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新拿鐵(Start Up Latte)

創新拿鐵(Start Up Latte)

「創新拿鐵」(Start Up Latte)是由作家「夢想學校」創辦人王文華所發起的媒體。
媒體的主題是國際創業與創新。文章分三大類:大師智慧、深度分析、新知介紹。每天用一篇文章,幫助大家迅速抓住國際上在創業、創新領域的觀念、趨勢、案例。
我們每天分享一篇文章,希望這篇文章就像您早上喝的拿鐵,給您靈感、愉悅,和智慧。
 

專欄文章

93篇)
  • 美國研發「神奇小麥」:可以餵飽更多人、還能吃掉二氧化碳?!

    美國研發「神奇小麥」:可以餵飽更多人、還能吃掉二氧化碳?!

    創新拿鐵/文:戴羽
    麵食、麵包、啤酒… 我們日常飲食總是能看到小麥的蹤影。但是過度依賴單一農作物,很容易在它供應不足時導致糧食不足的問題。最近的俄烏戰爭就導致非洲糧荒,因為俄烏兩國的出口供應了非洲 40% 的小麥。於是,美國「土地研究院」(The Land Institute)花了 20 年,培育出一款可以代替小麥的「多年生穀物」——Kernza。

    多年生穀物讓農民更省力,還對環境有益

    現代人們賴以為生的經濟作物,很多都是「年耕」的。意思就是每次收成後,農民們都要翻土、除草、然後再次種植。稻米、小麥、玉米、黃豆都屬於這種「年耕」的農作物。很多農民為了讓這些剛播下的種子能快速成長,都會大量使用肥料。而「超有效」的氮肥卻會導致土壤受到污染,還會因為被水沖刷進入地下水和河川污染水源。
    另外,農民都會在收割後將農業廢棄物(就是無法賣錢的葉、稈等)就地直接燃燒。這會造成空氣汙染,甚至一不小心就會導致火災。再加上在收割後的「空窗期」光禿禿的土地更容易被雨水侵蝕,導致土地的養分跟著流失。
    而且,每次重新種植時的翻土,還會將原本困在土裡的二氧化碳釋放到空氣中。以上所提到的種種都加深了氣候變遷,讓原本依賴自然環境的農業,變成破壞自然環境的幫凶。
    多年生的 Kernza 就沒有這的問題。所謂「多年生」就是同一株植物在收割後,留下來的根莖部份還能繼續生長,年復一年的提供糧食。不需要每年重新種植,可以省下很多的水、肥料和人工。更重要的是,持續成長的 Kernza 能夠將根部深入地下 10 英尺,讓土地不容易被侵蝕。
    深入地底的根,也能將更多吸收到的二氧化碳深埋地底,減少空氣中的碳含量。根據土地研究院的研究,種植 1 英畝的 Kernza,只要 4 年就可以將約 6.5 噸二氧化碳吸收到土地裡。
    另外,「深根」也讓 Kernza 更容易在天災如旱災或水災中存活。在極端天氣越來越嚴重的今天,這是一個重要的優點。當然,最重要的是,Kernza 和小麥一樣,能夠生長出我們可以食用的穀物,所以它是值得農夫種植的經濟作物。

    「中間小麥草」經過 20 年的馴化, 成為了產量比小麥多 30% 的 Kernza

    為了培育出對環境更好農作物,土地研究院的科學家從 2003 年開始種植「中間小麥草」,一種小麥的遠親。在小麥草成熟後,科學家就選出最好的一批重新種植,嘗試改良小麥草的品質。為了加快培育速度,他們還用了基因測序、人工智能和先進的超級計算機等先進科技的協助,更快識別出想要的遺傳標記。
    經過了 20 年努力,他們種植了 11 個週期,並馴化出一種種子比原本大 2 至 3 倍的小麥草。而且在理想的環境下,這種小麥草的產量能比小麥多 30%。 為了更容易識別這種小麥草,土地研究院特別為它申請了註冊商標——Kernza。
    20 年聽起來是一個很長的時間,但是土地研究院的科學家提醒說,我們每天在吃的穀物蔬果,都是透過好幾千年不斷的馴化才逐漸變成今天這個樣子。而且 Kernza 的培育方法是雜交,不是基因改造。科學家們只是找出想要的基因,然後讓有那些基因的小麥草雜交。這也是老祖宗們馴化植物的方法。而基因改造是控制生物某些特性的基因,讓某個基因不再活躍,或轉移至另一種生物。所以花那麼多時間就是為了確保 Kernza 是可被安全食用的。
    從 1972 年就開始採用「有機種植」的 Carmen Fernholz 是最早試種 Kernza 的人之一。對他來說,如何保持土地健康是最重要的。因此,他從來不在農地上使用過除草劑、殺蟲劑或商業化肥。 他相信讓土地保持天然才是最好的。
    於是,當他在 2011 年發現有種叫 Kernza 的不傷土地農作物,他馬上申請加入試種行列。他從幾英畝開始,一直到今天大約種了 80 英畝的 Kernza。Fernholz 不但享受 Kernza 在不破壞土地的情況下為他帶來收益,他也很高興能常常接到同業的電話,詢問他各種有關 Kernza 的問題。他常聽到其他同業抱怨土壤退化、除草劑抗性、生產成本增加等問題,所以他們才會想了解 Kernza 如何能減少這些問題。

    Kernza 做成的啤酒和麵粉,消費者埋單才能擴大種植

    雖然 Kernza 對農夫和環境都很友善,但最後還是要消費者埋單,才會有更多的人原因投入種植 Kernza。於是,土地研究院也積極的推廣用 Kernza 做成的商品。
    知名戶外運動品牌 Patagonia 非常重視對保護的環境。於是它的子公司,專門銷售「永續食物」的 Patagonia Provisions 就和一家精釀酒廠 Dogfish Head Craft Brewery 合作,推出了用 Kernza 釀造的啤酒。
    除了 Patagonia Provisions 的啤酒之外,還有不少的小酒廠也開始用 Kernza 來釀酒。因此目前除了可以在全美最大的天然有機食品連鎖店 Whole Foods Market 買到 Kernza 啤酒,很多酒吧也將它做成生啤販售。
    啤酒比較不是每個人「日常」會消費的產品,所以也有廠商將 Kernza 磨成麵粉,讓烘培坊可以做成各種麵包、餐廳可以做成麵食和披薩,讓更多人可以接觸到這種對環境友善的穀物。畢竟,唯有通過讓更多人能夠接受 Kernza 做成的產品,才能夠擴大農民們種植 Kernza 的意願,讓它能為改善環境中扮演更大的角色。
    電商平台 Perennial Pantry 就是為了讓一般人更容易接觸到 Kernza 產品而成立的。它們在線上銷售用 Kernza 為原料的義大利麵、餅乾等。它也提供 Kernza 麵粉、鬆餅粉等,讓有興趣的人可以用這些原料來發揮自己的創意,做出自己想要的食物。
    當然,擁有市場是提升 Kernza 種植量的重點,但政府也需要有相對應的配套措施才能讓農民們願意開始嘗試全新的農作物。例如,美國政府目前提供的農業補助和保險都是針對逐年收成的農作物。在這樣的情況下,很難提升農民們種植 Kernza 的意願,畢竟一旦發生農損可能無法申請政府的補助或賠償。在 2020 年,美國政府就因為各種自然災害賠償了超過 40 億美元給種植玉米和黃豆的農民。如果法令沒有將 Kernza 納入賠償範圍內,將會讓農民非常猶豫。
    目前全世界只有大約 4 千英畝的 Kernza 耕地,而全世界有超過 70% 的農田是種植了需要逐年收成的農作物。土地研究院的科學家們希望有一天,他們能夠讓大部份的農田都能夠種植好像 Kernza 一樣多年生作物。因為他們相信這些有益於地球,而不是使地球退化的多年生作物才是讓我們能夠永續發展的關鍵。
    全文轉載自創新拿鐵,原文標題:二十年磨一麥!美國土研院馴養出可以餵飽更多人、還能吃掉二氧化碳的「神奇小麥」!

    閱讀文章
  • 創業 50 年,他決定將公司捐給地球?

    創業 50 年,他決定將公司捐給地球?

    創新拿鐵/文:Lynus
    Patagonia 是專門設計、販售戶外運動服飾及裝備的品牌,銷售全球,年營收達 15 億美金。創辦人 Yvon Chouinard 出生於美國,熱愛攀岩的他改良傳統拋棄式岩釘,意外在攀岩界一炮而紅,開啟了創業之路。
    Yvon 開始經營公司後也沒放下對戶外活動的熱情,仍到處攀岩、衝浪,常常不在公司,也鼓勵員工多出門走走。另一方面,Yvon 也鼓勵顧客盡量「別」買自家新品,到網拍買二手貨就好。如此非典型的經營管理哲學卻讓 Patagonia 成為業界指標性品牌。
    然而,今年(2022)9 月,83 歲的創辦人 Yvon 卻突然在官網宣布未來將放棄公司所有股權,並宣稱「地球是 Patagonia 唯一的股東」,這是怎麼回事?

    做自己都愛不釋手的產品,創造比傳統產品高出 10 倍價值

    在 1950 年代的美國,從事戶外活動的人不多,相關用品的市場也不大,大部分的器材都來自歐洲,品質差強人意,身為攀岩愛好者的 Yvon 也因合用的器材取得不易而有所感慨。
    在當時,攀岩用的是一種「拋棄式」的岩釘,這些岩釘釘在石頭上就拔不下來,而攀一次岩得用掉上百個岩釘,不只傷了荷包、也害了環境。
    Yvon 認為大自然裡不應該留下這麼多人類的痕跡,因此,他著手找尋設備、購買材料,窩在家裡附近一間小工廠研究了一陣子,成功打造出一款可以重複使用的岩釘。
    起初,Yvon 也沒想到要把這項發明拿來賺錢,這些純手工打造、1 小時只能生產幾個的岩釘只供自用。不過當和他一起攀岩的同好們看到這項攀岩界創世紀的發明,馬上搶著跟他下訂單,他才意識到原來自己在無意間打開一塊潛在市場。
    於是,Yvon 去攀岩時都會在後車箱多裝一些岩釘,賣給同好補貼旅費。到了 1957 年,他決定成立專賣攀岩裝備的公司 Chouinard Equipment 企業化經營;相較歐洲的傳統岩釘一個賣 0.15 美元,Yvon 改良後的岩釘一個可以賣到 1.5 美元,整整貴上 10 倍,銷售量卻是年年成長,全盛時期拿下超過 80% 的市占。
    成功的背後,是 Yvon 最初的動機:「沒人能做出讓我滿意的東西,所以我自己動手做」。

    鼓勵員工上班外出玩樂,把靈感帶回辦公室

    1972 年,Yvon 擴大經營範圍,成立 Patagonia 服裝品牌,賣起戶外活動的機能性服裝。
    如果你在平常上班時間去 Patagonia 的辦公大樓晃晃,可能會很驚訝地發現沒什麼人在,因為員工可能都跑去附近的海邊衝浪或揪團去爬山了,員工不在,老闆更常不在!
    在創辦公司之前,Yvon 從來沒有上過任何商科或管理的課程,但他透過閱讀及觀察,自創出稱之為「缺席管理(Managing By Absence)」的獨特管理方式。
    在缺席管理的體制下,公司允許員工自己決定上下班時間、自由選擇當下最想做的事。對衝浪愛好者而言,潮流、風向、浪高都剛剛好的天氣可遇不可求,過了這個村就沒那個店。而 Patagonia 的員工都知道,Yvon 常掛在嘴邊的一句話:「工作隨時可以做,但不是每天都有好天氣。」
    Yvon 認為,對戶外運動用品公司來說,若員工成天待在辦公室而不親自上山下海,把時間花在自己熱愛的運動,根本就沒機會知道什麼是「連自己都滿意」的產品。鼓勵員工從中尋找靈感,反而對公司最有利。
    但值得一提的是,缺席管理不代表無限度的「放任」,同時也重視「責任」。因此在尋找員工時就非常重視面試者是否同時具備「熱愛戶外運動」、「能獨立完成工作」兩種特質。Patagonia 挑人嚴謹的程度,曾讓一些職位懸缺長達 1 年,卻也因為重視文化契合,讓歷年員工流動率只有 4%。

    讓員工認同公司願景最好的方法:親臨現場感受自己工作的意義

    1980 年後期,Patagonia 在波士頓開了新分店。開幕後 3 天,員工陸續感覺身體不適而請病假。公司找來環境工程師勘查後,發現地下室存放的棉衣會散發出甲醛,加上建築物通風設計不良,才導致員工產生健康問題。
    這起意外讓 Patagonia 聘請一家研究機構分析了產品使用的 4 種主要纖維:棉、羊毛、聚酯纖維和尼龍,得到的結論是:棉花問題最大,因為棉花種植過程中得施加大量農藥和化學肥料,採收後還要用大量的有機溶劑來清潔。
    因此,Patagonia 在 1994 年決定在 1 年半內將整個運動服裝系列(約佔業務的 1/3)改用有機棉製造,但這個改變卻引起供應商和員工的反彈:為了處理有機棉,紡紗廠必須移除傳統棉花產線上大部分化學處理的步驟,自家的設計師也得拋棄過往的設計圖,依照有機棉的特性重新設計產品,行銷單位更擔心採用有機棉會讓成本提高 40%,競爭對手因此得利。
    為了平撫員工的反彈,Patagonia 開始帶員工坐公車到加州主要的棉花產地聖華金河谷(San Joaquin Valley),先參觀傳統棉花農場,再參觀有機棉花農場。
    在傳統棉花農場裡,他們會聞到刺鼻的殺蟲劑味道,田野附近沒有任何鳥類出沒,沒有人想長時間待在農場裡;在有機棉農場,他們卻可以在蟲鳴鳥叫的環境中坐下來野餐,翻起土壤看看裡面豐富的生態。
    員工在參觀完棉花農場之後,紛紛都認同公司的決定:「改用有機棉雖然很難,短期內也可能為營運帶來麻煩,但是正確的做法,我們會努力做到。」
    有機棉的轉變,讓 Patagonia 的產品從原先有 166 種款式大幅降低成不到 70 種,雖然花了好幾年時間,但在公司上下齊心的努力之下,仍將銷量和毛利率拉回原有水準。

    登廣告「別買我家產品!」,提倡「慢時尚」讓環境得以永續

    不過更特別的是,為什麼一間企業會對顧客宣導「別買我們的全新產品」?相對於前陣子興起一股鼓勵消費的「快時尚」品牌,Yvon 提倡的「慢時尚」顯得相當突兀。
    Patagonia 和 eBay 聯手推出「Common Threads Initiative」計畫,建立起自家二手商品的銷售管道,同時鼓勵顧客在 eBay 平台購買這些經濟實惠的二手商品。
    在「Common Threads Initiative」背後的動機,是熱愛自然的 Yvon 為了實現保護環境的理念,提醒消費者審視手邊想丟掉的東西有沒有機會修復再使用,或是轉售給其他需要的人。如果真的都不行再回收。
    Yvon 認為每個人應該要用各種方式盡到保護環境的責任。Patagonia 在北美各地都設有服裝維修中心,幫助顧客修復每一件 Patagonia 的產品。若顧客是真的想丟棄它,Patagonia 會協助轉售;如果產品壞掉了,沒辦法修復也無法再售出,Patagonia 會幫忙回收,並讓產品內還有利用價值的地方例如纖維、拉鍊取出,再使用於其他的產品中。
    「我們將永遠讓你買的產品找到它適合的位置」,而 eBay 與 Patagonia 這樣的合作更希望能在零售業市場推出新的消費模式-使商品有更大的耐用性及延長其生命週期,Yvon 說。
    除了對產品的承諾,Patagonia 自 1985 年來發起了「1%地球稅(1% for the Planet)」活動,號召所有企業將銷售額的 1% 用於保護和恢復自然環境。Patagonia 自己當然帶頭,將營收的 1% 捐給草根性的環保組織。

    揮揮手不帶走一片雲彩,將公司捐出、致力於環境保護

    2022 年,83 歲的 Yvon 思考著 Patagonia 和地球的未來,再一次有了革命性的想法。
    他不打算把公司傳給兩個 40 多歲的孩子,雖然他們都已在公司工作多年。他跟太太、孩子充分溝通之後,決定把公司整個「捐」出去。
    4 人把手中持有的價值約 30 億美元的股權,分別捐獻給「Patagonia Purpose Trust」和非營利組織「Holdfast Collective」兩個單位,並訂立嚴格條款,確保公司未來在扣除營業資金後的所有利潤都用於應對氣候危機和保護全球未開發的土地。這一家 4 人不但把老爸一生的心血捐出,還要為這筆巨額捐贈付出 1750 萬美金的稅!
    當年 Yvon 無心插柳之下開始他的品牌之路,直至今日成長為一間年營收上億美金的公司。難得的是,Yvon 並沒有忘記初衷,繼續享受戶外運動帶來的樂趣。他也因為熱愛戶外運動,而了解到需要為保護環境盡力。因此,下次有人告訴你興趣不能當飯吃的時候,請記得攀岩這個興趣,不但讓 Yvon 不愁吃穿,也為這個世界的永續發展,盡了一分力。
    參考資料:
    全文轉載自創新拿鐵,原文標題:成立 50 年、市值 30 億美元,創辦人為何一口氣「開除」所有股東,把公司捐給「地球」?

    閱讀文章
  • 他在樹屋住 7 年,創辦最早的未來肉公司

    他在樹屋住 7 年,創辦最早的未來肉公司

    創新拿鐵/文:戴羽
    「素肉」最近大行其道,很多連鎖餐飲店都開始推廣。其中最知名的就是比爾蓋茲投資的 Beyond Meat 和李嘉誠投資的 Impossible Food。但「素肉」並不是什麼新概念,畢竟我們已經吃了多年的「素雞」、「素魚」。而一家美國公司從 1995 年開始就推出了「豆腐雞」(Tofurky)以取代感恩節的火雞(Turkey)!

    從抗拒商業的嬉皮,到販賣「發酵黃豆」的老闆

    Tofurky 的創辦人 Seth Tibbott 成長於 70 年代。當時越戰正在進行中,美國青少年中正興起一陣反戰、反主流、反大公司的「嬉皮」浪潮。而 Seth 也被它所影響,對「商業」完全沒有興趣。他認為,商業不會為人們帶來任何形式的社會變革,因此他不想要參與其中。
    大學輟學後,Seth 在一間「戶外學校」向六年級和國中學生教授戶外的各種知識。1972 年,Seth 看了一本叫《Diet for a Small Planet》的書。書中指出,吃肉是非常浪費的,因為用飼料(或穀物)餵養牲畜然後養大了牠們後再吃肉,不如讓人類直接吃穀物會更有效。身為非常在意環境的嬉皮,Seth 因此改變了他的飲食習慣,開始盡量吃素。
    Seth 在這個時候,拜訪了名叫「The Farm」的「嬉皮大本營」。在那裏有約 1200 位嬉皮住在 1600 英畝(約 196 萬坪)土地上。他們互助的生活,而且都是素食者。所以他們也研究了很多適合嬉皮士們的食物。其中最讓 Seth 驚艷的就是「天貝」(Tempeh)。
    天貝是源自於印尼的傳統發酵食品,是將黃豆去皮煮熟後,加入黴菌並在約 31 度的溫度下發酵 24 小時而成。它對一向只靠吃煮黃豆來補充蛋白質的 Seth 來說,讓他在食物上可以有更多的變化。所以在 Seth 回家後,他也開始自製天貝。
    雖然一開始是做來自己和親友吃,但 Seth 很快就發現他可以為一些嬉皮的活動提供天貝。所以他在自己的舊冰箱內裝上了聖誕燈飾,提高冰箱內的溫度,然後開始製作天貝來賣。
    不久後,Seth 在他家附近發現了一家名叫「爪哇」的印尼餐廳,他看到菜單中沒有天貝,於是就和老闆商量為餐廳提供他做的天貝。餐廳老闆在嘗過了 Seth 的天貝後,覺得它非常好吃,於是就覺得長期合作。因此 Seth 的天貝就開始真的成為一門生意了。1980 年 12 月,Seth 開了他第一家公司「龜島食品」(Turtle Island Foods)。

    為了省錢省時間,住在樹屋 7 年

    在那個年代,素食的風潮還沒興起。因此,很多人並不看好 Seth 能靠賣天貝賺錢。而實際上,他也真的沒賺多少。畢竟,他是一人生意,除了一些固定的客戶之外,Seth 每天都會開車兜售他做的天貝。
    在 1981 年的 4 月,一家天然食物經銷商為了要擴充它們的產品,向 Seth 訂了每週 1 千磅(約 450 公斤)的天貝,但 Seth 當時的產量是每天約 100 磅。於是,他需要尋找更大的空間來生產天貝了。
    Seth 因為沒有很多資金,所以很難找到合適的地點。有一天他經過一棟廢棄的校舍,發現裡面有一間學生餐廳用的廚房,於是他就做了一些天貝然後就去拜訪學校的負責人。最後,他以每月 150 美元(約新台幣 4700 元)租下了那棟校舍,並將廚房變成了他的天貝培養室。
    雖然租金便宜,但 Seth 還是沒有賺很多。基本上,他每個月的收入都只有幾百美金。為了省錢和省時間,他在校舍附近用每月 25 美元租了 4 顆樹,然後在樹上用回收的木材和廢棄的建築材料蓋了一間樹屋,然後住在裡面。至於洗澡之類的需求,就在「公司」解決。他這樣一住就住了 7 年⋯⋯
    在這 7 年中,Seth 也多次懷疑自己到底是不是在「浪費人生」,因為他的生意一直沒有起色,只足以讓他糊口而已。但對用素食改變世界的執著,讓 Seth 相信堅持下去是對的。甚至當一家豆腐廠商願意出 2 萬 5 千美元收購他的天貝企業時,他毅然地拒絕了。他覺得:「這是一個非常爛的小生意,但這卻是我的小生意。」於是他堅決相信它會變得更好。
    7 年後,Seth 搬離了樹屋。不是因為天貝的生意變得超好(雖然有慢慢進步),而是因為他結婚了,所以他就搬到太太的房子。但 1995 年,Seth 機緣巧合下遇到了「豆腐雞」,才完全改變了他的事業。

    用「豆腐雞」取代「火雞」擔任感恩節的主食

    豆腐雞的出現,是源自與 Seth 多年來一直在煩惱節慶,特別是在感恩節大家在吃烤火雞時,他可以用什麼食物來帶出節慶的氣氛。他做了很多的嘗試,例如有一年他在南瓜內塞了米飯和蔬菜然後拿去烤,但南瓜在烤箱中爆開了。Seth 也嘗試過用麵筋包裹食材然後拿去烤。但是烤過的麵筋太硬,連切開都是個挑戰,更不用說拿來吃了。
    1995 年,Seth 的客戶 Hans Wrobel 推薦 Seth 可以用他們做的「釀豆腐」(在豆腐內釀入蔬菜,並加上素的醬汁)來做感恩節的主菜。Seth 嘗試了之後非常滿意決定和 Hans 聯手推出素食者感恩節的火雞。
    為了讓「釀豆腐」更像火雞,Seth 用天貝做了「雞腿」而且還在每一份「釀豆腐」中搭配 8 隻「腿」,讓顧客們一家都能人人有「腿」吃。有了產品,當然要有一個吸引顧客的名稱。Seth 想起他之前吃過一款烤豆腐三明治叫「Tofurkey」覺得非常合適,於是決定借用並它稍微調整成「Tofurky」(根據 Seth 的說法,他有事先取得對方的同意)。
    接下來 Seth 要思考的是通路和定價策略。為了要讓一般民眾都可以輕易的買到豆腐雞,他決定要和一般超市合作,將產品放到它們的冷凍食品部。但很多超市老闆都對這個產品抱持懷疑的態度,不是因為它是新產品,而是因為它每份要價 30 美元。當時一般冷凍食品都沒有那麼貴,而且火雞的價錢約每磅 1 美元。約 3 磅重的豆腐雞可以說是 10 倍火雞的價格了!
    但是,當豆腐雞一推出市場,馬上得到很多人的歡迎,在第一年就賣出了 800 多份(800 X 30 = 2 萬 4 千美元,對每個月賺幾百美元的 Seth 來說,真是很好的收入)。還有一家超市特別設立了「豆腐雞專線」,讓顧客可以打電話預訂豆腐雞。
    而這熱烈的反應,也讓 Seth 第一次明確的感覺他的生意總算找到可行的路了!

    最早的「素肉」公司,維持獨資走自己的路

    為了更了解顧客們的感受,Seth 在第一代豆腐雞的包裝中附上一張回郵意見書,讓顧客可以輕鬆的提供意見。他收到很多顧客表示感謝,說他們經過多年總算在餐桌上不會感覺被冷落,因為現在有他們可以吃的「火雞」了!
    另外,有很多顧客提供了寶貴的意見。例如,有人表示豆腐雞在解凍後會變形。於是,Seth 在隔年的豆腐雞中加入麵筋,讓它在解凍後也能保持原本的形狀。
    第二年,他們售出了 1800 份以上的豆腐雞,而這個數字在 1997 年躍升至 1 萬 8 千份。Seth 也將賺到的錢投資在更先進的設備,讓生產變得更簡單、更便宜,進而將豆腐雞的售價降低到約 20 美元(現在一份約 10 磅豆腐雞的售價為 17.99 美元)。
    豆腐雞的成功也吸引了媒體的注意。Seth 說有一次在接受《華盛頓郵報》電話訪問時,《紐約時報》的記者就在另外一條線上等待。而這些媒體的報導,也讓更多人認識豆腐雞,進一步的提升了它的銷量。豆腐雞的累積銷量在 2001 年到達 10 萬份,2012 年 300 萬份,而到了 2018 年 Seth 就賣出了第 500 萬份的豆腐雞。
    目前,豆腐雞可以在全球 2 萬 7 千間門市中售賣,而年銷量大概是 40 萬份。當然,素肉龍頭 Beyond Meat 和 Impossible Foods 不管是在銷量或公司估值上都比 Tofurky 高出許多。但 Seth 並沒有羨慕,他覺得能讓人們有更多「素肉」的選擇是件好事。但是,他對 Tofurky 目前的發展很滿意,因此沒有打算尋找投資人或將公司上市。
    在今年 3 月,Tofurky 也贏得一場官司,讓它可以繼續在產品上使用「素漢堡」(Plant-based Burger) 與「無肉香腸」(Meatless Sausage) 這樣的名稱。Tofurky 稱這樣的名稱並不會「混擾」消費者,相反的能夠明確地讓他們了解購買的是什麼商品。而這正是 Seth 最初想要的,讓人們知道除了「肉類」之外,他們有更聰明的食物選擇。
    參考資料
    全文轉載自創新拿鐵,原文標題:在樹上住了 7 年!他用豆腐取代火雞,最早的「素肉」公司,是這樣創辦的!
    閱讀文章
  • 細節裡的千萬商機——巴基斯坦夫婦打造一雙「越穿越懂你」的休閒鞋

    細節裡的千萬商機——巴基斯坦夫婦打造一雙「越穿越懂你」的休閒鞋


    創新拿鐵/文:陳蔚銘
    「Atoms」是美國近年來急速竄起的休閒鞋(sneakers)品牌,2018 年創立以來,只靠著兩款每雙售價 129-159 美元的休閒鞋,就創造了 1200 萬美元營收。

    大學接觸到網路世界,發現線上銷售潛力無窮

    「Atoms」的共同創辦人 Waqas Ali 和 Sidra Qasim 是一對來自巴基斯坦的夫妻檔。他們還沒結婚前,兩人都在巴基斯坦第二大城 Lahore 念大學,一個主修物理、一個主修商業。
    物理系才念到一半,Waqas 就接觸到當時正快速發展的網際網路,每天泡在電腦教室裡上網好幾個小時;他發現網路購物帶來的方便性會是未來的趨勢和商機所在,於是他拉著 Sidra 一起研究,想搭上網路創業的熱潮,把實體商品放在網路上賣。
    然而,當地創業資源極缺,他們沒有管道入門,不知道去哪找廠商,甚至連一台自己的電腦都沒有。
    為了找到相關資源,他們除了四處申請創業補助,Waqas 還把原先媽媽給他的生活費 800 美元通通拿去辦了一場「招商」活動,希望能找到願意讓他們在網路上賣產品的廠商。不過,當地廠商根本不理解什麼是網路,他們的招商失敗,錢花光了、半個供應商或客戶都沒找到,Waqas 和 Sidra 也因此大吵一架,搬回老家住。
    過了不久,Sidra 突然收到通知,他們之前申請的創業補助通過,獲得一萬美金。他們得以繼續拜訪各家廠商尋找各種可能性。終於,他們找到一群皮鞋匠願意接單,讓他們把皮鞋放上網賣。
    接著,他們又加入 Google 在當地提供的創業學程,一邊學習經營電子商務所需的知識、一邊和鞋匠們學習如何挑選皮料、如何設計鞋底花紋。最終,他們在巴基斯坦創辦名為「Markhor」的網路皮鞋品牌:跳過中間商,消費者用 300 美金就買到一雙高品質手工皮鞋,相對名牌動輒上千美金的售價,Markhor 的確有市場,不過受限於產能,每年大約只能賣出 50 雙皮鞋,獲利有限。
    Waqas 和 Sidra 知道這樣的成績差強人意,仍持續尋找其他的創業資源讓自己成長。他們開設了 Twitter 帳號,和其他國家的創業家互相交流,甚至跨海申請當時錄取率只有 2%、曾孕育出 Airbnb、DoorDash 等多間新創獨角獸的矽谷創業加速器「Y Combinator」。

    從巴基斯坦皮鞋老闆,變成紐約鞋店打工仔

    第一次申請 Y Combinator 沒有成功,Waqas 和 Sidra 把目標轉向群眾募資平台「Kickstarter」。不過由於 Kickstarter 有地區限制,巴基斯坦地區無法申請,他們只能到美國註冊公司。
    Waqas 借了 3500 美金買了機票飛到美國,一邊辦理公司註冊手續、一邊靠著在 Twitter 上連結的人脈募到 3 萬美金。2014 年,Markhor 的皮鞋在 Kickstarter 平台上接到 600 多雙皮鞋的訂單,成功募集 10.7 萬美金,讓他們有餘裕擴充人手進行生產。Kickstarter 專案的成功鼓舞了 Waqas 和 Sidra,也消除了他們的家人對創業的擔憂。他們順勢完成了終身大事、再次申請 Y Combinator,終於順利錄取加入 2015 年的夏季班,飛到美國展開新生活。
    剛到美國,他們連英語都不太會說,靠著整天看電影、聽創業 podcast 學英文、一邊參與 Y Combinator 的活動、一邊忙著處理 Kickstart 專案出貨;日子過得忙碌,Y Combinator 的重頭戲「Demo Day」很快就到了。
    Demo Day 可說是 Y Combinator 所有團隊最重要的期末考,所有「同學」都盛裝打扮,希望能爭取到投資人的青睞。但 Waqas 和 Sidra 卻發現,大部分人即便在這樣的重要場合都捨棄皮鞋不穿,反而穿著方便行動的休閒鞋出席。這個現象給了他們一個靈感:要在美國市場做出成績,休閒鞋可能比皮鞋更有機會!
    於是,雖然在 Y Combinartor 結業之後沒有獲得任何投資,但 Waqas 和 Sidra 仍決定搬到時尚尖端紐約,冒充大學生到鞋店打工,近距離觀察休閒鞋行業的營運,找出人們喜歡穿什麼鞋;他們也在路上找人聊鞋、拍下人們走路、站立和坐著時腳如何移動的照片。下足功夫研究一段時間之後,他們有了重大發現。

    把 1/4 吋的微小差異,放大成千萬美元營收

    一般人買休閒鞋主要有兩大考量:穿起來服貼好走、各種場合都能穿。
    根據他們多年的製鞋業經驗,有超過 70% 的人左右腳大小差了 1/4 吋(約 0.64 公分),甚至有 7% 的人會差到半吋;對穿著的舒適度而言,鞋子合不合腳絕對是關鍵。然而,市面上絕大部分鞋廠都只有提供每半吋為單位的尺寸,一次也只能買一雙同尺寸的鞋子,無法完美符合所有人的需求。
    因此,Waqas 和 Sidra 認為這是做出差異化的一個絕佳機會。他們創辦了休閒鞋品牌「Atoms」,找到一間韓國供應商,願意為他們製作從 3.5 到 15 吋、每 1/4 吋為單位的休閒鞋。
    此外,客戶在網路上下單時可以挑選 3 種尺寸,Atoms 會寄出 3 雙不同尺寸的鞋,客戶試穿後可以留下任 2「隻」合腳的鞋,剩下的再免費寄回。
    而消費者的反應證明了 Atoms 提出如此顛覆傳統的概念的確有效:第一款休閒鞋「Model 000」在正式發售前就吸引了 4 萬人排隊預購。

    選擇越少越快樂,信奉「極簡主義」只出一款最好的鞋

    除了合腳之外,消費者買休閒鞋也會考慮鞋子的機能性和外觀能否滿足日常活動中各種不同場合。「市面上大多數主打『舒適』的鞋子只有在你試穿當下才成立」,Waqas 舉另一家鞋類初創公司「Allbirds」 為例:「Allbirds 由羊毛的製成的鞋非常柔軟沒錯,穿著它走幾步路就像走在雲端。但是走上 10 個街區,你會發現軟底設計走久了很不舒服」。
    為了做出能適應各種場合的休閒鞋,Atoms 請來曾在大廠 Adidas 和 Puma 工作 18 年的資深製鞋師 Sangmin Lee 主管操刀設計。
    為了讓顧客走得久,鞋底挖了些圓洞讓重量減輕兩成;為了防止下雨天滑倒,鞋底加上止滑的特殊紋路;長時間穿著會吸收汗水,就在鞋子的織線中混入銅線來抗菌防臭;鞋帶常掉需要重綁很麻煩,就用不易鬆脫的橢圓形鞋帶孔加上彈性鞋帶讓顧客一年只須綁幾次鞋帶。
    另一方面,由於 Sidra 和 Waqas 信奉極簡哲學,以至於他們第一次進到美國超市時,看到貨架上琳琅滿目的牛奶和優格品牌卻不知從何買起。相較於巴基斯坦商店裡只有一種選擇:「我們覺得生活應該要盡其簡單,太多選擇讓人無法適從」。
    極簡風格也呈現在他們的產品組合:Atoms 的鞋子剛推出時只有黑、白和黑白 3 種顏色可選,鞋面上也沒有任何多餘裝飾或品牌 logo;當素色系列銷量穩定後,對喜歡新鮮感的顧客,再以 45 到 60 天的間隔推出新色或限量圖案版本接受預購。Atoms Model 000 正式銷售半年後,就賣出超過 12000 雙鞋。

    如何創造 3 成回購率?提供舊換新折扣解析鞋墊玄機

    對新創品牌來說,第一波銷售成功還不夠,如何把第一波顧客轉換成穩定的回頭客才是持續成長的關鍵。因此,Atoms 也建立了創新模式來留住顧客的心:
    首先,Atoms 提供舊換新優惠:顧客只要把不穿的舊鞋寄回,可以得到一組選購新鞋的折扣碼。
    接下來,Atoms 正在設計一種特殊圖案,這種特殊圖案會被印在鞋墊上,隨著顧客不同的穿著習慣、走路姿態產生不同程度的磨損;Atoms 收到顧客寄回的舊鞋後,分析圖樣和鞋底的磨損狀況,就能藉此得知哪部分的結構需要加強支撐或補強,顧客回購鞋子時再附上量身打造的客製化鞋墊,企圖讓顧客越穿越合腳,再也穿不回一般的量產鞋。
    最後,回購的客戶也享有在第一時間預購限量款商品的資格,避免太過單一的產品線在消費者失去新鮮感之後無以為繼。
    根據 Waqas 的說法,目前的 Atoms 的業績有 3 成來自回購客戶。
    身為新創公司,Atoms 的確成功在傳統大品牌以大量廣告活動和實體店面主導的市場中擠出生存空間,但想要站穩腳步,不被競爭對手後來居上,就必須依靠靈活策略和深化客戶體驗的優勢。Sidra 和 Waqas 希望能持續證明:「世界不只被 Nike 和 Adidas 統治」!
    全文轉載自創新拿鐵,原文標題:在 0.6 公分的微小之處找到千萬美元商機!巴基斯坦創業夫妻檔打造出一雙「越穿越懂你」的休閒鞋

    身為地球村公民,我們都該具備相應的「永續力」以回應當代問題!立即參與永續素養大調查,掌握年度最熱門永續話題、還能獲得多項永續好禮! >>即刻填答
    閱讀文章
  • 支付方式再進化:手上植晶片,結帳付款一手搞定

    支付方式再進化:手上植晶片,結帳付款一手搞定

    創新拿鐵/文:戴羽
    隨著手機的普及,我們消費的方式也起了很大的變化。以往的「一手交錢,一手交貨」不再是唯一模式。現在更多人選擇的是透過掃描手機上的條碼,或是用手機感應一下來完成交易。一家歐洲的新創公司 Walletmor 就想要進一步簡化這個模式,讓我們只需「揮手」就可以結帳!

     從「以物易物」到「揮手結帳」,「錢」為了更方便而「進化」

    錢其實出現的比手寫歷史還早,所以我們可以判斷在遠古時代,先人們就開始思考讓「購物」變得更方便的方法。
    在錢被發明之前,人們都是靠著「以物易物」來得到想要的東西。但是這個方法有明顯的問題,首先同樣的物品在不同的人心中有不同價值。例如,一頭羊可以和甲換來一把石斧,可是和乙只能換到一把青菜!
    另外一個問題是,「以物易物」需要花很多時間找到需要你手上的貨物的人,而且他也正好有你需要的東西,交易才能夠成立。於是,老祖宗們覺得太麻煩,就開始用一些大家公認有統一價值的東西,讓交易變得更順暢。例如,一隻羊價值是 30 個貝殼、一把石斧是 28 個貝殼、而一把青菜只值 1 個貝殼。於是,錢的概念就開始出現了。
    為了讓「錢」更耐用(畢竟貝殼非常易碎,只要不小心撞爛了,就會少了一把青菜!),老祖宗們開始研究用金屬來造錢。在東周時期,一種長得像鏟子,用青銅鑄造的「布幣」開始流通,成為世上最早起的金屬貨幣之一(所以財政部、央行、臺銀的標誌都採用了布幣的圖像!)。
    由於攜帶一堆布幣不方便,所以從秦朝開始銅錢成為了主要流通貨幣。中間有一個孔,讓人們可以用繩子把它串起來讓攜帶方便。銅錢使得購物變得更輕鬆,但大量攜帶用金屬鑄造的銅錢還是太有「份量」,所以宋朝開始就出現了被稱為「交子」的紙質票據,是最初的紙鈔。
    再下一波「錢」的創新,要等到 1949 年有美國人創辦的「食客俱樂部」(Diners Club),才讓人們開始用信用卡付款。而隨著 iPhone 在 2007 年推出後爆紅,近來電子支付更成為了人們愛用的付款方式。
    每一次「錢」的創新,都離不開讓我們消費時能夠更方便,比較學術的說法就是「降低交易成本」。例如,近年來興起的加密貨幣雖然變成了投資產品,但它最初是為了將貨幣「去中心化」,讓交易能夠在更短的時間內完成。
    而 Walletmor 的創辦人和執行長 Wojtek Paprota 沒有想要如加密貨幣一樣完全顛覆「錢」的概念。但他希望能夠在既有的框架中,讓「用錢」變得更方便。因此,他決定要研發出可以植入人體中的晶片,讓人就等於錢包!

    植入手中而且不需要電源,一次小手術讓你方便 5 年

    其實 Walletmor 並不是第一家實現用「手」結帳的公司,亞馬遜就在旗下的 Whole Foods 實體店中,推出「掌紋付款」服務。消費者可以通過 Amazon One 服務,將自己獨一無二的掌紋和信用卡綁定,然後在結帳時只需要將手掌放在掃描器上就能夠直接扣款。
    另外,將晶片植入人體也不是什麼新鮮事。早在 1998 年英國雷丁大學(University of Reading)的模控學 (Cybernetics)總監 Kevin Warwick 教授就曾將一個 23 釐米乘 3 釐米的晶片植入左手。但這個晶片只停留在他手中 9 天,因為它的電量也只能維持那麼久。
    Walletmor 想要「商業化」它的產品當然一定要做的比雷丁大學好,以及和亞馬遜有所不同。首先,它的植入品只有一粒米的大小,重量低於 1 公克。這個植入品是由全被對人體無害的生物聚合物包覆著的晶片以及微型天線所組成。
    整個植入手術的需要約 25 分鐘,但真正將晶片放入體內只要 4 分鐘就能完成。原則上晶片可以植入人體的任何地方,不過 Walletmor 會建議手部因為那是最符合各種使用情境的。在進行植入手術時,一位和 Walletmor 合作的骨科醫生將會在使用者手上開出一個小切口,然後將晶片塞在皮膚下。使用者形容手術就像被人捏了一下,一點也不痛。
    在技術上,Walletmor 選擇採用 NFC(Near Field Communication)一種短距離的高頻無線通訊技術。這種技術能夠讓晶片在不用觸式下,也能夠點對點的傳輸資料。而這個技術最好的地方,在於晶片本身並不需要電源。它會在靠近讀卡機時,透過機器產生的電磁場來取得需要的電。
    這個晶片目前要價約 300 美元(約新台幣 9 千元)而且可以用 5 年,但只需透過非常簡單的手術就能更換新的晶片。對 Walletmor 而言,這個產品最值得驕傲的地方就是在完成植入後,晶片馬上就可以使用了。即是說踏出手術室後,如果感覺到口渴,就可以馬上到隔壁的便利商店「揮手」買飲料,順便看看店員驚訝的表情了!
    至於「揮手」付款所用到的錢來自哪裡?Walletmor 有自己的電子錢包服務。使用者可以下載電子錢包,並和植入的晶片配對,然後再將錢轉入該錢包就可以使用了。

    將晶片植入體內,在寵物中已經行之有年

    「揮手結帳」當然很方便,但還是有很多人對植入的技術有疑慮。有的人擔心它的資安問題,例如卡片的資料會不會被有心人竊取。另外也有人擔心它長期植入人體是否會造成副作用。
    Walletmor 表示,這個晶片使用的技術其實已經非常成熟。很多手機結帳的功能,如 Apple Pay 就是在使用類似的服務。而且搭配的微型天線也確保晶片要在非常近的距離內才會被感應成功。這可以避免有人拿著感應器在路上亂晃來盜取晶片內的資訊。
    另外,目前很多的交易例如悠遊卡和多數的信用卡都採用和 Walletmor 類似的技術。所以,就是用任何資安風險,也絕對不是 Walletmor 獨有的。
    而有關晶片植入的安全問題,其實將晶片植入寵物體內已經實行多年,並沒有觀察到對動物有任何影響。另外,在新冠疫情期間,很多人也在國家強制要檢查疫苗注射證明的情況下,選擇將這些資訊寫入晶片然後植入體內。在瑞典,就有 6 千位國民選擇這個做法,讓自己不要隨身攜帶疫苗證明。
    一項 2021 年在歐洲進行的調查顯示,有超過 51% 的人們願意接受晶片植入。調查也顯示 18 到 24 歲的年輕人最能夠接受晶片植入,而且很多人認為這會讓他們感覺在「科幻電影」中。
    但對晶片植入反對最激烈的卻是一些虔誠的教徒!因為根據《聖經》啓示錄中記載,在末日前,人們都會被要求在右手或額頭上刻下代表著魔鬼的「獸印」。沒有這個印記的人,將無法進行買賣!所以,對這些教徒來說,將晶片植入體內並用它來付款,完全就吻合了《聖經》中所記載的。
    目前,Walletmor 已經成功賣出 500 顆晶片,並期待未來會有更多人在看到它有多方便後會願意來嘗試。但是,為了更方便,我們願意付出多少?這就要我們自己好好考慮一下了。
    全文轉載自創新拿鐵,原文標題:出門忘了錢包、手機又沒電?這家新創將晶片植入手中,讓你揮揮手就能結帳!
    閱讀文章
  • 中午吃什麼?美國新創推「懶人午餐」,為職場大忙人省時顧健康

    中午吃什麼?美國新創推「懶人午餐」,為職場大忙人省時顧健康

    創新拿鐵/文:陳蔚銘
    天氣越來越熱,中午沒什麼胃口,有沒有方便、清爽又好吃的午餐選擇呢?
    「Daily Harvest」是一間美國新創公司,主打營養成分比新鮮蔬果還高的健康冰沙和各式冷凍料理。創辦人 Rachel Drori 也曾因為工作忙碌,卻沒有營養簡便的午餐選擇所苦。
    但他沒有與健康妥協,找到了解決辦法。最終把一杯冰沙發展成一系列獨特產品,不只成功改變消費者看待冷凍食品的方式,也獲得好萊塢明星 Gwyneth Paltrow 和網球明星 Serena Williams 投資。

    創業不能只憑浪漫想像,超過「5 倍人情單」才全職投入

    Daily Harvest 的創辦人 Rachel Drori 是紐約人,從哥倫比亞大學商學院畢業後,曾在四季酒店(Four Seasons Hotels and Resorts)、美國運通等公司從事品牌行銷。
    由於工作忙碌,Drori 常常沒法在中午好好坐下來吃頓飯,一不小心錯過午餐時間,就只能找零碎的空檔到茶水間找些穀物棒、幾把堅果來充飢,再回到座位上繼續工作。
    然而,這對向來重視飲食均衡的 Drori 來說十分痛苦,於是他試著利用週末準備一整週的午餐。他把蔬菜、水果切好、分裝後冷凍起來帶到辦公室,要吃的時候只需花幾分鐘把冷凍蔬果倒進果汁機,加點堅果和牛奶打成果昔。如此一來,就算再忙也能輕鬆解決美味又營養的一餐。
    Drori 的同事們看到他的香濃果昔,也紛紛付錢請他順便多做一些讓他們嚐嚐;在口耳相傳之下,Drori 的果昔「生意」越來越旺。到了後來甚至得在紐約的皇后區租下一間共享廚房,每個週末到附近的 Trader Joe’s 超市買食材,窩在廚房裡製作果昔,再和姪子一起開著車在曼哈頓送貨,才能應付不斷增加的「訂單」。
    有人建議 Drori 不妨趁勢創業,但 Drori 仍然繼續他的正職工作,只利用週末經營他的果昔生意。因為他認為:「雖然我發現了一個市場上很有潛力的需求,但我想在全心投入之前弄清楚有多少人有這種需求。」
    因此,Drori 設定了一個目標:親友之外的陌生人下的訂單要比熟人訂單多出 5 倍,才能證明這是一門值得全心投入的生意。沒想到,目標剛訂完只過了兩個月就達標,Drori 就乾脆辭了工作,拿出 2 萬 5 千美元在 2015 年創辦了 Daily Harvest。

    冷凍食品比「生鮮」蔬果還營養好吃?小農與大廚是幕後功臣

    創立之初,Daily Harvest 就主張:「我們照顧好食物,食物才能照顧好你的健康」。
    Drori 認為,Daily Harvest 的產品想要擴展銷量,第一步得先打破大部分消費者心中「冷凍食品等於不健康」的傳統概念。因為提到冷凍食品,大部分消費者可能會想到的是微波爐裡的披薩,或便當盒裡的三色豆。
    但實際上,許多冷凍食品比市場上經過長途運輸的生鮮蔬果還要營養,比方說:採收後馬上冷凍的藍莓含有的維他命 C,比起採收後經過 3 天運輸到超市、營養流失的藍莓還要高出兩倍;冷凍菠菜的維他命 E 則會多出 25%。
    此外,傳統農場在蔬果完全成熟前幾週就預先採收,裝進充有氮氣的包裝降低運送時腐敗的速度。即便如此,仍有部分蔬果在運輸過程中腐爛而必須丟棄,也因為蔬果被採下時尚未完全成熟,不一定能呈現最佳風味。
    而相較於傳統做法,Daily Harvest 和橫跨加州到紐約 400 多位契作農民密切合作,確保所有食材都在最成熟的階段採收,並在 24 小時內冷凍以鎖住營養風味,再送到包裝廠進行處理。冷凍運輸也讓食材損耗減少 50%,減少額外的成本浪費。
    另一方面,除了嚴格要求食材品質,Drori 也希望產品要好吃,Daily Harvest 聘請了認證營養師和米其林培訓廚師設計菜單,產品線也從起初的果昔,逐漸擴展到濃湯、沙拉、拿鐵咖啡和冰淇淋,以每週、每月 DTC(Direct to Customer)的模式送到訂閱客戶家中。

    善用新創公司的靈活優勢:不只「滿足」需求、更要「預測」需求

    當年 Drori 還在從事行銷工作時,曾經從無到有打造過幾個新品牌。他認為對新品牌來說,光是「滿足」客戶需求還不夠,必須要「預測」需求;尤其對新創公司來說,善用自身靈活的優勢,搶先食品大廠推出吸引人的新產品更是創造生存空間的關鍵。
    傳統食品大廠若要從頭到尾開發新產品,流程得經過市場調查、成本分析、產品研發與生產,直到真正上市約需一年左右。因此,許多大公司會盯著新創公司的產品銷售,一旦發現某項產品有市場潛力,馬上就略過市場調查,直接挾帶成本優勢迅速切入。
    因此,Daily Harvest 的成長策略專注於如何持續有效率地推出下個新產品;Drori 請來曾在串流影音龍頭 Netflix 和線上造型顧問 Stitch Fix 擔任演算法主管的 Brad Klingenberg,協助 Daily Harvest 搭建在傳統產業很少見的資料分析平台,除了一邊從社群平台上發掘新產品的點子、也一邊為老顧客調整飲食喜好和送貨頻率。
    為了找出下個潛力新品,Daily Harvest 在各大社群媒體上開官方帳號,同時組建專門與和粉絲互動的團隊,負責每天整理分析與 Daily Harvest 相關的貼文內容,找出常 tag Daily Harvest 的「鐵粉」,收集他們對產品的評論、廣告貼文的互動或許願想吃的新口味,作為開發新產品的依據。一旦這群鐵粉看到 Daily Harvest 竟然讓他們的願望成真,自然很容易變成熱情的品牌傳教士。
    例如,「Beyond Meat」掀起「未來肉」炫風時,Daily Harvest 也推出主打天然植物性蛋白「Crumbles」系列產品,給不想吃到未來肉裡多餘添加物的素食顧客;「Oatly」的燕麥奶爆紅時,Daily Harvest 也應客戶要求開發出「Mylk」杏仁奶系列產品。由於他的食材天然不需太多加工步驟,平均 6-8 週就可以推出新產品。
    針對已訂購的老顧客,Daily Harvest 也把產品做的和台灣的手搖飲料一樣高度客製化,依據個人喜好調整不同糖量、咖啡因或飲食禁忌。而家庭顧客和單身上班族下單的頻率和份量不盡相同,Daily Harvst 也讓客戶自行調整每週或每月送貨,或調整 9、14 或 24 等不同份量,相較傳統的訂閱模式更加彈性。
    反觀傳統大廠,Dailly Harvest 的策略就顯得靈活許多。相對於 Daily Harvest 仔細照顧小眾鐵粉、大廠必須盡可能滿足最多大眾消費者的喜好,用灑大網捕大魚的行銷方式花大錢請明星代言;而大量生產的流程更不可能為每個人調整口味。有了不斷跑在大廠前頭的靈活與速度,Daily Harvest 就能讓業務持續成長。
    過去兩年,Daily Harvest 得益於隨著疫情升溫而快速增長的需求,2020 年營收達到 2.5 億美元,產品線也不斷擴展。今年二月,眼看疫情趨緩,Daily Harvest 也在芝加哥開設了「The Tasting Room」,準備用實體快閃店的概念測試新產品和行銷方式,找到更多有潛力的潛力新秀產品!
    全文轉載自創新拿鐵,原文標題:冷凍食品比產地直送的蔬果還營養?職場大忙人解決沒空吃飯的困擾,賣出上億美元的健康冰沙!
    閱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