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她 62 歲創辦「長者人力銀行」,現已成連續創業家,為自己和上千名銀髮族再創「安可職涯」

整理/郭潔鈴

在《安可職涯》一書中,描述了退休長者再度投入職場的新風潮:「新潮流正在發生,越來越多戰後嬰兒潮世代,正用行動改寫二十一世紀的中年生活,有的人退休後再回到職場,從事貢獻社會的工作。」

新加坡社會企業銀泉(Silver Spring)創辦人 Helen Lim 的職涯發展,正是安可職涯的最佳體現。她人生 62 歲才創業,目前已是多間企業的創辦人,包括長者人力銀行和咖啡廳,而由第一間事業名「銀泉」可知,其創業理念與銀髮族有密不可分的關係。

活用 40 年人資經驗,創辦「銀泉」為退休者尋求安可職涯

退休前在美國化學公司擔任亞太區人力資源部長的 Helen,在新加坡政府部門與跨國企業共計有近 40 餘年的人力資源管理經驗,2005 年公司欲將總部遷往上海,時值 58 歲的她不想離開家鄉,因而選擇退休。

正準備頤養天年的她,卻於退休生活剛滿 4 個月時,受邀參與新加坡健康集團(Sing Health)的銀齡連結計畫(Silver Connection Movement),意外開啟了人生的另一扇窗。該計畫盼望運用 Helen 的人才培訓知識,幫助集團內的熟齡工作者及退休者,依自己的興趣充實相關職能,以重新再回到工作崗位。

當時 Helen 負責為婦產科的退休護士安排培訓,在互動之間不經意地得知年長護士們退休後的想法。「一個年近 70 歲的護士對我說,退休後第一年最美好,久而久之,生活就變得沒有意義,她想找些事做,卻又不知道做什麼。」(同場加映:日本這間高齡咖啡廳,為我們上了「活到老,工作到老」的 4 堂課

身處相似情況的 Helen,對這番話特別有感觸, 「這些話對我的觸動很大,讓我意識到退休並不是事業的終點。我們在 60 歲退休後,平均還有 20 多年的時光,應該用這點時間做點有意義的事,例如以前沒有機會嘗試的創業。」

受到護士的話語啟發,Helen 於 2009 年 3 月創辦了銀泉,成為新加坡第一家針對中高齡求職者提供職涯諮詢和工作媒合服務的公司;同年 12 月,她發現位於新加坡鬧區的商辦大樓百威廣場(Parkview Square)裡,正巧有一處咖啡廳空間公開招租,在朋友的鼓勵之下,她把握機會創辦第二間企業—— Chatters Cafe,僅雇用 55 歲以上的高齡者,讓人們看見長者能在職場中發揮的價值。

退休不是事業的終點,而是新人生的起點

目前除了 Helen 之外,銀泉共有 3 名員工,他們皆具有人力資源或職涯輔導的背景和專業,且同樣屬於 60 歲左右的高齡就業者,渴望運用自己的專業和經驗回饋社會,幫助更多中年失業、生涯轉換、或退休後想再就業的工作者。(同場加映:「只要彩色合作社一直繼續,我會做到一百歲」這家企業的員工全是老農民,開創千萬年收!

員工之一的 Becky 表示,自己從 58 歲時開始思考退休生活該如何度過,60 歲時剛好得知銀泉正在徵人,發現工作內容很符合未來對職涯的需求:感興趣、符合能力、壓力不會太大,還能夠幫助人,因此決定加入銀泉,至今已工作 4 年。

銀泉專注於幫助介於 40 歲至 70 歲之間、曾擔任過高階管理職位的白領族群,例如經理、主管、教授等專業人士。在銀泉官網上的求職者通常具有專科文憑(Diploma),多數人擁有大學學位(Degree),更有不少人具備在跨國公司工作的經驗。

目前網站上已有將近 2 千名求職者註冊,平均每個月可以幫助 30 名熟齡者就業,職缺包括資深會計師、資深經理、資訊科技商業分析師等。

「我們希望和更多企業主合作,共創更具多樣性的工作環境。雇用熟齡工作者,能使工作氣氛更安定、獲得更高的效率,並幫助新鮮人精進解決問題的技巧。」Helen 表示。

為了讓高齡就業者能適應新職場,Helen 認為企業也需做出相對應的措施。她以電影《高年級實習生》舉例,只要企業建構輔導機制,並協助中高齡員工建立人際關係,同時員工也保有對新世代文化的高接受度,那麼銀髮上班族的豐富資歷,將對企業營運帶來相當的幫助。

Helen 強調:「當你超過 55 歲,不代表你的人生正在走下坡——你還是能運用過往的經驗,貢獻給公司。只要能接受多樣性、並事前做好規劃,我相信公司都能迎接這樣的想法。」

除了說服企業雇用熟齡者,Helen 更率先以身作則,為中高齡者開創就業機會。她於 2009 年創立的 Chatters Cafe 中,無論是外場服務生、結帳店員或是內場廚師,都是 55 歲以上的員工。

「工作使我的頭腦持續運轉,」Chatters Cafe 裡高齡 72 歲的員工 Sally Chung 表示,她是位退休的會計師,現在負責咖啡廳的營運和帳務處理工作。

談及對於高齡就業的看法,這名銀髮員工有一番見解。「現在人們的壽命越來越長了,」Chung 在咖啡廳櫃台後表示,「我們應該讓社會將高齡者視為有價值的人力資源,並預先計劃這件事,因為高齡化問題將影響全球各地。」

回顧創業 9 年來的旅程,Helen 最感到自豪的事情,「是我向自己證明,我比想像中更有抗壓性、更具有熱情!這種對自身長處的覺察,將使我們不斷往前邁進。」

核稿編輯:金靖恩

參考資料

延伸閱讀
>> 不只屬於文青的「Oh Old!市集」:年輕人與阿公阿嬤一同擺攤,增添濃濃人情味
>> 日本「海媽媽食堂」:一群歐巴桑用好手藝復甦漁村經濟,讓獨居老人吃到暖心料理
>>「我才80歲,有自己的生活要過」齊邦媛在養生村一住 10 年不曾孤單,更活出獨立的樣子


新加坡銀泉創辦人 Helen 將於 5/5 來到「明日亞洲 - 2018 亞太社會企業高峰會」,分享如何打造長者人力銀行,為他們開啟第二人生,點此了解更多高峰會資訊 

全台最幸福的髮廊:「好剪才」掀起美髮業革命,要在最「窮忙」的產業打造幸福企業

「好剪才」是第二屆社企流 iLab 育成計畫的參與團隊之一。社企流編輯室透過第一線的採訪,帶讀者全方位認識好剪才團隊的社會創新模式,以及其在經營管理上的成功關鍵或挑戰。

 

文:李沂霖

7 年前,政大廣告的準新鮮人陳亭安進入髮廊工作,成為一個時薪僅 30 元的「洗頭小妹」。

「大多數人對於髮型師的職業想像,不免存有對於技職體系的偏見:成績不夠好、學歷不夠高,才會進入美髮產業工作。」然而,陳亭安卻是恰恰相反的例子——擔任髮型設計師是她一直以來的夢想,國中時便立志進入美髮科就讀,卻因「成績不錯」,在家人期盼下就讀公立高中、考上政大廣告,一路皆符合家人及社會的期待,卻也成為她實現夢想的阻礙。

這些阻礙的成因,來自於美髮產業一直存在的困境,據行政院主計總處所統計的各行業調查資料顯示,美髮業為台灣低薪水、高工時的行業代表之一,被大眾牢牢地貼上「又忙又累」、「賺不到錢」、「社會地位較低」等負面標籤。

面對看似無望的美髮產業,許多美髮科學生早已決定捨棄這項職業選擇、更有不少投身美髮產業的工作者洩氣離開,陳亭安卻再度反其道而行,離開前景看好的奧美廣告工作,一頭栽進這個最窮忙的行業之中。

「因為大學畢製的關係,我在畢業時就得到奧美廣告的工作,同時,我得知很多以前一起當美髮助理的朋友們,雖然都升上設計師卻面臨生活過不下去、或是選擇轉行等處境。這不是單一、偶然的事件,而是大多數髮型設計師共同面臨的窘況,非常絕望,於是我想,是不是能做點改變。」

懷抱著改善美髮產業的願景,陳亭安以「找回髮藝專業價值」為核心成立「好剪才」,「我們要把美髮業『窮忙』這件事情給瓦解開來。」

個子小小的陳亭安,心中的夢想卻比誰都大。2016 年,她披上改革者的戰袍,擬定 4 大面向(to Customer、to Employee、to Youth 、to Recipient),一步步展開美髮業的改革行動。

to Customer:為每個人量身打造「客製化」的設計,而非「複製」一個不合適的造型

「首先,為了破除多數人對髮藝技職的偏見,我們希望讓客人感受到好剪才是很專業的職人。」

陳亭安認為髮型師應是集藝術與美學專業於一身的設計工作,而非只是簡單操刀、染燙的工具,面對街頭巷尾常見的百元理髮,好剪才第一步就將定價足足拉高 10 倍,跳脫削價競爭的惡性循環。

價格的提升,體現在好剪才的服務品質之中。客人一進門,可先憑喜好選擇英國的唐寧茶飲(Twinings)茶飲、咖啡或是詩莊堡啤酒,一邊享用飲品的同時,設計師則在一旁以「剪裁關鍵五要素」為顧客諮詢,依照不同的「髮性」、「頭型」、「臉型」、以及想呈現的「氛圍」與「風格」,提供客製化的建議。

「前 3 項為客人的設計條件,先讓他了解自身擁有的條件之後,再去進行個人的風格設計。例如一位剛升職的女性想做形象改造,在『氛圍』方面就會建議她將頭髮染成冷色調以營造距離感,而『風格』則建議可以燙大波浪,展現成熟專業度。」

陳亭安表示,好剪才強調為每個人量身打造「客製化」的設計,而非「複製」一個不合適的造型,「以往做設計最常遇到的情況就是,客人會指著一張明星的照片,跟設計師說他想要剪這樣的髮型,然而,客人的臉型或髮性與相片中的人物不盡相同,因此設計結果常常不如客人所預期。」

如今,好剪才憑藉著細膩且專業的設計服務,改變了不少人對髮型設計的既定印象、贏得不少忠實客戶,甚至連原本只剪百元理髮的客人,現在都成了好剪才的常客;更有一些客人表示,從未如此滿意過自己的髮型,一試成主顧。「這就是我們職人的專業所在。」

to Employee:從提升專業到助員工創業,好剪才打造全台最幸福的髮廊

接著,好剪才還要撕除髮藝工作「窮忙」的標籤,從根本面改善設計師的勞動條件做起。陳亭安表示,大多數髮廊月休 4 到 6 天,且無底薪,而好剪才率先跟設計師保證月休 8 天、保障底薪 2 萬 5 千元,此外還給予實習設計師加班費。

陳亭安打趣地說:「全台灣應該只有我們給實習師加班費!」她解釋,陳亭安解釋,「若實習師無加班費,很容易淪為設計師的業績工具,比如設計師晚上 7 點接了一個要染燙髮的客人,設計師可以賺到業績,但因作業時數長無法在關店前結束,實習師勢必得一起加班,卻無業績可賺。」

不過調整勞動待遇僅是改革的第一步,好剪才還設立了「才子才女職能訓練所」,將美髮技能細分為 56 項,分為設計師進修課以及實習師學習課,包含入門基礎科、色彩氛圍科、溝通諮詢科等等,定期開課讓設計師進修。

「以設計師的職涯規劃來說,最終目標就是開一間自己的髮廊。」重視每一位才子才女的技能與職涯,好剪才不只為員工提供專業訓練,還陪著員工走向圓夢的路,「我們提供『內部創業鬼才計畫』,幫助設計師擁有一間屬於自己的店,創業資金一半由設計師自己出資,另一半則來自好剪才目前兩間店的獲利。」

透過這項計畫,好剪才成了設計師最堅強的靠山與夥伴,提供欲創業的設計師資金及資源協助,免除過往去設計師自立門戶後,只能與前東家瓜分客源、削價競爭的亂象。

to Youth:讓美髮實習不再只是「洗頭」和「站在旁邊看」

好剪才不僅創造出良好的勞動環境,更要進一步提升美髮產業技職的就業率,而其中一個關鍵便是提升美髮科青年的就業意願。

「大部分學生唸完美髮科之後就會討厭美髮產業。」陳亭安無奈表示,根據教育部的資料,大概只有 1/4 的美髮科學生在畢業後會選擇從事美髮行業,而每間髮廊幾乎都缺美髮助理,缺工率非常高。她找來美髮科學生進行訪談,發現多數學生不願意進入美髮產業工作的主要原因有二,一是來自建教合作時不愉快的經驗,二則源於家長的偏見與阻礙。

「多數建教合作的髮廊,並未擔起教學的責任,學生去實習多被當成『洗頭工具』,對於整體技職的提升並無實質幫助,更未能展現美髮的職業價值,自然引不起學生及家長對於這份工作的盼望。」

於是好剪才決定翻轉青年對於美髮職涯的想像,他們開放國高中生「一日職場試探」,讓學生近距離了解並體驗髮廊工作樣貌;他們也進行校園演講,向美髮科學生傳播髮藝的價值並分享髮型師的職業日常。看著學生們炙熱的眼光,陳亭安相信仍有不少青年對美髪業懷抱憧憬,「演講結束後我們被美髮科學生團團包圍,不少人熱切地詢問我們可不可以到好剪才實習。」

扛起青年技職教育的重任,好剪才透過「才子才女職能訓練所」的 56 項課程,讓髮廊實習不再只是「洗頭」或「站在旁邊看」,而是有了更具體的學習進程。問及目前實習生的回饋,陳亭安大笑:「他們『史無前例』的知道『原來要升上設計師,我到底有多少東西要學!』」

to Recipient:透過義剪行動,展現髮藝職業價值

「義剪的行動其實就是對設計師與社會大眾展現髮藝職業的價值。」陳亭安認為,設計師的本職是幫助他人獲得嶄新的樣貌,因此除了在門市服務顧客之外,其實也能運用自身的專業,幫助更多人煥然一新。

好剪才將 2018 年的義剪主題訂為「漂泊人生」,首波行動與關注東南亞移工議題的非營利組織 One-Forty 合作,為漂泊在台灣的移工們進行義剪。回想義剪那天,陳亭安形容現場可謂是笑淚交織,「一位移工分享,她來到台灣工作之後都沒有時間去剪頭髮,而自己是非常愛漂亮的女生,在一年 4 個月之後終於可以擁有滿意的髮型,覺得整個人的負擔都消失了,她邊說邊哭,不斷擁抱她的設計師頻頻道謝,我回頭一看,發現其他設計師也跟著哭成一片。」

那一刻,所有人都感受到,剪頭髮不只是日常小事,而是一門讓人由內到外煥然一新的專業與藝術,而受益者也不僅是門面一新的顧客,更是備受肯定的設計師。

全台首間美髮社會企業

面對好剪才「全台首間社企髮廊」的封號,陳亭安坦言,最初是因朋友說好剪才的模式很像社會企業,她才第一次上 Google 搜尋 ,「好險當初有 Google 搜尋,才讓我遇到了社企流 iLab。」(延伸閱讀:社企流 iLab 社會企業育成計畫,點亮創業的第一哩路

陳亭安自 2016 年創立好剪才,創業之路上並非一路順遂,「剛開始我們有很多想做的事情與想達成的目標,但是都很零散,沒有好好地做成專案管理,即便我們知道想做什麼,卻不知道該怎麼做,而參加 iLab 對於好剪才在制定目標、調整商業模式這方面都有很大的幫助。」陳亭安笑說:「原本有點像是瞎子摸象,遇到 iLab 之後則有了明燈指引的感覺。」

如今好剪才在美髮業的改革尚未停歇,陳亭安決定暫時放下剪刀、退居幕後擔任策劃工作,持續開闢髮藝工作的新未來。她說,好剪才的短期目標是建制顧客管理系統,整合線上行銷與線下經營(Online to Offline),未來更希望能成為顧客長期的髮型顧問,「希望客人到好剪才不是一次性的髮型設計消費,而是當他面臨不同改造需求時,像是面試造型、春夏改造、結婚妝容等,都可以持續由好剪才提供設計提案。」

陳亭安也提及,好剪才預計今年在赤峰街拓展第三間店面,這是他們內部創業鬼才計畫的首次實踐,長期的願景是希望能打造更多良善的就業環境、增加就業機會。

訪談尾聲,陳亭安一貫開朗地描繪好剪才的未來藍圖,字裡行間皆含有對髮藝工作的期待與使命,彷彿可見籠罩在美髮業長久以來的陰霾,終於有了撥雲見日的機會。

核稿編輯:金靖恩
影片製作:程芙蕖

延伸閱讀
>> 這名倫敦理髮師,用剪髮專業讓街友告別蓬頭垢面、找回自信
>> 這間西裝店完全免費:讓更生人穿著囚服進來,再穿著體面西裝離去,帶著尊嚴去面試
>> 需要幫忙時,就有人來「到咖手」:讓主婦們發揮照顧專業,成為職場女性的溫柔後盾


2018 社企流 iLab 第四班 Try It 實驗家徵選,經歷了長達近半年的各種挑戰:徵選報名、1/27 驗證工作坊、將工作坊所學直接用於實戰的驗證期,終於來到尾聲,各個實驗家們對於自己的專案到底發現了什麼呢?是否有找到一個能永續的商業模式,同時又能解決社會問題呢?Try It 驗證成果發表會就在 3/24,邀您一同來參與、互相學習 ▷▷▷ goo.gl/WxpNHv

主題
看更多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