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創愛的業/2021社會企業 讓小林村重生

2014.11.04
合作轉載

2014-10-21.經濟日報.A19.經營管理.朱永光

2009年一場無情的風災引起重創南台灣的八八水災,災情最嚴重的小林村幾乎慘遭滅村的命運。一個返回故鄉的遊子,肩負起災後的重建發展工作,現在正用當地最富盛名的梅子,以老梅經濟圈為概念,解決災後的就業與產業問題,讓小林村猶如浴火鳳凰般復甦重生。

蔡松諭年少時就到台北就學、創業,而天人永隔的災難巨變,讓他帶著悲慟的心情返鄉,看著家園滿目瘡痍、親友鄰居哭泣絕望的景象,他毅然決然放棄台北工作,回鄉擔任災後重建自救會會長,再任小林村重建發展協會理事長,要與村民們一起從零開始打拚。

「當時大家都還住在組合屋中,過年到了氣氛特別低迷,但我相信工作可以達到村民集體療癒的效果。」先是由村民將災前最後一批醃製梅子包裝上市,後來也加入政府社區培力計畫,學習烘培及手工皂等技術,大家確實逐漸走出陰霾。

曾有創業經驗的蔡松諭隨即意識到,小林村若不能推出真正代表在地文化特色的明星產品,將是日後發展的瓶頸,「製作的糕餅、果醬,內餡均是來自外地的水果,隨著政府及民間補助相繼退場,這些產品市場競爭力不足,且對產業永續發展沒有實質效益。」在苦無對策之時,巧遇百佳泰董事長簡添旭及手中保存十年的小林老梅,彷彿是先人留下的祝福與大禮,2013年成立「2021社會企業」,開啟新階段的里程。

「2021社會企業」鎖定當年風災肆虐高雄縣境內台20線與21線交會地帶,也是小林村的所在地,以無毒健康的青梅做為重振經濟、產業發展的基石。

其實這個區域一直是台灣重要的青梅產區。過去,因為沒有技術、收購價不穩及交通運輸等問題,青梅早已喪失經濟價值,只能作為低廉的蜜餞原料,但也因此沒有人會刻意噴灑農藥或除草劑。

「當我們奇蹟般地再與小林梅相遇,它已蛻變成產品效益更高、風味更好的老梅膏,感謝簡董的無私與善意,同意移轉日本和歌山醃梅技術並投入資金,讓小林村可以用自己的力量站起來,建立一個長期有願景的產業。」

一路從自救會、重建發展協會,到「2021社會企業」,蔡松諭從非營利組織轉型走向企業營利模式,除了降低社區型組織在人事、資金管理上的不穩定性,有絕對差異化和競爭優勢的產品,讓他更具信心用企業運作的方式打造老梅經濟圈,將影響的規模層面更加擴大。

簡添旭是科技公司董事長,將耗資3億元、投資十多年的技術無償捐給小林村,另外也提供資金讓蔡松諭創業。

蔡松諭說,簡董如同一位業師,指導他許多經營管理的智慧及經驗,減少許多創業所遭遇的困難與挫折。

現在以社會企業的精神運作,用契作方式輔導山上梅農加工製成梅胚,收購價由原來的每公斤8~10元提高到35元~40元,明顯增加農友收入。

在山下則成立合作農場進行第二階段糖漬加工,透過多重製程創造不同階段的經濟效益,合理分配經濟產值,創造長期就業機會,更計畫兩年後將全數盈餘投入梅子廊道的基礎產業建設。

「我是小林村子弟,是六年級世代,我要證明青年返鄉是可以有工作機會並且可獲得比在大城市更高的收入,未來能有更多七年級、八年級的青年願意返鄉,讓重建區因為老梅產業鏈的建立,得以永續傳承世世代代。」

以區域產業鏈的思維打造在地化的特色產業,加上企業家的扶植與青年創業家的執行力,不論是災後重建或解決偏鄉部落的生計問題,「2021社會企業」提供了一種可以複製、可以延續的成功方程式。

(作者是社企流顧問、美商中經合集團總經理,本專欄隔周二刊登)

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