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林峻丞─「文化脫離了在地的脈絡,就失去了生命」甘樂文創用在地文化滋養創意

「重點不在自己可以賺多少錢,而是我們希望能夠改變這個地方」社企流四週年論壇講者—「甘樂文創」創辦人林峻丞專訪。

文、圖:張簡如閔

潺潺流水、綠堤楊柳,「甘樂文創」座落在三峽老街附近的清水溪畔,靜靜地在這片土地上滋育文化的脈絡、凝聚青年的活力與藝術的能量,陪伴社區的人們一同成長。

「甘樂文創」是一間以空間出發,發展出不同事業項目的社會企業,多角化的業務包括:餐飲、獨立刊物《甘樂誌》、藝文空間與藝術家、青少年陪伴計畫,營運至今已邁入第八個年頭。

創辦人林峻丞因為搶救阿公肥皂工廠的機緣,回到三峽老家推廣肥皂品牌,並在短時間內獲得可觀收入。回鄉期間也因結識三峽在的的文史工作者,讓他重新檢視原先純然地為了獲利的企業價值觀,因而萌生在賺錢的同時,建立一個與在地文化、土地共好的平台的想法。

看見三峽新舊交替問題 修建老屋打造公益平台

「重點不在自己可以賺多少錢,而是我們希望能夠改變這個地方。」

林峻丞觀察到,現在的三峽因為台北大學特區出現、建商進駐,使得整個區出現新城區與舊城區的差異,且這兩個城區的居民在知識、經濟,各方面出現很大落差。此外,他也發覺三峽區是新北市青年吸毒人口最高的區域,有許多生活在社會邊緣的孩子,亟需社區對他們伸出援手。

「如果未來新城區愈來愈便利、完整,那未來舊城區會不會變成是貧民窟、吸毒窟?」他擔憂商業化現象造成新舊城區的極化,讓他思考自己接下來所做的每件事情都要有一定價值,且能帶著社區與整體社會正向發展。

在原有的肥皂品牌生意如日中天之際,林峻丞毅然離開原有的事業,與妻子一起胼手胝足地打造「甘樂文創」。他向銀行借貸大筆金錢,以簡約、現代的透明玻璃設計外觀,讓一幢古老三合院在現代化的外觀下被完整保存、襯托,並活化這個空間為舉辦講座、藝術家駐村、社區參與的公益用途。


(座落於三峽老街附近,以玻璃帷幕包覆傳統老屋的「甘樂文創」)

林峻丞提到自己小時候常在這附近走動,卻不曉得原先高高的圍牆之後,竟然有一棟老房子。直到他動了想再次創業的念頭,又看到外牆上張貼「出租」的公告,當時他探頭過圍牆,看到了這棟屋頂塌陷,卻令他驚喜、心儀的老屋,當時的他興奮地想著:「這空間可以做我理想中的那個平台!」

連結在地原有資源 陪伴藝術家與青少年成長

近來台灣許多在地創業多採用開咖啡廳、經營旅店、打工換宿的模式,與其他模式不同的是,「甘樂文創」在經營上有兩大特色,一是融入在地藝術家的創作,二則是從小學時段開始陪伴孩子,對他們的成長產生正面影響。

「三峽原有的資源就是一群在地藝術家,」林峻丞說,目前三峽在的有超過三十多位的藝術家,也有李梅樹紀念館、三峽祖師廟等藝術殿堂,讓藝術的能量在這片土地上孕育、發光。於是,他們撥出店內的部分空間,供給三峽當地的藝術家作為工作室,也讓這些在地的原創藝術品找到展示的場所。

三年多前,「甘樂文創」與李梅樹紀念館合辦「梅樹月藝術祭」活動,串聯當代藝術家在三峽各處辦展覽,第二年在地藝術家接手這項理念,又將之擴大至三峽十九個展廳,讓三峽的室內與戶外,都能看到在地文化特色在大街小巷發光發熱。


(藝術家的工作室也搬進甘樂文創的老屋,民眾能夠參觀工藝品,同時也能近距離與藝術家互動)

除了陪伴在地藝術家成長,甘樂文創也和三峽在地幾所小學的輔導室合作,讓高風險家庭的青少年,或是有社區意識的大學生,能參與淨溪活動、幫助在地老農賣出農作物的經驗。林峻丞提到,他們深入在的的國小、社區服務已經有八年之久,從中是一段緩慢且持續修正的過程,「很難評估具體的影響力,因為改變需要長期累積。」但他相信,只要一旦被這樣的理念影響,一定能造成個人很深度的改變。

令他欣慰的是,現在的他逐步看到第一年他帶著淨溪的青年,又回到三峽做社區服務,循環、回饋的模式已逐步建立。「不是只有做青年創業,也不是只有藝術家串聯,在這個社區已經形成一個從小到大的網絡,」林峻丞說。


(寬敞的空間裡擺放著眾多充滿特色的展品,更有駐點於老屋內部的藝術家,埋首於精緻的手工雕飾)

多角化經營模式 在地社會功能缺一不可

目前的甘樂文創的業務與商業模式,從空間租借、藝文展演活動、課程講座、文創商品販售、餐飲服務、社區營造、設計、觀光旅遊……等等業務一應俱全,很難想像這一切是出自員工只有五人上下的團隊之手。

林峻丞表示,他身兼各種業務的負責人,即使在人潮沒那麼熱絡的平日,他也有許多不同的業務和合作要談,他同時也是雙月刊《甘樂誌》的總編輯,積極連結全台各地的在地青年創業聚落,以文字影像報導方式,發掘台灣在地更多的在地實踐的故事。

「今天若少了《甘樂誌》,不會是現在的甘樂;少了平台的功能,也不會是現在的甘樂。」林峻丞說,即使多角化的經營方式弄得五、六位團隊成員相當忙碌、緊湊,主要營收也大多倚靠假日的人潮、不定期辦活動的場租。但他認為,在地創業不能偏廢任何一方,少了任何一塊都將失去某部分的社會功能。

文創不能脫離文化 連結民間信仰不斷創新

至於他怎麼看待「文創」這兩個字所代表的涵義?

林峻丞認為徒有設計的創新設計並非真正的文創,「文化脫離了在地的脈絡,那麼就失去了生命。」

他們的團隊曾經配合《甘樂誌》當期主題「信仰」而做了創新的嘗試,當時適逢北港朝天宮的媽祖到三峽作客,因此他們在這段期間在「甘樂文創」舉辦媽祖攝影展、董事長樂團《眾神護台灣》的簽唱會,也邀請八家將彩繪臉譜、台灣傳統刺繡的行家來課堂講座。最後,他們將放完的鞭炮的炮屑回收做成另一尊紙塑媽祖。

「文化要從土地出發,重新認識、咀嚼和消化,」林峻丞認為,文創必須要有文化、有故事,而他們嘗試以全新的方式,重新詮釋台灣傳統信仰,並透過創意而讓文化永續,而不是抹去原本的脈絡,造出另一個全新的商品。

八年的耕耘,讓他在這條創業的路上縱使走得辛苦,卻也堅持、篤定,一如他們當初創立的初衷──「甘」之如飴、「樂」在其中。

延伸閱讀:
>> ColaLife—醞釀20年的點子,放下只花30秒:「我想做的是拯救孩子的生命,如果事實顯示有其他更好的方向,我就朝新方向前進」
>> 王照允─一個藥師的助人夢想,造就七千萬年營收的好生意

都市化發展腳步快速,城市與鄉村在醫療、教育、就業等各項資源上,逐漸產生巨大的鴻溝,社企流四週年論壇邀請非洲與台灣本土的醫療服務提供者,分享他們如何用創意縮短城鄉差距!
→ 社企流四週年論壇:4/17 擁抱未來

Oma’s Pop-up—荷蘭暖男打造「阿嬤快閃廚房」 用食物搭起兩代的橋樑

2016.02.29

之所以想成立這間餐廳,原因很簡單,我想帶給人們的就是那美好、放鬆、充滿人情味的用餐時光。

社企流四週年論壇講者—荷蘭「阿嬤快閃廚房」創辦人Mark Hendriks專訪。

文:呂家睿/圖:Oma's Pop-up

對於一個20歲出頭的年輕歐洲男子來說,尋常的週末假日應是與三五好友上上酒館、看看球賽,享受狂歡的時光。然而對於目前仍在讀大學的Mark Hendriks而言,他的週末安排卻顯得獨特——每逢週末假日,他皆以游擊戰的形式經營快閃餐廳;而更為獨特的是,擔綱這餐廳大廚一職的,清一色皆是頭髮已斑白、皺紋已爬上臉的銀髮族。

與尋常充滿緊張與急迫上菜氣氛的餐廳內場不同,在Hendriks的餐廳Oma’s Pop-up內,只見銀髮大廚們三五成群地坐在一旁,一邊搓著肉丸一邊閒話家常,談論的話題可能是分享彼此的拿手菜食譜、可能是退休後的生活、也可能是孩子與孫子們。

這場景像極了許多銀髮族正懷念不已的「美好舊時光」。當時工商業與科技雖尚未發達,但閒適的生活步調與親切的人情味,卻使人們在情感的連結上更感富足——起碼在當時的飯局間,並不會有人自顧自地將頭埋進手中那發亮的小小螢幕,而會把目光與專注放在同桌的人們,與面前的食物上。

「之所以想成立這間餐廳,原因很簡單,我想帶給人們的就是那美好、放鬆、充滿人情味的用餐時光。我認為食物是人與人之間能產生連結的最好媒介。而之所以要這麼做,最重要的是為了我自己的阿嬤。」

阿公阿嬤說不出口的寂寞

也許和西方講求個人、獨立的生活價值有關,在此文化背景下,即便步入老年,荷蘭人仍大多選擇獨居以保有個人生活。在社福制度健全的荷蘭,雖說獨居老人在經濟及物質生活上不虞匱乏,但在社交生活中,老人們卻因缺乏適合去處,而時常感到寂寞。

根據關注於荷蘭銀髮議題的非營利組織Nationaal Ouderen Fonds統計,當前荷蘭約有33%,高達120萬的銀髮族認為「寂寞」是生活中一大難題。

在2014年,正如多數荷蘭人一般,對於才大二的Hendriks來說,銀髮族寂寞的議題似乎離他相當遙遠。直到某次週末與自己的阿嬤晚餐後,他才驚覺原來平時笑容滿面的阿嬤,竟也同為寂寞所苦。


(Oma's Pop-up創辦人與他的阿嬤An)

每逢週末Hendriks都固定到阿嬤家用晚餐,但有一回因出外渡假兩週,週末與阿嬤的晚餐也因此中斷。當他回家再次拜訪阿嬤時,阿嬤馬上告訴他:「我真的很高興你回來!我已經好幾天沒有跟任何人說話。」

這句話讓Hendriks認識到,原來習以為常的晚餐時光,竟在阿嬤心中有著這麼大的分量。對於生活日趨單調的阿嬤來說,週末與孫子的晚餐,是重感活力的最好時光。而阿嬤那用心烹調的傳統菜餚,傳遞的不僅是逐漸消失的好口味,更是對於人情關懷的美好價值。

體悟到這一切,當時正為學校創業課程專案煩惱的Hendriks,馬上決定將「排遣銀髮族寂寞,為青銀兩代創造美好互動」作為創業主題。

「一開始我就想:『我想做的不是那種從發展中國家進口廉價產品來賣的生意。』我想做一些更有使命的事情。阿嬤的這句話給了我很好的方向,我覺得雖然他們老了,但還是渴望與年輕人互動,分享自己的人生。」

至於為什麼要以銀髮大廚餐廳為模式?「我想大家都同意,自己阿嬤的料理,是世界上最美味的,對吧?」

阿嬤的拿手菜  喚起美好的用餐時光

經全體組員一致同意後,這個邀請銀髮族擔任大廚、除分享手藝之外,也在共餐時與年輕顧客分享人生閱歷的「Oma(阿嬤)餐廳」正式定案。但他們因學生身份而缺乏固定場地,餐廳只得先以Pop-up快閃餐廳的形式進行。

專案啟動之初,Hendriks與夥伴們鎖定的是假日公休的餐廳,期待它們能將閒置的空間出借,以作為Oma’s Pop-up場地之用。

但即便Hendriks照著電話簿一間間去電拜訪,也少有餐廳願意將生財場所出借。直到了最後,才有間烹飪教室的主廚受團隊的精神感動而借出場地,以協助Oma’s Pop-up的頭一回開張。

「舉辦快閃餐廳的場地相當難找,非但要有夠大的廚房,也還要有更大的用餐空間。而最重要的一點是,由於我們的主廚多半有點年紀,安全也是我們不容忽視的重要環節。」

究竟什麼樣的場所,兼具寬廣與安全兩大原則?

答案是消防局。

為了應付打火工作所耗費的體力,通常荷蘭的消防局內皆備有大廚房讓打火弟兄們自己烹調食物。然而因勤務繁忙,打火弟兄們多半只能選擇吃簡單的零食充饑,而閒置了廚房空間。

在得知這事實後,Hendriks心想:不如就把銀髮大廚們帶到消防局內,為少有機會好好吃飯的打火兄弟們帶來阿公阿嬤的道地口味!於是這回在消防局內舉辦的快閃餐廳活動中,主人、客人兩方的疆界隨著彼此相互的關心而消融。

掛心著年輕打火兄弟沒辦法好好吃飯的阿公阿嬤們,無不使出渾身解數,把叮嚀與關心付諸於菜餚上;而擔心著獨居阿公阿嬤居家安全的打火兄弟們,也一再宣導、囑咐著各種居家消防安全知識。

這次溫馨、成功的活動,使得用餐的所有人皆充分發揮了影響力與價值。而Oma’s Pop-up團隊也看見,除了為銀髮族排遣寂寞外,他們也可透過活動把更多銀髮生活相關的專業知識,帶給阿公阿嬤們。

食物,兩代間最自然的黏著劑

在Oma’s Pop-up的努力之下,許多荷蘭的阿公阿嬤都重新有了生活的光彩。曾有一位因妻子罹癌去世,生活漸趨孤單的阿公,藉由這些活動而再次找到了笑容。更有一位Daniel阿公參加過一次活動後隨即成為鐵粉,向他們表示「這是我好幾年來參加過最棒的活動」,之後更成為資深志工。

而對於年輕人來說,透過食物,他們得以自然而然的與長輩開展情誼,使得青銀兩代的關係不會隨著世代的隔閡而冷落。於此Hendriks分享道:「剛開始我們都很擔心年輕人跟老人會沒話聊,打算安排些破冰的活動。但當我們看到兩代隨著用餐,自然地開啟一個個的話題後,我才發覺原本的擔心都只是多餘。」

在Oma’s Pop-up計畫推行不到一年的時間裡,Hendriks即得到機會與一干荷蘭社會企業家一同與總理談論該國社企發展願景,影響力與知名度擴及全國。在此同時,他也得到了該國最大連鎖超市,以及大型食品公司的合作、贊助機會。

雖然Hendriks笑稱他的Oma’s Pop-up並不是那類可以改善氣候變遷、饑荒、海洋污染等重大議題的社會企業,但由於從他自己親身的生命經歷、並以為親人著想的角度為出發點,他得以看見荷蘭健全社福體制下的不足之處:情感面的心理需求—對銀髮族們,這或許比物質面的需求更為重要。

透過共煮共食,食物扮演了青銀之間的黏著劑,成功搭起兩代間的橋樑。

回顧一路走來的歷程,Hendriks說道:

「回頭看看,在短短一年以前,我也沒想過這個從學校作業開始的專案,能有這麼大的影響力;因為它,我見到了荷蘭總理;因為它,我找到了日後想耕耘的目標;還有最重要的是,因為它,我讓不少的銀髮族們覺得生活有了價值。」

延伸閱讀
>> 把社會學帶進設計領域,史丹佛銀髮設計競賽得主姚彥慈:「了解問題的過程,比設計本身更重要」
>> 林依瑩-陪伴不老靈魂,勇敢燃燒青春

核稿編輯:金靖恩

在即將來到台灣分享經驗前,Hendriks也給了像他一樣,有志為解決社會問題,跨出行動第一步的年輕人們建議:

「我認為談到要為人群帶來什麼改變時,我們不一定要拘泥於偉大的志向或什麼突破性的發展。

相反地,即便是簡單地關心周遭的人,也可以是開始行動的契機。我們不必糾結地去想:『這些行動是否必要?這樣做會不會覺得不好意思?』,只要帶著替人解決問題的善心,並積極地展開行動,就能激起改變的漣漪。」

一個荷蘭大男生,如何在短短一年發起風靡全國的成功專案,並讓阿公阿嬤們彷彿再年輕一次?不要錯過Hendriks的真誠分享→ 社企流四週年論壇:4/17 擁抱未來

主題
看更多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