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沒有教室的學校:羅馬設計師的「幼兒園農場」,讓孩童向大自然學習

近年來,老師帶學生至戶外庭園上課已蔚為風潮,美國加州政府甚至希望每間學校都能有庭院。現在有一群設計師,發想出更新穎的點子:與其在遊樂場旁的狹小空間學習,何不把整間學校變成農場?

編譯:郭潔鈴

「我們認為孩子應該享受大自然,所以設計了這間沒有教室的奇怪學校,這裡只有開放空間,用來種植蔬果、讓動物棲息,是學校與大自然的融合。」2015年以「幼兒園農場」(preschool farm)概念贏得建築比賽的羅馬設計師Edoardo Capuzzo表示。

Capuzzo與設計師夥伴Gabriele Capobianco、Jonathan Lazar和Davide Troiani發現,小孩子天生喜歡親近植物和動物,學校能好好利用並加強這點,來提高學生的課堂參與度。許多研究指出學生在庭園學習的好處,例如:學習記憶力提升、課業成績進步,還有小孩看見蔬菜的來源後,在家更願意吃青菜。(同場加映:食農教育扎根 北市「小田園」明年突破300校

除了認識周遭的動植物,學生也能了解風力、太陽能等學校使用的能源科技。「我們試著創造不同的學習方式,比起書本或聽老師講課,更強調讓學生從實作中體驗。傳統學校有課桌椅,但在我們的學校沒有那些東西,而且學生擁有選擇待在室內或戶外的自由。」Capuzzo說道。

工業化盛行的20世紀初,當時的美國教育局長創辦第一間常態性幼兒園,他認為學校的宗旨在黑暗、窒息、醜陋的空間能被更好地體現,為了使學生開發自身潛能、超越自然之美,學校應和外在世界區隔。而設計師Capuzzo的理念與工業化時代的傳統學校十分不同。

「幼兒園農場」設計師認為他們的新點子在城市會特別有用,因為當地的學生通常與自然隔離。「像倫敦和羅馬等大都市,讓孩童在綠地學習是非常重要的。」Capuzzo表示。(同場加映:教育還有什麼可能?APDEC 一場沒有桌椅、講台的年會

幼兒園與農場合而為一的點子因比賽而生,設計師團隊正與一位羅馬兒童心理學家討論後續發展。未來可能面臨的挑戰,來自各地對學校既定形式的規範。不過這點子已在別處落實,比賽過後,設計師發現在挪威已有一間像農場的學校存在。Capuzzo說道:「所以我們並非原創者,但若能在這裡實踐幼兒園農場,將是十分美好的事。」

核稿編輯:黃思敏、林冠吟

資料來源
This Preschool Doubles As An Urban Farm

延伸閱讀
>> 廢棄校舍活化 學習不再需要課本──「泰平共學村」串連起整個村莊一起學習
>> 對「罐頭遊具」感到厭倦?紐西蘭傾聽孩子意見,讓他們設計心目中最棒的遊戲場
>>「把城市當成教室,找到想花一輩子學習的事情」:張希慈創辦城市浪人,鼓勵學生向外探索

整個城市都是他們的實驗室:荷蘭學者改造抗霧霾植物,使之「食慾大開」吸入更多二氧化碳

編譯:黃培陞

荷蘭阿姆斯特丹繁忙步行街旁,可見一根根種滿植栽的透明管子,如此是想透過實驗回答一個問題:種下特定的花,是否真能吸收空氣中的霧霾?(同場加映:紐約街頭出現用「城市廢氣」做成的甜點 你敢吃嗎?其實沒差,因為你每天都「吸」了不少

研究者主要想測試,新品種的金銀花(honeysuckle)作為城市空氣過濾器的效果如何。雖然常春藤以及某些草類等一般植物,只要放置於對的地方,就足以吸收不少的空氣污染,為街道減少40%的二氧化氮,某些情況甚至可以到60%,但這屬於金銀花的品種名為Green Junkie的植物,卻能表現得更好。

「這種植物的某些部分具有『絨毛』,它們能從空氣中吸取污染物,正因如此我們改造了這種金銀花,使它變得更加多毛。」AMS Institute 的 Emily Parry說。 AMS位於阿姆斯特丹,是個致力於解決都市問題的組織。

(抗霧霾的金銀花。來源: Fast Company)
 

當地公司MyEarth,早在2015年就提出這種能「吃掉空氣污染」的植物,並獲得了 AMS贊助。經由使用由阿姆斯特丹街上的植物廢料製成的有機肥料,有辦法讓植物「食慾大開」,吸入更多的二氧化碳。富含營養物質的有機肥料,啟動了植物基因中的機制,使得他的葉子長得更大、更多毛。「有了肥料刺激,金銀花生長速度奇快無比。」Parry形容。

經過實驗室中成功的試驗,團隊正研究著如何將此付諸實行於在各種街道上。「植物是活生生的有機體、天氣也非常容易改變,這些都是實驗室裡很難模擬的。開放空間中,可能會有小孩把球踢進來,也有可能有人摘走那些花,一想到未知的狀況就覺得很有趣!」Parry表示。

(金銀花實驗過程。來源:euronews
 

如同其他城市,阿姆斯特丹也深受霧霾之苦。研發新植物目的是為了即刻解決這個問題,同時之間,城市裡也進行著更大的專案來對抗空氣污染。10年之內,阿姆斯特丹市打算根除城市中交通污染物的排放問題。以市區快捷巴士為例,它從柴油驅動改至電力發電,並打算在2025年前全面採用太陽能及風力發電;另一個例子,數十年之內汽油驅動車即被禁止販售,這給了電動車可發展的空間。

「如果你真的想克服空汙問題,自然地得從少開些車開始,但我想它得花些時間才能做到。」Parry說。(同場加映:荷蘭設計師打造世界最大「空氣清淨塔」,將北京霧霾化為手上戒指

來自荷蘭瓦赫寧恩大學(Wageningen University)專門研究這種植物的學者,仍新種金銀花所帶來的潛在效益審慎保留。他們表示即使金銀花相較其他植物,更有效率地捕捉空氣中的懸浮粒子,但它對整體空氣總量造成的影響力可能微乎其微。

「如果說,有棵樹每個月能蒐集一公斤的污染物,但空氣污染物總量卻有1000公斤,那麼這一公斤的效用何在?在顯微鏡之下,你可能會覺得這非常棒,可是空氣中超過99%的污染物仍未被蒐集。」該校空氣質量學者Bert Heusinkveld比喻。在霧霾嚴重的季節結束之前,或許學者們該更進一步瞭解,究竟這種植物可以影響多少。

核稿編輯:黃思敏、陳怡臻

資料來源
In Amsterdam, Researchers Are Testing A Flower Grown To Suck Up Smog

延伸閱讀
>> 上海《商業生態》工作室 永續策展推動中國綠金時代
>> 荷蘭打造循環社區「ReGen Village」:實現糧食和能源自主,預計容納100戶人家
>> 從咖啡廳到整座城市,阿姆斯特丹打造「循環城市」的最佳實驗室

主題
看更多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