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塑膠廢料不再萬年不滅,還可回收煉油!國內已有數家廠商投入

2016.04.28
瀏覽次數:
合作轉載

環境資訊中心/陳文姿整理報導(2016年3月30日)

萬年無法分解的塑膠垃圾有解?!為了減少塑膠垃圾流向山林,流向海洋,流向生物的胃裡面,環保界開始注意到「廢塑膠裂解煉油」這項技術,簡單地說,就是讓塑膠再變回汽油或是柴油。


混合型的塑膠廢料,是現行回收再利用產業較難處理的問題。 攝影:陳文姿。

「塑膠裂解煉油」的優勢在於可以處理未經分類、特殊分類、或複合材質的塑膠,這也是現行的塑膠分類回收體系下難以解決的問題。藉由這套技術,各類廢塑膠都能回歸回收系統,不再污染大地、海洋。

塑膠煉油  十幾年前就可行 

塑膠裂解煉油技術聽來神奇,但這既非夢想,也非新技術,十數年前就證明可行。未能大量應用的關鍵在能否以低成本製造出好油品,油品不好,利潤低,也就難以商業化。

近年來,這項技術愈趨成熟,國內已有數家廠商投入。看守台灣協會、海洋公民基金會、黑潮海洋文教基金會、環境資訊協會、以及關心海洋生態與廢塑膠處理的環團與個人,特地前往塑膠裂解工廠參訪,以進一步了解這項技術的可行性。


廢塑裂解膠煉油示範廠。攝影:陳文姿

以美商新能動力公司為例,該公司表示,20公噸的廢塑膠,經催化裂解、分餾、過濾等程序,可製成17公秉的輕質油品。油品含硫量低且可達柴油標準。

除了約80~85%可轉化為燃料油,其餘5%為天然氣,10%則為碳黑。

看守台灣協會秘書長謝和霖從能源料效率的觀點分析,廢塑料製成燃料油後,再配合設備使用,整體能源效益約可達五成,略優於焚化爐。但這兩種處理方式,都會產生重金屬污染。

未分類也可回收  回收率可望提升

塑膠裂解煉油的優勢在於可以處理不同類型的塑膠。由於目前塑膠回收的項目有限,且無論是PP、PE、寶特瓶、保麗龍等,都須經過嚴格的塑膠分類才能再處理。所以未經分類、特殊材質、複合材質以及保麗龍等塑膠類就只能被當成垃圾。

新竹縣環保局局長黃士漢解釋,新竹施行垃圾減量後,無法分類的塑膠的問題就浮現出來,現在就可以開始試驗,將這些塑膠交給裂解技術來處理。


未經分類的垃圾,也可經由裂解方式處理。解說者:美商新能動力公司朱欽翔。 攝影:陳文姿。

關心海龜生態,並長期於北海岸辦理淨灘活動的環保人士郭芙更進一步的希望,這項技術能讓過去危害生態的塑膠垃圾翻身,變成有價的資源。

郭芙從經驗來解釋,金山沙灘的保特瓶數量較其他瓶罐少,可能是回收商會收購廢棄保特瓶,拾荒業者撿拾積極撿拾的緣故。如果所有的塑膠都能循此模式,都可以回收賣錢,或許萬年塑膠的問題可以解套。

成品可以再利用  離島塑膠垃圾解套

塑膠裂解煉油的另一個亮點在解決離島塑膠垃圾問題。郭芙解釋,離島沒有焚化廠,塑膠廢棄物只能採取掩埋或是運回台灣,部分民眾也會以露天燃燒方式處理,不是破壞環境,就是要付出高額運輸成本。

關心離島海洋廢棄物的團體希望能進一步評估離島設立小型裂解煉油工廠的可能性。如能將塑膠在地處理完畢,不僅可減少運費,處理完產生的燃料油也可就地使用,或許是個不錯的解答。

事實上,日本的鳩間島就曾以類似方法處理大量的海漂保麗龍垃圾。該島設立保麗龍煉油工廠後,省下運送保麗龍的運費,製成的燃料油則供當地使用,建造成本也在兩年內回收。


離島沒有焚化廠,塑膠廢棄物只能採取掩埋或是運回台灣,圖為小琉球焚化廠前堆滿了垃圾。圖片來源:小琉球海洋志工隊。

回收不能全利用 環保人士呼籲減量為先

塑膠裂解的另一個優點是可以處理PVC塑膠(聚氯乙烯),謝和霖解釋,PVC塑膠及其他含有氯成分的垃圾,經焚化爐處理後,很容易產生戴奧辛。而裂解的原理是在缺氧高溫(約400度)的狀況下處理,戴奧辛產生機率較低。

塑膠裂解煉油可否為塑膠垃圾氾濫解套?卻還有變數。雖然進入商業模式,廢塑膠處理量會隨之提升,但出油率低、處理成本高的塑膠類,廠商處理的意願也不高。此外,國際油價變低時,裂解產生的油品售價就低,花錢轉換廢塑膠煉油也不划算,這都是商業經營不得不面對的問題。

郭芙也擔憂,廢塑膠變值錢後,有人會以此為由,不再塑膠減量,反而造成塑膠用量大增,即便回收率增加,垃圾量也會增加。

謝和霖說,無論是裂解或是焚化處理,都會造成能源與資源的損耗,也會產生額外的廢棄物增加環境負荷,根本之道還是應減少塑膠使用。

全文轉載自環境資訊中心,原文標題:塑膠廢料萬年不滅? 回收煉油再創資源價值

延伸閱讀:
>> 回收廢水釀啤酒 美製酒業盼擺脫高耗水惡名
>> 生質燃料在荷蘭是否能成為明日之星?
>> 荷蘭發展「生物經濟」,將能源轉型做好做滿

非洲聽障生的上學法寶:平價太陽能助聽器 電池壽命比一般多出36倍、售價只要1/3

2016.04.12

編譯:Gary Lee

十年前,Tendekayi Katsiga造訪一所位於非洲波札那的聾啞學校時,發現一個驚人的事實:儘管非營利組織提供給聾啞學校助聽器,但這些助聽器的電池壽命往往只能維持一個多月,而更換電池的價格,也不是學校可以負擔得起。

因此,學校的聽障學童們(他們多半還沒有學會如何閱讀),往往很難跟上課堂進度。得知其他非洲偏鄉地區的聾啞學校也為此問題所苦後,Katsiga成立了Deaftronics,並馬上投身於開發以太陽能為電力來源的助聽輔具。

(圖片來源)

Deaftronics的助聽器售價僅200美元,遠比動輒至少600美元的同類產品平易近人。此外,也解決最令人煩惱的電池問題—Deaftronics助聽器的太陽能電池可使用長達三年(或充電500次)的使用壽命;更棒的是,這個太陽能電池與市場八成的助聽器相容,電池的充電器更搭載USB接頭,使用者也可透過它為手機充電。

「我們要解決的問題不是『如何提供助聽器給需要的人』,而是『如何讓那些助聽器持續運作』」Katsiga表示。

為了讓Deaftronics的助聽器更符合聽障者的需要,Katsiga聘請聽障者在產品設計流程中提供意見。「我們開始與聽障者合作後,他們提供了上至產品外觀,下至如何運送產品,各種各樣的解決之道。」聽障的問題,不僅只存於波札那。根據世界衛生組織統計,全球有高達三億六千萬人口(約莫是全球總人口的百分之五)面臨著聽障問題。自2009年創立以來,Deaftronics已賣出一萬具助聽器至非洲四十個國家,並幫助了三千名聽障學童。

(圖片來源)

 

2015年7月,Deaftronics獲邀參與由美國國務院主辦、試圖尋找具社會影響力之科技公司的全球科技創新高峰會( Global Innovation through Science and Technology Summit)。Katsiga希望透過這個機會,讓Deaftronics的影響力擴散至非洲以外的地區,也期待能擴張其生產線。

「我們深知提供平價的太陽能助聽器,並非防範聽障問題的解決之道。」Katsiga說。於此,儘管目前仍處於前期開發階段,Deaftronics已開始著手發展,能夠在狀況早期即能檢測出聽力是否受損的行動APP。

核稿編輯:王子瑜、金靖恩

資料來源:Designing A Better Solution For The Hearing Impaired In Botswana

延伸閱讀
>> 由聽障者親自打造的無障礙溝通平板,讓你「聽見」手語的聲音
>> 這款App能立刻將語音轉為字幕,讓聽障者也能直接「講電話」
>> 多倫多首間「手語餐廳」盛大開幕!想點餐?先學點手語吧

社企流四週年論壇用3大議題9位跨國講者,為你織出未來生活樣貌點滴。
探索食農心價值、城鄉共享微革命、銀髮創意新浪潮
一起來聽第一線社會創業者現身說法,看看他們眼中未來的模樣。

社企流四週年論壇:4/17 擁抱未來

主題
看更多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