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大自然會怎麼設計地毯?」全球最大地毯商用仿生學和循環經濟,要在5年內達到零廢棄

社企流/蔡業中、金靖恩

「很多人認為經濟(economy)與生態(ecology)是相對的,事實上在英文裡它們共享了字源。」

負責領導Interface公司永續發展事務的Geanne van Arkel,用雙贏共生,而非矛盾拉扯,來形容經濟與環保之間的關係。

作為全世界最大的方塊地毯(carpet tile)製造商,Interface全球員工總數超過3,000人,銷售網絡遍及100多個國家,2015年的銷售額更高達10億美元。但它聞名的產業領導地位,不僅奠基於商業表現,也來自其在1994年提出的「零使命」宣言(Mission Zero)—Interface矢志在2020年以前,完全消弭公司對環境的任何負面影響。

在1994年環保意識尚未發展、企業的標準頂多只是「配合法令」的年代,這項使命宣言可說前所未聞,也帶領公司走向一條充滿未知的道路—沒有前例可循、沒有教戰手冊,於是他們從自家產品的生命週期報告開始,評估自己對環境的影響。


(Interface獨樹一格的地毯磚設計。來源:Interface

買進100%的原料,就該有100%的產出

根據產品生命週期評估,Interface發現產品對環境的影響,只有9%是由製造過程所導致,卻有高達68%是由原物料在開採、純化等過程中所造成,而在原物料的環境影響中,又有一半是紗線所導致。因此Interface鎖定原料作為重點改善項目,一方面努力研發能減少使用紗線的技術,一方面也依據是否採用再生材料製造紗線,來挑選供應商。

然而,他們追求的不僅僅是「採用再生原料」,更強調產品資源的內部循環。Geanne談起Interface所追求的循環精神時,用語相當精準:

「買進100%的原料,就該有100%的產出,不該有部分消失不見。」

為了確保紗線來源能夠自給自足,不再仰賴石化原料的開採,Interface推動了ReEntry 計畫。他們建立起回收舊地毯的「逆物流」機制,目前已回收了超過1.3億公斤的地毯,並依舊地毯的分層結構進行處理,再次投入新地毯的利用。

他們發現,光是美國一年丟棄的地毯就高達20億公斤,若Interface想降低對原生石化原料的依賴,這些廢棄地毯是相當關鍵的資源。因此除了回收自己的產品,Interface也與夥伴組織合作,全面擴大地毯回收的管道,更進一步與原料供應商合作,提供這些舊地毯的纖維,讓供應商能使用再生原料製造紗線,使地毯資源不斷循環。


(Interface發現產品對環境的影響,有高達68%是由原物料在開採、純化等過程中所造成。來源:Interface

除了回收舊地毯外,Interface也用多元的材料來源,取代原生的石化原料,例如漁網的尼龍纖維、汽車擋風玻璃的中間膜、與蓖麻製成的生質原料等。

以往漁業的慣常做法是每兩年替換一次漁網,每年有高達64萬噸的漁網被棄置海中,容易困住海洋生物,嚴重威脅海洋生態。

Interface注意到漁網和地毯一樣都由尼龍6(Type 6 Nylon)製成,因此他們從2012年起在菲律賓推動Net-Works計畫,回收當地的廢棄漁網作為地毯紗線的原料,同時也為當地人民創造了額外收入。目前他們回收的漁網足以繞地球兩圈,並在當地設立「社區銀行」,為超過400個家庭提供財務上的協助。


(Interface回收廢棄漁網作為紗線原料。來源:Interface

然而,「零使命」想在2020年前完全達陣,包括Geanne在內的全體員工都明白,這不是個簡單的挑戰。

Interface在不少層面固然取得亮麗成就,例如減少了92%的溫室氣體、節省87%的用水量等,他們位於荷蘭Scherpenzeel的工廠甚至達到零廢棄,且完全採用可再生能源。但Geanne也坦言,自1994年開始推動「零使命」後,Interface目前採用的地毯原料,只有約50%來自再生與生質原料,未來仍有努力的空間。

向大自然學設計:「仿生」美學

Geanne表示,循環的概念並非獨創,因為大自然原本就是如此運作。對於Interface而言,「仿生」(biomimicry)的設計,是觸發商業應用的重要途徑。

例如他們用來固定方塊地毯的TacTiles膠片,就是Interface與生物學家討論過後,模仿壁虎腳上細毛的分子間作用力,讓地毯底布產生吸附力的創新產品。這項技術能避免使用膠水,免於逸散出揮發性有機化合物(volatile organic compound),而用TacTiles所固定的方塊地毯不會水平移動,如此在移動沙發或椅子時,地毯就不會跟著位移,仍可垂直移動,以便於清理或更新。


(受到壁虎啟發的仿生技術「TacTiles膠片」。來源:Interface

仿生不僅讓產品更實用,也有助於精進設計美學。

「大自然會怎麼設計地毯?」Interface特地將設計師送到樹林裡,觀察地面的樣貌、溪中的石子,以及秋天的落葉等。

他們發現在自然環境中,就算撿起一片落葉,再隨意地丟下,也完全不會影響地面的樣貌,這種大自然隨機的美感,啟發了Interface的Entropy系列在共享的色調裡,隨機設計方塊地毯的樣式。

Interface稱之為「有組織的混沌設計」(organized chaos),讓產品即使在細微處各有不同,集合起來卻依然和諧有致,翻轉了每件成品都一模一樣的典型工業觀念。

在這樣的設計下,連地毯的更新也能因著Entropy而更便利方便。

傳統使用單一設計的方塊地毯,在經過數年慢慢變舊後,若只替換其中某幾個方塊,一看便與周遭的舊地毯有差異,但使用隨機設計的方塊地毯,則不會有這個問題。顧客可以任意改變方塊排列的順序和方向,整體的設計感依然如常,這不僅節省了鋪設地毯的時間成本,比起過往單片的大地毯髒了就須整個換掉,Entropy更節省了90%的浪費。

  
(靈感源於大自然的「隨機設計」系列。來源:左 - Nick Kenrick (CC BY-NC-SA 2.0),右 - Interface

因此,Geanne相信仿生具備巨大的優勢與潛力:

「仿生科技其實更沒有技術上的問題,因為模仿的對象,已被大自然用好幾億年的時間驗證過了,地球上仍有許多不為人知的物種,人類還有很多可以學。」

Interface對於應用仿生的野心不僅止於產品設計,更希望將工廠變森林(Factory as a Forest),讓工廠不再是污染的代名詞,而能夠像森林一般淨化空氣與水源、封存碳、滯洪、使土壤更肥沃。這種全新的工廠設計觀,已從過往「減少工廠帶來的負面影響」的思維,轉變變為「成增進加工廠造就的正向的面改變」,目前。Interface已在澳洲新南威爾斯地區展開試點計畫。

邁向循環經濟,從制度改革開始

Interface認為,單靠一間公司帶頭示範,尚不足以帶動線性經濟轉型成循環經濟;如果產業界能提升產品資訊的透明度,讓消費者選購商品時,甚至可將產品生命週期納入考量,也許更能促使廠商全面轉型。Geanne也表示,政策的走向形塑了產業的結構,若能改革稅制的話,效果將會更很明顯。

依人課稅是慣常的稅制設計,但若改為依公司所使用的「原物料」課稅,將可直接降低勞動成本,帶動就業,並刺激企業提升原物料的使用效率。為了減少稅額,企業會更有動機鼓勵消費者參與回收,使用替代性材料,並以更聰明的方式設計產品,例如使它們模組化、適應性高、可被重複使用等。

Geanne期待有更多人投入循環經濟,以加深和加廣影響力,而像Interface這類自許能領導綠色價值的企業,也很歡迎年輕世代的加入。

不過在訪談的最後,Geanne分享了更具挑戰性的觀點:

「年輕人常想說進入永續的公司工作,但進入不那麼永續的公司,用商業語言帶入永續的新觀點,也未嘗不是樁好事。」

核稿編輯:金靖恩(社企流)、循環台灣基金會
策展夥伴:循環台灣基金會

(本文為社企流與循環台灣基金會合作之專題文章,歡迎分享文章網址,禁止全文轉載至其他介面)


《循環經濟》精華懶人包:手機的獨白
《循環經濟》專題網頁

同場加映:

源頭設計:從一開始的設計,就追求零廢棄
>> 循環經濟:垃圾Bye Bye!今日的產品都是明日的資源
>> 這支拆裝螢幕只需30秒的手機,有著改變整個產業的大願景—讓你把手機「用好用滿」
>> 這間「只租不賣」的嬰兒服品牌,讓寶寶有穿不完的可愛衣服、爸媽再也不用煩惱舊衣物
>> 這裡曾是4億頭豬的生命終結站,現在變身魚菜共生、麵包與啤酒飄香的新樂園
>> 從咖啡廳到整座城市,阿姆斯特丹打造「循環城市」的最佳實驗室

末端回收:產品不再壽終正寢,賦予廢棄物新生命
>> 一年幾千噸的電子廢棄物,是垃圾山還是「礦山」?長期而言,重新設計供應鏈才是關鍵
>> 可以用一輩子的行動電源!紅點設計大獎得主,讓舊手機電池擁有燦爛的第二春
>> 當人人視廢棄物為燙手山芋,這間新創「把垃圾當寶貝」:用設計顛覆你對環保商品的想像
>> 當「酒矸倘賣無」不再悲情,他用回收廢玻璃做成台灣版的施華洛世奇,外銷全世界
>> 你以為豬舍都又臭又髒嗎?打造養豬場的循環經濟,豬有尊嚴,連豬糞大家都搶著要


循環經濟 X 社會設計

兩大創新關鍵議題一次滿足:從搖籃到搖籃,如何讓線性進化到循環經濟;從設計到社計,用設計思考解決社會問題。

這個夏天,從7/6到8/17,社企聚落串聯世界設計之都、歐萊德、布花園、佳龍科技、REnatoLab、以立國際服務、SolutionaMakers...各方團隊
用講座、工作坊實作形式,讓你一次掌握兩大創新議題!

報名請點此

生態旅遊當副業 肯亞漁民著手復育紅樹林

2016.06.27
合作轉載

環境資訊中心/綜合外電報導,陳瀰真編譯;鍾友珊審校(2016年6月2日)

肯亞東岸沿海的加茲( Gazi )社區,正藉由紅樹林的復育和碳交易計畫,對抗氣候變遷對生活的影響。

位在肯亞第二大城蒙巴薩(Mombasa)南部約48公里的加茲村,是一個東鄰印度洋的小漁村。當地的社區組織,結合了紅樹林的復育與碳交易,發展出兼顧漁民生計與生態旅遊的永續經濟模式。

紅樹林樹苗
(圖:加茲社區種植紅樹林樹苗。圖片來源

當地居民在平日到沿岸進行漁貨買賣;雨季時,則會有三天不做漁貨生意,改種紅樹林。村中每戶都有一個代表參與這樣的模式,因為他們發現,紅樹林的復育能夠使當地居民的生計永續,也能夠減緩氣候變遷的影響。

紅樹林在當地生活與生態扮演重要角色。它們既是當地居民興建房屋、製作家具、漁船甚至廟宇的木材來源,在維護海岸生態方面,紅樹林也提供理想的遮蔽環境,使魚群免於強烈水流的衝擊和掠食者的威脅。

當地社區參與紅樹林復育計畫,主要由肯亞海洋與漁業研究機構所發起,其在加茲村中心的辦公室已成立逾十年,致力於紅樹林的復育。當地紅樹林退化的原因,主要和過去的農業活動、商業伐木,以及石灰業使用紅樹林的樹木當燃料有關。機構嘗試將科學融入社區發展,讓居民能參與復育。

加茲社區
(圖:社區居民進行紅樹林復育訓練。圖片來源

不過,一開始要說服居民投入復育並不容易,主因在於居民沒有氣候變遷的概念。研究員裘格( Njoroge ) 表示,經過數次的集會討論,居民才漸漸意識氣候變遷的問題,對復育紅樹林的態度轉為積極,組成自治組織米寇寇‧帕摩亞( Mikoko Pamoja,即「與紅樹林一起」之意)。如今,該社區甚至經營生態旅遊,帶遊客認識紅樹林(肯亞境內九種紅樹林中,加茲就能看到六種),並在社區內經營餐廳,供應遊客斯瓦希里 (Swahili)菜餚。

紅樹林在當地還有另一項重要功能──作為碳匯 (carbon sink)。事實上,加茲社區的保育計畫是受到一個2013年發起的碳補償計畫(carbon offsetting)的支持。按計畫,社區每年必須在紅樹林退化的區域種植四千株的樹苗,種植面積相當於一 公頃;同時保育現存的林區。該計畫允許社區在未來的20年,每年售出3000噸的二氧化碳排量;社區在過去兩年已因此獲得25000美元的收益。

目前碳排量的買主包括:全球環境監測計畫(Earthwatch)、比利時的尼可寇丹(Nico Koedem) 研究團隊、倫敦大學帝國學院的研究生。因販售碳排量而獲得的經費收益,也用來支持當地社區的發展計畫,如翻修教室,或在附近社區鑿洞將乾淨的水引入社區。

當地的研究員現正構思將加茲社區結合紅樹林復育、生態保育與碳補償計畫的成功模式,推廣到肯亞沿岸其他有紅樹林分布的社區。當地居民穆罕默德(Mohamed)表示,這樣的合作復育模式對於社區有深遠的影響:「身為漁民,我因此捕到更多的魚。而社區因照顧紅樹林而獲得的經費則讓我們取得乾淨用水和整修教室...也許將來還可以蓋家醫院。」

全文轉載自環境資訊中心

主題
看更多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