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Oma’s Pop-up—荷蘭暖男打造「阿嬤快閃廚房」 用食物搭起兩代的橋樑

2016.02.29
瀏覽次數:

之所以想成立這間餐廳,原因很簡單,我想帶給人們的就是那美好、放鬆、充滿人情味的用餐時光。

社企流四週年論壇講者—荷蘭「阿嬤快閃廚房」創辦人Mark Hendriks專訪。

文:呂家睿/圖:Oma's Pop-up

對於一個20歲出頭的年輕歐洲男子來說,尋常的週末假日應是與三五好友上上酒館、看看球賽,享受狂歡的時光。然而對於目前仍在讀大學的Mark Hendriks而言,他的週末安排卻顯得獨特——每逢週末假日,他皆以游擊戰的形式經營快閃餐廳;而更為獨特的是,擔綱這餐廳大廚一職的,清一色皆是頭髮已斑白、皺紋已爬上臉的銀髮族。

與尋常充滿緊張與急迫上菜氣氛的餐廳內場不同,在Hendriks的餐廳Oma’s Pop-up內,只見銀髮大廚們三五成群地坐在一旁,一邊搓著肉丸一邊閒話家常,談論的話題可能是分享彼此的拿手菜食譜、可能是退休後的生活、也可能是孩子與孫子們。

這場景像極了許多銀髮族正懷念不已的「美好舊時光」。當時工商業與科技雖尚未發達,但閒適的生活步調與親切的人情味,卻使人們在情感的連結上更感富足——起碼在當時的飯局間,並不會有人自顧自地將頭埋進手中那發亮的小小螢幕,而會把目光與專注放在同桌的人們,與面前的食物上。

「之所以想成立這間餐廳,原因很簡單,我想帶給人們的就是那美好、放鬆、充滿人情味的用餐時光。我認為食物是人與人之間能產生連結的最好媒介。而之所以要這麼做,最重要的是為了我自己的阿嬤。」

阿公阿嬤說不出口的寂寞

也許和西方講求個人、獨立的生活價值有關,在此文化背景下,即便步入老年,荷蘭人仍大多選擇獨居以保有個人生活。在社福制度健全的荷蘭,雖說獨居老人在經濟及物質生活上不虞匱乏,但在社交生活中,老人們卻因缺乏適合去處,而時常感到寂寞。

根據關注於荷蘭銀髮議題的非營利組織Nationaal Ouderen Fonds統計,當前荷蘭約有33%,高達120萬的銀髮族認為「寂寞」是生活中一大難題。

在2014年,正如多數荷蘭人一般,對於才大二的Hendriks來說,銀髮族寂寞的議題似乎離他相當遙遠。直到某次週末與自己的阿嬤晚餐後,他才驚覺原來平時笑容滿面的阿嬤,竟也同為寂寞所苦。


(Oma's Pop-up創辦人與他的阿嬤An)

每逢週末Hendriks都固定到阿嬤家用晚餐,但有一回因出外渡假兩週,週末與阿嬤的晚餐也因此中斷。當他回家再次拜訪阿嬤時,阿嬤馬上告訴他:「我真的很高興你回來!我已經好幾天沒有跟任何人說話。」

這句話讓Hendriks認識到,原來習以為常的晚餐時光,竟在阿嬤心中有著這麼大的分量。對於生活日趨單調的阿嬤來說,週末與孫子的晚餐,是重感活力的最好時光。而阿嬤那用心烹調的傳統菜餚,傳遞的不僅是逐漸消失的好口味,更是對於人情關懷的美好價值。

體悟到這一切,當時正為學校創業課程專案煩惱的Hendriks,馬上決定將「排遣銀髮族寂寞,為青銀兩代創造美好互動」作為創業主題。

「一開始我就想:『我想做的不是那種從發展中國家進口廉價產品來賣的生意。』我想做一些更有使命的事情。阿嬤的這句話給了我很好的方向,我覺得雖然他們老了,但還是渴望與年輕人互動,分享自己的人生。」

至於為什麼要以銀髮大廚餐廳為模式?「我想大家都同意,自己阿嬤的料理,是世界上最美味的,對吧?」

阿嬤的拿手菜  喚起美好的用餐時光

經全體組員一致同意後,這個邀請銀髮族擔任大廚、除分享手藝之外,也在共餐時與年輕顧客分享人生閱歷的「Oma(阿嬤)餐廳」正式定案。但他們因學生身份而缺乏固定場地,餐廳只得先以Pop-up快閃餐廳的形式進行。

專案啟動之初,Hendriks與夥伴們鎖定的是假日公休的餐廳,期待它們能將閒置的空間出借,以作為Oma’s Pop-up場地之用。

但即便Hendriks照著電話簿一間間去電拜訪,也少有餐廳願意將生財場所出借。直到了最後,才有間烹飪教室的主廚受團隊的精神感動而借出場地,以協助Oma’s Pop-up的頭一回開張。

「舉辦快閃餐廳的場地相當難找,非但要有夠大的廚房,也還要有更大的用餐空間。而最重要的一點是,由於我們的主廚多半有點年紀,安全也是我們不容忽視的重要環節。」

究竟什麼樣的場所,兼具寬廣與安全兩大原則?

答案是消防局。

為了應付打火工作所耗費的體力,通常荷蘭的消防局內皆備有大廚房讓打火弟兄們自己烹調食物。然而因勤務繁忙,打火弟兄們多半只能選擇吃簡單的零食充饑,而閒置了廚房空間。

在得知這事實後,Hendriks心想:不如就把銀髮大廚們帶到消防局內,為少有機會好好吃飯的打火兄弟們帶來阿公阿嬤的道地口味!於是這回在消防局內舉辦的快閃餐廳活動中,主人、客人兩方的疆界隨著彼此相互的關心而消融。

掛心著年輕打火兄弟沒辦法好好吃飯的阿公阿嬤們,無不使出渾身解數,把叮嚀與關心付諸於菜餚上;而擔心著獨居阿公阿嬤居家安全的打火兄弟們,也一再宣導、囑咐著各種居家消防安全知識。

這次溫馨、成功的活動,使得用餐的所有人皆充分發揮了影響力與價值。而Oma’s Pop-up團隊也看見,除了為銀髮族排遣寂寞外,他們也可透過活動把更多銀髮生活相關的專業知識,帶給阿公阿嬤們。

食物,兩代間最自然的黏著劑

在Oma’s Pop-up的努力之下,許多荷蘭的阿公阿嬤都重新有了生活的光彩。曾有一位因妻子罹癌去世,生活漸趨孤單的阿公,藉由這些活動而再次找到了笑容。更有一位Daniel阿公參加過一次活動後隨即成為鐵粉,向他們表示「這是我好幾年來參加過最棒的活動」,之後更成為資深志工。

而對於年輕人來說,透過食物,他們得以自然而然的與長輩開展情誼,使得青銀兩代的關係不會隨著世代的隔閡而冷落。於此Hendriks分享道:「剛開始我們都很擔心年輕人跟老人會沒話聊,打算安排些破冰的活動。但當我們看到兩代隨著用餐,自然地開啟一個個的話題後,我才發覺原本的擔心都只是多餘。」

在Oma’s Pop-up計畫推行不到一年的時間裡,Hendriks即得到機會與一干荷蘭社會企業家一同與總理談論該國社企發展願景,影響力與知名度擴及全國。在此同時,他也得到了該國最大連鎖超市,以及大型食品公司的合作、贊助機會。

雖然Hendriks笑稱他的Oma’s Pop-up並不是那類可以改善氣候變遷、饑荒、海洋污染等重大議題的社會企業,但由於從他自己親身的生命經歷、並以為親人著想的角度為出發點,他得以看見荷蘭健全社福體制下的不足之處:情感面的心理需求—對銀髮族們,這或許比物質面的需求更為重要。

透過共煮共食,食物扮演了青銀之間的黏著劑,成功搭起兩代間的橋樑。

回顧一路走來的歷程,Hendriks說道:

「回頭看看,在短短一年以前,我也沒想過這個從學校作業開始的專案,能有這麼大的影響力;因為它,我見到了荷蘭總理;因為它,我找到了日後想耕耘的目標;還有最重要的是,因為它,我讓不少的銀髮族們覺得生活有了價值。」

延伸閱讀
>> 把社會學帶進設計領域,史丹佛銀髮設計競賽得主姚彥慈:「了解問題的過程,比設計本身更重要」
>> 林依瑩-陪伴不老靈魂,勇敢燃燒青春

核稿編輯:金靖恩

在即將來到台灣分享經驗前,Hendriks也給了像他一樣,有志為解決社會問題,跨出行動第一步的年輕人們建議:

「我認為談到要為人群帶來什麼改變時,我們不一定要拘泥於偉大的志向或什麼突破性的發展。

相反地,即便是簡單地關心周遭的人,也可以是開始行動的契機。我們不必糾結地去想:『這些行動是否必要?這樣做會不會覺得不好意思?』,只要帶著替人解決問題的善心,並積極地展開行動,就能激起改變的漣漪。」

一個荷蘭大男生,如何在短短一年發起風靡全國的成功專案,並讓阿公阿嬤們彷彿再年輕一次?不要錯過Hendriks的真誠分享→ 社企流四週年論壇:4/17 擁抱未來

姚彥慈─把社會學帶進設計領域,史丹佛銀髮設計競賽得主:「了解問題的過程,比設計本身更重要」

頂著史丹佛銀髮設計競賽第一名的光環,姚彥慈沒有忘記初衷,堅定走上創業之路。社企流四週年論壇講者—Eatwell創辦人姚彥慈專訪。

文:廖偉如/圖:社企流

在台灣長大的彥慈,大學就讀社會系,卻轉了個彎到舊金山攻讀工業設計碩士學位,從零到有發展出Eatwell產品,到最後走上創業的道路,箇中滋味只有彥慈自己才知曉。

Eatwell是一組輔助失智老人的餐具,這套色彩明亮,外觀簡潔的產品,其實內含許多研究心血與巧思。彥慈從定義、研究、觀察、實作、行銷等環節,完整分享自己設計Eatwell餐具的過程。

定義

「在我自己發展的設計流程中,最初且最重要的就是「定義問題」,了解自己設計產品所面對的大方向後,才會慢慢走入細節。」

因此從2010年9月至12月,彥慈開始定義問題,尋找設計方向。為了設計一項從無到有的產品,彥慈不斷從日常生活中觀察什麼是自己感興趣,並能投注全部心力去做的領域,幾經思考過後,她選擇設計對社會有幫助的產品。由於當時適逢外婆得了失智症,漸漸失去生活自理的能力,使她開始意識到失智症所衍生的問題,例如日常作息混亂、生活飲食無法自理,或是互動溝通障礙等等,而將這些問題加以歸類之後,她決定從飲食方面著手。

研究

當問題定義清楚後,緊接著就是深入研究。

「了解問題的過程,比設計本身更重要。」彥慈提到研究文獻固然很重要,但文獻的作用僅在於讓自己增加背景知識、能與照顧者互相溝通,並和使用者進行互動。彥慈認為在互動過程中,觀察被照顧者的情境狀況,並從其中所發掘出來的問題才是第一手的資料,因此,她選擇從擔任志工著手,不僅以勞力交換自己所欲理解的答案,又能第一手觀察其他志工如何照顧長者,更深入了解自己的客群。

觀察

彥慈在擔任志工時,發現長者在飲食上有諸如食物掉落、雙手顫抖等問題,因此在設計上她希望能增進使用者的飲食量,維持他們的尊嚴,並減少照顧者的負擔。除此之外,她也將在服務長者的過程中所發現的問題,用設計的方法來解決。例如有老奶奶誤以為盤子上的花紋是食物,而持續以湯匙刮取,彥慈便根據所觀察到的現象,在設計餐具時避免在盤子上加圖案。Eatwell這套餐具便是她將實際經驗記錄下來後,轉化為設計的巧思,並不斷地測試與改良。

實作

彥慈認為,「不管會不會設計,有溝通的能力最重要,繪圖固然可以讓他人快速理解自己所欲表達的設計理念,但若不擅於繪畫,只要設計者能持有想法且能與他人溝通,勇於表達自己的理念即可」。同時她在實體模型方面也愈做愈精細,針對同樣的問題思考出無數個設計圖,並藉由判斷成本,與實際詢問使用者的經驗後,找出最好的設計。

行銷

設計品大致完成後,工作可還沒結束!彥慈接著進行行銷發想並撰寫商業計畫書,協助自己釐清問題。過去單純設計時是毋須考量成本的,但在撰寫商業計畫書的過程中,就必須清楚掌握手頭資源、行銷方式與成本價格,讓自己對自身產品更加了解,使設計方向更明確。

經過這一連串的努力,彥慈在史丹佛大學的年度銀髮設計競賽中勇奪首獎,透過提升知名度、與多方管理階層見面後,她在2014年10月開始進行募資計畫。關於募資的經驗,彥慈分享了三個重點:

首先,她認為募資平台的選擇相當重要,每個計畫適合的平台都不同,應加以慎選。

其次她提到募資計畫中的影片與文案,影片應在三分鐘內把最重要的東西呈現出來,文案則須與相關單位配合,放置LOGO,讓雙方互惠。

接著是預估計畫的成本與時間,從包裝設計到運送,甚至是專利的價錢都須評估,並應從上架起持續宣傳且盡力的回應群眾。

而最後,募資計畫最重要的則是行銷,從上架前開始尋找媒體曝光,並在上線後三天內拿到約百分之三十的資金,讓計畫出現在募資平台首頁上等,都是增加曝光率的小技巧。

如果有機會重來,彥慈表示她會更改募資平台,找更好的產品經理去管理流程,並預留更多的時間。其次是區域規劃方面,最初只設定在歐美市場,但其它區域若有需求,運費成本則相對高昂。她認為以上這些因素若能重新考量,會讓新創團隊發展得更好。

「設計永遠是做給別人的,不是做給自己的。」

彥慈強調要與使用者對話,並讓自己成為產品領域的專業,其中「不要把上網或看書當成是做研究,而是要尋找更多資源去支持研究」是她求學到創業至今的自我要求。她鼓勵學生把老師當成老闆,致力於每個專案,並參加各式活動,在有興趣的領域中接洽更多人,藉由應用資源去達到目標。「當你真正想要一個東西時,任何東西都能是資源。」

創業很艱辛,但彥慈做到了。在史丹佛的設計比賽中,彥慈讓全世界看見一個臺灣女孩的努力。Eatwell讓失智老人生活得更自在,也讓人看到一個設計師的創業堅持—不斷的做,做到最好,這就是彥慈的設計。

(歡迎分享文章網址,禁止全文轉載至其他介面)

延伸閱讀
>> Oma’s Pop-up 青銀共餐、寂寞不再 荷蘭暖男孫的跨世代食堂
>> 林依瑩-陪伴不老靈魂,勇敢燃燒青春

核稿編輯:金靖恩

誰說老年生活只能病殘慘,來社企流四周年論壇聽台灣與荷蘭美國的銀髮創新者的真實故事,用創新服務與友善設計提升銀髮生活品質,現在就開始設計你的老後生活!
社企流四週年論壇:4/17 擁抱未來

主題
看更多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