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街友自力更生的另一哩路-大誌雜誌

2012.09.05
瀏覽次數:

文:黃仲豪、林以涵

The Big Issue創始於英國,獨特的街友販售通路,讓街友能夠自食其力,使它成為媒體中的社會企業。2010年大智文創將其引進台灣,發行The Big Issue Taiwan大誌雜誌,其中因緣及箇中甘苦請聽李取中總編輯娓娓道來。

問:台灣大誌雜誌和英國The Big Issue的異同?

答:和一般雜誌國際中文版架構不同,TBI的授權是品牌名稱授權,各國雜誌的資金來源、編務與活動都是獨立運作。英國是週刊,日本是雙週刊,台灣是月刊;日本、韓國、澳洲TBI的Logo和字體都有些細微的差異;日本的街頭販售員在販售時沒有配備,只有識別證,其它各國販售員的帽子、背包、背心、識別證的樣式也是由當地的團隊所決定。

問:大誌的銷售通路是它社會價值實現之處,能否介紹一下?

答:在銷售架構上,TBI採用批發、而非聘用或拆成的方式與街友合作。如果採用聘僱的方式可能無法逐漸降低販售員對外界的依賴度,同時也不能透過自食其力的過程去建立起自己的自信心,而降低依賴度與自信心的建立是販售員在未來能夠重新掌握生活主導權的重要關鍵;拆成則須克服拆帳時較為複雜的狀況。所以我們在一開始時會先免費提供十本雜誌和配備給有興趣擔任販售員的街友,將十本雜誌賣完即可賺得一千元,販售員就可再拿一部份賺來的錢來批雜誌去販售,沒賣完的過期雜誌可以換最新一期的雜誌,如果未來不想再繼續販售雜誌,雜誌社也會將其剩餘的雜誌購回。

我們招募販售員的說明會都辦在對街友做供餐、醫療等相關服務的支援單位,不過其實各國TBI或街報也不一定全都由街友販售,因為街友在資格的認定上有一定的困難-有些有家、有些沒有家、有些有家歸不得、有些有家不想歸。販售員的召募以無家可歸者為主,如有其他弱勢族群想當販售員,我們也會視狀況決定,但如果對方年紀較輕,我們會先勸他去找社會局或勞工局,尋求其他更適合的工作機會。

問:銷售體系的建立狀況如何?

答:世界各國街報組織前兩年的經營通常都比較艱辛,一來在創辦初期販售員人員數量少,零售量就低,二來雜誌靠的不是廣告收入,要達到一定零售量才能損益平衡。我們大約在創辦一年半後才勉強達到收支平衡,但相對其它各國來說算快的。目前前後加入過的販售員約一百五十位,比較穩定在賣的約六十位,販售員的平均年紀約55歲。

在街頭賣雜誌不需太強的銷售技巧,但需要較多心理建設,賣得比較好的販售員,通常是比較有自信的、用心的、會按照自己安排的時間去賣、和路人互動也較好。當期的雜誌約有九成是透過街頭的販售員銷售,剩下的過期雜誌才會在網站或其它推廣通路販售。目前雜誌在台北市、新北市、桃園市和台中市皆有街頭販售員,因為街頭販售員的拓展必須要先設一個發行站、投入人力和資源,所以我們都是採漸進式的,除非一個發行站已經有穩定數量的販售員,成本可以支撐,才會考慮請全職人員。

問:大誌除了銷售通路,和一般雜誌有什麼差異嗎?

答:最大差異應該是收益比例,我們發展重心放在街頭販售員的零售上,廣告只占收入的一兩成,只要販售員的零售量穩定的成長,就不會太依賴廣告的收入。有時太依賴廣告可能會讓雜誌的內容受到干擾,同時受市場環境波動的影響也大。

問:大誌的市場定位?

答:銷售地點會決定潛在讀者的屬性,我們的販售點大都選在捷運系統的外圍以及一些文教區域,所以目標族群大約就是二十到三十五歲的大學生和社會新鮮人,這個世代的特性也決定了我們要怎麼去溝通、提供哪些他們所需求的資訊內容、以及我們想與這個世代分享的價值觀。

問:目前市場的競爭狀況?

答:市場還是會決定你提供的服務內容,在台灣一本賣一百元的雜誌,價格比較的對象是像PPAPER、Shopping Design等雜誌,頁數大約在八十頁上下,我們並沒有因為雜誌的特質,就覺得內容可以編的較少些、頁數較薄些,不希望把讀者對大誌的支持,納入到定價裡面,還是要依照市場上能接受的價格去制定雜誌的規格。

問:大誌在社會和企業這兩部分的比重?

答:大誌不把社會企業當作是慈善或是公益性質,而是社會參與的形式。把雜誌當作是慈善事業,對販售員不公平,他們是在做一份工作,靠自己的勞力賺取所得,對消費者(讀者)來說,雖然有些人第一次購買雜誌時可能是出於支持他們的努力,但我們希望之後的回流購買是出於喜歡雜誌的內容。做為社會企業,應該要為自己的商品或服務負責任,不能把愛心消費與支持當作組織運作的常態。

問:未來的發展方向?

答:除了地理區域的拓展以外,也在考慮發行特刊,縮短發行週期;未來也有可能另外成立基金會,以非營利的方式運作,讓服務的對象及服務項目可以更加擴大與多元。

主題
看更多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