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15 歲女孩的創新發明:讓帕金森氏症的爺爺再也不怕翻倒的「三腳杯」

2018.06.06
瀏覽次數:
合作轉載

正就讀小學的孩子們,可能正是貪玩的年紀,喜愛與同學一起在戶外奔跑嬉戲;但住在芝加哥的 Lily Born 卻有著截然不同的經歷——小小年紀就已成為創業家,設計了一款不會翻倒的「三腳杯」,不只在 Kickstarter 上兩次募資成功,還一舉打進美國電商巨頭 Amazon 通路。

文:社企流

「一切事情的開端,是從我發現爺爺時常會顫抖開始,」現年 15 歲的 Lily 回憶,「他因為患有帕金森氏症,每一餐都會把杯子翻倒,奶奶時常要清理善後。我知道這不是件好事。」

於是 Lily 開始思考,有沒有辦法可以幫助爺爺讓杯子站得更穩?起初她的草稿只有簡單的線條,隨著多次修改,終於設計出了一款「具有三隻腳」的杯子。由於這款杯子如同袋鼠一樣以三點平衡,因此取名為 Kangaroo Cup(袋鼠杯)。

為了試驗點子的可行性,Lily 將設計初稿帶至芝加哥的一個創客空間,利用該處的 3D 列印機,製造出首個 Kangaroo Cup 雛型。

成品做出來後,Lily 的第一個「顧客」就是自家爺爺,然而第一代雛形雖然改善了爺爺翻倒水杯的情形,卻不臻完美。由於握把太細,使用者不好掌握,因此 Lily 依循家人對產品的回饋,經過數次調整後,重新設計了杯子把手的角度和寬度,讓使用者體驗更良好。

Lily 笑道:「我第一次獲得顧客回饋,就是和爸爸、祖父母一起坐在晚餐桌前,我們拿起杯子,感受它的觸感跟使用舒適度。」

從「週末的小專案」踏上微型創業之路

原本這項發明,僅止於一次性的週末小專案,卻在因緣際會之下,有了量產的契機。

當時 Lily 和爸爸於閒暇時,一起去了社區附近的陶瓷工作室,起先 Lily 只是隨意地捏出各式各樣的器皿,後來她突然察覺,這其實是個很適合製作 Kangaroo Cup 打樣的地方。

繼發覺爺爺的需求之後,Lily 再次展現了貼心的一面,「我當時想要製作陶瓷版本的 Kangaroo Cup,因為我爸爸常常把咖啡打翻在電腦鍵盤上,他常為此感到懊惱。」

於是 Lily 將親手製作的陶瓷版 Kangaroo Cup 送給了爸爸,令爸爸大感驚喜。「還記得我小時候,常常向同學介紹自己的瘋狂發明,並相信這項發明可以改變世界,拯救上百萬人,」Lily 的爸爸 Joe Born 驕傲地說,「當我拿著 Lily 做的杯子時,我知道這就是那種可以改變世界的發明。」

懷著對產品的信心,Joe Born 詢問女兒願不願意正式生產 Kangaroo Cup。Lily 回想當時的情形,儘管自己很年幼,完全不了解生產產品是怎麼一回事,但「何不試試看呢?」這個念頭充斥於心,她決定放手一試。

於是父女兩人找遍了美國的陶瓷生產商,卻遺憾地發現,當地沒有一間廠商的技術,足以做出符合兩人理想的樣品。「我們本來以為很簡單,只要找到願意配合的陶瓷工作室就能做出來,但是嘗試了很多家,卻都無法成功。」

歷經一整年尋求合作廠商的灰心時刻,Lily 曾想過要放棄,但是她轉念一想,既然已經投入了如此多的時間,只差臨門一腳,應該要用盡全力完成它。

帶著破釜沉舟的決心,父女兩人至中國的陶瓷重鎮景德鎮參訪兩個禮拜,與當地廠商碰面,學習如何製作石膏模型,並討論一些設計的細節,例如將杯子把手加粗。

克服生產的最大難關後,Kangaroo Cup 的事業發展就此起飛。「去完景德鎮後過了幾個月,我們收到最初的樣品。接著我和我爸拿起攝影機,拍攝了第一支 Kickstarter 的募資影片。」Lily 表示,「這次經驗也讓我學習到,(創業)找到對的夥伴很重要。」

連續兩次募資成功的秘訣:從顧客需求出發

2012 年末,陶瓷版 Kangaroo Cup 的募資專案於 Kickstarter 正式上線。短短一個月便募得將近 7 千美金(約 20 萬新台幣),累積了第一筆可投入生產的基金。

當時 Kangaroo Cup 以 5 大創新設計為賣點,包括:

1. 杯子以三隻腳站立,提供更寬、更穩固的基底,防止因碰撞而翻倒的情形。
2. 杯子本體懸空於桌面,省去使用杯墊或擦拭水漬的麻煩。
3. 杯子可整齊疊放,比一般的咖啡杯更好收納。
4. 杯子的邊緣稍微往內彎曲,以防移動或拿取杯子時濺出液體。
5. 杯子可站立於各式各樣的表面,像是地毯或戶外不平衡的土地。

談及 Kangaroo Cup 第一次募資成功的要素,Lily 笑道,當初其實請了「親友團」贊助,「老實說,一開始我們用 email 聯繫了很多親朋好友,請他們幫忙贊助。」不過能夠達到目標金額的原因,Lily 猜想是因為 Kangaroo Cup 的客群很廣泛,不僅是罹患帕金森氏症的患者,大人小孩也都能夠使用。

2013 年初,Lily 陸續將產品出貨,並獲取了一些顧客回饋。首先,由於 Kangaroo Cup 為陶瓷材質,運送過程中容易破碎;再者,陶瓷杯子容易打破,並不適合給年幼的孩子使用。

Lily 表示:「當時我家族中的每一個人,都在使用 Kangaroo Cup,就只有我的姪女不能用,因為她年紀太小了,可能會打破杯子。」同時間,有越來越多人建議 Lily 設計塑膠材質的三腳杯,於是她決定回應顧客需求,促成了新版 Kangaroo Cup 的誕生。

很快地,於 2014 年中,Lily 與設計師和行銷企畫洽談後,於 Kickstarter 發起第二次募資專案,推出塑膠材質的 Kangaroo Cup。除了不容易摔破之外,塑膠版三腳杯的把手還做了特殊的曲線設計,無論大人用單手或小孩用雙手拿取都很舒適。

藉由第一次募資累積而來的社群基礎,加上後續從顧客需求出發、挖掘消費者痛點後所做的改良,Lily 所設計的第二代三腳杯獲得無數粉絲喜愛,使得第二次募資專案取得更大的成功,兩個月內便獲得超過 6 萬元美金(約新台幣 180 萬元)。Joe Born 進一步解釋資金的用途,由於塑膠版的 Kangaroo Cup 採用射出成型技術(Injection Molding),也就是要將熔化的塑膠注入至鋼鐵模板中,再施以高壓成型,而研發鋼鐵模板的費用十分高昂,因此募得的金額將全數投入於模板設計中。

談及不同材質的 Kangaroo Cup 有何差異,Lily 分析道:「這兩種杯子的客群非常不一樣,買陶瓷款的大部分是成人,因為他們會喝茶或咖啡等熱飲;買塑膠款的多為爸媽買給小孩使用,因為這款杯子比較輕、容量較小,又不會摔破。」

透過這兩次成功的募資案例,Lily 體認到創業成功的要素之一,在於從定義問題、發想解方、製作原型,再到市場測試與修正,都需要以顧客需求為中心。

Kangaroo Cup 熱銷兩萬組,未來將更注重產品研發

募資之後,Lily 的小事業迎來更大的里程碑:Kangaroo Cup 正式進駐全美最大的電商平台 Amazon,目前已累積銷售 2 萬個杯子。

未來 Lily 希望能與其他公司洽談合作,將客戶服務和物流等業務外包出去,專心致力於自己最擅長的產品研發工作。

關於未來版的 Kangaroo Cup,Lily 目前也已經有初步想法。她從小兒科醫生提供的資訊得知,市面上讓小孩學習喝水的學習杯(Sippy Cup),可能會對孩童的牙齒發育有負面影響,因此 Lily 希望開發一種有別於硬塑膠的軟性材質,讓小孩能自然地學會喝水。

整趟創業的旅程中,Lily 感到最有成就感的,就是能成為人們實踐理想的動力。「很多人跟我說,他們已經完成了一些產品的草稿,卻遲遲沒有行動,但是聽完我的演說之後,使他們想要起身實踐。」

最後,Lily 也給予年輕創業家兩大建議,第一為永遠不要害怕尋求幫助,若只想著要自己完成一切事情,是不太可能成功的;第二為盡量保持抗壓性,因為創業家永遠不會知道未來會發生什麼事,狀況發生了,就必須解決。

「就算今天沒有成功也沒關係,」Lily 樂觀地說,「明天總是會有改變的契機。」

全文轉載自勞動力發展數位服務平台,原文標題:杯子界的不倒翁:讓帕金森氏症的爺爺再也不怕翻倒的「三腳杯」

延伸閱讀
>> 用阿公阿嬤最能上手的電視機,讓銀髮科技更好玩、高互動、有人情味
>> 波蘭17歲高中生開發「全球第一款手語APP」 讓聽障朋友也能線上以手語暢所欲言
>> 我最害怕的是,明天你不再記得我—— 14 歲孫女為奶奶開發阿茲海默症患者專屬app

「尋找社企獲利藍圖」工作坊全記錄:跟著紐西蘭資深社企顧問,為自己的商業模式做健檢

2018.06.06

創業需要顧慮的面向有很多,打造社會企業需要顧慮的則更多;經營瓶頸、理念與營利的拔河總讓人無所適從。資深社企顧問 Alex Hannant 曾指導多個社企萌芽茁壯,也投身循環基金,為社企解決營運問題。他這次從紐西蘭飛來台灣,參加 2018 亞太社會企業高峰會,透過工作坊幫社企「做健檢」,助社會企業找出理想的商業模式。

文:梁元齡

「一切都從願景開始。」Hannant 劈頭直指核心,要社企明確定義成立的「願景」,也就是社會目的。「所謂的社企,只有兩個元素,一是社會目的(social purpose),一是永續的商業模式(viable business model)。」這兩項元素缺一不可,少去任何一項便僅是慈善組織或純商業團體,無法稱為社企。

3 種社企模式比一比

工作坊上,Hannant 先介紹了 3 種社企商業模式,再讓聽眾動動腦,身邊有哪些社企、各屬哪種模式?接著進一步思考,這些模式的優缺點為何?Hannant 指出,商業行為和社會目的之間,依據重疊程度的不同可分為 3 種,即「純捐助模式」(Donation Model)、「肩並肩模式」(Side-by-Side Model)和「直接影響模式」(Direct Model)。

1. 純捐助模式

純捐助模式把企業作為創造社會影響力的引擎,將營收轉予弱勢族群,但營利型態與社會目的之間並無直接相關。例如啤酒商 The Good Beer Co. 捐出部分利潤復育大堡礁;另如知名懶人鞋品牌 TOMS 的「買一捐一」(buy one give one),也屬這種模式。

2. 肩並肩模式

相較於純捐助模式,肩並肩模式的商業活動與社會目標關係更為緊密,意即商業模式本身即具社會影響力。例如越南的 Koto 廚藝學校,協助流浪青少年習得餐飲技能、順利進入社會,而其就業培訓過程本身就能提供餐飲服務、與外界交易進而獲利;又如紐西蘭的石榴廚房(Pomegranate Kitchen)提供中東風味的菜餚,向移居當地的難民伸出援手,協助他們適應社會、學習語言,並培養一技之長。

3. 直接影響模式

直接影響模式,其企業和產品就等於社會影響力,最具代表性的例子就是幸運小鐵魚(Lucky Iron Fish),因為小鐵魚本身的銷售就能直接解決缺鐵性貧血問題;另如鄉村銀行(Grameen Bank)微型信貸,在社群間建立團結組織,使貸款人互為保證人,利用社會連結作為抵押成本、確保還款,使貧窮階級也有貸款的權利。

Hannant 表示,3 種模式各有優缺點,「純捐助模式」操作簡單、無須擔心企業體質轉換會衝擊社會影響力,較有彈性,但也因為如此,企業本身須具極高獲利性,才能持續支持捐助費用;「肩並肩模式」能藉概念本身傳遞價值,也不必累積大量資金才能起步,不過往往受限於人力,有其發展上的限制;Hannant點出,最後一種,也就是「直接影響模式」,是力量最大、影響力傳播最快的模式,但也因此最難發想,要接觸到受眾也較難,起步時更得投注大量時間與精力。

Hannant 認為,沒有最好的商業模式,但有「最適合你使命」的商業模式。他建議透過混合模式的方法,彈性套用以達永續經營。「像幸運小鐵魚,本身就是很好的混合模式例子,除了販售鐵魚解決營養問題,他們也捐出部分收益、更廣納弱勢族群作為員工人力。」

健檢一下!用帆布圖剖析商業模式

談完 3 種模式,接著進入健檢程序。Hannant 請聽眾展開社企模式帆布圖,分別從每一個項目檢視自身社企的模式,有哪些盲點需要突破?Hannant 表示,社企模式與一般商業模式的差異,在於多出兩個項目需要定義,即創業的「願景/目標」,以及審視社企能帶來什麼「影響力」。

接著得定義出服務的「目標客群」(提供服務給誰),以及服務對象面臨哪些「問題」?隨後帶入社企的「價值主張」,針對受眾想出「解決方案」(提供什麼服務),並訂出「推廣與銷售通路」(如何提供服務),釐清接觸受眾的方法。

有了基礎架構後,便開始考慮營運層面,審視預期「收益」(如何營利)能否支持社會企業永續發展?同時列出「成本結構」等經營花費。最後訂定自我衡量的「關鍵指標」(如何認定模式成功),並審視企業自身的「獨特優勢」,問問自己,「為什麼這件事由你來做,能做得比別人更好?」

「好點子」不是創業成功關鍵

工作坊上,參與者紛紛提出自己的社企模式,期待獲得講者的回饋。來自東海大學的 Oliver (化名)就分享,自己正和朋友試圖打造「教科書回收計畫」,透過回收教科書、打造販售平台,減少大學生每年浪費金錢與資源購買新書的問題。Hannant 對這個點子很感興趣,同時使用帆布圖要素,提醒 Oliver 需仔細思索每個環節,才能使模式有效運作。

Hannant 更一針見血地指出:「創業成功的關鍵不只是好點子,更是解決問題的能力。」最後更向聽眾拋出疑問:「你的商業模式中,最大的風險何在?又該如何測試風險?」他提醒創業者必須不斷解構假設、找出癥結解決問題,「如此,你的社企才能永續發展。」

如何同時創造社會和經濟價值,是社企最難也最核心的問題,往往需要長久思忖。但 Hannant 說,經營社企本身就是個不斷「假設、推翻」的過程,「計畫和現實常是分開的,現實永遠不如計畫。」因此 Hannant 鼓勵參加者不要花費太多時間去規劃,應該架構好想法就開始動手,接著再一面實踐、一面調整,因為「打掉重練」是永續經營的必經之路。

核稿編輯:金靖恩

延伸閱讀
>>「活下去才有影響力」看 4 個成功「活下去」的社企,揭露永續發展的秘密
>> 不是有理念,消費者就該買單——3家成功社企:打從一開始,就要以高於同業的標準要求自己
>> 想幫助茶農,不只是幫忙賣茶葉這麼簡單——「用田野調查找出真正的問題,才能發展出差異化」

主題
看更多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