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Facebook 永續宣言:2020 年將 100% 使用可再生能源、減少 75% 溫室氣體排放量

Facebook 正從世界各地購買風力和太陽能,並幫助每個人透過電網獲取更多清潔能源。

編譯:蔡業中

在阿拉巴馬州的亨茨維爾,一座正在大興土木的 Facebook 新數據中心,將使用來自當地電網的太陽能發電。在瑞典呂勒奧, Facebook 正在擴建一座依賴水力發電的數據中心,並使用寒冷的北極空氣來冷卻伺服器。在內布拉斯加州的帕皮利恩,另一座興建中的 Facebook 數據中心,能源將來自附近的風電場,那裡會有 101 個大型風力渦輪機。

到 2020 年,Facebook 計劃 100% 以可再生能源營運全球據點,並減少企業 75% 的溫室氣體排放量。這是這間公司為了加速轉向可再生能源的下一個目標。 Facebook 全球能源主管巴比霍利斯(Bobby Hollis)表示:「身為一家企業,我們期待這有益於社區、有益於世界,同時也可以是一門好生意。我們將再生能源整合進整體的業務規劃流程中,以確保它的可行性。」

根據美國國家環境保護局的計算器,2017 年 Facebook 的碳足跡約等於 979,000 公噸二氧化碳,大致相當於 10 萬多戶家庭的排放量。截至 2017 年底,每月服務 21 億人的 Facebook 數據中心,約佔 Facebook 總碳足跡的 2/3。(其他業務活動,包括建築、員工通勤和旅行,佔 38%)。(同場加映:7 年內達成「零廢棄」、12 年內減 10 億噸碳排——零售業龍頭發布永續宣言,盼引領業內永續運動

Google 開創了企業向公用事業購買可再生能源的新方式之後,幾年後,Facebook 也於 2013 年簽署了第一份購買風電的合同,開始轉向可再生能源。到 2017 年, Facebook 為自家設施購買了 51% 的可再生能源。

Google 在 2017 年實現了100% 購買可再生電力的目標,而蘋果在 2018 年稍早也達到了100%,雖然 Facebook 落在其他科技業公司之後,但有望在 2018 年成為可再生能源最大的企業買家之一。今年全球企業創下購買清潔能源的新紀錄,截至 8 月初,科技公司已購買了 180 萬瓩的清潔能源,比其他任何行業都多,而 Facebook 買得又比其他任何科技公司更多。

Facebook 購買可再生能源的方式之一,是通過與當地公用事業公司簽訂的綠色關稅協議,此協議允許企業從當地電網購買可再生能源。非營利組織落磯山學會(Rocky Mountain Institute)商業可再生能源中心的負責人莉莉頓吉(Lily Donge)說:「企業可選擇加入興建新風電場或太陽能發電廠的行動,這能讓整區的電網都成為綠電。」(同場加映:一座小島國也能打敗綠能大國!帛琉將於兩年內轉向 100% 再生能源,榮登全球「能源轉型最快」寶座

Facebook 皆會確保它支持的綠電項目是新成立的,並且與自家的數據中心使用同一電網。霍利斯說:「看待此策略的直觀方式是:沒有 Facebook 的參與,這個綠電項目就不會發生。」

Facebook 的這項行動有助於讓更多人獲得清潔能源。綠色關稅協議通常很難透過公用事業建立,但一旦成功了,其他企業便可加入引進新再生能源發電廠的行列。霍利斯說:「我們已經在 6 個州完成了這項工作,我們是第一批真正努力不懈的企業之一,並且取得了令人難以置信的成功。」

同時,Facebook 也與較小的公司合作,幫助他們獲得可再生能源,在某些情況下,其他公司也可參與 Facebook 公用事業的交易。在內布拉斯加州的新風電場,Facebook 與 Adobe 合作,使其能夠獲得風電場產出的一小部分能源,以實現 Facebook 自身的永續目標。Facebook 也幫助推動公用事業改革;例如,中美能源公司(MidAmerican Energy)因為與臉書合作,正積極採用更多的風能。

不僅科技產業已轉向可再生能源,其他行業也正迅速跟進。Donge 表示:「因為太陽能和風能的成本顯著下降,我們將能看到可再生能源跨行業的發展。」

核稿編輯:郭潔鈴

參考資料
Facebook will power itself with 100% renewable energy by 2020(Fast Company)

延伸閱讀
>> 100% 自產能源、全球第一座環形「產能旅館」,將座落於挪威北極圈內冰川旁
>> 座落於瑞士山谷小鎮的「產能小學」,成為當地社區的綠能供應站
>>《電業法》通過之後:Google的「100%綠電」承諾,為台灣綠能市場推波助瀾

會使你跟著微笑的二手店:「快樂小舖」讓障礙者工作開心、消費者購物安心

2018.09.12
合作轉載

生命力新聞/記者蔡馨儀、陳玥蓁

「您好!歡迎光臨!」充滿活力的招呼聲劃破了捷運站內的寂靜,灌注滿滿的熱情。在人來人往的南勢角捷運站內,有著一間名為快樂小舖的二手商店,店內空間不大,販賣的商品豐富齊全,店內暖黃色的燈光呈現出溫馨的氣氛,店員們有些忙著擦拭瓷器、有些忙著向客人介紹商品,不論是店員或是客人,臉上皆洋溢著快樂的笑容。

提供模擬社會工作環境的地方

位於南勢角捷運站內的快樂小舖成立於 2010 年,是由臺北市勞動力重建運用處委託中華視障安養福利協會所成立的庇護工場。希望能夠給予身心障礙者專業的工作技能訓練,並培養其適應能力,進而銜接到一般職場就業。店內販賣著各式各樣的二手商品,除了衣服、鞋子、包包、書籍等,還販賣有機食品、蔬菜,令人眼睛為之一亮,店長劉芳彣說:「現代人越來越重視食安問題,我們也特別挑選了這些有機食品,希望客人能夠吃得安心。」如此一來也創造出店內特色及更多的商機。

快樂小舖顧名思義為希望打造一個快樂的環境,劉芳彣說:「我們希望學員們在這裡能夠快樂地工作,也希望給客人們一個快樂的工作環境。」但對於職能訓練的標準,劉芳彣仍要求與一般職場標準一致。提到輔導的理念,她眼神堅定地說:「我們希望他們的專業能力能夠達到一般職場的標準,除了讓他們銜接工作上比較順利之外,適應力也會比較高。」

拉近與學員的關係 整理工作流程

談到如何訓練學員們學習工作技能,劉芳彣有一套管理方式。由於身心障礙者的學習較一般人為緩慢,因此要花更多的時間與耐心溝通指導,讓學員反覆地練習,讓動作更加熟練快速。劉芳彣也將每項工作的流程製作成「工作SOP表格」,讓學員們可以藉由表格檢視工作進度,以及更能清楚明瞭尚未完成的事項,店內的學員們工作中每一個步驟都井然有序、不慌不忙。

提到在訓練過程中最困難的部分,劉芳彣說:「在拉近關係上花了很長的時間。」在劉芳彣剛接手快樂小舖的初期,學員們不願意打開心房,也不願意服從她的指導,時常讓她倍感挫折。「他們給我的感覺就是『我知道妳是店長啊,但妳憑什麼』。」因此劉芳彣在初期時採取比較嚴格的輔導模式,要求他們將工作完成,接著才是在與學員相處的過程中溝通,拉近彼此的關係,大約花了半年的時間才打開學員們的心房,劉芳彣笑著說:「現在的店內氣氛就很快樂融洽!」

在快樂的工作環境下 學習成長

已經在快樂小舖工作 8 年的小翰(化名),被問到在快樂小舖最大的改變時,沉思幾秒鐘後表示,剛進來快樂小舖的時候,有時客人比較多,加上店內空間不大,難免會有肢體上的接觸,讓不習慣與人接觸的小翰好幾次大發雷霆。之後和店長一次又一次地溝通過後,漸漸瞭解「人潮就是錢潮」的道理,除了脾氣變穩定許多之外,也已經不排斥人潮巔峰時刻。

對於小翰的脾氣,劉芳彣更是印象深刻,好笑地說:「剛來的時候真的壓不住他!」由於小翰生氣時的表現方式比較激烈,會有踹牆壁、吐口水的行為,而劉芳彣藉由多次的溝通,漸漸瞭解小翰發脾氣的原因,以及輔導小翰如何排解情緒,才讓小翰的工作情況穩定下來。

在快樂小舖裡被大家稱為開心果的小茹(化名)工作時相當親切,招呼起客人來相當有活力,熱情的向客人介紹每樣物品的擺放位置,以及推銷著自家有機食品的特色,相當熟練有自信。談到在快樂小舖工作的感想,小茹表示自己變得更能夠去觀察客人的需求給予協助,有些客人不希望店員在一旁講解,小茹便不會去打擾客人,「但是如果客人有需要我一定還是會馬上幫忙」,提供最優質的服務。

未來願景 將「快樂」分享給更多人

對於未來的願景,劉芳彣首先提到,由於目前小舖還沒有實際將庇護人員轉介到一般職場的案例,因此會以這個方向為目標,「希望我們快樂小舖的員工都能善用學習到的工作技能,有效地發揮在一般職場上,讓他們發光發熱。」在輔導庇護人員的過程中,劉芳彣也打破了自己對於身心障礙者的刻板印象,「我不把他們當庇護人員看,而是當兄弟姊妹在相處。」每一次看到學員們的成長,都讓她感到無比欣慰。

而在永續經營的部分,劉芳彣也提到希望之後有機會能夠拓展分店,除了讓更多身心障礙者能夠學習專業工作技能、有工作的機會之外,更重要的是把這份「快樂」分享給更多人,將這樣的精神傳遞出去。

採訪側記

原本很擔心學員們會因為我們的採訪感到抗拒或是不自在,結果不但沒有發生這樣的情況,學員們反而很熱情的招呼我們,熱心地向我們介紹每樣商品的位置和特色,採訪時也很大方地侃侃而談,顛覆我們對身心障礙者的印象,「快樂小舖」店如其名,是個充滿歡樂的地方。

全文轉載自生命力新聞,原文標題:南勢角快樂小舖 快樂的二手商店

延伸閱讀
>> 你以為吃剩食都吃很差?在七喜廚房,有機生鮮、 7 菜 1 肉吃飽飽,還讓艱苦人找到避風港
>> 如咖啡廳一般的日本庇護工場「夢生民」:由身障者擔任服務生,端咖啡到做蛋糕樣樣精通
>>「不讓世界改變你們,而是為你們改變世界」她為唐氏症孩子開咖啡廳,提供身障者就業機會

主題
看更多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