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宜蘭醫師實踐在宅醫療,讓長輩在家安心終老

2017.12.19
瀏覽次數:
合作轉載

文:李宜芸

9 月下旬的宜蘭,秋老虎發威,空氣濕熱。宜蘭縣醫師公會王維昌理事長一身便服、開著一部藍色的車,從大馬路鑽入小路,天空晴朗清澈,兩旁是綠油油的稻田與農村景緻。車子停在三星鄉大洲村的一處廟埕,這區是台灣農村常見的土角厝,安靜地好似無人。

老老照顧的台灣農村

走到案家,今年已經 83 歲的阿嬤出來迎接。進到屋內,還有 2 名男性長輩,分別是他的丈夫 89 歲、患有失智症,另一名小叔也是 80 餘歲,身體還算硬朗。這是年輕人口外移後,台灣農村最常見的老老照顧,而阿嬤一次還照顧 2 位。

大洲村往年在廟埕有個婦產科醫師定期巡迴看診,但醫師近年因為意外往生,現在看醫生要靠公所的免費接駁專車,急的時候找計程車,單趟 500 元,來回就要 1000 元。而阿嬤時常需要一次帶著 2 個阿公,就醫不方便,有時也只能讓失智的先生和小叔待在家中,自己進城找醫生幫自己或先生拿藥。阿嬤說,每次去拿藥,還要先打電話預約,請診所、藥局先準備好藥,因為兩個阿公在家裡,實在放心不下,拿了就要趕緊返家。

王維昌理事長先跟阿公、阿嬤鬥嘴鼓一陣子後,才拿起包包中的聽診器,檢查 3 個長輩的狀況,居家護理師在一旁記錄、量血壓、詢問身體狀況。王維昌理事長常笑說,「我去看長輩,通常都是跟他們聊天啦,反倒是居家護理師比較辛苦。」藉由聊天,醫師與病人家建立起信任感,於是就把整個家庭都交給了醫生。

在診間看到老化社會 決心推動在宅醫療

投入在宅醫療,王維昌理事長的起心動念是在診間看到社會的老化。許多的老病人逐漸無法來到診間看病,取而代之的是年輕的家屬面孔,拿著病人的健保卡,請醫生開藥。「醫生沒看到病人,怎麼能開藥呢?」他分享,曾經有位醫師的病人高齡 102 歲,無法就醫,家屬持續來診所拿糖尿病的藥物服用,後來王維昌理事長說服病患主治醫師走出診間到病患家中,這才發現病人血糖已經過低,趕緊停用血糖藥。現今門診間對老病人家屬習以為常的給藥習慣,可能對病患造成身體上的傷害。

從今年 6 月開始,王維昌理事長與宜蘭縣居家護理所合作,形成「蘭陽家聯」團隊,開始提供在宅醫療。

在 8 月底的一場宜蘭縣醫師公會主辦的演講,邀請日本長野縣佐久綜合病院北澤彰浩來台談農村的在宅醫療。同時,公會王維昌理事長亦宣佈,公會將全力推動「在宅醫療」,「宜蘭有 10 個醫療群,也有 5、60 家診所,我們來把熱心組合起來。」

為了幫基層醫師「排除障礙」,提高醫師投入在宅醫療的意願,也方便管理案家資訊,王維昌理事長使用開放資源,自己寫起了程式,把所有個案資料整理在一起,任何的檢測資料、訪視紀錄、訊息佈達,都可透過手機 app,連結起護理師、醫師,方便彼此傳遞、紀錄訊息,也能設定訪視通知,「一旦個案量多,就需要好的管理系統,才能全面掌握。」他鼓勵醫師,「在宅醫療非常簡單,法令也鬆綁了,不用報備支援,不知如何開始第一步,就先跟著我出診一趟吧!」

王維昌理事長打開手機通訊軟體,訊息早已被在宅醫療、長照相關的群組佔滿,光是連結居家相關服務的群組就有無數個,成員包括各職種的醫師、護理師,和居家服務的單位、慈善團體等,王維昌理事長也串連了陽明大學附設醫院、羅東聖母醫院與羅東博愛醫院做為基層醫師的靠山,若發現失智症長輩,王維昌理事長就會聯繫醫院的失智症專家前來看診。王維昌理事長興奮地分享,透過通訊軟體來跨團隊聯繫,宜蘭地區的醫療與照顧緊密的結合,一旦發現個案有需求,夥伴馬上就能互相協助、發揮團隊合作的效益。

不久前,尼莎颱風過境台灣,群組就收到慈善團體訪視弱勢長輩時發現在宅醫療個案,「個案正在發燒」。王維昌理事長二話不說,從羅東開著車到個案家中訪視。離開時他才發現,案家就在衛生所旁,是衛生所蘇傳凱醫師的老病人,蘇醫師也常訪視過他,「蘇醫師理所當然是老病人的家庭醫師。」王維昌理事長邀請該醫師投入在宅醫療,「若是我將基礎建設架構起來,我先出訪個案後,將個案轉介給基層醫師,讓基層醫師協助照顧附近的病人,不只能夠節省交通時間,醫師熟悉病人病史,更能全面掌握病人身體狀況,病人也能獲得最完善的照顧。」

不只在通訊軟體上的連結,王理事長私下更時常邀請居家團隊一同用餐、交誼聯絡感情,同時討論在宅醫療未來可能的發展方向,每兩個月一次的聚會,都邀請不同區的診所主辦,加強各個區域居家團隊的連結。而這,已經是「在宅醫療連攜據點」的雛形了。

「大宅醫療」協助機構長輩安寧

面對高齡患者,必然需要面對長輩的「死亡」。在還沒有居家醫療整合照顧計畫前,王維昌理事長有位 90 多歲的老病人,因為住在 2 樓無法就醫,家屬請他前來看診。病人太衰弱了,他除了叮嚀家屬任何身體變化 24 小時都能找他外,甚至也能協助長輩安寧。再隔 1 個多月,一問才發現,病人「不告而別」。「病人都很客氣,都不敢打擾醫生。他最後的日子很可能在醫院,但我希望他是在家往生。」王維昌理事長語中帶點遺憾。

往後,他前往病患家中往診,面對需要的家屬,都會宣導安寧的觀念,只希望能夠讓病人免於醫院的折磨。他自己設計衛教單張,甚至製作說明書讓病人與家屬了解現在的計畫與他們的權利義務。

不只在家安寧的病患,王維昌理事長更從多年前開始照顧在機構中這群被安寧制度遺忘的長輩,他稱機構是「大宅」,「我有一次過年是在機構幫助一位阿嬤往生,沒有回家吃年夜飯。」

以往機構碰到患者臨終,因為養護機構並非醫院,沒有處理安寧的經驗,多半會找救護車將長輩送往醫院,長輩在醫院反覆折磨後離開。王維昌理事長曾有一位 96 歲的病患,長期臥床、使用氧氣,從 1 月到 9 月,共送醫院 9 次,也住過安寧病房,家屬不忍長輩反覆就醫向他求救,王維昌理事長請機構開安寧會議,邀請主任、護理長、照服員,與家屬討論未來碰到同樣狀況是否再送醫院。機構也準備了一處安寧空間,讓阿嬤順利在機構往生。從這開始,宜蘭縣衛生局開始推動安寧緩和醫療,那一年有 10 位長輩,在機構中接受適當的安寧照護而順利往生,不再反覆送醫急救折磨。

在宅醫療,讓長輩在家安老

在大洲村的廟埕前,王維昌理事長與團隊臨走前,阿嬤似乎突然想起了什麼,自己主動提起了親友臨終時在醫院被折磨得不像個人,口鼻插著管、兩邊都是點滴,「咱美美的來、就要美美的走。」她開始跟王維昌理事長說,「我已經跟兒子說好了,不要在醫院,……咱美美的來、就要美美的走。」王維昌理事長拍著阿嬤的肩膀說,「那安捏我知道了,我一定會好好幫你的,免煩惱。」

藍天白雲下、廟埕稻田間,皆是醫生的診療室。

全文轉載自台灣在宅醫療學會,原文標題:【台灣在宅踏查】在宅+大宅 讓宜蘭長輩安心終老

延伸閱讀
>> 推行「在地養老」:北市省下重陽節禮金,改推「石頭湯社區照顧」
>> 德國養老院用「回憶房間」創造驚喜,重現 60 年代的東德助長者重拾生活和記憶
>>「在宅醫療是『支援生活』的醫療」他把社區茶屋兼作診所,讓長者看診兼聊天、說自己的故事

德國養老院用「回憶房間」創造驚喜,重現 60 年代的東德助長者重拾生活和記憶

2017.11.28

踏入德國德雷斯登(Dresden)一間養老院的房間,牆上貼著 6、70 年代風格海報、映入眼簾的是舊卡式機、舊式炊具以及巨大的切片麵包機等、耳邊還傳來復古樂曲,讓人仿若回到 6、70 年代的東德。 這間復古的「回憶房間」並非僅作為裝飾或娛樂之用,而是腦退化長者重拾記憶和身份的一個轉機。

整理/李沂霖

「一切皆起始於意外,我們原本是想設計一間放映室來播放舊電影,於是找來一輛東德時期的摩托車作為佈置。」養老院的院長 Gunter Wolfram 表示,當這輛摩托車送到養老院時,不少擁有腦退化的院友竟了解如何操作摩托車、還知道怎麼添加汽油、更記起他們第一次騎車的時光,那些消失的記憶彷彿一瞬間恢復,讓 Wolfram 與養老院團隊深受啟發,決定以此概念發展,讓腦退化長者「回到過去」,看看是否能喚回他們的記憶。

Wolfram 從跳蚤市場中搜羅各式復古用具,佈置出一間充滿 1960 年代東德風格的「回憶房間」,於 2016 年 1 月啟用。除此之外,養老院更經營自家商店,販售該時期的日常用品。

一切,就如同他們 50 年前的生活一般:

到商店買完東西後,穿上色彩繽紛的尼龍圍裙,將甜椒、番茄切碎加上香腸,製成他們年輕時流行的匈牙利沙拉;飯後,把碗盤拿到 60 年代金屬製水槽中清洗,接著一邊聽著當年流行的樂曲,一邊用復古熨斗燙衣服。

「實在很難想像這些人在不久前還臥病在床、飲食或浴廁都無法自理。」 Wolfram 說道,「這些來自過去的物品,能引起很強烈的情感,我們對於這樣的情感非常有興趣,因為這或許會是治療腦退化者的關鍵。」而養老院團隊也發現,回憶房間除了成功地讓院友重獲生活基本能力之外,也讓他們對周遭環境產生更大的興趣、找回生活的樂趣。

夏綠特柏林醫學大學老年學專家 Herlind Megges 表示,回憶治療能夠活化腦退化患者存於腦中深處的記憶,對於患者來說這是很重要的,「他們在生活中無法感到開心,是因為現代生活無法與他們既有的記憶串連,而他們記憶中的環境才是讓他們感到舒適的生活。」(同場加映:「長輩的回憶不是消失,只是不曉得放到哪個抽屜」新活藝術以社工專業 帶長輩找回生命故事

全球有數以百萬計的長者飽受阿茲海默症或是腦退化症所苦,如今尚未有治癒的方法,世界各地的研究機構皆不斷嘗試著去找出更好的方式治療或延緩病症,並幫助患者改善生活。這間在德國養老院的「回憶房間」即成了創新的解方之一。

Wolfram 表示,多數人對於養老院存有既定的想像,如冷清的長廊、長者們包著尿布、三餐都得吃粥等刻板印象,「我們希望在這裡居住的長者不是無聊地活著,而是能快樂地生活。」

核稿編輯:金靖恩

參考資料

延伸閱讀
>>「記憶空了,但生活滿了!」丹麥首座為失智症打造的小鎮,讓患者在自由中重生
>> 這間公司用貼紙幫老人打造獨一無二的房門,讓荷蘭的照護中心不再冷冰冰 帶給失智長者「回家」的感覺
>> 超貼心服務:日本這間「照顧咖啡館」,不僅備妥商店街特色產品,還成為銀髮照護中心

主題
看更多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