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區塊鏈將碳交易市場帶入零售商店,買冰淇淋多捐 1元也能對抗氣候變遷

2018.06.05
瀏覽次數:

整理/李沂霖

若你在倫敦沃德街的 Ben & Jerry’s 買冰淇淋,只要多付一便士,便能作為一匙冰淇淋的碳足跡補償,此時,收銀員可能還會問你,願不願意再多捐一便士,去創造更大的影響力。

僅僅捐款一便士(新台幣不到 1 元),能對環境造成什麼影響力?

歐洲新興的非營利組織「Poseidon」,使用區塊鏈技術,將碳市場整合到銷售點的交易中,讓零售商及其客戶在買賣商品的同時,能夠透過小額捐款支持全球森林保護專案,抵銷自己的碳足跡,作為對抗氣候變遷的積極行動。

一匙冰淇淋的碳排放量(包含牛、運輸以及冷凍)大概是 0.25 磅(約 113 克),在商店中,Poseidon 推出的這項新興科技平台能夠自動地為每位客戶計算碳足跡,消費者將能用不到一便士的金額,支持秘魯的森林保育計畫,以抵銷自己購買行為產生的碳排量。消費者若提升捐贈金額,也就能支持更大範圍的森林面積、抵銷更多碳排放量。

此專案首次於 Ben & Jerry’s 進行試驗,根據《中央社》報導,Poseidon 創辦人兼執行長 Laszlo Giricz 表示:「該專案首次為消費者提供重新平衡自身碳足跡的機會,同時也能讓他們在這一過程中重新平衡大氣中的碳濃度。」

計畫推行短短 3 週時間,Ben & Jerry’s 倫敦門市已保護了一千多顆樹,這些樹的占地面積相當於 77 個網球場。Giricz 認為,這是十分振奮人心的成果,顯示出該平台的潛力。

對一般消費者而言,要在日常生活中做到碳補償並非容易的事,目前除了搭乘飛機的有機會在買機票時進行碳抵銷(透過航空公司網站估計航程碳足跡並抵銷碳排)之外,消費者通常無法在零售商店購物時,便即時地對自己的消費行為作出碳補償,因為碳額度通常以公噸為單位銷售,但區塊鏈改變了這一點。

Poseidon 運用區塊鏈技術,創造一個無法改變的數位公共帳本,以解決自願碳市場的一些挑戰。目前當企業與其他大型組織在購買碳抵銷時,有時很難證明他們所購買的抵消真的成功地減少碳排放量。碳額度(carbon credit)有可能被錯誤地出售一次以上,或是被重複計算、難以追蹤。

「對於碳市場的交易員及參與者而言,目前很難完全了解碳額度的影響及有效性。」 Giricz 表示,區塊鏈不僅使碳交易過程變得透明,更能讓消費者簡單地在零售商店購買碳補償。

透過 Poseidon 運用區塊鏈設計的平台,消費者未來的購物情境是這樣的:

  1. Amy 買了一雙鞋子,鞋店的 POS 收銀系統顯示出那雙鞋子的碳排放量為 12 公斤,並將相對應的碳抵銷金額列在 Amy 的帳單上。
  2. Amy 選擇用信用卡付款,鞋店的  POS 系統將分享她的購物明細至 Poseidon 平台後端,平台會自動將此付款記錄歸檔在 Amy 的個人資料中。
  3. 這筆付款資料成了 Amy 購買 12 公斤碳額度的憑證,此交易明細也會更新至區塊鏈。
  4. 幾秒之內,Amy 就會收到通知,告知她的購買行為已達到碳中和。
  5. Amy 看著手機,上面列有她所支持的森林保護計畫細節,她決定把這件事情分享在社群媒體上,讓更多人知道。

「我們發現到,我們確實能把碳交易市場帶入零售領域,這使我們感到非常興奮。」Giricz 表示,「我們現在能夠創造需求,在碳市場中這是一件很重要的議題,碳市場中最大的問題不是供應,而是對於碳額度的需求。」

當客戶在倫敦的 Ben & Jerry’s 商店購買冰淇淋時,這些補償將幫助在秘魯的科迪勒拉阿祖爾國家公園(Cordillera Azul National Park)開發一個計畫,該計畫位於亞馬遜盆地和安第斯山脈的交界處,由 B 型企業 「Ecosphere +」執行,他們與當地社區合作,在砍伐森林的高危險地區,支持不砍樹且提供合理薪資的企業。

獨立審計人員證實,這項計畫確實保護了樹木——通常是數百年前的樹木,讓這些樹木免於流失到工業中的命運。衛星和無人機圖像將隨時監測森林,以追踪樹木是否仍受到保護。隨著更多的資金投入到該項目中,受保護的區域便能逐步擴張。

購買碳抵銷是一件好事,但卻不能根本性解決氣候變遷的問題。「這是一個墊腳石,」Giricz 表示,

「我們希望進入一個沒有碳排放的理想未來——每輛汽車都是電動車、每間工廠都採用太陽能發電。我們明白這個目標並非一夕之間就能達成,而現在能做的,便是實踐更友善環境的生活方式,此外,我們能夠保護森林,因為森林的確需要我們的幫助。」

Ben&Jerry's 正致力於透過各種方式減少其產品的碳足跡,從自行徵收的碳稅到將冰淇淋廢物轉化為能源的機器,以及幫助香草農民種植樹木的農林業計畫等。如今,Ben&Jerry's 正在考慮要在所有分店中都使用這個新平台,讓每一筆消費都能達到碳抵銷。Poseidon 更希望能與各地的零售業者合作,為消費者創造新的習慣。

比起在年底或是重大事件發生後捐款給非營利組織的環境組織,人們可以開始直接地連結他們的日常消費行為,捐贈小額金錢,而在這項試驗中,Poseidon 發現,不少消費者在一便士之外,更願意將他們捐贈的金額湊至整數,以期發揮更大的影響。

「如果你願意在每一次的消費行為皆付出小額的捐款,將有兩件事會發生:首先,這些額外的捐款並不會傷害你的荷包,因為你僅需要付出幾分錢;再來,這些小額捐款將形成巨大的規模,能累積造就廣大的影響。」

核稿編輯:金靖恩

參考資料

延伸閱讀
>>「區塊鏈」的社會公益應用:健康領域最廣泛、能源領域最具潛力
>> 有關氣候變遷的 10 道難題——爲何攸關人類存亡的議題,至今仍非人人有感?
>>「等政府和大型企業到位,地球可能已升溫 2 度」亞洲新創擁抱綠能,用科技對抗全球暖化

「環保不是犧牲,而是生活品質的提升」國內外減塑企業用好設計,綠化消費者的生活方式

臺灣是世界上重要的塑膠石化王國,塑膠更在所有產業裡無孔不入,然而近年來,海洋也承受著嚴重的塑膠污染,甚至有比臺灣面積大上 44 倍的「太平洋垃圾帶」在海上漂流著。2018 亞太社會企業高峰會邀請到 3 位致力於創造減塑消費的企業家,包含打造英國最環保瓶裝水以及「One Earth Innovation」,幫助企業實踐環保好點子的 Reed Paget、推出「口袋裡的便當盒」等接地氣的環保設計品牌「好日子」創辦人簡仲威、以及致力於開發替代原油的天然材質,改變臺灣石化塑膠產業的「鴻明環保科技」副總張家禮。

文:黃思敏

「根據聯合國的數據,全球塑膠污染造成了幾千億臺幣的損失,這些外部成本應由誰支付?瓶裝飲料、食品業的包材、服飾業等各行各業等,化石能源已經成為了世界產業發展的一個重要材料。我們不能因為環保就赤身裸體、不吃飯,我們要生活品質,但使用的材料上要達到永續發展,同時創造外部成本的下降。」主持人安侯永續發展顧問公司黃正忠總經理,開場即點出了兼顧環保與生活品質的難題。

主持人黃正忠。

說服消費者拯救地球前,先把環保產品變得有趣、有品質

「談到綠色創新,我昨天去了一趟夜市,看到上千項產品,也看到了一個很大的機會:只要挑一個產品,並嘗試去綠化它,其實每個人都可以是環保實踐者。」創辦英國綠色產品孵化器「One Earth Innovation」的董事總經理 Reed Paget 表示,換個角度想,生活中充滿著永續的綠色商機。

「地球上的資源無法支持我們現有的經濟模式 ,然而政府沒有這個技能去解決這些問題。我覺得企業是最好的工具,如果能好好應用它,我們就是能造就改變的人。」

Paget 曾是新聞工作者,然而他體認到發現問題與解決問題是不一樣的,因此他決定放下攝影機,自己創立了英國環保瓶裝水品牌「Belu Water」。

「我選擇水的原因很簡單,因為它很簡易,是知名度、可見度很高的一個產品,你可以把水作為媒體本身,把水瓶當成一種溝通的工具。」Paget 表示,Belu Water 除了率先使用生物可分解的材質做成水瓶,更嚴格把關水源品質,並請知名設計師打造瓶身。

「多數消費者想買的不是環保產品,而是品質好的東西。因為人們覺得我們的產品很棒、很有趣,所以我們賣的環保產品也能觸及到一般的消費者。」

Paget 擁有 Belu Water 的成功經驗後,又於 2010 年成立 One Earth Innovation 協助企業與創業家開發綠色產品,讓更多好點子成為帶來改變的商品。Paget 也透露,近年來團隊正在籌備推出環保牛仔褲品牌「LIMIT JEANS」,以麻取代棉作為織料,不僅能減少栽種棉花所使用的大量除草劑,更能省下 1/3 的田地與 12% 的淡水。

「牛仔褲帶有反叛的精神,我們將材質換成麻料,其實就是對抗整個棉質產業。賈伯斯曾說,他的敵人是無聊的 IBM 和電腦文化;在環保方面,如果我們找到對的敵人,我相信消費者也會願意支持我們。」Paget 表示,與其告訴消費者要拯救地球,不如把產品變得有趣,讓消費者產生情感連結,環保創新也能成功帶來商機。

One Earth Innovation 的董事總經理 Reed Paget。

「環保不是一種犧牲,而是對個人風格的提升」

環保產品除了照顧環境的永續,更要有好的設計與行銷策略,才能獲得多數消費者的支持。主持人黃正忠打趣地形容臺灣環保設計品牌「好日子」的共同創辦人簡仲威:「他看起來很平實,但其實很會賣東西。」

簡仲威畢業於商學院,行銷公司的工作經驗讓他發現,越多的銷售代表著越多的廢棄物:「喜歡的時候是商品、不喜歡的時候是垃圾,這是非常衝突、矛盾的。」於是簡仲威辭去工作,獨自在鄉下過了一段隱居、減塑不消費的日子,然而卻無法完全解決垃圾的問題。

「減塑不應是少數人去犧牲自己的生活才能做到的事情,要用設計的力量,讓減塑變得更簡單,才會有更多人願意做這件事。」於是簡仲威創辦好日子,致力於設計生活塑膠的替代產品,提升大家的生活品質,同時又能更環保一點。

「每個人醒來第一個碰到的塑膠產品就是牙刷,因此竹牙刷成為我們的第一項產品。」簡仲威強調,竹牙刷除了環境可分解之外,更有好用、美觀的附加價值。好日子在牙刷的握柄上採用方便「筆式」握法的設計,讓使用者能輕易控制力道而不會傷害牙齒;此外,每一支牙刷的末端都有臺灣特有種動物的圖案。「我們將在地價值、美的創新元素都融入環保,希望環保不是一種犧牲,而是對個人風格的提升。」

為了減少一次性塑膠餐具的使用,好日子進一步推出口袋裡的便當盒「Pockeat」。「其實國外有很多食物袋,但是不同文化有不同的產品,臺灣飲食常有湯水醬料,因此需要能適應本地文化的食物袋。」好日子的食物袋不僅有防漏、便於收納的功能,多款臺灣在地風格的花色也令人耳目一新。「我們希望大家覺得使用食物袋是一件很開心的事情,現在已經有 1 萬人次加入食物袋使用者的社團,大家會討論哪些店家對使用者友善、什麼食物適合帶、各種收納的方法,甚至是怎麼穿搭。」

簡仲威期許產品能與消費者一起達到減塑、共好的理想:「好日子創立 3 年下來的成就,不是賣了多少東西、賺了多少錢,而是省下了 201 萬個塑膠袋、9 萬支塑膠牙刷、1.7 萬罐塑膠牙線。這是我們跟所有消費者一起達到的成就,這個影響力比一個人過著環保生活還大。」

「好日子」的共同創辦人簡仲威。

用更環保的材質,代替原油綠化臺灣工業

一旦開啟環保的生活,從牙刷、牙膏到牙線,與盛裝食物的容器等,人們的生活將面臨一連串的選擇與改變。除了消費者外,生產者亦需要環保的選項,這仰賴原料供應商從源頭重新設計實用的環保材質,替代石化原油,應用於更多不同的產業。

「臺灣塑膠王國不是叫假的,從最常見的泛用塑膠,到手機等電器所使用的工程塑膠,以及應用於光電、生醫的生質複合塑膠等,在傳統塑料方面,臺灣真的貢獻的很多。我們的商標是蝴蝶,蝴蝶是生態的指標,我們希望用天然的材料把原來的石化塑膠替代掉。」鴻明環保科技的張家禮副總期盼能透過材料改質技術,將傳統塑膠工業升級為環保工業,讓臺灣轉型為綠色塑膠王國。

「10 年前說到生物塑膠,大家想到的可能都是星巴克的星冰樂杯。10 年過後,臺灣正式公布生物塑膠製品的環保標章與規格,各國政府更規定於超市、量販店等處不得使用傳統塑膠袋,開始使用生物機、生物可分解的塑膠袋。」張家禮表示,近年來「生物可分解」(Biodegradable)塑膠等替代傳統原油的材質,逐漸被應用在塑膠袋、外帶杯等常見、大量被使用的一次性用品。

然而生物可分解塑膠推行十餘年來,卻面臨很大的難題,「我們的垃圾桶只有一個塑膠類,消費者不會分辨什麼是一般塑膠和生物塑膠。生物可分解塑膠並非丟在野外,自然就會分解,而是要在工業堆肥的高溫、高濕環境,利用細菌、微生物來分解。」張家禮表示,生物可分解塑膠尚未有健全的回收處理機制,更無法融入一般人的使用習慣。

因此鴻明環保科技除了進一步在供應鏈源頭研發更多材質,如使用工業用澱粉、咖啡渣、米糠等農業廢棄物合成「生物基」(Biobased)塑膠,更積極在供應鏈末端打造可循環再製的回收機制,未來有望與知名連鎖賣場合作,讓消費者能將破損的塑膠袋送回賣場,再由賣場回收至供應商再利用。

鴻明環保科技的張家禮副總。

化生活中的減塑挫折為好點子,讓消費者看見環保的真實價值

為了讓環保減塑從少數人的生活方式,擴展為整個社會的共識,有賴源頭材料供應商、品牌製造商的共同創新與努力,以及消費者的支持。

好的設計與行銷策略是環保產品能發揮影響力的關鍵,然而好的點子從何而來,也是許多人的疑問。Paget 回應:「首先要有一顆好奇的心,我們要謹記每個產品都能更加環保,分析產品的生命週期後,就會有很多好點子產生。」簡仲威進一步補充:「生活中的減塑挫折,都會成為產品的靈感來源,好日子辦公室的成員甚至會測量每個禮拜的垃圾多重,大家一起想辦法去解決問題。我們希望從自己的生活出發,去改變消費者。」

只要留心生活中的大小問題,好點子就會像點亮燈泡一樣發生。有了好點子與設計後,更需要運用適當的原料進行製造,在選用替代原油的天然材料上,張家禮分析:「新原料是否能替代塑膠,取決於來源是否穩定,所以第一階段常用的是工業用澱粉,這在世界各地都買得到,也被大量用在工業用途上。在植物纖維方面,例如咖啡渣,也必須得到很穩定的供應商,我們現在和國內最大的食品供應商合作,他們的咖啡渣品質穩定,後面的工業才會穩定。」

當好的點子順利被生產製造,成為商品進入市場後,便面臨價格及消費者接受度的挑戰。Paget 表示:「大家會以為環保產品比較貴,但那其實是對價格有所誤解,一個產品真正的成本,還必須加上污染成本,就這方面看,環保產品是相對便宜的。」黃正忠也有感而發:「整個經濟體,最終還是要面臨內、外部成本加起來的負擔。公司的損益表裡應該納入環境及社會成本,產品貴與不貴自然清楚。」

核稿編輯:金靖恩

延伸閱讀
>> 由瓶裝水開始的「綠色革命」:Reed Paget 以「環保」為訴求,要讓每個永續商品成為購物的首選
>> 竹牙刷+食物袋幕後推手:當環保像刷牙吃飯一樣簡單,每天都是環保的「好日子」
>> 台灣公司研發「生物基」塑膠:品質不變,分解速度卻快上 10 倍!未來有望取代石化塑膠

主題
看更多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