶的過程中,曾經提到關於「班次」的例子,是一個有趣的例證。為監督採購合約的確實執行,政府會檢核業者的載送「趟數」與「里程數」,避免有造假的情況產生;而為了確保「趟數」的真實性,復康巴士的服務最好採取預約制,也方便業者提早排班。然而,實際運作裡,預約的乘客可能因為種種原因,最後仍臨時取消班次,這時就會出現空有「趟數」卻沒有足夠「里程數」的奇特情況。業者為避免資源的空轉損失,此時最好的作法,就是在空車的情況下繼續完成預定的行程,滿足「里程數」的需求來向政府請款。

市場運作的邏輯,可以說是截然不同。企業沒法要求取消預約的乘客付費,它必須再去搭載其他的乘客,才能彌補損失的這趟行程。企業因此不能僅採用公辦民營的預約制,必須要能接受臨時需要搭乘的客戶;這進一步要求企業建立有效率的「排班」制度,可以快速調度閒置的車輛,盡可能地創造出利潤來。

這樣的差異貌似並不大,但是在現實中,卻已經足夠成為創業的契機。許佐夫先生即是因已經九十多歲的外婆跌倒受傷、需要輪椅代步,卻不容易預約到復康巴士,才創立了多扶接送,成為台灣第一間民營復康巴士的業者。

社會企業面對市場的兩難

經濟學根據效率的概念,解釋了多扶企業的形成;但是復康巴士接送服務仍然是倚賴創業者的熱情、虧本經營的事業,因而經濟學認為整個市場建立的過程依舊尚未完成,無法有效引入競爭的機制。

依照目前的營運狀況,可以預見一旦多扶事業如果真如前面所言,決定先自虧本的復康巴士抽身,專注經營能夠獲利的部門時,短期間很可能沒有其他的單位會願意接手市場,經濟學的批評因此是有其道理的。然而如果深入去探究相關服務產業的營運結構的話,我們也必須說現階段要求社會企業在這些服務的營運中獲利,明顯是困難重重的,關鍵在於政府以補貼的方式介入的福利服務。

以正在進行的高齡政策的補貼為例,當一般家庭要申請居家服務的照顧時,他必需支付一小時60元的自付額;若這家庭處於中低收入2.5倍、符合請領身心障礙者生活補助費的條件的話,一小時則需支付20元;最後,如果他是中低收入戶1.5倍至低收入戶的話,自費部分全免。然而政府實際規定的居家照顧的服務費用,其實是一小時200元,中間的差額由政府加以補助(註三)。

這樣的支付結構,讓台灣的社會企業陷入兩難的困境中。一個要投入相關服務的社會企業,它必然難以跟消費者收取全額的費用(政府的補貼也讓一般民眾對「服務」品的價格定位,產生很大的誤認);相反地,它必須大量依賴政府的補貼,將心力放在回應政府的政策條件,而不是全力傾聽社會的需求。如此一來該組織也就不是完整自市場獲得資源的「社會企業」,將會具備更多政府「外包單位」的特質。

引入經濟學的思維後,我們發現社會企業面對「市場競爭」這個議題時,有著更多值得探討的地方。在36期電子報中我們指出,創業中的社會企業不見得需要顧慮價格競爭的問題,更重要經由傾聽、回應需求,在社群中深入紮根。這模式的建立在創業者的初衷上,電子報也提出了「莫忘初衷」的呼籲。然而,經濟學則建議我們思考市場競爭、本業中利潤的必要性,不能一眛地依賴社會企業創業者的熱情直到最後耗盡。關於激勵機制的問題,恐怕是當社會企業站穩腳步之後,還需要更進一步思考的方向。

註一:青年創業圓夢網、社企流等網站都將多扶事業列為社會企業的代表。
註二:有一派對經濟學的批判認為,經濟學並不如他們所表現的那麼擁護自由競爭,反而是在創造各種阻礙競爭的障礙,實質地擁護壟斷。年鑑學派的Fernand Braudel便認為,資本主義其實是在自由競爭的市場之上,構建出來不透明的壟斷結構。
註三:本文內所引用之長期照顧的各項負擔表、簡單的支付分攤表等資訊,可點選連結檢視。

全文轉載自新作坊,原文標題:回應與對話:市場競爭才是「社會責任」?

延伸閱讀
>> 無障礙道/大甲媽遶境 專車服務輪椅族
>> 金融業也可以成為「良心產業」:用公益創投達到公益、投資、形象三贏
>> 給長者安全自由的晚年 長者安居協會结合科技提供創新服務

吃一口冰、配一個環境故事——台南老冰店第三代創業,讓冰淇淋化身「環境代言人」

「1982法式冰淇淋」是第二屆社企流iLab育成計畫的參與團隊之一。社企流編輯室透過第一線的採訪,帶讀者全方位認識1982法式冰淇淋團隊的社會創新模式,以及其在經營管理上的成功關鍵或挑戰。

文:林冠吟

台灣俗諺說:「第一賺去賣冰,第二賺做醫生。」這句話用在近幾年的台南可說是相當合適,例如正興街的冰淇淋店,假日時總吸引大量觀光客前往購買,同時有越來越多的冰淇淋店也正加入這個市場。

但在這股賣冰風潮裡,有間冰淇淋店堅持走不一樣的路──強調為環境代言,所使用的食材都要友善環境。

祖孫傳承:從爺爺的「藍鷹冰菓室」說起

走進位於台南巷子裡的一間透天厝,「1982法式冰淇淋」的創辦人吳書瑀正在準備製作冰品,她從冰箱裡拿出雞蛋,細心地分離出蛋黃與蛋白,接著加入砂糖後快速攪拌。

在廚房忙進忙出的她,同時不忘向我們介紹這些食材,例如:雞蛋是來自人道飼養的蛋雞場,鮮奶則採用鮮乳坊的小農鮮奶 ,而添加在冰淇淋內的水果也大多購自採用自然農法的農民。(同場加映:從不喝鮮奶到共同創辦「鮮乳坊」:郭哲佑用「破壞式創新」,打造獨一無二的鮮奶品牌

為什麼製作冰淇淋,還要兼顧到環境呢?

吳書瑀表示,這一切可從爺爺的冰店「藍鷹冰菓室」說起。「我從小成長在相當重視食物的大家族,爺爺自1970年代引進冰淇淋機器,開始製作歐式冰淇淋。」她說,後來小學畢業那年,爺爺的冰店也結束營業,她發覺自己並不喜歡吃市面上的冰淇淋,長大後才知道原來是因為其他的冰品多了化學添加物的因素。

除此之外,大學時代經常擔任環境志工的她,發覺身邊的人總會把環保與嚴肅畫上等號,這個觀察讓她開始思考,如何才能讓環保變得有趣。

2011年,當她再次返回台南,著手整理當年爺爺留下的空間,她心想:何不利用這個空間,把自己想做的環境保護與冰淇淋串聯起來呢?

守護環境,從食材的選擇做起

吳書瑀認為,農夫是最靠近土地與環境的職業,因此只要農夫願意以友善環境(不使用農藥與化學肥料)的方式耕作,就可以讓生態系恢復,達到環境永續、農夫身體更健康、消費者也能吃的安心的三贏局面。
 
「4、5年前,當時市面上提供友善環境食材的供應商並不多,所以找不到材料的時候,像是果醬,我就自己動手做。」憶起當年創業心情的吳書瑀說。

直到近幾年台灣社會開始關注食物安全的議題,有越來越多農民和供應商投入參與,現在吳書瑀挑選食材的選擇比以往更多元。吳書瑀表示,她在選用蔬果時,會以有機、無毒、或綠色保育標章這3類為原則,不僅會看產品標示,更會花時間去了解農夫耕作背後的理念。

由於她對於食材的堅持,也吸引到理念相同的夥伴,例如秀明自然農法的農夫就曾稱讚她的冰淇淋,能夠把水果的原味保留起來,也有台南知名的甜點店指名要與她合作推出抹茶口味的冰品。

然而,吳書瑀也坦承以友善環境的水果為食材,確實將成本提高許多,「甚至曾經做過一種口味是賣一個、賠一個。」問她為什麼要花費這麼多經費在購買友善食材,吳書瑀則反問:「你要把錢花在看醫生,還是吃飯上面?」為此,她想用行動支持以友善土地耕種的農民。

環保,就是要好玩!

吳書瑀觀察目前台灣許多組織在談論環境保護時,在方法和語言上多半與大眾較有距離感, 而她認為,老少咸宜的冰淇淋正是拉近距離的好媒介。

舉例而言,今年她與另一個關注友善動物防治的團隊「博威鳥控」(註一)合作,推出「獼猴愛吃」的冰淇淋口味。當他們在一個研討會的現場端出冰淇淋時,便立刻吸引許多參加者駐足。

她解釋,表面上這只是一個以水蜜桃和柳丁製成的水果口味冰淇淋,但它的特殊之處在於,食材中的柳丁是來自雲林一家果園的「猴子柳丁」,相較於其他果園處理猴害的方式,「這家果園標榜先讓山坡附近的猴子飽餐一頓後,農夫再來採收剩下的柳丁去販售。」

「其實消費者一開始只是想吃冰,但接著會覺得名字很有趣,進而思考什麼是獼猴愛吃的水果?」吳書瑀就這樣利用一球又一球的冰淇淋,啟發讀者思考環境議題。


冰淇淋對她而言,是一個傳遞環境知識的媒介,「我們希望與長期投入議題的環保組織合作,將他們的知識用淺白的方式呈現,讓更多人可以觸碰到這些議題,」最終希望翻轉大眾對於「環保等於無趣」的想法。

(同場加映:「不是把鴿子趕盡殺絕,而是請他們搬家」博威鳥控用生態知識和管理工具,讓人類與野鴿和平共處

「環境代言人」尋求志同道合的夥伴

創業6年的過程中,團隊也試著發展出其他服務,像是空間租借、和秀明自然農法合辦農夫培訓課程等。但憶起創業的過程,她思索後表示,未來最迫切的挑戰,會是團隊經營和員工招募,「因為在台南社會企業的風氣並不盛行,要找到志同道合的夥伴並不容易,」而這也是她在社企流iLab育成計畫中學習最多的地方。

吳書瑀對於社企流舉辦的創業營中,要創業者們借眾人之力攀上高牆的訓練課程,印象很深刻。「因為我很怕高,所以那是我最不可能辦到的事。」而那次經驗讓她體會到,團隊間的信任關係,可以讓人有勇氣去做自己原本不敢做的事。

訪談接近尾聲時,我們一起走出透天厝,同條巷子還有幾間個性咖啡廳,談起下一步,她笑著說,接下來的任務是開始尋找有共同理念的夥伴,再來是把1982法式冰淇淋的空間經營起來,並且讓它成為消費者一旦提到好吃的冰淇淋,就會立刻想到的品牌。

註一:博威鳥控也是本屆社企流iLab培育的創業團隊。

特別企畫:社企創業者的一日都在做什麼呢?

核稿編輯:金靖恩
圖表製作:郭潔鈴

社企流第二屆「iLab 社會企業育成計畫」,由星展銀行、保德信人壽、永齡教育慈善基金會等贊助設立,提供種子獎金、培訓課程、諮詢輔導、交流媒合等資源,協助剛起步的創業者驗證想法和持續成長,站穩其創立社會企業的第一哩路。

延伸閱讀
>> 顛覆剩食印象:七年級女孩創「扌合生態廚房」 推出零浪費美味
>> 日本媽媽將醜蔬果製成「可以吃」的野菜蠟筆,讓孩子一起減少浪費、認識食物最原始的顏色
>> 把剩食「賣光」的國民女英雄:5年來與全民合作,成功減少丹麥25%食物浪費

主題
看更多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