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台灣原味 輔導部落小農轉型

2014.05.15
瀏覽次數:
合作轉載

聯合報/記者陳怡臻(2014年05月05日)

長期輔導部落小農轉型為有機農業的「台灣原味」,是個輔導團隊,也是個農產品牌,要用創新的方式找出市場差異性,進而讓產品發揮「對」的價值,讓參與生產鏈的所有人都能安居樂業。

台灣原味從輔導的角度、進駐偏鄉部落,協助並監督物產是否符合友善土地、無毒無害等,同時在加工階段和專業工廠配合,製作出符合台灣原味期待的優質產品;並針對不同物產的性質,開發符合特性的產品,才有機會在市場中發揮價值,進而獲利。

(「台灣原味」辦公室內堆滿已分類的蔬果農產品。記者侯永全/攝影 圖片來源

台灣原味創辦人吳美貌說,公司每一位員工都必須十項全能,舉凡開車送貨、勘察農場、會計核銷、商品包裝等;期待未來隨著組織壯大,不同專業的分野,可以越來越明確。

台灣原味原僅有四名人力,去年申請政府補助,緩解了公司的人事支出;過去礙於人力成本,產品開發種類不夠多元,現藉由公部門的補助增加人力,將可使產品面更豐富多樣。

吳美貌擁有生物研究的背景,長期投入農藥及化肥相關研究;直至某次得知自己罹患癌症,才真正思考如何利用研究專業,來改善台灣農作物的耕植環境。

吳美貌實地走訪各部落考察,發現許多雖名為「有機」的農產地,因誤信肥料廠的推銷,長期使用對環境、對作物有害的肥料;這顯示小農的有機耕植知識,非常需要輔導與協助。

發現問題後,吳美貌便「一頭栽入」輔導有機作物栽種、認證及銷售工作;從民國91年至今,許多偏鄉部落如崙山部落、新興部落及比亞外部落等,皆已建立完整的輔導與認證系統。

吳美貌為了保留部落傳統耕種模式,支持並協助原民小農持續耕作糯小米,向農民提出:「種多少算多少,我想辦法來賣。」

吳美貌回憶,第二年開始,隨著不斷輔導有機耕作,產量穩定,也因台灣原味積極詢洽通路,甚至吸引許多台東、花蓮的農民也開始種植;就這樣,原本產量少、不被市場接受的糯小米,逐漸累積出自己的消費客群。

她說,社會企業的社會意義就是用對的方式創新產品,找出市場的差異性,進而讓參與生產鏈的所有人都能安居樂業。

輔導小農轉型為有機農的過程,最大困難就是「觀念」的改變。


圖片來源

台灣原味產品開發經裡顧瑋說,原住民長期被社會認為是弱勢,有太多社會資源挹注,容易使部落小農感覺自己「應該」輔助,但社會企業的本質是:透過商業模式獲取利潤,進而解決更多社會問題。她指出,部落應轉換受助的概念,學習獨立、自給自足,才能擺脫被救濟的命運。

全文轉載自聯合報

中華趕路的雁全人關懷協會社會企業主任陳俊呈

煮小農的菜 請大哥來端 開餐廳愛台灣

2014.05.15
合作轉載

聯合報/記者盧沛樺(2014年5月11日)

愛台灣有很多方式,開餐廳也成了新選擇。鄰近228紀念公園的呷米共食餐廳,運用小小店面,和全台20多位小農合作,化身台灣在地食材的另類守護神。位於淡水河畔的岸咖啡,從主廚到外場服務人員,全是頂著光頭的「大哥」,社團法人中華趕路的雁全人關懷協會創辦人林雲敏稱此為「中途職場」,開餐廳是為了更生人返還社會做準備。

26歲的邱馨慧和40歲的楊佩珍是呷米共食餐廳的主要經營者,兩人在綠黨結識,都對環境、農業有高度關懷。去年底餐廳開張,瞄準都會區的外食族,主打環境友善食材。邱馨慧說,他們直接拜訪產地,掌握農產品良窳。有人冷冰冰以「契作」來形容,但這種與農友建立信任關係,其實是餐廳對產地參與式有機認證。

但是呷米共食餐廳店面緊鄰連鎖餐廳,附近還有不少銅板美食,經營挑戰不小。兩人坦承、資金和人事,仍是開業半年來最大的問題。以廚師為例,餐廳講究食材原味,避免使用過多的調味料,就跟坊間餐廳主廚的烹調習慣有很大差別,「有廚師覺得在我們這裡做綁手綁腳。」

楊佩珍說,目前顧客以上班族為主,為了增加營收,也積極開拓外燴、便當、下午茶的服務。

中華趕路的雁全人關懷協會社會企業主任陳俊呈

(圖:趕路的雁庭園餐廳及岸咖啡-中華趕路的雁全人關懷協會社會企業主任陳俊呈。圖片來源

「趕路的雁」長期協助毒癮患者戒毒,不少是入監服刑後的更生人,隨近年社會企業夯,繼庭園餐廳後,在八里新開岸咖啡,提供更生人自立的途徑。悶熱的廚房裡,陳俊呈一手拿筷,熟練地為鴨胸翻面,另一手輕觸鴨胸,感受熟度。他吸毒長達20年,7年前到「趕路的雁」,開始學習烹調,如今不但取得廚師證照,拿手菜德國酸菜豬腳更成為餐廳熱賣料理。

林雲敏以弟兄稱呼這群更生人,她說,大部分的人要重回社會,就要學會職場職能和文化,不然很容易又走回頭路。開餐廳讓弟兄親自嘗試工作的挑戰,也創造機會與人接觸,透過服務他人,有助重建自信。林雲敏得意地說,去年已有4名弟兄拿到廚師、吧檯的專業證照,今年以10張證照為目標。

全文轉載自聯合報

主題
看更多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