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農業公費專班 讀四年不用錢

2017.01.06
瀏覽次數:
合作轉載

聯合報/記者林宛諭(2016年11月25日)

為了培育青農,彰化縣明道大學明年將開辦「農業公費專班」,由農委會補助30名學生「讀大學不用錢」,校長郭秋勳說,精緻農業系希望能灌輸更多科技化農作及有機栽培技術,讓青農投入農業有更高收益,願意務農。

郭秋勳說,目前台灣農民平均年齡62歲,一定要讓農業人口年輕化,才能提升我國農業發展,學校精農系爭取農委會補助,成為中部地區第一所開辦農業公費專班大學,學生4年大學學雜費全免,等於4年省下40萬元。

農委會技正李政錩表示,農業公費專班比照師資培育公費生的待遇,公費生畢業後必須實際從農,政府也會優先專案輔導,提供辦理創業低利率貸款、輔導取得土地進行農作等。

明道大學精緻農業系長期推廣友善農作,附設12公頃的農場,取得有機認證即有7公頃,昨天農場也舉辦2期有機稻作收割作業,精農系學生實務操作。

精緻農業系系主任陳中表示,為何我國農業人口老化?不能怪年輕人不願意務農,該要建構更好的農業基礎建設,才能吸引更多年輕人投入,在德國和美國等國家農民還有證照制,非常專業化,農民吸收新知、會看電腦、用機械科技化的務農,而且有健全的農民組織才能透過整合農業,提升農業效率。

「如果辛辛苦苦生產的作物賣不到好價錢,年輕人願意做嗎?」郭秋勳說,精農系推廣有機栽培,希望提升農產品質及提高食品安全,也讓年輕農業尖兵學習如何行銷農產品,學習創造更高利潤,才能有更多優秀人才願意投入農業。

全文轉載自聯合報

延伸閱讀
>> 食農教育扎根 北市「小田園」明年突破300校
>> 蘆筍露、餅乾、紙燈籠:大學生洄游台南做「將軍農」,為「剩果」創造新可能
>> 食安問題層出不窮 立委呼籲推動「食農教育法」

顛覆剩食印象:七年級女孩創「扌合生態廚房」 推出零浪費美味

2017.01.06
合作轉載

環境資訊中心/陳文姿(2016年12月16日)

與黃尹宣的首次見面,是在公館蟾蜍山上一間老式民宅的廚房,她正在準備製作巧克力紅酒戚風蛋糕。空氣中瀰漫著食物香氣,巧克力的甜,蛋糕的香、烘焙的溫度,屋內的笑聲配上窗外的寧靜,在食物面前,心情跟著輕鬆愉悅起來。

這一天的蛋糕使用了兩種特殊食材,紅酒是酒商開瓶供客人試飲後剩下的;香料巧克力是公平貿易進口的,由於不受台灣消費者喜愛,廠商剩了大量的存貨。這是由剩食、正品、與一位甜點師傅所共同完成的作品。黃尹宣大方愉快地分享她的剩食經驗,說到認真處,不忘為剩食正名「剩食,真的不全是快壞掉的食物」。

每一種剩食  背後都有一段故事

七年級的黃尹宣大學唸的是昆蟲系,研究所是海洋生物相關,意外走上廚師一途,最關心的還是食物跟生態。隨後,她到義大利攻讀慢食碩士,回台後創辦Pick Food Up扌合(讀音:手和)生態廚房,推廣剩食運動。剩食與格外品(食物分級後難以賣出的產品)都是她製作甜點常見的食材。

一般人對剩食的想像很模糊也很簡單,約略是超商快過期的麵包、或是超市裡黯淡的特價蔬菜這類的食物,但這些都不是黃尹宣所使用的材料。

黃尹宣所使用的剩食,每一種背後都有不同的故事。以「紫米布丁塔」為例,使用的紫米是由台灣原住民種植的在地品牌,廠商包裝時無法成一整包的剩餘食材。下層塔皮是用吐司邊,因為口感較硬,三明治製作時常被切除淘汰。

有些法式吐司製作時只使用蛋黃,蛋白就沒去處了;別人送的菱角,不合胃口;諸如此類,許多剩食的營養價值跟新鮮程度都不輸正常品,卻在錯誤的生產消費體系中,成了淘汰品。如果有廚師的精心烹煮,它們一樣能成為動人的食物,放在餐桌上,吸引人們大快朵頤。

讓剩食重返光鮮  是挑戰也是趣味

但是,讓剩食回到光鮮並不容易。剩食食材來源不穩定,品項、數目、品質都很難控制,也沒辦法事先預約。然而,這些變動因素,對於熱愛烹飪、勇於挑戰的剩食廚師們來說,正是樂趣所在。

曾在荷蘭Instock剩食餐廳實習的黃尹宣有過這樣的經歷。有人下錯訂單,誤訂了一大批燻鮭魚,廠商將賣不完的燻鮭魚送到餐廳。於是,一整個禮拜,剩食餐廳的餐點都是燻鮭魚。從半生熟到全熟,從前菜到點心,各種變化,廚師們無不卯足全力,大展身手。

這對廚師真是一大考驗啊!「那也是趣味啊」黃尹宣大笑,「不喜歡的就會想,怎麼辦怎麼辦;喜歡的就會期待著,我今天想試這個想做那個。」

而考驗也同時存在消費端。有些消費者喜歡看到菜單上有固定菜色、固定品質。黃尹宣說,剩食餐廳有不少客人,他們因為喜歡有變化的菜單、認同環保理念,或是贊同廚師廚藝,消費理由不盡相同。

因為剩食食材來源不穩定,黃尹宣沒辦法先設定好食譜再去收集食材。反過來,要先收集食材後再想食譜,市面上現成的食譜也派不上用場,只能自己創新研究。幸好,黃尹宣有敏感的味蕾,「很難吃的,我就不會請大家吃了啦。」她笑著說,「我就是很喜歡做這種事,我很喜歡想各種不同的食譜。」

剩食運動正起步  商業化仍有困難

一般人對剩食的想像太少,大眾最常想到的方法就是把即期食品收集起來,捐贈給其他人,就當作解決問題了。

「這些食物真的被利用的有多少?」黃尹宣問,「即便是捐贈出去了,如果沒有被好好地被做成真正的食物,許多食材還是難逃被丟棄的下場,最後又回歸到環境裡。」

回到現實面,台灣的消費者對剩食的接受度如何?扌合生態廚房目前沒有固定店面,除了固定在農夫市集擺攤、也接受活動不定期的訂購。黃尹宣說,不同的市集銷售度差異很大,有些標榜純有機的市集也無法進駐,只能少量的經營。

另一個問題在格外品與剩食食材的取得。黃尹宣常請廠商提供包裝有瑕疵或抽檢後仍可食用的食材,但有些擔心出售即期品發生糾紛,寧可選擇銷毀。以荷蘭Instock剩食餐廳為例,因長期與超市合作,雖然沒有固定的食材項目,在貨源上相對穩定。

讓剩食不僅是剩食,而是可以讓人由衷喜愛的美食,這條路似乎還有點遠。目前,黃尹宣除了持續工作,並到英國零浪費餐廳Silo短期實習外,並沒有太長遠規劃。她說,畢竟剩食餐廳並不向傳統餐廳一樣那麼容易計畫。

全文轉載自環境資訊中心,原文標題:顛覆剩食印象 「扌合生態廚房」創意再造零浪費美味

延伸閱讀
>>芬蘭「火腿計畫」:將聖誕大餐剩食變能源 ,可供一輛汽車繞地球跑3圈
>>別把「過期但還能吃」的食物丟掉!美國議員提案改革食品日期標籤,盼大幅減少食物浪費
>>全民救剩食:台灣有望立法設「實物給付」專章

主題
看更多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