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讓口香糖不再把鞋弄髒,而是化為你的鞋底——英國設計師花費 10 年才成功的口香糖回收計畫

2018.03.29
瀏覽次數:

編譯:郭潔鈴

這雙預計今年上市的鞋款,其鞋底竟是用意想不到的資源——回收口香糖製成。這項創舉其實是一位英國設計師 Anna Bullus 的最新計畫,她花了將近 10 年的時間研究如何將黏在人行道上的口香糖,轉化成有用的資源。

Bullus 就讀於設計學院時,便開始思考關於口香糖垃圾的問題。「當時我正在關注人行道上常出現的各種垃圾,並試著理解這些垃圾有什麼樣的回收方式,而我完全無法找到口香糖的回收管道,」Bullus 表示,「我能夠提出無數個證據,證明處理口香糖垃圾消耗了我們多少成本,然而過去我們做的行動,僅僅是永無止盡地打掃社區環境,並沒有出現一個能真正解決問題的市場機制。」

英國各地的地方政府每年估計花費 6 千萬英鎊(約 24 億元台幣)來剷除、或用蒸氣清洗機(steam cleaner)去除人行道上乾硬的口香糖。某些情況下,清除一個口香糖的人力成本大約需要 2 美金(約 60 元台幣),而口香糖本身卻只需要 4 美分(約 1 元台幣)。

在全球,有少數地區因耗費成本過高而禁止口香糖,像是迪士尼主題公園和某些機場,皆為了避免額外的清潔開銷,不允許店家販售口香糖;在新加坡,人們甚至必須擁有處方箋才能購買口香糖。

不過像倫敦這樣的大都市,很難明令禁止口香糖,因此 Bullus 盼望替口香糖垃圾找到新價值。她發現口香糖的主要成分,其實就是合成橡膠,這與腳踏車的內胎材質相同,因此很有機會可以重新回收再利用。

「我花了很多時間實驗,」Bullus 表示,「整個過程有點像在烹飪。」經過 4 年與專家學者一同努力後,她終於成功研發出一種從口香糖回收再製的材質,可用於工業生產中。

Bullus 製造了一個粉紅色、如同泡泡形狀的口香糖回收桶,放置在市中心的街道、火車站以及其他交通繁忙的地方。由於回收桶本身即是以口香糖製成,因此當桶子裝滿、送至回收廠後,再挑出菸蒂和其他垃圾,就能與桶內的口香糖一起回收再製。最後成品為顆粒狀的橡膠,可用於大部分以塑膠做為原料的生產設備中。

若回收桶的擺放位置經過策略性的考量,很有可能成功改變人們丟棄口香糖的行為模式。Bullus 表示,她的公司 Gumdrop 正在學習如何將回收桶擺在最佳的位置,使人們正想丟掉嘴裡的口香糖時,回收桶就會剛好出現在眼前。(同場加映:他們曾以上百萬寶特瓶蓋成「環生方舟」,如今推出新科技——可四處移動的塑膠回收站

在倫敦的希斯洛機場,正實際應用這款口香糖回收桶,估計每年可減少 8 千美元(約 23 萬元台幣)的清潔費用。有間大學在旗下的三個校區使用了回收桶,估計已節省了 2 萬 4 千美元(約 70 萬台幣)的開銷。任何組織欲使用這款回收桶,皆需付一筆使用費,但是這筆費用仍然會比各組織過去支付的口香糖清潔費還少。

除了較大型的桶子外,Gundrop 還設計出可隨身攜帶的鑰匙圈吊飾,讓人們能隨時蒐集吃過的口香糖,並可於吊飾裝滿後寄回 Gumdrop 公司。

Gumdrop 用口香糖再製而成的材料,製作了梳子、飛盤、咖啡杯等產品,而這當中最被人們接受的就是鞋子。「當你跟人們說明口香糖可以回收再利用,並製成各式各樣的產品時,有些人心理上會有點難突破,他們不確定自己是否真的願意碰觸這樣東西,」Bullus 表示。

「我認為將口香糖再製成鞋子,背後有很好的故事背景,可以讓人理解這麼做的原因。在街道上的口香糖,如影隨形地跟著你的鞋子,這種常見的經驗使兩者的關聯顯而易見。」

最近這間公司開始製作全新產品——兒童版的威靈頓雨靴,當這雙靴子耗損後,顧客可以將它寄回給公司,Gumdrop 便會將舊產品重新回收製成新靴子。

不過,若要用口香糖生產某樣產品,必須要有穩定的原物料來源。舉例來說,一個回收桶大約需要 70 塊口香糖和其他回收材料混和製成,為此 Gumdrop 除了回收路上的口香糖外,還與口香糖生產商合作,回收他們售出產品前就已產生的大量耗材。「其實目前我們回收了太多的廢棄物,還無法處理完它。」Bullus 表示。(同場加映:回收再生正夯,廢棄啤酒麥粕變身環保建材

Bullus 盼望將口香糖轉化成新商品的行動,能帶給消費者更多的刺激,使他們再也不將口香糖丟棄在路上,甚至影響人們更積極地回收其他垃圾。「激發我們行動的原因是,如果我們能成功讓人們改變這種微小的生活習慣,那麼我們將更有機會解決其他垃圾處理的問題。」

核稿編輯:金靖恩

參考資料
The Soles Of These Shoes Are Made From Recycled Gum

延伸閱讀
>> Dell 電腦將跨界賣珠寶,原料來自手機裡的秘密寶藏——電路板
>>「梨理人農村工作室」將廢棄梨梗製成筆,助農村脫離煙害陰霾
>> 這座墨西哥釀酒廠,每個細節都是為了「循環經濟」而設計——要為一切廢棄物找到新用途


工業化時代後,大量的碳排放和垃圾,讓人類所處的環境和生態岌岌可危。透過「永續能源」、「循環經濟」、「減塑消費」,我們尋找與地球永續共存的創新模式。

環保綠能議題的最佳解方,都在【明日亞洲 - 2018 亞太社會企業高峰會】,點此了解更多高峰會資訊

她 62 歲創辦「長者人力銀行」,現已成連續創業家,為自己和上千名銀髮族再創「安可職涯」

整理/郭潔鈴

在《安可職涯》一書中,描述了退休長者再度投入職場的新風潮:「新潮流正在發生,越來越多戰後嬰兒潮世代,正用行動改寫二十一世紀的中年生活,有的人退休後再回到職場,從事貢獻社會的工作。」

新加坡社會企業銀泉(Silver Spring)創辦人 Helen Lim 的職涯發展,正是安可職涯的最佳體現。她人生 62 歲才創業,目前已是多間企業的創辦人,包括長者人力銀行和咖啡廳,而由第一間事業名「銀泉」可知,其創業理念與銀髮族有密不可分的關係。

活用 40 年人資經驗,創辦「銀泉」為退休者尋求安可職涯

退休前在美國化學公司擔任亞太區人力資源部長的 Helen,在新加坡政府部門與跨國企業共計有近 40 餘年的人力資源管理經驗,2005 年公司欲將總部遷往上海,時值 58 歲的她不想離開家鄉,因而選擇退休。

正準備頤養天年的她,卻於退休生活剛滿 4 個月時,受邀參與新加坡健康集團(Sing Health)的銀齡連結計畫(Silver Connection Movement),意外開啟了人生的另一扇窗。該計畫盼望運用 Helen 的人才培訓知識,幫助集團內的熟齡工作者及退休者,依自己的興趣充實相關職能,以重新再回到工作崗位。

當時 Helen 負責為婦產科的退休護士安排培訓,在互動之間不經意地得知年長護士們退休後的想法。「一個年近 70 歲的護士對我說,退休後第一年最美好,久而久之,生活就變得沒有意義,她想找些事做,卻又不知道做什麼。」(同場加映:日本這間高齡咖啡廳,為我們上了「活到老,工作到老」的 4 堂課

身處相似情況的 Helen,對這番話特別有感觸, 「這些話對我的觸動很大,讓我意識到退休並不是事業的終點。我們在 60 歲退休後,平均還有 20 多年的時光,應該用這點時間做點有意義的事,例如以前沒有機會嘗試的創業。」

受到護士的話語啟發,Helen 於 2009 年 3 月創辦了銀泉,成為新加坡第一家針對中高齡求職者提供職涯諮詢和工作媒合服務的公司;同年 12 月,她發現位於新加坡鬧區的商辦大樓百威廣場(Parkview Square)裡,正巧有一處咖啡廳空間公開招租,在朋友的鼓勵之下,她把握機會創辦第二間企業—— Chatters Cafe,僅雇用 55 歲以上的高齡者,讓人們看見長者能在職場中發揮的價值。

退休不是事業的終點,而是新人生的起點

目前除了 Helen 之外,銀泉共有 3 名員工,他們皆具有人力資源或職涯輔導的背景和專業,且同樣屬於 60 歲左右的高齡就業者,渴望運用自己的專業和經驗回饋社會,幫助更多中年失業、生涯轉換、或退休後想再就業的工作者。(同場加映:「只要彩色合作社一直繼續,我會做到一百歲」這家企業的員工全是老農民,開創千萬年收!

員工之一的 Becky 表示,自己從 58 歲時開始思考退休生活該如何度過,60 歲時剛好得知銀泉正在徵人,發現工作內容很符合未來對職涯的需求:感興趣、符合能力、壓力不會太大,還能夠幫助人,因此決定加入銀泉,至今已工作 4 年。

銀泉專注於幫助介於 40 歲至 70 歲之間、曾擔任過高階管理職位的白領族群,例如經理、主管、教授等專業人士。在銀泉官網上的求職者通常具有專科文憑(Diploma),多數人擁有大學學位(Degree),更有不少人具備在跨國公司工作的經驗。

目前網站上已有將近 2 千名求職者註冊,平均每個月可以幫助 30 名熟齡者就業,職缺包括資深會計師、資深經理、資訊科技商業分析師等。

「我們希望和更多企業主合作,共創更具多樣性的工作環境。雇用熟齡工作者,能使工作氣氛更安定、獲得更高的效率,並幫助新鮮人精進解決問題的技巧。」Helen 表示。

為了讓高齡就業者能適應新職場,Helen 認為企業也需做出相對應的措施。她以電影《高年級實習生》舉例,只要企業建構輔導機制,並協助中高齡員工建立人際關係,同時員工也保有對新世代文化的高接受度,那麼銀髮上班族的豐富資歷,將對企業營運帶來相當的幫助。

Helen 強調:「當你超過 55 歲,不代表你的人生正在走下坡——你還是能運用過往的經驗,貢獻給公司。只要能接受多樣性、並事前做好規劃,我相信公司都能迎接這樣的想法。」

除了說服企業雇用熟齡者,Helen 更率先以身作則,為中高齡者開創就業機會。她於 2009 年創立的 Chatters Cafe 中,無論是外場服務生、結帳店員或是內場廚師,都是 55 歲以上的員工。

「工作使我的頭腦持續運轉,」Chatters Cafe 裡高齡 72 歲的員工 Sally Chung 表示,她是位退休的會計師,現在負責咖啡廳的營運和帳務處理工作。

談及對於高齡就業的看法,這名銀髮員工有一番見解。「現在人們的壽命越來越長了,」Chung 在咖啡廳櫃台後表示,「我們應該讓社會將高齡者視為有價值的人力資源,並預先計劃這件事,因為高齡化問題將影響全球各地。」

回顧創業 9 年來的旅程,Helen 最感到自豪的事情,「是我向自己證明,我比想像中更有抗壓性、更具有熱情!這種對自身長處的覺察,將使我們不斷往前邁進。」

核稿編輯:金靖恩

參考資料

延伸閱讀
>> 不只屬於文青的「Oh Old!市集」:年輕人與阿公阿嬤一同擺攤,增添濃濃人情味
>> 日本「海媽媽食堂」:一群歐巴桑用好手藝復甦漁村經濟,讓獨居老人吃到暖心料理
>>「我才80歲,有自己的生活要過」齊邦媛在養生村一住 10 年不曾孤單,更活出獨立的樣子


新加坡銀泉創辦人 Helen 將於 5/5 來到「明日亞洲 - 2018 亞太社會企業高峰會」,分享如何打造長者人力銀行,為他們開啟第二人生,點此了解更多高峰會資訊 

主題
看更多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