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歐洲火藥庫上的「戰爭旅館」:將昔日戰爭的夢靨,化為旅人難忘的一夜

新聞整理/黃思敏

一間位於波士尼亞首都賽拉耶佛的戰爭旅館(WAR HOSTEL SARAJEVO),在90年代的烽火後誕生。旅人可在此體驗戰爭時的生活,同時「享有」不用擔心安危、挨餓,或失去親人的奢侈。

這間戰爭旅館的主人自稱「零壹(Zero One)」,根據其官方網站WAR HOSTEL SARAJEVO介紹,今年25歲的零壹本名為Arijan Kurbasic,因為他父親於戰時的身份識別編號為01,為了紀念自己與家人皆於戰爭後安然倖存,他便起了這個別名,並創立了戰爭旅館。

零壹與旅客合影。

戰爭旅館十分精確地還原了當地飽受戰爭摧殘的歷史情境,裡頭的陳設物品皆為零壹與家人從戰爭時保留下來,作為與旅人分享他們生命故事的媒介。(同場加映:來「助」一晚吧!這間「Purpose Hotel」融入社會關懷,讓旅客在睡夢中改變世界

這裡不只是一間旅館,「你可能會以為我們是一個想賺錢的觀光主題旅館,但是事實上完全相反!」零壹表示。旅客可以在這真實的環境裡,體驗受戰爭圍困的賽拉耶佛人如何生存。

「開設這家旅館是我們謀生的方式,但我們認為更重要的是:透過這份工作,教育人們避免戰爭與仇恨。」零壹表示最棒的學習方式,就是讓旅人親身去經歷。

零壹經常與旅人們分享自身於戰爭的經歷,並感嘆戰爭是如何影響人們的一輩子。根據維基百科,1992年至1996年的塞拉耶佛圍城戰役(The Serb siege of Sarajevo),是現代戰爭史上最長的圍城戰役,比二次世界大戰著名的列寧格勒圍城戰役(The siege of Leningrad)還要長。

當時困在賽拉耶佛的38萬名人口,沒有食物、電力、水及熱氣,還要躲避狙擊兵和1天平均330次的轟炸,約有11541個賽拉耶佛人於戰爭喪生。

戰爭旅店的客房。

根據CTVNEWS報導,旅客在進入戰爭旅館後,將由戴著鋼盔、身著防彈背心的零壹親自接待。客房內僅由一顆燈泡照明,窗子上掛著聯合國難民署於戰爭時提供給難民的塑膠窗簾,以代替被炸碎的窗戶。

在戰爭旅館住上一晚,旅人將實際躺在鋪著海綿床墊的地板、蓋著軍用毛毯、聽著從音響傳出的爆炸聲響,於黑暗中入眠。這樣真實的臨場感,與透過電視目睹戰爭的殘酷,完全是另一回事。

根據官網,旅館的牆上佈滿戰爭時的報紙與文章,刻畫著當時賽拉耶佛受到圍困、掙扎的日常。旅客也能參加零壹安排的戰地行程,參觀著名的戰爭遺址。(同場加映:「責任旅遊」讓觀光回歸當地 印尼渡假村獲首獎

零壹帶著旅人們參觀戰爭遺址。

戰爭旅館十分受到旅人的歡迎,甚至在訂房網站hostel.com上,於賽拉耶佛區77間旅館的票選中拔得頭籌,獲得第一名的評價。

一位來自美國、21歲的旅人Andrew Burns,在造訪過戰爭旅店後表示:「經驗通常是最好的老師。我可以閱讀所有的教科書,但大部分的資訊都不會被記住。來到這裡讓我能感受到事件背後的情感,我和這裡的人們討論他們的經驗,這讓一切變的好真實,讓我想要嘗試瞭解更多、提供幫助,去愛別人。」

零壹告訴IBTimes UK的記者:「我認為讓人們了解戰爭時發生的事情是很重要的,因為任何地方都有可能會有戰爭。如果你在這裡多住幾晚,離開後你將會對過去不曾注意的生活小事,感到更加珍惜。」

「當初創辦這間旅館,是因為我失業,但是我需要工作才能生存。」零壹表示身為一個戰爭倖存者,他想要發揮自己的價值,開創與眾不同的東西。

根據Balkan Insight的報導,波士尼亞的戰爭歷史為國家帶來大量的旅遊商機。「暗黑觀光(dark tourism)(註一)」吸引許多國外、尤其是英語系國家的旅客造訪。官方數據顯示,光是2016年的1至9月就吸引了超過180萬名過夜旅客,比起2015年成長了10.8%。

而這間獨特的戰爭旅館,也正好得到媒體與旅人的注目,搭上暗黑觀光的潮流,引起更多人的關注戰爭議題。

註一:暗黑觀光(dark tourism),又稱黑色旅遊(black tourism)或悲情旅遊(grief tourism),意指參訪的地點曾經發生過死亡、災難、邪惡、殘暴、屠殺等黑暗事件的旅遊活動。(來源:維基百科

核稿編輯:黃培陞、林冠吟

新聞來源

延伸閱讀
>> 與其將貧民窟「砍掉重練」,不如善用居民的生活經驗 重新規劃城市
>>「泰國觀光收入對在地社區的貢獻,才不到15%」 他返鄉推廣永續旅遊,讓當地人作頭家!
>> 英國首間「藝術旅館」:讓世界各地的藝術旅人 有負擔得起的住宿選擇

你可能也喜歡

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