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這台行動餐車不賣垃圾食物,用愛心餐點填飽每個人的胃 營收全歸食物銀行

編譯:林子豪

美國奧克拉荷馬市(Oklahoma City)即將有一台新的行動餐車(food truck),但可不是賣熱狗或捲餅,而是由一群志工廚師煮的創意料理。

每周一次,來自A Good Egg餐飲集團的一群志工主廚會來為餐車掌廚,食材則由Whole Foods超市捐贈,餐車的所有利潤也將全數捐給奧克拉荷馬區的食物銀行(food bank,註一)。據估計,每賺一美元就可為食物銀行準備五人份的餐點給當地飢餓的居民。

除此之外,餐車在每月還會安排一次開往偏鄉,直接提供免費又健康的食物給當地居民。餐車發起人Mike Zserdin表示:「食物銀行雖然會去固定的據點分發食物,但也無法使人人飽足,尤其是那些較偏遠的地區。」另外,餐車也希望同時解決飢餓和營養問題,「我們不是提供乾糧和起士,而是以新鮮食材現做的餐點。」Zserdin補充說明。

這種付費和免費餐點混合的商業模式是為了使餐車能夠持久地營運,其實,在許多團隊的幫忙之下,餐車的開銷並不高:有超市捐贈食材、一群熱血的志工廚師、甚至還有修車廠願意出手幫忙餐車往後的維修。

餐車的點子來自一個與眾不同的群眾募資網站Made Possible By Us,該網站除了募資外,也同時招募能解決社區問題的好點子讓大家投票,勝選的點子則開放給大眾捐款。Zserdin就是網站的創辦人之一,他希望能夠透過網站凝聚社區居民,讓大家可以主動積極地發現並合力解決社區裡的社會問題。

餐車也是網站第一個成功募資的專案。在2015年6月,Made Possible By Us就利用推特關鍵字 #WhatIfOKC來詢問大家對於奧克拉荷馬市有什麼迫切的問題,結果飢餓問題被列為榜首,的確,在奧克拉荷馬市每六人中就有一人面臨飢餓。

餐車的點子在一番討論之後誕生,而在許多熱心夥伴的合作及捐贈之下,Zserdin便開始公開募資,並且在同年11月成功募得將近新台幣173萬元,目前已開始餐車的籌備工作,預計2016年第二季上路。

Zserdin認為餐車以後可以不靠其他的捐款而持續運作,這種混合式的商業模式希望也能夠套用在其他的解決方案。

註一:食物銀行(food bank),通常為一慈善組織,收集各個超商、中盤商、製造商、甚至個人捐贈的食物,再有效地分配給需要的個人或團體。(資料來源:台灣全民食物銀行

核稿編輯:周承緯、金靖恩


資料來源
>> FastCo.Exist: This Food Truck Spends Part Of Its Route Delivering Meals To Hungry Kids
>> KFOR: Food truck to feed the hungry in the works in Oklahoma City
>> MadePossibleByUs: Food For All Truck

延伸閱讀
>> 回收食物再利用 解決飢餓問題
>> Jenny Dawson—英國50大不媚俗的夢想家,將五萬噸剩食化為高價果醬!

不知道自己吃進嘴裡的是食物還是食品?西瓜長在樹上還是土裡?食物商品化與離農的現代生活型態讓我們與食物的源頭越來越疏遠,社企流四周年論壇邀請美國與台灣本土的食農創新工作者,讓你看見斷裂的食物生態鏈如何由你開始改變。
社企流四週年論壇:4/17 擁抱未來

全新的「無障礙設計」思維:以身障者為老師,將其獨特的溝通方式 運用在每個人的生活場域

2016.02.13

Tom Bieling是開羅德國大學應用科學及藝術系的設計研究員及客座教授,目前研究於輔助聾盲人士的產品設計。以下為Tom Bieling在華沙獨立組織TED大會中的演講影片,以講者第一人稱撰寫。

編譯:林子豪

我是一個來自柏林的設計研究員,負責研究設計和所謂的「殘疾」之間的關連性。其實,每個人對於「殘疾」的認知都有所不同,而且不知為何大多數是相當負面的。於是我反問自己:我們該如何重新解讀「殘疾」, 使它的缺陷能反觀成一種「特殊技能」?

我發現我們其實可從身障人士學習到多種新的感官和溝通方式,並為人機互動(human-computer interaction)提供許多設計靈感。

基於這個理念,我們開發了一系列新的溝通系統,而有趣的是這些系統似乎都有個共同點:它們不只服務特定的人群(如協助聽障人士與他人溝通),而是每個人都有機會用到。

在研究過程中,我多次邀請了視障和聽障朋友來參與我的設計研討會,最初我們討論在聽障的狀態下該如何使用手機?大家都圍繞著一個癥結點:聽障人士必須用雙手來以手語交談,那就沒有手來拿「手機」了—為此,一位參與者提供了一個簡而易懂的方案(下圖):

圖片來源

她想要表達的是:「我需要一個手機讓我在何時何地都可以掛起來用!」這個概念非常有趣,因為我們不也都常常面臨沒有手來拿手機的窘境嗎?如開車時、或在廚房裡邊做菜邊講話。從那時開始,我便開始認真思考身障朋友的生活情境與其他領域之間的關連性。

舉一個例子,我與另一組聽障朋友最近開發了一款手機App,可在短距離內輕鬆呼叫朋友。只要把手機指向朋友、按個鍵,對方的手機就會震動並顯示你的名字和現在位置,讓聽障朋友們能輕鬆呼叫他人或是被呼叫,而一般人其實也可在某些場合用上它,例如在非常擁擠吵雜的環境中。

最近,我們正在為聾盲人士設計專屬的通訊裝置,可想而知,他們看不到也聽不到的同時,沒有多少人可以聊天。通常他們必須倚賴一種名為「Lorm」的掌上觸覺字母來溝通:把手掌分為不同的區塊,而每一區塊代表著不同的字母。

當然,溝通的雙方都得學會這種語言,而且還必須觸碰對方的手掌,使得聾盲人士很難與社會交流。因此,我設計了一款無線觸覺手套,可即時翻譯德語的Lorm字母成為數位化的文字。我們使用超薄型的壓力感測器來感應Lorm字母,並傳到其他的通訊裝置;另外,在手套內側也安裝了許多小型的振動器,可用不同的振動位置來傳遞Lorm字母。

現在,聾盲人士可透過手套來進行遠距溝通:從手套傳送訊息到另一個手套,甚至到其他手機、電腦,當然也可從這些裝置接收訊息,並可與多人進行通話—這些都是原本辦不到的。如此一來,他們就可接觸到更多訊息和更多不同的人,也更容易融入社會。

觸覺手套這類的裝置,是為了服務某些特定人群而設計,然而,它所創造出來的特殊溝通方式也能利用在其它領域,而這正是我們現在的研究方向:如何運用這類特殊的溝通方式,來輔助一般人在特殊場合中彼此聯絡。例如在吵雜的工廠中傳遞訊息,或在某些不適合說話的場合中,像是劇院舞台後的工作人員。

最後我想強調的重點是,如果我們能學著以「特殊技能」的角度來面對身障人士的缺陷,那麼,我們不僅可發明出能邁向無障礙世界的新玩意,更重要的,或許還可修正所謂「正常」人的定義。


資料來源

TED: TEDxWarsaw - Tom Bieling - Design for the disabled

延伸閱讀
>> 「和合」手錶開啟視障者新視界
>> 手語戒創意佳 駭客請助力
>> 盲用備忘錄 點記事讓生活更方便

主題
看更多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