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黃岳永—從珠寶大亨到貧童的教育推手,讓每個孩子都擁有接軌世界的權利

文:陳玟成/圖:有機上網

「科技是促成現今教育發展的重要關鍵,我們要改變那些中低收入孩童的未來!」「有機上網」行政總裁黃岳永如此說著。

過去擔任香港上市公司行政總裁的黃岳永,因為與香港長者安居服務協會合作「隨身寶」服務,共同研發專為長者而設的戶外支援服務「一線通隨身寶」之後,發現自己可以運用自身在商業界的專業知識來輔助公益組織。2011年出任香港社會服務聯會全資附屬社會企業「有機上網」行政總裁,協助香港約15萬戶低收入家庭的學生購置電腦和網際網路服務,讓他們可以在家進行網上學習,跨越數碼鴻溝。

「有機上網」品牌主要是推行由香港政府資助的「上網學習支援計劃」,並且結合資訊科技界、學界、社福界的跨界合作,包括多間著名資訊科技公司(APPLE、Lenovo、Microsoft)軟硬體,教育出版公司(培生教育、牛津大學出版社)教材,以及11間社福團體合作。

「有機上網」不僅提供硬體,還要提供教育的服務,成為社區、學校、家庭與學生之間的橋樑, 成功發展一套為學童而設的一站式上網學習解決方案 。該機構並透過設立「種籽學校」和十四個地區支援中心,在十個地區、接觸近二萬四千名來自低收入家庭的學生。其中提供超過七千個家庭上網服務及培訓,讓他們的子女能夠在家中獲得上網學習的機會,並且了解如何正確運用網路資源的力量 。

黃岳永認為科技是促進教育發展的關鍵,能夠為來自低收入家庭的學生提供虛擬的學習環境,使他們衝破家境與社會地位的障礙,努力學習、奮發圖強。只要給予學生基本的技術支援及網絡配套,他們的潛能和創意便可得以發揮。

黃岳永說,「我們要讓有需要的學生獲得最優質、最物有所值的產品和服務。所以我們網羅世界級最先進的產品服務,讓學生能在最優質的資訊科技輔助下與世界接軌,而這就是『有機上網』的核心價值所在。」

 

 

(影片:黃岳永 上市公司CEO變身垃圾佬。影片來源

曾經是香港謝瑞麟珠寶行政總裁的黃岳永,從珠寶大亨轉變為貧童的教育推手,立志讓每個孩子都擁有與世界接軌的權利!

他將在4/12來到社企流論壇,分享自己投入貧童科技教育的心路歷程:http://tinyurl.com/SEI0412


延伸閱讀


「施比受更為有福」的時代來臨?「給予者」比「索取者」更加富裕?

快來參加社企流年會,讓八位創革者的生命體驗翻轉你的思維,使你追求夢想的理由超越「自己」,讓你重新擁有給予的能力。

按此進活動網頁

從矽谷到山谷—「愛樂活」共同創辦人Irene的故事

2014.02.21
合作轉載

文:Jill Chang(張瀞仁)


從矽谷到山谷

美國影星潔西卡艾巴為了讓自己小孩有安全的尿布而自創品牌,這故事你或許知道;在台北內湖科技園區,竟然有為了不想只團購有機蔬菜而創業的工程師媽媽。這是哪招?

雖然有過幾次點頭之緣,但第一次跟Irene比較長時間的聊天,竟是在民生東路玉山銀行的貴賓室。那天,Irene和老公帶著一歲的兒子去賣股票,「創業就是很燒錢啊」笑起來甜死人的Irene一邊顧著隨時會暴衝的兒子,一邊這樣說。


勝利 VS 對社會有益

在高中聯考還沒被基測取代的年代,我們背著重到讓肩膀發炎的書包、每天早自習、課後輔導,就是為了考上第一志願。很可惜,大部分的人都沒這種天份。Irene就屬於那種優雅地領先兩圈、讓大家只能在她背後嘆氣的那種人:北一女、加州大學戴維斯分校,後來加入一群史丹佛大學高材生的新創科技公司。是的,就是好萊塢電影前半個小時那種搭配輕快音樂的美好人生。直到網路泡沫「啵」的一聲破掉,那年Irene剛好畢業。身為一個社會新鮮人,環顧身旁,矽谷一片哀鴻遍野,Irene開始在西雅圖、紐約、台灣各地從事資訊專案開發、管理、分析相關工作。最後,她決定回到故鄉。

在台灣,憑藉自己的科技專業,Irene在 IBM擔任專案約聘,在精華地段的豪華辦公室裡過著大家夢寐以求的科技人生,同時享有許多科技人渴望的自由,生活十分寫意。Irene住的新店花園新城,是個300多戶的大社區。因為遠離塵囂,身邊鄰居也有不少是追求自然生活的高知識份子。社區一起團購有機蔬菜時,Irene開始想「為什麼我要去別棟大樓的團購點拿菜、蔬菜沒辦法送到我家嗎? 為什麼我自己不知道這些資訊?」 即使心裡帶著這些問題,Irene還是過著自己的科技上班族生活,頂多偶爾跟著退休的國小校長到山上當志工,幫弱勢原住民種菜。但隨著時間過去,Irene的理科頭腦發現這不是個合邏輯的解決方案:部落的網站很爛,種出來的菜根本賣不出去;部落本身的問題(如習慣靠政府補助、小朋友不好好上學…)也不是靠種菜賣菜可以解決的。


社會企業的開始

「所以就決定自己創業來作這個啦! 後來想一想,或許是我天生就喜歡冒險吧」這麼重大的決定背後,Irene帶著微笑,淡淡地說出的原因。拋棄高薪工作和所有羨慕的眼神,和先生一起投入每天和農友、原住民打交道的徹底草根(grassroot)工作(真的是「草」根呀)。如果人生是舞台,Irene應該就是那種在演唱會群眾high翻天時俐落離開,留下一句「我有我的人生,你們好好玩唷」的搖滾主唱。

創業一開始,Irene就設定要做社會企業。她的商業模式是:透過自己的專業,幫農友們架構網站銷售平台,只收取最基本的費用。過不了多久,就後來發現一切根本不像當初想的簡單:原住民部落其實政府資源很多,多到沒有人想要花錢作網站。但問題是:政府幫忙做的網站因為缺乏維護,根本達不到行銷效果、後台之複雜也讓農友也沒有能力自行管理更新,最後網站就變成像太空垃圾一樣在虛擬空間裡飄零的遊魂。

在得不到大家青睞的狀況之下,Irene心一橫,祭出「用蔬菜換website」策略。

結果還是...慘敗。

她舉例:當初福山農莊有企業家志工、以商業策略操作、會員有很多是律師老闆之類的人… 看起來就是個勝利方程式呀。沒想到,那些菁英會員們不常開伙,自然也不會買菜。陷入一片膠著的生意,讓Irene決定捲起袖子、下海兼幫他們做行銷。


強運 = 超強運氣 + 堅強的抵抗命運

眼看越來越脫離core business,怎麼辦呢? 「我只能說好像一路走來我都很幸運。」 Irene的說法,謙虛到像是金馬獎的得獎感言。當前途未卜時,突然接到一些NPO需要製作網站的需求(當然是有付錢的);當錢快燒光的時候,天使投資人突然降臨。這一切,Irene隻字不提自己和團隊的努力,只是以「好運」帶過。

農曆年前跟Irene見面,明明是冷的要命的冬天,她把長袖拉到快肩膀的高度,說:不好意思,最近濕疹,要讓傷口通風。原來是創業加上帶兩個小朋友,太過忙碌導致內分泌失調。看著她,心真痛。我問:以前的工作不是好好的,這樣把自己搞到生病值得嗎? Irene還是笑笑的說「也沒想那麼多,就做呀! 而且創業的經驗很難得、小孩的成長只有一次,能兩者兼具的工作哪裡找啊。」所以,她在各大企業的各個角落餵過奶、她跟創業夥伴(老公Baggio)常需要異中求同、她覺得只要醒著都在工作、她花很多心力磨合自己的工程師性格和夥伴的業務性格…。

「從小時候就出國,我其實對台灣認識不深、對美國也沒有認同感,是名符其實失根的蘭花。直到現在做這樣的工作,把我的生命跟台灣土地緊緊結合。對我來說,有機不只是農法,而是保護自己土地、水、環境的方法」。大家都說為母則強,Irene帶著這樣保護家園的信念,繼續她充滿girl power創業之路。

註:筆者Jill Chang(張瀞仁)目前擔任愛樂活的球隊經理,負責介紹愛樂活所有的隊員以及替隊員加油打氣!
 

主題
看更多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