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當Tesla創辦人透過電動車掀起交通革命,他弟正在美國掀起「飲食革命」

2016.04.11
瀏覽次數:

當聞名全球的Tesla汽車創辦人Elon Musk,正透過電動車改變人類「行」的模式時,他那兼具環保份子與創業家身分的弟弟Kimbal Musk,也正致力改善大眾「食」的模式。

編譯:Gary Lee

25歲那年,Kimbal Musk與哥哥Elon Musk以300萬美金的價格,賣出他們的第一間科技公司Zip2。Elon靠著這筆資金,展開了科技創業旅程,之後陸續創辦了線上金流平台Paypal、Tesla汽車等改變世界的企業。

Kimbal則選擇了不一樣的路。他離開充滿尖端科技的矽谷,開辦餐飲學校,並在科羅拉多州經營多間高檔餐廳。現在,Kimbal有著更大的願景──他希望幫助美國人吃得更健康,並建立起更永續的飲食習慣。

圖片來源

「我的目標是要去到每一個社區,幫助人們改變他們的飲食習慣,藉此打造一個更健康的社會。」Kimbal說。抱持著這份理想,Kimbal企圖推展至全美的模式為:前往美國各大城市開設餐廳,透過餐廳來刺激健康、本地生產的食物需求,並將部分營收用於支持城市內各學校的「食育農場」。

「孩子們通常都不知道餐桌上的肉、餐桌上的胡蘿蔔從哪裡來,」Kimbal說,「當我們向孩子們展現拔蘿蔔的過程時,(對他們而言)竟如同一場魔術秀—這是他們從未有過的經驗。」

圖片來源

雖然在美國校園內「食育農場」正漸漸普及,但也有多項資料顯示,它們雖改善了學生的飲食狀況(甚至考試成績),但這些建設多半仍零星,較不易形成規模。有鑑於此,Kimbal的目標是要在每個城市打造100個食育農場。

「校園內的食育農場面對的最大挑戰,就是難以規模化。」Kimbal指出。

「其實在我們來以前,不少學校都已經打造出了很棒的食育農場,成果也十分顯著,但卻無法達成『好,我們再來複製50個相同的模式』。我們的出現能讓這些很棒的食育課程與環境廣泛應用到其他地方,並且是以一次達到100間學校的規模。」

圖片來源

去年(2015年),Kimbal將他的計畫帶到了有美國肥胖首都之稱的曼菲斯。Kimbal表示,雖然曼菲斯是個擁有豐富飲食文化與歷史的都市,但近三、四十年來,高卡路里、低營養的工業飲食文化卻壟罩了這座城市。因此當務之急,便是協助曼菲斯擺脫不健康的飲食文化。

而當Kimbal的非營利組織The Kitchen Community正為每座城市打造百間食育農場時,他旗下的餐廳也與當地農民們合作,建構起健康食物的供應鏈。「我們正致力於打造每個地區在地的食物供應鏈,從重建供應鏈開始,再做到可以規模化、符合地區需求,且人人買得起」Kimbal說。

除此之外,Kimbal也開始推動「農民轉作有機」的政策倡議。當有機食物的需求在美國漸漸攀升時,國內農民不足以滿足此漸增的需求。其中一大問題在於,要轉作有機,農地必須經過三年不使用農藥的轉換期,且這三年間的作物無法被視為有機食品。這三年的轉換期,對於農民來說是極大的風險。

「當前規模性農業可享有政府補貼與基礎建設支持,我們也應該給予種植有機作物的農民些什麼,好讓他們可滿足國內市場需求。」Kimbal表示。

圖片來源

在多方發展下,Kimbal成為了名符其實的空中飛人,他時而在洛杉磯替校園打造更多食育農場、時而在華盛頓特區與議員們討論校園食物的政策議題,有時也在愛荷華州與種植玉米、黃豆的農民們,討論轉作有機的事宜。

Kimbal期許在接下來的50年內,能改變100座城市的飲食文化。迄今他已在46個社區內,打造了251座食育農場。他的下一個重大目標則是與芝加哥政府、學校合作,在2019年前於當地建造200座食育農場。

資料來源

Meet The (Other) Musk Brother, Who Wants To Change The World Of Food

延伸閱讀
>>【走訪慢食】當美食遇上科學,當一間大學為了解決全球問題而存在⋯⋯
>>【走訪慢食】開店、品酒、揪合購,看慢食大學七十國學生搞什麼社會運動
>>【走訪慢食】專訪慢食創辦人談「吃」的危機:「消費者就是擊倒巨人的大衛!」
>>【柏林現場】這套課程讓孩子種菜、拔菜、賣菜通通自己來,不僅學校排隊搶著合作 連總理梅克爾都埋單
>>社區支持農業再進化,讓農民專心種菜 不再擔心該怎麼賣

核稿編輯:葉靜、金靖恩

不知道自己吃進嘴裡的是食物還是食品?西瓜長在樹上還是土裡?
食物商品化與離農的現代生活型態讓我們與食物的源頭越來越疏遠,社企流四周年論壇邀請美國與台灣本土的食農創新工作者,讓你看見斷裂的食物生態鏈如何由你開始改變。

社企流四週年論壇:4/17 擁抱未來

「B型企業不是自己一個人的事」,共好才能走得遠

文:廖偉如

B Corp亞洲年會於3月29日、30日在台北金融研訓院盛大展開,由亞太B型企業(Benefit Corporation)協會主辦,以「不是要成為世界第一,而是要成為對世界最好的企業」為理念,重新定義商業目標。

B型企業不是自己一個人的事

論壇開場的主題,扣緊了「合作」兩個字。一個企業領導人無法獨立成就B型企業,唯有當內部員工、外部合作夥伴與大環境均支持利他的企業精神時,B型企業才能蓬勃發展。

「成為B型企業不是自己一個人的事,」嘉澎塑膠執行副總王政彥表示,他在決定投入B型企業後,便先從內部感化開始,努力建立員工對B型企業的認知,讓B型企業的理念,擴散成為每個員工的事。也有些公司從外部合作著手,瑞德感知共同創辦人林筱玫便藉由與政府、企業單位進行合作,建立企業的產品價值。

B型企業的合作也能擴及國際層面。MYSC為韓國的B型企業,分別和不同團隊,如公司、非營利組織、甚至是與多國政府合作輔導企業,同時提供諮詢與育成,協助企業和市場搭上橋樑。瑪氏食品是全球最大的私人食品公司,其代表Clara Shen表示,瑪氏食品近期在肯亞嘗試與當地社區合作銷售,並給予居民高額分潤,在衡量績效時,也改變以往只著重財務的KPI指標,而是以當地社區的就業力等共同價值作為新的評估標準。透過與社區維持良好的夥伴關係,瑪氏食品發現此種合作的經營模式反而比傳統銷售方式更佳。Clara表示,

「我們的目標在於讓地球人民都可以獲益,不管是通路商、消費者、股東,都能從中獲益,在未來一百年才能永續發展。」

做一間「內外兼顧」的企業

除了不單打獨鬥,內外兼顧更是B型企業共有的特質。銘宇興業有限公司的Viola提到,他們從建築業踏入餐飲業,在餐廳的綠建材與無障礙空間設計上,皆考量到員工的適宜性。此外,餐廳員工有70%來自弱勢家庭,店內包容的文化也讓員工願意一齊做公益,體驗付出的快樂。

新加坡Genashtim共同創辦人Thomas Ng則分享,Genashtim是一家線上學習服務公司,因其「線上」的特性,減少了實體辦公室的能源消耗並大幅節省紙張,達到環保的目的。此外,Genashtim也因開放員工遠距工作,讓公司有更多彈性雇用各地的身心障礙族群,展現出對環境、人與社會的關懷。

「這輩子要做一件讓自己感動的事,」NPO Channel的創辦人張幼霖表示,NPO Channel是以服務NPO(非營利組織)為目標,透過建立平台讓不同組織之間有彼此學習的機會,並提供課程與輔導,協助NPO取得更多社會資源。捷順企業(茶籽堂)的總經理趙文豪則提到,茶籽堂屬於農業型B型企業,以製作苦茶油相關商品為出發點,進行老舊社區的活化,以及檳榔園轉作苦茶籽等計畫,讓苦茶油成為茶籽堂改善社會問題的立足點。

正如瑞德感知林筱玫所言,「你必須要保持初衷,透過B Corp每年重新檢視自己對環境、社會、員工是否友善,得以永續經營公司。」

B型企業的堅強後盾-「共好」的生態系統

新境界基金會執行長顧問薛喬仁在年會上提出,「每個企業都應該在B型企業的生態系統中找到自己的定位,並強化價值鏈中連結較弱之處,把系統建立的更完善。」在生態圈中,除了第一線對社會有益的B型企業之外,背後更有著扶持B型企業的學術機構與投資公司。

「這幾年雖有許多年輕人欲投入改善社會的行列,卻沒有相對應的學習資源」,來自拉丁美洲的「B商學院(B Academy)」有感於此,遂以系統性的方法進行學界與業界的合作,並整理研究文獻於B商學院平台,供有意者參考使用。如今各國商學院也紛紛開始透過產學間的溝通,發展B型企業網絡,將各界企業的價值觀與商業模式整合進新的契機裡,啟發更多年輕世代。

除了來自學界的支援,投資公司也是幫助B型企業永續發展的要角。「我們認為自己不只是投資人,我們要打造一個生態系統來支援。」活水社企董事長CK表示,過去屢見旁觀者眾,願意投入社會企業的人卻很少,而新創企業也常面臨資金缺乏的現實,活水社企因而成立,期望成為社會企業資金上的支柱。澳洲道德投資公司Dr. Stuart Palmer則分享,不同於傳統的KPI,目前他們決定投資標的之依據,改以是否對人、動物與環境友善來作為評估標準。然而不管標準如何演變,他認為「無論合作對象是誰,最重要的還是信任。」

在亞洲35個國家中,各國已陸續發展出自己的B型企業生態,甚至可望形成跨國的亞洲B Corp生態圈,讓自然資源較多的國家,和人才與資金較充裕的國家互補、合作。正如新境界基金會執行長顧問薛喬仁所言:「B型企業的趨勢將帶來體制性的改變,前提是我們必須同心協力。」臺灣至今已有七間B型企業,亮眼的成果將持續推動亞洲各國一起投入,讓更多「對世界最好」的企業奠定亞洲未來經濟的基石。

核稿編輯:金靖恩

主題
看更多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