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種植棉花需要戴防毒面具?看Patagonia如何改造生產線,達成100%有機棉製衣目標

2017.03.15
瀏覽次數:
合作轉載

從巴塔哥尼亞(Patagonia)創辦人伊方.修納(Yvon Chouinard)的筆下,了解這間全球知名的B型企業,如何在製程中把環境傷害降到最低。

文:伊方.修納

如果要把衣服製程中對環境的傷害減到最低,我們必須了解從農場、紡織廠,到顧客間所有的作業流程。

1998 年春天我們把波士頓一座老舊的建築物改建為巴塔哥尼亞的門市,並在裡頭存放了非常多棉質的運動服。幾個禮拜後,門市的員工開始抱怨頭疼。我們關閉門市,請來一位化工人員,他發現我們新的空調系統只在重複循環著同樣的空氣,而且空氣裡含有甲醛。

一般的商人可能會說:「別跟我講什麼甲醛,你只管修好空調系統就好。」但我們開始問一些問題,然後發現那些聲稱百分之百純棉的衣服,其實平均只含有73%的純棉花,其他則是參雜了像甲醛這樣的化學物質,讓衣服可防皺、防縮水。

甲醛就是生物課裡用來保存青蛙或其他動物屍體的化學物質。它是有毒的,但美國食品藥物管理局卻從未訂立規範,而且事實上,美髮沙龍裡做直髮燙時就會用到。

我們對此非常震驚,我們發現自己經營公司的方式就像其他人一樣,只管進貨,卻從未質疑這些衣料是如何製成。自此,我們開始自問還做了那些壞事。

(在加州中部的傳統棉花田裡噴灑農藥。來源:Zack Griffin)

挖掘棉花種植的真相

1991 年我們決定開始做符合正義的事情,在資遣了員工並重整公司後,我們委託一個獨立機構來評估市面上常用的衣服布料,如麻、亞麻、人造絲、棉花、聚酯纖維、尼龍和羊毛對環境的影響。

我們發現為了培育那些種植棉花的土壤,工人們會施灑有機磷酸酯以殺死土裡的微生物,有機磷酸酯會傷害人類的中樞神經系統。

這些化學物質會使土壤喪失原有的生育能力,必須連續5年不灑農藥,蚯蚓才會再次出現,表示土壤已回復健康。這些土壤需要密集地施肥,而且棉花田肥料被雨水沖刷進海洋後,造成海洋死區不斷地擴大。

棉花田占世界總耕地面積的2.5%,使用農業中15%的化學殺蟲劑及10%的農藥,但只有0.1%的農藥成功地殺死目標害蟲。人類和牲口的食物都會用到棉花籽和棉花油,但美國食品藥物監督管理局卻從未立下規範。

大約20 年前美國開始推行基因重組蘇力菌棉,它可以防治蛀食棉花葉的棉鈴蟲,並大幅減少農藥的使用。中國在21世紀初大規模地種植蘇力菌棉,卻在幾季以後發現除了棉鈴蟲以外,其他害蟲都對蘇力菌免疫,故重新開始噴灑各式農藥。這種基因改造棉占目前世界工業種植棉花的70%。

2015 年我們和班與傑瑞(Ben & Jerry)冰淇淋工廠、堅石草原(Stonyfield)優格公司一起邀請美國各大企業簽署一份給總統的請願書,要求廠商必須自動標示基因改造商品。但沒有一家食品公司和服裝公司願意加入,因為他們全都使用基改原料,服裝公司購買的工業棉花也都是以基改棉花籽種成。

棉花田每年會排出1.65億噸的溫室氣體,傳統棉花田的氣味更是難聞,那些化學物質會讓你的眼睛和胃部極度不適。加州這類不會結霜的地區在採收棉花前,會事先用農用飛機噴灑落葉劑巴拉刈,但只有一半的農藥可以準確地灑進棉花田,其他則會落到隔壁的田裡或河中。

這是不合理的。第二次世界大戰以前沒有人這樣種棉花,現在大部分農業用的化學物質其實是二戰中發明的神經毒氣。

2年內製程大改造

幾個月後,我們去了加州的聖華金谷幾趟,在那裡的池塘聞到農藥硒臭味,並看見如月球表面般貧瘠的棉花田。那時我們提了一個相當重要的問題:巴塔哥尼亞怎能再繼續生產這些消耗地球的產品?在我們開始尋找其他的棉料來源時,一些德州和加州的家庭農場提供了有機的棉花,我們拿這些有機棉試做短袖運動衫。

我們在1994 年的秋天決定,2年後所有巴塔哥尼亞的棉質運動衫都要用100%的有機棉,在這之前,我們只有18 個月可以更換66項產品的原料,搭製生產線的時間甚至少於一年。

我們必須直接向使用有機農法種植棉花的農夫購買棉花,因為經紀人那裡無法提供足夠的棉量。接著我們去找認證機構,追蹤所有衣料纖維的來源,然後還得說服紡織廠在製程前、製程後都要清洗紡織機,即使紡織的棉量非常少。

紡織廠很不喜歡有機棉,因為裡面會夾雜很多的葉子、枯枝和蚜蟲,使得棉花黏乎乎的,但我們在泰國的合作夥伴非常有創意,他們會在紡織前冷凍有機棉,這樣就可以解決問題了。

靠著我們想法開放且足智多謀的新夥伴,1996 年起巴塔哥尼亞所有的棉質衣料都是使用有機棉。

環保與品質的衝突

接下來,我們做了兩項決定,讓轉換至生產有機產品的過程更容易。首先,我們決定在使用已認證有機棉花的同時,暫時使用「過渡」棉花。過渡棉花的種植過程完全有機,但是實施有機種植的時間還不夠長,因此尚未得到官方認證。第二,我們決定銷售「使用有機棉製作的服裝」,而不是「有機服裝」。

兩者的差異似乎很小,但我們不希望誤導消費者,因為我們在生產時還是會使用合成染料和傳統棉線。我們發現天然染料不但無法符合我們的品質標準,而且本身也有嚴重的環保問題。

但幸好科技更進步了,現在我們正跟夥伴們尋找將有機染料應用於更大規模生產面的辦法。傳統棉線則是大量生產的商品,我們必須在一切還是未知數時,就向棉線製造廠訂購數量極為龐大的最低下單量。此外,由於我們還在學習、實驗新原料,所以我們在1996 年的兩款產品中使用了少量甲醛樹脂,以減少縮水和皺摺。

我們又再一次陷入環保標準與品質標準的衝突。我們面對的現實是若現在回頭使用所有有毒化學物質,來讓布料成品不會縮水、起皺摺,這麼做顯然不合常理。多年來其他廠商在布料中使用這些化學藥物的兩項合理理由,就是要讓衣服不會縮水,或產生皺摺。

最後我們解決化學藥品問題的方式,是從產品製程的開始就注重品質,而不是事後再加入合成原料。在某些產品裡,我們需要使用品質更好、纖維更長的棉花,並讓紡紗和布料預先縮水。

有機棉品質好 消費者願買單

我們在改用有機棉時,發現自己對棉花的加工和製作方式並不是那麼了解。例如,過去當我們想要某些褲子的布料時,就會打電話給業務人員,他會帶一本布料樣本給我們,我們只需要瀏覽樣本、做出選擇就好。但是,現在我們卻必須從一捆捆的生棉花開始,然後像獵犬一樣一路追蹤製作過程,直到產品完成之際。

改用有機棉的同時,行銷與業務團隊也對1996 年春季的有機棉產品設下了3項目標:成功銷售這系列的產品、影響其他服裝公司採用有機棉,以及鼓勵增加種植有機棉。後兩者顯然受到第一項「成功銷售產品」的左右。

我們打破公司過往的政策,雇用了一位外部顧問,他肯定我們的信念,那就是消費者購買我們產品的最大理由就是品質好,品牌名稱和價格則是次要的,關注環保對消費者而言更是最不重要的部分。

顧問也發現顧客可以接受小幅上升的零售價格,因此我們降低了大多數產品的利潤,只把零售價格調漲至比傳統棉花製品的售價高2到10美元。無法達到這項目標的產品,就僅在我們自己的直營門市和郵購通路銷售,以壓低價格。

我們的有機棉計畫成功了,這不只是因為顧客跟我們做出了一樣的選擇,即花更多錢購買有機產品,而不是付錢購買看不見的未來環境成本。而且,也因為現在我們設計師和生產人員的工作,必須從一捆生棉花開始,然後一路跟隨製程到衣物完成為止,所以他們必須學習如何製作衣服。額外的努力轉變為精心構思的產品,因此銷售成果也很好。

大部分人購買產品的理由並不是因為它是天然的產品,但這也是一個很重要的「附加價值」。

本文摘錄自《越環保,越賺錢,員工越幸福!──Patagonia任性創業法則》,閱讀更多請參考原著

延伸閱讀
>> 讓衣櫥中的舊衣重見天日!美國戶外品牌Patagonia推新方案促進二手衣回收
>>「想要在宇宙中留下刻痕,就要改變世界!」B型企業 在亞洲打造良善經濟
>> 從Patagonia和福特汽車 看環保材質上市的漫漫長路

厭惡排放黑煙的烏賊車?這間新創回收車底廢氣,打造100%自空汙提煉的墨水

編譯:郭潔鈴

車輛所排放的廢氣是現今社會最常見的空氣汙染之一,它不僅對人體有害,也破壞環境。幸好,透過能收集汙染物的創新科技,以及消毒與提煉技術,這些汙染物現已能被回收再製成墨水與顏料。

具有麻省理工媒體實驗室(MIT Media Lab)背景的新加坡公司Graviky,正將未燃燒完全的煤煙(註一)轉化成藝術原料。Graviky公司研發的一項裝置Kaalink,能捕捉95%從車輛排氣管或其他空汙來源排出的懸浮粒子,且不會對車輛排氣管施加壓力,以免造成損害;而被捕捉的懸浮粒子經過消毒與提煉後,能變成高品質的黑色「空汙墨水」(Air Ink)。

(使用Kaalink裝置時,汽車每排放45分鐘的廢氣能製成30毫升的墨水。來源:Kickstarter)

提煉技術有方 空汙化身為墨水

根據Graviky的紀錄,使用Kaalink裝置時,汽車每排放45分鐘的廢氣就能製成1液量盎司(約等於30毫升)的「空汙墨水」,而這套裝置在本質上能減緩造成環境傷害的氣體排放。

「我們的目標是抓住車輛廢氣中的煤煙,不讓它進到我們的肺裡。製作『空汙墨水』的過程中,我們小心地去除煤煙或碳粒子中的重金屬與致癌物。這些原本可能進到數百萬個肺中的有毒物質,現在化身成美麗的藝術。」Graviky表示。

「空汙墨水」的點子起源自在麻省理工媒體實驗室進行的實驗,當時團隊想研發一款能利用蠟燭燃燒後的煙來影印的手持印表機。

在團隊帶著印表機的初階原型參加幾場會議後,發現環保人士和藝術家都愛這個點子,於是團隊進而研發能捕捉車輛排氣管廢氣的裝置與消毒技術來製作墨水,並宣稱墨水與市面上其他墨水一樣安全。(同場加映:紐約街頭出現用「城市廢氣」做成的甜點 你敢吃嗎?其實沒差,因為你每天都「吸」了不少

(香港藝術家使用「空汙墨水」繪製圖畫。來源:Kickstarter)

募資獲近百萬贊助 有望穩定生產

現在「空汙墨水」的生產流程仍十分仰賴人力,且僅能小規模生產,因此Graviky於2017年2月於募資網站Kickstarter發起專案,並於一個月內獲得688筆贊助,募得約4萬新幣(約90萬台幣)。

這筆資金將幫助Graviky優化Kaalink裝置,使墨水邁向規模化生產。此外,贊助者能獲得4種不同尺寸的「空氣墨水」麥克筆,及網版印刷(註二)可用的墨水。

「『空汙墨水』是第一個完全以空汙製造的墨水。我們將汙染物變成創造藝術的工具,當墨水被用於圖畫或書寫時,它真正地讓我們的街道更美麗。」Graviky表示。

與從源頭減少空氣汙染相比,Graviky正在做的事似乎有些不切實際。然而面對一項問題可以有很多種解方,或許Graviky將有害的黑煙變成實用的物品,用於藝術表現與社會運動中,能成為一個具影響力的行動,使人們正視空汙帶來的危害。(同場加映:荷蘭設計師打造世界最大「空氣清淨塔」,將北京霧霾化為手上戒指

註一:煤煙是一種因碳氫化合物燃燒不完全而產生之成分不純的碳粒子,泛指包括煤、石油焦等燃料在燃燒之後所殘餘的物質。

註二:網版印刷是使用絹、尼龍、聚酯纖維或不鏽鋼金屬線所織成的網布,將網布張緊固定於網框上,再以感光塗料塗在網布上,再以照相光學原理將要印刷的內容沖洗出來。將油墨倒在網版內側,再利用刮板於網布內下壓平刮,使油墨由印刷內容處往下滲透進網孔,沾覆在被印物上形成轉印。

核稿編輯:林冠吟

參考資料
This high-quality ink is made from air pollution harvested from vehicle tailpipes
AIR-INK: The world's first ink made out of air pollution

延伸閱讀
>> 人人都是空污專家:這些隨身攜帶的「空氣盒子」,讓你即時掌握空氣品質
>> 想買一台環保又不傷荷包的車?麻省理工推出App 將所有車款數據全攤在你眼前
>> 整個城市都是他們的實驗室:荷蘭學者改造抗霧霾植物,使之「食慾大開」吸入更多二氧化碳

主題
看更多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