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這隻不起眼的昆蟲,將成為循環農業的明日之星! 能吃廚餘、分解農業廢棄物的「黑水虻」

2017.12.07
瀏覽次數:

想到農業與昆蟲,腦海中浮現的常是農民恨得牙癢癢的畫面,然而「黑水虻」與眾不同,除了能分解廚餘、農業廢棄物外,還能成為飼料、肥料化腐朽為神奇。

整理/陳亮穎

台大研究團隊調查指出,2013 年台灣每天的平均廚餘量約可疊起 74 座 101 大樓,而其中一項來源即是學校的營養午餐,根據東森新聞報導:「光是台北市餐盒食品商業同業公會負責的 100 所台北市公私立學校的營養午餐,一天就有 10 公噸的廚餘量」,即便有廚餘回收系統,依然無法被完全利用,幸好,現在有「黑水虻」生力軍的加入,讓廚餘擁有新的可能性。

黑水虻魚菜共生系統,打造零廚餘校園

台灣好新聞報導,今年嘉義縣番路鄉民和國小與邑米社區大學水耕班合作,在國小內設置全國首創的「黑水虻魚菜共生系統」,在推廣環境教育的同時,也實踐校園內零廚餘的理念。(同場加映:這群美國大學生將剩食化做堆肥,6年來拯救7千噸廚餘

這套系統是以廚餘飼養黑水虻幼蟲,並利用幼蟲成蛹前尋找乾燥處的習性,設計飼養容器的出口方向,讓幼蟲自動爬出滑落魚池中成為飼料,魚的排泄物再供給水耕蔬菜生長,形成一套「廚餘餵黑水虻幼蟲、蟲餵魚、魚種菜」的水耕系統,改寫傳統處理廚餘的模式,創造循環農業的新型態。

蘋果日報報導,民和國小校長劉秀燕表示:「這套系統設置 1 個多月以來不但達到校園零廚餘,而且已擴展至學校週邊社區協助解決一般家庭廚餘。」而邑米社區大學理事長吳孟坤則表示,這套設備獲得國家專利認證,未來可規劃設置於家庭頂樓,在處理廚餘的同時也能擁有綠色屋頂農場。

身為循環農業明日之星的黑水虻,不僅是分解廚餘的生力軍,更是處理農牧廢棄物的高手!

黑水虻:循環農業明日之星

根據上下游報導,黑水虻是腐食性昆蟲,牠的幼蟲以廚餘、畜牧排泄物、動植物屍體等腐爛有機物質為食,除能幫忙有效率的分解農業廢棄物外,幼蟲本身就是很好的動物性蛋白,能餵養雞豬魚等動物,在探討永續農業之時,牠順理成章地躍上檯面,成為循環農業界的新星。

「黑水虻真的超會吃,一隻黑水虻大概可以吃掉 2、3 公斤的農業廢棄物。」養殖黑水虻近兩年的南華大學科技學院院長陳世祥認為,把無用的農業廢棄物轉換為有用的飼料蛋白質才能達成永續農業。

他認為黑水虻將是未來重要的動物性蛋白質來源,因為目前動物飼料中的動物性蛋白質通常只有兩種來源:魚粉和骨粉。魚粉的製作可能來自於濫捕小魚,會造成海洋資源枯竭;而骨粉當飼料的風險也很大,若拿牛骨粉餵雞,會讓雞隻有垂直感染狂牛症病變的可能。因此以黑水虻作為飼料中的動物性蛋白質來源是較安全及友善環境的選項。

更棒的是,除了成為飼料外,黑水虻在循環產業還扮演更多元的角色,產出更豐富的價值。農委會畜試所新竹分所長賈玉祥表示:「黑水虻全株都可以利用,每一個環節都有可能發展成一個產業。」

根據農傳媒報導,黑水虻的幼蟲除了能回收蛋白質製成飼料、保健食品外,還可以精煉油脂,應用於生質柴油和潤滑油;黑水虻的蛹殼則能回收甲殼素,純化後應用於工業、醫療或美容產業中;而畜牧糞便、廚餘等經黑水虻處理過後留下的殘料稱為虻肥,可作為天然肥料,用於改善耕地土壤的肥力。(同場加映:不只顧稻米,還得顧鴨子:兩兄弟發揚無毒「合鴨米」農法,創小農自產自銷典範

目前黑水虻的應用在台灣還是新興的產業鏈,還有許多方面值得研究、討論和改善,然而從 104 年農委會明訂黑水虻可做為合法飼料添加物、105 年技術移轉授權給廠商嘗試規模化,到今年民和國小將黑水虻應用於校園內的魚菜共生系統,如今,提到循環農業已不可忽視黑水虻的影響力。

隨著民間、廠商、政府不斷的努力,未來肯定會有更多黑水虻應用的實際成果,為循環農業寫下新的篇章。

核稿編輯:金靖恩

參考資料

延伸閱讀
>> 關廟鳳梨的循環經濟:果肉食用完,莖葉取纖製成布
>> 這間加州酒莊善用生態系統,「聘請蚯蚓」清理釀酒產生的廢水
>> 這裡曾是4億頭豬的生命終結站,現在變身魚菜共生、麵包與啤酒飄香的新樂園


只有當你真的開始「Try It」,你才是真的走在前往夢想的路上。在 180 天的 Try and error,社企流 iLab 第三班實驗家夥伴,面對不同的社會問題:從動保到銀髮、自農村到海洋,他們各自發展出什麼樣不同的商業模式?影響了多少受益者的生命歷程?歡迎來到現場,與社企流 iLab Try It 實驗家一起向這世界作出行動!
▷ ▷ ▷ 開放免費報名

先別提有機認證,你知道「參與式共保系統」(PGS)嗎?厚生市集 X 好食機用 PGS 共創新食安

2017.11.22

上週三(11 月 15 日)線上農產品販售平台「厚生市集」與「好食機」宣告雙方將展開共同購買的合作宣言,共同實踐「參與式共保系統」(PGS),為世代許下共創新食安的諾言。人人都關注食安議題,但你知道什麼是 PGS 嗎?

整理/李沂霖

大家都想吃到健康的食品,但在食安問題頻傳的現代社會,消費者該如何選擇安全的農產品?農產品安全的環節之一,就是農藥殘留,但是農藥殘留無法由外觀辨別,我們該如何選擇呢?

大多數人都是以認證標章作為判斷依據,如看到政府推動的「CAS 台灣優良農產品」,可知其代表優良、安全並為國產的農產品或加工品,或是近年常提及的「有機」農產品認證,當看到「慈心有機」、「FOA 有機農產品」等標章,即可確保該作物無農藥等有害物質殘留。(台灣有機驗證機構與標章可參考:有機農業全球資訊網

根據農傳媒報導,現行的有機驗證機制是由農委會委託全國認證基金會(TAF)對業者進行認證,並由被認證有能力對農民執行驗證業務的單位作為驗證機構,也就是所謂的「第三方驗證系統」。

對消費者而言,第三方驗證提供了便捷的方式,讓人們可直接依據農產品有無認證標章,來判斷是否為有機產品,然而,光看標章與檢驗報告,只能知道農產品驗證的「結果」是否為零檢出,卻與生產「過程」中是否友善環境與重視生態平衡沒有必然的關係。(延伸閱讀:無農藥殘留就是「有機」?一次搞懂台灣有機農產品規範

好食機指出,國際有機農業運動聯盟(IFOAM)界定的有機原則為「健康、生態、公平、關懷」,但這些農產品獲得認證的有機農戶,都有符合有機農業此 4 大原則嗎?例如在美國加州,許多標榜為有機的農場,卻雇用非法的墨西哥偷渡客,並且用嚴格的方式來要求雇工,IFOAM 認為這並不是他們要談的有機農業,更重要的是農友除了技術層面外,觀念上也應符合有機農業的精神。

另一方面,對農民來說,申請驗證需要負擔很大的成本,即便政府有補助,也多是事後補助,況且申請驗證不代表一定會通過,使得驗證費用成為一種壓力,讓許多農民不敢嘗試。

簡言之,第三方驗證機制存有兩個潛在問題:

第一,符合認證者雖能確保產品未有農藥等有害物質殘留,耕作過程是否完全符合有機健康、生態、公平、關懷等精神,消費者不得而知。
第二,若消費者僅憑有機驗證標章作為選擇安全食材的依據,將使許多有心使用有機農法,卻無力申請認證的農民難以與市場接軌。

有鑑於此,2013 年後,IFOAM 倡議「有機3.0」,強調農業永續概念,整合各國驗證制度發展之經驗,提出了「參與者共保系統 」(Participatory Guarantee System,簡稱 PGS),作為與第三方驗證互補(非取代)的另類有機驗證系統。

由「參與式共保系統」(PGS)補足第三方驗證的侷限

無毒農有機農業全球資訊網指出,參與式共保系統(PGS)的關鍵在於將消費者拉進生產的場域,藉由所有利害關係人的參與,建立社群關係,共同面對生產過程中所遭遇的栽培、病蟲害防治、生態、加工運輸等議題,確保整個農業生產的過程是在具備所有參與者認同的共識下達成,讓所有人共同建立一套標準與運作機制,一起負起從產地到餐桌的責任。 

PGS 的精神包含共同願景、參與、透明性、誠信與共享,且相較主流第三方驗證擁有較大的彈性。農傳媒報導提及:「PGS 強調多方利害關係人參與,可以經由討論和溝通,讓群體關心的事情變成被稽核的一環。」

舉例來說,有機農業並未禁止使用塑膠布這類資材,第三方驗證可能也不會將此列入驗證考量,但若是 PGS 系統,在共同願景的驅動之下,如果參與者在意使用塑膠布會製造廢棄物的議題,就可以提出建議將塑膠製品列入驗證的項目,確保自己購入的農產品是依循著友善環境願景之下的產物,因此不同 PGS 團體的樣貌也就不盡相同。

總而言之,PGS 強調讓消費者、通路商以及農民等多方角色共同參與生產過程,讓食物與人之間,農民與消費者間,不再是冷硬標章所能一概論之,而是注入了情感與尊重。

那麼,要建立起 PGS ,第二方銷售通路就扮演著重要的角色。

厚生市集聯合好食機實踐 PGS ,共創新未來

上週三(11 月 15 日)線上農產品販售平台「厚生市集」與「好食機」透過直播宣告雙方將展開「共同購買」的合作宣言,盼在台灣實踐 PGS 的理念。

好食機是一個以小生產者為主的社區共同購買通路,致力推動 PGS,打造農食互助網。好食機發起「社區菜市長」共同購買的模式,讓消費者一同參與農業生產過程,支持小農友善耕種。由菜市長擔負起居民買菜的小幫手,蒐集社區中「菜咖」對蔬果的訂單需求,再透過好食機對合作的友善耕作小農下單,待菜送到了,菜咖就向社區菜市長取貨,就如辦公室團購一般簡單。(延伸閱讀:創業只為討回飲食正義!僅四名員工的「好食機」,一次顛覆蔬果通路、食品加工和食農教育

對於決定與厚生市集合作的契機,好食機創辦人謝昇佑說道:「好食機擅長食農教育與農民溝通,目前我們的發展模式偏向社區組織、社區經濟的特質,而我們想要創造新的市場機制、擴大社會影響力以及商業營運,卻缺乏這方面的技能,因此我們決定跟厚生合作。」

謝昇佑表示,好食機致力於提升小規模生產者的能力,並透過共同購買建構支持小生產者的消費社群,但後者的推動並沒有很順利,原因在於:

1. 生產者端:缺乏足夠且穩定的品項

為維持支持小生產者的消費社群,菜市長需要有穩定、完善的品項來供菜咖選擇,但小生產者生產的項目有限,因此好食機必須花費大量的時間去找其他生產者的作物,以提供常態性品項,讓菜市長系統維持運作。若是由菜市長自行去尋找所需品項,則會造成選品政策不一致的問題。這些原因導致好食機無力擴大菜市長的規模,甚至陷入規模過小,對小生產者無法產生實際效益的困境。

2. 物流配送端:缺乏完善物流系統

好食機仰賴既有的宅配體系,但無法做得更好,以至於加重菜市長的負擔。

3. 消費者端:缺乏便利電子商務平台,且消費社群的規模不大

為了要讓整個訂購流程更便利,現代的消費模式已經很難不透過電子商務平台來進行,然而謝昇佑指出,開發與維護一個平台的費用並非好食機能夠承擔,因此好食機一直高度倚賴免費的網路工具。再者,由於生產者端無法擴大規模,消費社群的規模也就無法拓展。

相反地,厚生市集的強項則與好食機互補。

首先,厚生市集具備穩定的常態性品項以及完善的生產者管理與理貨系統,這些優勢皆能大幅降低菜市長的負擔,若雙方合作,好食機將能更聚焦於小生產者的扶植與服務,維持共同購買的機制。

再來,厚生市集最特別之處,即是擁有自己的物流配送系統,提供週一至週五「早上訂下午到, 下午訂晚上到」的便利服務,恰恰補足了好食機原先僅能仰賴既有宅配體系的困境。

此外,厚生市集在消費市場的經營比好食機所接觸的消費者更廣,並且擁有健全的電子商務平台,由好食機所培力的生產者將不用擔心提升品質和產量之後,沒有更大的市場可以承接,而得再花力氣去尋找配合的通路。

而對厚生市集來說,好食機在維繫農民關係與社區食農教育的經營上則更為專業。

厚生市集創辦人張駿極表示:「我們主要是經營銷售這個領域,並具備優質的後勤及物流服務,雖然也有親訪產地和拜訪農民,卻不及好食機做得深入。而我們對 PGS 很有興趣,希望讓消費者與生產者能夠『在一起』,若他們沒有在一起、雙方不理解,食農教育就不會成功。所以我們認為 PGS 有好食機協助,可以一起做得更好。」

厚生市集與好食機兩企業互助合作,可望讓現有資源發揮到極致。由厚生提供優質物流服務、多元安心品項,而好食機則帶入新的農業觀,讓更多消費者了解 PGS,用行動支持台灣小農,達到公平永續的發展。

核稿編輯:金靖恩

參考資料

延伸閱讀
>>「慢島直賣所」小農聚會 分享道地宜蘭味
>> 由「里山倡議」邁向經濟自主的「里山資本主義」,達到社區自給自足、永續發展的理想
>>「如果我們不保留,苦茶樹也許會在這世代消失」:茶籽堂立志用20年,找回台灣最好的苦茶油!

主題
看更多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