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關廟鳳梨的循環經濟:果肉食用完,莖葉取纖製成布

2017.10.30
瀏覽次數:
合作轉載

生命力新聞/記者呂山珊、郭采縈

說到關廟,多數人都會想到酸甜的鳳梨,但你知道鳳梨除了果肉可以食用外,它的莖葉也能利用嗎?一朵花工作室負責人許玓維,收集農民採收鳳梨後不要的莖葉,將其取纖、清洗、曝曬,取得如棉麻般的纖維,再把纖維捻成足以織布的細線,既能減少化學物質的利用,也傳承百年前的技藝。

重現技藝 全靠自己摸索

5 年前,許玓維返回家鄉,無薪推廣宋江陣臉譜,但就當她到文教相關單位求職時,卻被對方的「繼續回去推廣吧」回絕。「那時候有點不太甘願。」許玓維苦笑著說,「天哪!那些人是要我餓死嗎?」於是她索性成立了自己的工作室,推廣宋江陣臉譜之外,偶爾也接企劃案,維持基本生活,並增設植物染課程,後來更開始研究鳳梨纖維。

「之前台灣有使用的歷史,為什麼現在都沒有?」10 年前,學原住民相關工藝的許玓維得知鳳梨纖維可以使用,但在關廟卻沒有被適當利用的情況,於是許玓維有了發展契機,一改工作室的推廣主題,將原先的宋江陣臉譜、植物染,轉為鳳梨纖維。

許玓維表示,台灣在鳳梨取纖方面文獻資料不足,既沒有資源,也沒有前人可以詢問,一切只能憑藉網路搜尋其他國家的影片來摸索、學習,所以她只好用最原始的人力生產。手邊的器具雖比不上他國來的專業,也不足以量產,但這些過程都成為了個人經驗的累積。

目前鳳梨纖維的相關工作,因為還停留在純人力的部分,所以每次取出的纖維量總是不多,就連原先的計劃都可能延後。像是她原本預計下半年要從取纖進入到織帶程序,礙於手邊原料及人力的不足,進度勢必延誤。

從校園著手 讓鳳梨技藝落地生根

近年政府推動各學校發展特色課程,整合地區人文特色來設計課程內容。關廟區許多學校便從鳳梨做發想,找來許玓維指導如何取纖,並將剩餘的殘渣做手抄紙,把鳳梨多元利用的概念傳輸給學生。
課堂上許玓維細細講解取纖過程,從刮除葉肉到清洗纖維,每個步驟都毫不馬虎,再將刮除的葉肉渣打碎製成紙漿曬乾。學生們按部就班地跟著做,不時互相討論、彼此幫忙,或許對他們來說這只是一門有趣的課,但無形之中,孩子們也更瞭解了在地文化。

在校園向下扎根外,許玓維更配合社區開設課程,讓社區的退休媽媽們有了消磨時間的活動。基於過去務農、做粗活的成長背景,退休媽媽們在取纖時較容易掌握角度及力道的平衡,這種「巧勁」是年輕人還無法體會的。許玓維希望,鳳梨纖維能發展成社區產業,提供在地婦女二度就業的機會,替退休生活找到新價值。

視他人質疑如浮雲 無懼向前

「取纖」首先要有足夠的莖葉,為此,許玓維獨自拜訪附近農民。過去農民都是將拋棄的莖葉做堆肥使用,因為需求量不大,對農民沒有太大影響,都會答應她的要求,只是當他們聽到這些是要用來取纖製作布料,多少都抱著懷疑的態度。

農民接觸許玓維瞭解她的取纖計畫後表示,目前取纖技術不夠成熟,也沒有太多經費及資源,想發展成衣工業機會不大。更實際面的是,莖葉回收對農民沒有明顯效益,或許將來可以考慮建立互惠的合作方式,讓農民有實質回饋才能獲得更多認同。

雖然並不是所有人都支持她的想法,但許玓維在意的不是這項技術是否能量產,也不是成品的經濟價值,重要的是技藝能傳承,呈現鳳梨的嶄新面貌。

不怕後繼無人 放眼國際時尚圈

許玓維這些年來走得辛苦,在求職時碰壁,投入取纖的工作後,又不被所有人看好,現在更面臨技術不足與人手有限的問題,但她從未曾放棄。

過往的受挫經驗,許玓維想提攜對鳳梨纖維技藝有興趣的後輩,她說:「未來我也想發展這塊,讓學工藝的年輕人可以有一份基本的收入。」她更希望能成立一個整合資源的平台,鼓勵更多年輕學子投入,提供他們完善與交流管道,不必面臨與她相同的窘境。許玓維還為自己訂下一個目標,期許未來能將鳳梨纖維融入時尚產業,走上國際伸展台。

採訪側記

在許玓維提到她面試的工作單位的時候,讓我們感覺到在社會成見下,大家認為藝術推廣是志工性質的工作,沒有實際的報酬也是合理的。常會有人抱怨家鄉的產業沒落,沒有年輕人願意回來經營,但是地方有權勢的人願意給的資源與條件太少,或是用投資報酬率的眼光來衡量藝術與傳統的價值,都對當地傳統藝文推展相當不利。

全文轉載自生命力新聞,原文標題:關廟一朵花 綻放新「織」態

延伸閱讀
>> 香蕉和鳳梨也可以做衣服?看水果們如何登上時尚伸展台
>> 為農業廢棄物賦予新生命,鳳梨葉打造的皮革 Puma 和 Camper 都搶著用
>> 微生物用途多多,將化身環保新選擇:未來拖鞋、椅子和皮包可能都是「蘑菇做的」


社企流推出年度專題「打造韌性城市」與精華懶人包,並同時舉辦系列活動講座,從社會、經濟、環境三大層面分享國內外韌性案例及發展趨勢,邀請大家一起來幫城市做體檢,讓我們的城市更韌性!
→ 手刀報名去

敘利亞小學打造「可以吃」的遊樂場,讓在地菜園成為飢餓孩童的希望

2017.10.24

編譯:郭潔鈴

敘利亞的學校遊樂場正計畫轉型成菜園,以拯救孩子們因戰爭而被摧毀的健康飲食。在學校菜園裡,學生可以學習種植茄子、生菜、青椒、高麗菜與小黃瓜,並將它們吃下肚。(同場加映:這套課程讓孩子種菜、拔菜、賣菜通通自己來,不僅學校排隊搶著合作 連總理梅克爾都埋單

傳統的敘利亞料理富含蔬菜,像是鷹嘴豆泥、與松子和香料一同燉煮的碎羊肉、美麗且多樣化的沙拉、青豆泥、秋葵與番茄等。但是長達 6 年的戰爭,改變了敘利亞人的飲食習慣,目前許多人僅以麵包或食物救助維生。

根據聯合國的數據,50% 的敘利亞人處於失業狀態,接近 70% 的人活在極度貧困之中,諷刺的是,這裡曾經是個相對富裕的國家。「敘利亞境內持續發生中的危機,徹底摧毀了孩童的健康與營養。」聯合國糧農組織(FAO)在敘利亞的代表 Adam Yao 表示。

FAO 正幫助 17 所位於戰亂區的小學,種植佔地 500 平方米的水果與蔬菜,地點包括 Aleppo、Hama、Homs、Idlib 和 Damascus 外圍。

年幼的孩童在戰爭中通常是最弱勢的一群,長期的嚴重營養不足,導致他們的成長與未來發展受到不好的影響。「良好的營養來源是孩子抵抗疾病的第一道防線,也是讓孩子擁有活躍且健康人生的重要因素。」Yao 補充。(同場加映:「不只顧好肚子,更耕耘他們的未來」台中耕水小子引領 30 名孩子改變人生

受援助的小學從今年 5 月至 8 月底為止,已生產了 12 噸的蔬果,另外 35 間位於 Aleppo 與 Damascus 郊外的學校正盼望也能將遊樂場轉換成菜園。

攀升的價格,低落的產值

自從戰爭開打後,食物的價格不斷攀升,農業產值卻迅速墜到谷底,目前敘利亞依賴進口食物來因應不振的農業,但運輸食物卻也困難且昂貴。

大約 1350 萬的敘利亞人民需要人道救援,當中的 7 百萬人無法獲得基本的食物需求,約 5 百萬人順利獲得國際的食物援助,但並非所有需要的人都能被幫助。隸屬於聯合國的食物援助組織——世界糧食計畫署(World Food Programme)表示,因為資金短缺,他們必須減少每個家庭所獲食物的卡路里量。

「雖然捐獻金錢者很慷慨,但是我們不知道他們可以持續慷慨多久。」Yao 對 Thomson Reuters 基金會表示。

目前弱勢家庭正受到 FAO 的幫助,自己種植食物,讓他們能降低對外界食物援助的依賴。「食物援助很重要,但是兩種方法應該並行,讓人們漸漸地開始種植自己的食物,並脫離食物援助。」

農業能使人們暫時不再四處漂泊。「即使住在危險的區域,人們可以種植食物並生存下來,農業成為他們的希望。」Yao 表示。

核稿編輯:金靖恩

參考資料
Syrian Schools Grow Edible Playgrounds to Boost Diets of Hungry Children

延伸閱讀
>>「不只顧好肚子,更耕耘他們的未來」台中耕水小子引領 30 名孩子改變人生
>>  3 個年輕人 為難民營的小孩打造專屬遊樂場,讓孩子們從事自己最拿手的事-玩!
>>「讓難民在異鄉編織一個安穩的家」:IKEA將僱用逾百名敘利亞難民,打造手工織品


社企流推出年度專題「打造韌性城市」與精華懶人包,並同時舉辦系列活動講座,從社會、經濟、環境三大層面分享國內外韌性案例及發展趨勢,邀請大家一起來幫城市做體檢,讓我們的城市更韌性!
手刀報名去

主題
看更多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