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整座城市都是我的有機農場:這間農業新創推「室內耕作」,立志遍行全美國

發展另類農法(alternative farmimg)的公司如美國的FarmedHere,看好室內農業的未來發展,認為其將能供應在地的糧食生產。

編譯:黃思敏

今年的10月初,100多人聚集在紐約市,在一個看似與農業無關的地方,談論著耕作,討論用水、運輸效率、LED的價格和智慧財權的管理。

其實,這是第一次在紐約舉行的室內農業年會(Indoor Ag Con),另類農法產業界的創業家及公司如BrightFarm、Aerofarms和Gotham Greens 等,與技術人員、照明專家和研究人員聚集於此。

室內農業的耕作型態,是更健康還是更耗能

室內農業(Indoor agriculture)是個逐漸受到歡迎的農業耕作型態,其室內耕作的特性有別於傳統農場,更像生產工廠。傳統的戶外農場仰賴灌溉系統、土壤及陽光;室內農場則是使用LED、高壓鈉燈照明,及水耕或氣耕系統來栽種作物。

支持者認為室內耕作能使作物免於蟲害,降低殺蟲劑的使用,整體而言,能更好的管控並產出更健康的作物。然而批評的聲音指出,隨著市場上對於在地、有機作物的需求增加,室內農業比起近年來興起的家庭農場和微型農業,是一個相對耗能的生產方式。

FarmedHere:北美規模最大的魚菜共生室內農場

室內農業仍在萌芽的階段,然而芝加哥FarmedHere的執行長Matt Matros,作為新型態農業企業家,他非農業相關背景。他過去曾是Kraft Foods的品牌經理,接著創辦了連鎖餐廳Protein Bar。在賣出公司後出國度假的期間,他發現世界上有許多地方仍缺乏在地生產的新鮮作物。

於是2011年他在美國伊利諾州創立了FarmHere,至今在芝加哥擁有90,000平方英尺(約2530坪)的工廠,為北美最大規模使用魚菜共生系統(aquaponic system)生產有機植栽、蔬菜的室內農場。

「過去由數個同好集資了數千美元打造室內農場,努力嘗試一點一點擴大。」創辦人Matros指出,「但是沒有人專業化或自動化的生產,或者重金打造能供養大量人口的大型的室內農場,我認為這個產業才正要開始。」

Matros希望能為整個國家的地方社區提供在地的室內農場,他正在計畫於全美拓展20個新的工廠,分別服務200英里內的消費者。

「每個農場都是完全模組化的,我常開玩笑說每個農場就像是一組樂高,你只需要把它放在你想要的地方。」Matros笑說,「我們有這些樂高箱而且我們知道怎麼運作,只需要把它們組合、放好。」

結合當地農夫,種植多元作物

Matros希望公司能和當地的農夫合作,將在地作物引進FarmedHere耕種。例如在佛羅里達州,他們與種植柑橘的農夫合作,在紐約,則與酪農合作。

然而室內農場給人的印象,卻與消費者想像中,在太陽下與微風中漫步的鄉村景象大為不同。Matros形容走在室內農場裡的感覺,就像是在逛Costco,只是貨板上放的不是好奇尿布或喜瑞兒麥片,而是一排排沐浴在紫色LED燈下的植栽。

「我們將農場打造成有點像是迪士尼樂園式的農業,每個城市的消費者可以真的感受到他們是社區的一份子,親眼看到他們的食物在成長。這與你去到農夫市集,認識農夫,並透過照片看到耕作的實景相似。」Matros說。

此時此刻FarmedHere種植蔬菜等草本作物,下一個階段是要開始生產更具附加價值的產品如沙拉醬汁,FamedHere將遠超越於傳統農場,進入食品加工製造的範疇。

 室內耕作的挑戰:能源成本大

Matros希望未來能種植更具有挑戰性的作物如酪梨(avocados),目前為了維持室內照明和恆溫系統,仍需消耗大量的能源,運作系統的效能仍有待進步。

認為室內農作非萬靈丹的人不在少數,今年九月,猶他州立大學植物土壤及氣候變遷學系的教授Bruce Bugbee在演講「Why Vertical Farming Won’t Save the Planet」中指出,為了支持耕種所需的化石燃料能源,將增至每英畝400,000美金,太陽能板的使用量更是農場本身的五倍之多。

但是室內農業的產業並沒有因此而被阻攔。「你知道的,當他們開始移民火星,他們會需要垂直農場(vertical farm)來提供人們食物」Matros說。

隨著2015於紐約舉辦的室內農業年會(Indoor Ag Con)進入尾聲,創辦人Nicola Kerslake宣布隔年的拉斯維加斯大會(Las Vegas convention)將於飛機機庫內舉行,預計參與者將會是雙倍。

核稿編輯:林冠吟

資料來源
An indoor agriculture startup is bringing 'local farming' to every corner of the US

延伸閱讀
>> 德國連鎖超市引進垂直農場,為消費者提供最「在地」的食材
>> 垂直農業 vs. 廚餘發電 食物旅程的綠能思維
>> 這台卡車化身農業教室,要讓每個路人都認識「垂直農場」

夏季限定:社企流草地學院上課啦!
田野即教室、土地當老師,在地夥伴是最好的領路人;
讓你走出框架、告別空談,從dreamer變身doer!
用在地視角結合設計思考,探討城與鄉發展的創新可能。
草根學習+原創點子,讓你化不知道為知道、化知道為做到!

報名網址:活動通

咖啡渣別浪費:英國新創回收做成煤球,照亮整個鄉鎮

2016.07.22
合作轉載

GRi草根影響力新視野/編譯:琪拉

估計一天當中,光是在英國就有七千萬杯的咖啡被人喝下肚,咖啡產業是個朝氣蓬勃的市場。但為了製作一杯咖啡,就有不少的咖啡渣必須丟棄。這些咖啡渣,對喝咖啡的人而言是垃圾,但是對其他人而言可能就是黃金。從2014年開始,Bio-Bean這間英國公司就開始把上千噸的咖啡渣製作成生物燃料。

依據該公司CEO ,僅25歲的年輕人Arthur Kay表示,英國每年可以生產出五十萬噸的咖啡渣。他們公司的工作就是每天在倫敦大大小小的咖啡店、餐廳、公司、火車站、購物商場裡蒐集各家製作咖啡後剩下的咖啡渣。

不僅有倫敦,有超過三百家咖啡館每天都會把用剩的咖啡渣往他們公司送。他們公司大概可以處理英國人一天喝的十分之一的咖啡量。

Bio-Bean公司可以把咖啡渣回收再製作成煤球,可以使用在烤箱或自家的煙囪,甚至可以為一整個鄉鎮發電。目前大部分的咖啡煤球都會在重新出售給咖啡店,再度重新使用以減少成本。不久的將來,該公司將會製作咖啡木材,希望可以取代傳統供住家使用的木材。

生化燃料是目前新興產業,公司的團隊一致努力研究希望可以使用咖啡渣作為車子、公車甚至它們自家公司的卡車的燃料。無論咖啡的顆粒是來當作房子或車子的燃料,主要的目的是不希望剩下的咖啡渣被直接丟進垃圾桶、或送進焚化爐,製造更多的二氧化碳。

為了一噸的咖啡渣,必須要釋放更多噸的二氧化碳,公司的創始人表示。於是他想出了一個製造二手咖啡的點子。他說:「有天他看著隔夜沒喝掉的咖啡,有一層油浮在上面,他就覺得裏頭應該有一些可以再被回收利用的東西。」結果的確如此,目前該公司已經雇用超過二十五個人,另外也贏得維京媒體事業獎(Virgin Media Business Award),專門研發這個有趣的實驗。兩年半前,這個點子只不過是餐巾紙上的塗鴉,不過現在已經成真了,很有可能影響未來。

事實上,不僅咖啡可以回收,日前德國的一間公司也研發出用咖啡渣再製成耐用的咖啡杯。除了專業公司研發更有趣的產品外,日常生活中咖啡渣的妙用也不少。除了可以驅蟲、除臭、當作植物肥料外,還可以幫皮膚去角質、做芳香蠟燭。所以下次自己泡完咖啡,與其直接丟棄,不妨想想咖啡渣的妙用吧!

全文轉載自草根影響力新視野,原文標題:早晨來回收你的咖啡渣

延伸閱讀

>> 糞便作成的藥丸
>> 千禧世代經營公司
>> 從咖啡廳到整座城市,阿姆斯特丹打造「循環城市」的最佳實驗室
>> 你以為豬舍都又臭又髒嗎?打造養豬場的循環經濟,豬有尊嚴,連豬糞大家都搶著要
>> 當人人視廢棄物為燙手山芋,這間新創「把垃圾當寶貝」:用設計顛覆你對環保商品的想像

夏季限定:社企流草地學院上課啦!
田野即教室、土地當老師,在地夥伴是最好的領路人;
讓你走出框架、告別空談,從dreamer變身doer!
用在地視角結合設計思考,探討城與鄉發展的創新可能。
草根學習+原創點子,讓你化不知道為知道、化知道為做到!

報名網址:活動通

主題
看更多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