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一個咖啡廳老闆的烏托邦實驗,在兩年內掀起全球效法的新趨勢 甚至挑戰立法對抗剩食!

「政府花了幾百萬英鎊防止人們浪費食物,但如果你知道那些食物是安全的,何不再把它吃進肚子裡?!」—真的垃圾食物計畫(The real junk food project)發起人,亞當史密斯(Adam Smith)

文:YuLi Chen

一份垃圾餐 影響全球9萬個消費者

2013年史密斯在英國家鄉Armley開設一家小餐館,取名為「真的垃圾食物計畫」(The real junk food project café,以下簡稱為TRJFP)。儘管與經濟學之父同名,史密斯卻以帶著社會主義色彩的模式,讓顧客隨意地付款,得到由本該被丟棄的食材所烹煮出的一餐。


(圖片來源:The real junk food facebook


(圖片來源:The real junk food facebook

不過史密斯本人堅持TRJFP是一種商業模式而非慈善事業,這種看似隨性、卻別有深意的「隨你付」(pay-as-you-feel)模式,背後的用意除了想讓人們體會到剩食都是具有價值的,更重要的是想從社區為起點,喚起人們對剩食議題的重視。

關於北半球食物浪費的事實,已經不是一件新鮮事,光是美國和歐洲一年所浪費的食物,就可餵飽全世界四倍的飢餓人口。面對這個嚇人的數據,透過史密斯率先拋磚引玉,目前全球已有120間餐廳響應,運用草根的力量,從英國、南非到澳洲,遍及各大陸,已經讓200噸的食物,免於被浪費丟棄。

剩食能吃嗎?「兩年來從未有顧客因此生病」

TRJFP café每日準備的食材,來自於超市、餐廳和量販業者各種賣不完的剩餘食物。一開始在尋求合作時,史密斯還曾遭到連鎖超市業者輕蔑地藐視,並不看好這樣的操作模式,努力了兩年多,他已累積了一些固定合作的對象,像是Nandos 餐廳每週提供100-150公斤賣剩的冷凍雞腿,還有社區中的Morrison超市同樣也參與其中。

由於難以預期會得到哪些食材,每天餐廳裡的廚師就依照當日食材,創造出當日專屬的菜單,這反而成為餐廳的一大特色。前往用餐的居民大多是認同其理念、關注剩食議題的民眾,或是需要食物的弱勢族群,大家也有默契地在用餐後,以能力所及的方式回饋給餐廳—有人直接給現金,也有人穿起圍裙走進廚房,幫忙洗碗和打掃,有時碰到「幫忙換電路管線」這類的行動付出,甚至還超過食材原有的成本呢!


(圖片來源:The real junk food facebook


(圖片來源:The real junk food facebook

其實採用pay-as-you-feel模式,某方面也是要規避法規上對於即期品的限制,剩食供給者也會擔憂萬一人們吃壞肚子後的責任歸屬。不過,自從史密斯的TRJFP café開設以來,從來沒有人因為餐點的品質生病過,而且環境衛生管理局探訪餐廳後,也將其評估為三顆星(滿分為五顆)。

言至於此,你還記得嗎?這些顧客們大快朵頤的食物,本來都是要被丟棄的!

拋開期限標籤 用五感來判斷食物吧

在英國,許多民眾仍誤解或漠視食物浪費的問題,光是家戶就占了47%的食物浪費,製造商則占27%。史密斯指出,問題大部分出在食物上那些令人困惑的日期標示。

在英國法規中,肉類、乳製品、海鮮這類的食物必須標上保存期限(Use By Date),然而其他那些已被處理,像是被醃製或做成罐頭的食物,幾乎所有都被標上了五花八門的期限(例如Sell By、Display By、Best Before,台灣也有賞味期限、有效日期等不同標示)。

這些期限不但使消費者感到困惑,更取代了我們對食物的判斷,一味的相信期限、卻不相信由感官辨別的食物味道和外觀。

諷刺的是,TRJFP café就常收到來自食物銀行那些完好、但已過了有效期限的食物,史密斯甚至表示,「有效期限在心理學上,能操控人們買更多那些他們不需要的食物。」

期限標示的錯亂僅是食物浪費的一環,但這些行為,使得消費者和業者不斷地將還可以食用的食物丟棄,而那些受飢的人們,卻彷彿活在平行時空中,難以接近填飽肚子的管道。

為了扭轉局勢,史密斯決定訴求政策上的轉變。

為了促進剩食法案  他直接在國會開「剩食趴」

今年法國政府立法規定,所有超市都要將剩餘食材再分配給需要的食物團體或境內的食物銀行,TRJFP團隊也有這樣的雄心壯志。

他們不斷向英國議會陳述食物浪費的問題,目前也已得到不少正面的回應。今年九月初,英國剩食法案(The Food Waste (Reduction) Bill)已在國會通過一讀,主要內容為要求超市、零售商和批發商在2025年減少30%的食物浪費,並要求業者將剩食再分配給需要的食物團體,且需揭露他們浪費掉的食物額度。

今年9月底聯合國開會時,紐約名廚Dan Barber用蔬菜渣做漢堡,請世界領袖們一起「吃剩菜」,但他並不是第一個把剩食搬進大會中的主廚。比Dan Barber早了兩星期,TRJFP團隊九月中在國會裡安排了一場剩食的宴會,希望透過議員的親身體驗,促進上述剩食法案的通過。他們將整個TRJFP café搬進國會,自助吧提供了各式輕食、鹹派、公平貿易巧克力和小點心等,而這些美食全都是由原本要被丟棄的食物所做成的。

剩食法案將在明年一月二讀,TRJFP團隊相信這次的活動能在議員們心中留下深刻的印象。


(圖片來源:The rubbish junkie


(圖片來源:The rubbish junkie

回到根本  從社區凝聚草根力量

兩年下來,TRJFP café總算開啟了上位者對於剩食議題的關注,促進法案的推動,然而他們沒有忘記,自己的根本還是在社區。

「這間餐廳邀請任何背景的居民前來用餐」一位酒精戒斷者說。

「我家只有一台微波爐,為了能有更好的一餐,我來到這裡」一位曾有精神病病史的患者說。

「這裡就是如此簡單地解決剩食問題,更棒的是把社區居民都聚到了一塊兒!」一位餐廳志工表示。

TRJFP café是一個人人皆可走進去的公共場所,是一個社區裡和朋友聚會的休閒空間,在弱勢族群眼中,也是個走進去並不難為情的庇護所,因為你永遠可以找到一個方式作為餐點的回饋交換。

在計畫開始的兩年後,TRJFP總店現在要運用這段時間凝聚起來的草根力量,在indiegogo透過群眾募資買下店面,募資金額在一個月內已達23%。

TRJFP如今已在全球遍地開花,這樣賦權給人們和社區的經營模式也是他們的核心理念,他們相信經由人民草根力量的覺醒,進而影響整個社會,才是激發整個食物供給系統轉變的關鍵。

核稿編輯:金靖恩


資料來源

最新登場
>>「我們創造了需求,讓超市們樂意接受NG蔬菜」荷蘭團隊運用品牌力 讓醜蔬果變身熱賣商品
>> 當熱血市民碰上行動派市長,聯手促成西班牙第一個 「共享冰箱」!
>> 別把新台幣丟進垃圾桶—我們有時偷偷倒掉、懶得回收的廚餘,還有這些好商機

(歡迎分享文章網址,禁止全文轉載至其他介面)

被喻為「社企界的聖經」,《志工企業家》帶你踏入社會創業之路

2015.12.19

文:劉乃華

重要的社會變革通常始於單一的創業者―某個狂熱分子看見了問題,想出了新的解決方案,然後根據這個願景積極採取行動。這人凝聚資源,建立組織,來保護與推銷這個願景,這人為願景注入能量,讓組織專心克服無法避免的抗力,這人數十年如一日,不斷改進、強化與推展這個願景,直到這個最初只是個模糊概念的願景,成為新的典範。─《志工企業家》p-16

作者大衛․柏恩斯坦曾做過電腦軟體程式設計師,26歲那年漸漸覺得工作沒有意義,於是前往紐約當記者,然而兩年的記者經歷令他相當洩氣,因為每天都是報導一再重複的東西,令他渴望去挖掘一般媒體不曾處理的新聞。

當時他聽說了孟加拉鄉村銀行的故事,遂於1990年將其寫成個人的第一本書《夢想的代價》,之後留在孟加拉一年,花了兩年的時間深入了解「志工企業家」的偉大力量。寫完第一本書後,發現故事尚未完結,於是又寫了這本《志工企業家》,後來被翻譯成二十一種語言於全球各地出版;紐約時報專欄作家Nicholas D. Kristof將之形容為「社企界的聖經」。

作者認為志工企業家即含有社會企業家的精神,至於「志工企業家」一詞是誰發明,他表示,「我不確定,但『阿育王』創辦人德雷頓先生絕對是推動志工企業家促成世界改變,並讓這個觀念擴散到全球的人。因為他的領導,鍥而不捨地奔走全球,推廣志工企業家的組織和觀念,今天世界上才會對志工企業家投以這麼多關注。」

公民力量風起雲湧

世界各地的志工企業家正在發展新的作法來解決社會問題,同時也提出新的商業模式來創造財富、促進社會福祉、恢復環境的平衡。第三部門(註一)顯然在領導潮流,推動改革,並改善自由市場與政治體制。

今日人們經常在尋找有意義的工作,或選擇加入、建立或支持更能創新、反應更迅速、運作優於傳統部門的組織,而近年出現的變化是,第三部門提供許多機會來滿足這些需求,結合人們關心的議題、長處及興趣,並且帶來真實的影響。

當然,就如同並非人人都想創業,也並非人人皆是(或都想)成為志工企業家,但現今幾乎每個人都有機會可以參與第三部門的相關活動,因為它正多面且迅速地成長,廣泛吸納不同志趣與技能的人投入。公民組織迫切需要優秀的管理者、行銷人員、財務專家、公關人員、電腦程式設計師,根據任務性質的不同,還需要新聞記者、農藝學家、化學家、教師、醫生等等。同時,企業也越來越需要員工與管理者能充分認識到,他們的工作和社會環境是息息相關的,並要能察覺機會,與第三部門這個「特殊」的企業機構進行合作。

推動變革的力量

作者認為過去阻撓變革的障礙正迅速消失。過去南歐、拉丁美洲和非洲的軍人無法容忍公民參與嚴肅的社會改革,中歐和俄羅斯的共產黨,以及實施種族隔離政策的南非政權,殖民時代的印度總督也禁止公民活動。如今這些地區的威權政府多已轉變為實質的民主政體,或者至少是名義上的民主體制。

然而,建立公民組織需要的不只是自由民主的環境,還需要金錢,組織者手上必須有盈餘才能推動計畫。20世紀後半的繁榮是社會與科學產生突破性發展的原因,這些進展改善了人類的生活,最大的變化是平均壽命的延長,也因此有更多的時間思考其他事情。過去30年,婦女運動在全球大多地區蓬勃發展,提升了女性參與社會活動的範圍,美國、巴西、南非和印度的種族平權運動也讓許多人獲得階級流動的機會。在亞洲、非洲與拉丁美洲,後殖民與後獨裁的世代也越勇於爭取民主權益。此外,科技也讓人群、金錢與資訊在全球各地流動更快。

總括而言,今日有越來越多人擁有自由、時間、財富,能夠接觸資訊、社會流動的機會及堅定的信心,這一切都讓人們能用大膽、創新的方法來面對並解決社會問題。

讓社會企業成為更多人的選擇

世上許多創業的人不只是想賺錢,更多時候是想體驗創業的過程,並看到自己的理念在世界上實現。今日社會企業提供了這項選擇,愈來愈多的人想創立改革社會的組織,或幫助別人這麼做。就社會發展現況而言,社會企業家已成為人們可能投入的一種事業。

作者在書中提出了對社會企業發展的想像:如果這條路逐漸被大眾所了解,會不會有更多人投入這種工作?如果這個行業逐漸受到敬重,財務風險逐漸降低,背負大筆學貸的大學畢業生,與生涯發展到了中晚期的專業人士,會不會想做些改變、認真考慮加入這個行業?對於事業的抉擇,作者提出一個關鍵的轉變:人們開始追求內心的渴望、有意義的行動後所帶來的滿足感,超過追求金錢與地位的所能帶來的回報。

就像考量所有人生中重要的問題一樣,我們的同儕、老師、父母、諮商師或媒體都影響我們的決定。鮑默爾說:「就像一切輸入的東西,企業也可以經由變革進行重新分配,從一個任務轉到另一個任務。這種變革是來自另一種讓企業發揮功能的構想所提供的相對獲利的前景。」這種「獲利的前景」可以從超過金錢收益的角度來解釋,包括個人的滿足感、社會的肯定與發揮影響力的機會。

作為追求價值的個體,人們都在建構自己對「美好生活」的願景。我們可以把社會企業視為從道德層面改變世界的一門學問。本書介紹多位全球志工企業家正在推動的變革,作者期盼這些人的成果能讓讀者更了解社會企業,並看到社會企業各種嶄新的可能性與發展途徑。

註一:第三部門(英語:The Third Sector)又稱為志願部門(英語:Voluntary Sector),是一社會學與經濟學名詞,意指在第一部門(Public Sector,或稱為公部門)與第二部門(Private Sector,或稱為私部門)之外,既非政府單位、又非一般民營企業的事業單位之總稱。雖然各國對於第三部門的定義各自不同,但一般來說第三部門單位大都是由政府編列預算或私人企業出資,獨立維持經營的事業體。一般常見的社團法人、財團法人、基金會、非政府組織(NGO)或非營利組織(NPO)通常都屬於第三部門的範疇,雖然每個第三部門單位成立的背景與營運方式都有不同,但普遍來說第三部門單位通常具有像是以社會公益為目的,與不用繳稅等特質。(資料來源:維基百科)

(本文為《志工企業家》一書之導讀與重點摘錄)


作者簡介:劉乃華,就讀於逢甲大學中文學系,於2015年成為社企流第三屆冬季專案實習生。本篇文章為實習組別<社企說書人組>之書籍重點導讀文,也是該屆專案實習成果。

主題
看更多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