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你知道衛生棉一年製造多少垃圾嗎?她離鄉打造「無塑生活」,演繹台南最美風景

2016.05.25
瀏覽次數:
合作轉載

文/圖:林曉盈

台南的永福路上,高聳的百貨公司、旅店林立,車潮川流不息。鑽進巷子,不過幾步之遙,喧鬧的車流聲就此止步,裡頭隱藏了一家低調的小店,名為「小事生活.無塑生活實驗空間」(以下簡稱「小事生活」),裡頭販售的,不是時下流行的玩意兒,而是和生活息息相關的日常用品,譬如牙刷、衛生棉、保鮮膜、吸管、牙膏……

特別的是,這些物品訴求友善環境,因此架上陳列的是馬毛牙刷、布衛生棉、蜂蠟保鮮膜、不鏽鋼吸管、可以回填的潔牙液。

一切因Colin Beavan的觸發而起

「小事生活」的店主人洪平珊是土生土長的台北人,2014年創立「小事生活」之前,在電影圈當了六、七年的媒體公關,每天過著心力透支的生活。終於在三十歲那年(2012) 洪平珊提出辭呈,受了《環保一年不會死》一書的影響,開始嘗試無塑生活。洪平珊心裡想的是:作者Colin Beavan只是改變生活中的一些習慣,之後的人生樣貌從此不同,她好奇,如果這些事情發生在自己身上,會產生什麼變化?於是她跟隨Colin Beavan的作法,不買罐裝飲料、自備購物袋和餐具、使用布衛生棉和手帕、盡可能不買新東西、注意食物的產地。

洪平珊後來又接觸到美國作家Bethterry。Bethterry看到大量居住在太平洋中途島的信天翁因為誤食塑膠垃圾而死亡的照片,決心不再使用塑膠製品,並開始進行垃圾記錄,做為觀察自己的方式。洪平珊也起而效仿,記錄自己每天製造的垃圾。


「小事生活」是無塑生活概念的實驗空間。(圖/林曉盈攝影)

從垃圾記錄認識另一個自己

從一天一個洋芋片垃圾袋,洪平珊這才注意到,原來自己每天都要吃一包洋芋片,這也觸發她開始挖掘自己愛吃洋芋片的心理動機,「情緒不好的時候,買洋芋片;有事想慶祝,也是去買洋芋片,我所有的情緒都跟洋芋片綁在一起。當我意識到這件事情的時候,突然覺得自己很無趣,好像我的朋友只有洋芋片!」於是洪平珊開始找尋替代方案,「情緒不好的時候,如果喝一杯熱巧克力的話,我的感覺是什麼?或是我去散步、泡澡,這些事情有安慰到我嗎?」

透過尋找洋芋片的替代方案,讓洪平珊認識很多事情,不過一百天之後,面對無解的困境,洪平珊選擇暫時停止記錄,「因為我發現我的垃圾全部都是食物的包裝」。

改變,從我開始

2013年一整年,洪平珊在澳洲過著打工換宿的生活;2014年回台前,因為打算帶回好用的竹牙刷,洪平珊於是糾朋友一起買,結果一個晚上竟湧入三十支的量。「我那時想:台灣如果有賣這個多好!但這又回到,我們總想著如果有人去做這件事情該有多好,然後等待改變從天上掉下來。如果我希望這件事情被改變,環境被改變,我就不能這樣下去,而是必須要出來做一點什麼,讓這件事情成真。」這個想法,開啟了她後來代理澳洲竹牙刷的扉頁。

自2014年洪平珊成立「小事生活」至今,店裡的商品不論幾經調整,大部分都是洪平珊自己使用過的東西,她也會進行產地拜訪,「我不是單純把它當成商品在經營,而是真的在跟客人、關注粉絲團的人一起分享生活的模式,」這也是為什麼「小事生活」能在蜂蠟保鮮膜的品項上,獲得國外廠商信任,取得台灣獨家經銷的原因。

不勉強自己,無塑生活才走得長久

雖然店裡販售的商品眾多,然而布衛生棉這個品項仍舊挑起我的好奇心。對於外出時,布衛生棉在使用上是否方便?以及更換後是否需要馬上清洗?種種問題都讓人困惑。「有這些疑慮很自然,因為大部分的人對自己的身體都不太了解。」

洪平珊解釋,很多人之所以會覺得衛生棉很臭,其實是經血裡面的細菌和衛生棉上的化學物質兩者交錯,分解出臭味。但若使用布衛生棉,則只會有血液裡鐵的味道,且在靠近鼻子的距離才會聞到。至於出門在外,更換後的布衛生棉只需要摺疊包起、放進化妝包,再帶回家浸泡、清洗即可。


洪平珊示範如何使用布衛生棉。(圖/林曉盈攝影)

洪平珊還建議,剛開始先從量少、居家時開始嘗試,「其他行業當然是客人買越多越好,但對我們來說,當她買三片以上的時候,很有可能對布衛生棉抱持著過度期待,我很怕她回去之後,期待跟現實落差太大就放棄。所以我一定會問,盡量讓她第一次買一、二片就好,因為當妳對自己抱持那麼大的要求,這件事情就更容易失敗。」這也是洪平珊一直強調的「不逞強」無塑運動,因為要能真正實踐無塑生活,最大關鍵點在於「完全不勉強自己」。


對於客人提出的問題,洪平珊解說得十分詳細。(圖/林曉盈攝影)

減塑生活第一步:從少拿一個塑膠袋開始

早被塑膠製品滲透的現代人,很難跳出社會視塑膠為生活日常的框架,因此在還沒嘗試「低塑生活」之前,通常覺得很難做到。洪平珊建議可以從每天減少一個塑膠袋開始,她舉了上班族的早餐為例:

「一杯飲料跟一個三明治,飲料可能塑膠杯的,然後你還拿了吸管,三明治也有套子,但是你可以不要跟老板拿外面的塑膠袋,這樣就減少一個。當你已經開始很習慣帶一個小袋子重複使用的時候,你去午餐再用那個袋子,就減少第二個。當你對自備購物袋這件事已經習以為常,而且有勇氣跟老板說我不要塑膠袋的時候,也許就有勇氣跟老板說:『我不要吸管,請幫我裝在保溫杯,三明治要放在我的便當盒。』」

這些給予大眾的入門建議,洪平珊不是隨口說說而已,而是真真切切落實在生活裡的每一步。訪問的這天她才剛從台南的市集擺攤回來,我隨口問了她的背包裡都放些什麼?她掏出早上和先生用過的便當盒、餐具,以及疊放整齊的捲筒式衛生紙。

洪平珊形容自己是個很宅的人,她希望可以每天放空、看雲,但現實上根本沒法做到─因為天空是灰的,水不一定潔淨,不能確保土地無污染,甚至家人、朋友是否會因為受環境影響而失去健康?

「我站起來做這件事只是希望可以集結更多人,讓改變轉動的比較快。做這件事情對我來說是逼不得已、是為自己的生存抗戰。你知道再不這麼做,僅有的生存空間都將消失不見!」

店家資訊│小事生活.無塑生活實驗空間
地址:台南市東區關帝廟附近
電話:0912-466-868(採預約制)
FB:請點我

作者介紹:林曉盈,台北人,現居台南。對繪本裡的人生哲理及無限想像特別感興趣,也關注現實生活中環保、食安、教育等議題。

全文轉載自風傳媒

延伸閱讀
>> 非洲盧旺達全面禁用塑膠袋!目標成為全球第一個「無塑國度」
>> 印度發明家 用米做出「可以吃的湯匙」,立志取代全國塑膠餐具
>> 環保新概念 廢棄紙袋回收再利用

美國「矛盾廚房」專賣有政治衝突國家的菜肴:用食物打破文化隔閡與偏見

文:張立健圖:Conflict Kitchen臉書

大都市聚集各式各樣的人,包括不同國族、宗教習俗、身心障礙、年齡性別、教育水平、階級和性向的羣體。

然而都市環境善於把真相掩蓋,使大眾社會看不到、不理解、也無法與不同背景的人士和睦共處。弱勢羣體,如臺北車站外和高雄愛河旁的露宿者,只能屈居於縫隙中。大部份處於邊緣的人要面對歧視、貧窮和自悲等內外交煎的壓力,像電影《牯嶺街少年殺人事件》中的主角小明,如箭在弦、一觸即發。

潛藏的社會破洞會自然好起來嗎?政府、媒體和非政府組織能否對症下藥?還是打算繼續河水不犯井水,一再醞釀「社會液化」(註一)的危機?

美國匹茲堡市中的「矛盾廚房」 (Conflict Kitchen),亦譯作「衝突廚房」,自2010年起他們專門提供與美國有衝突國家的菜肴,促進顧客展開跨國族、多元文化和社會階層的交流。在提供平等的交流空間和正確資訊下,以宴饗拉近人際距離,以溝通化解矛盾。


(位於匹茲堡市的矛盾廚房)

食物是媒介

矛盾廚房的合伙人之一Dawn Weleski曾於今年香港 Make A Difference 創不同年會上說到:「食物是個『引誘』人們,進入我們計畫的媒介。」

矛盾廚房的出現,源於匹茲堡當地經濟環境的改變。匹茲堡市曾湧現大量空置商鋪,Dawn Weleski和Jon Rubin 兩人看準時機,合作經營各種非營利計畫,而矛盾廚房的前身,則是他倆合作經營賣鬆餅的咖啡館。

後來,他們打算提供多元選擇給匹茲堡市的居民,售賣來自委內瑞拉和伊朗等異國美饌。七年間,他們從只有一個窗口的外賣小販,成長為能夠運營餐廳、舉辦數百人活動的餐飲業者,甚至擁有跨國合作的經驗,並曾烹調過阿富汗、伊朗、巴勒斯坦、北韓、委內瑞拉和古巴的食物。

矛盾廚房亦透過食物提供一個讓當地居民開眼界的空間。讓大家坦誠自己對異國文化的無知,以及因無知帶來的偏見,最終有助化解針對外族的仇恨犯罪 (hate crime)。

  
(矛盾廚房不定期更換策展主題)

不「止於食物」的創新餐廳

Dawn Weleski表示:「美國人常從食物開始認識其他民族,但亦止於食物。」

矛盾廚房意圖突破這個文化局限。在異國情調的包裝下,他們提供印刷資訊、現場視訊和文化體驗活動等,來鼓勵顧客接觸他國人民及文化。

除了烹調食物,矛盾廚房身兼藝術設計和書刊出版的角色。餐廳提供的紙品印滿外交、文化和政治論述的資料,例如訪問在美國的伊朗移民,以及身在伊朗的當地人對美國的看法。讓顧客在品味食物的同時,也參與文化和討論政治。

矛盾廚房製造一個線上線下同步的空間(simultaneous online and offline space)。他們使用 Skype 現場轉播,邀請兩國人,經網路跨洲共餐,甚至讓網路兩邊的參加者吃著同樣的菜餚。

矛盾廚房店內的服務員不只傳菜,他們更傳遞跨文化溝通。他們亦曾僱用員工以外語溝通,刺激大家走出自己的舒適區(comfort zone),增進對別國文化的理解。

此外,矛盾廚房更利用角色扮演,增加食客的國際知識。他們的職員曾扮演美國總統Barack Obama和時任委內瑞拉總統Hugo Chavez,以收集民眾對該國該人的想法。活動中更把收集來的意見編成演辭,於餐廳旁的廣場內發表「國情咨文」式的演說。

用飲食建立關係

矛盾廚房不只靠異國食物吸引顧客,更刻意製造餐廳的矛盾氣氛,來鼓勵化解社會矛盾。他們讓排隊等候的顧客在提供正確資訊下,討論、反思釐清真相與謊言,從而拋開歧見。

除了讓餐館員工和顧客討論熱點話題之外,矛盾廚房也舉辦座談會。他們曾舉辦「兩韓座談會」,供應朝鮮和韓國的食物。他們甚至曾讓身在美國的兩韓人民首次面對面交流,不囿於政治與文化的故見,更讓大家一起打破鴻溝,找出共同之處。透過同桌之誼,從不溝通、不信任,到認識和融化隔閡。

因此Dawn Weleski認為矛盾廚房的成功關鍵是締造關係,「食物表面上是我們的媒介…但更真實的媒介是人與人之間建立的關係。」


(矛盾廚房不只提供美食,更促進餐桌上的互動)

構建共融社會的盛宴

與其說矛盾廚房創新,不如說它喚起人類靈魂深處對食物的記憶。早在文明以前,茹毛飲血的原始人便習慣分享獵物果子。及後的火爐邊的歌舞宴會,各式餐桌文化,從拜祖祭祀到和親建交,亦反映人類歷史中食物對社會融合的功能。

中華文化著重飲食促進和諧,從「和」字是「口中有禾」可見一斑。這種伙食換取平安順興的傳統道理,令我們既講究食材陰陽五行調和,亦重視宴席連繫姻親倫理。上有國宴酒禮、下有婚宴團年,大快朵頤代替干戈,有助減少不和、爭執或暴力相向的風險。

可是這傳統失落在現代社會生活。都市人習慣到快餐店按著手機狼吞虎咽,又常常獨自吃便當、杯麵充飢,甚至有人在城市不見天日下饔飱不繼。這製造了人間幾許,寂寞的軀殼、不安的心靈和憤怒的念頭。

正如華梵大學哲學系教授冀劍制指出:吃是一種享受、一種社交、一種審美、一種活著的喜悅,矛盾廚房提供不同階層的人共饗食物、互相認識、分享生活和結交朋友的空間。這樣拉近不同羣體的食物創新,化餐桌為社會實驗室,建立共融的契機。

讓不同羣體透過食物,先認識、經交流、再聯繫,可望成為未來社會共融的參考模式。或許創設社企餐廳其路漫漫,大家可從經常說的「加雙筷子」做起。

註一:「社會液化」是「土壤液化」的類比,「土壤液化」原指當外力來臨如地震時,破壞水土平衡,是樓房倒塌及人命傷亡的潛勢危機。「社會液化」則類比為社會變遷如經濟衰退時,衝擊社會秩序和結構,造成如集體暴力、自殺或其他社會潛勢危機。

參考資料:

核稿編輯:金靖恩

延伸閱讀:
>> 移工聲音計畫,讓新住民用圖畫說出在台灣的故事
>> 傾聽移工的聲音:移工帶來的不是問題,而是多元的價值觀
>> 不只政黨輪替,經濟價值也該輪替!奧地利提倡「改良版」資產負債表,翻轉超過300家企業

主題
看更多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