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厭惡排放黑煙的烏賊車?這間新創回收車底廢氣,打造100%自空汙提煉的墨水

編譯:郭潔鈴

車輛所排放的廢氣是現今社會最常見的空氣汙染之一,它不僅對人體有害,也破壞環境。幸好,透過能收集汙染物的創新科技,以及消毒與提煉技術,這些汙染物現已能被回收再製成墨水與顏料。

具有麻省理工媒體實驗室(MIT Media Lab)背景的新加坡公司Graviky,正將未燃燒完全的煤煙(註一)轉化成藝術原料。Graviky公司研發的一項裝置Kaalink,能捕捉95%從車輛排氣管或其他空汙來源排出的懸浮粒子,且不會對車輛排氣管施加壓力,以免造成損害;而被捕捉的懸浮粒子經過消毒與提煉後,能變成高品質的黑色「空汙墨水」(Air Ink)。

(使用Kaalink裝置時,汽車每排放45分鐘的廢氣能製成30毫升的墨水。來源:Kickstarter)

提煉技術有方 空汙化身為墨水

根據Graviky的紀錄,使用Kaalink裝置時,汽車每排放45分鐘的廢氣就能製成1液量盎司(約等於30毫升)的「空汙墨水」,而這套裝置在本質上能減緩造成環境傷害的氣體排放。

「我們的目標是抓住車輛廢氣中的煤煙,不讓它進到我們的肺裡。製作『空汙墨水』的過程中,我們小心地去除煤煙或碳粒子中的重金屬與致癌物。這些原本可能進到數百萬個肺中的有毒物質,現在化身成美麗的藝術。」Graviky表示。

「空汙墨水」的點子起源自在麻省理工媒體實驗室進行的實驗,當時團隊想研發一款能利用蠟燭燃燒後的煙來影印的手持印表機。

在團隊帶著印表機的初階原型參加幾場會議後,發現環保人士和藝術家都愛這個點子,於是團隊進而研發能捕捉車輛排氣管廢氣的裝置與消毒技術來製作墨水,並宣稱墨水與市面上其他墨水一樣安全。(同場加映:紐約街頭出現用「城市廢氣」做成的甜點 你敢吃嗎?其實沒差,因為你每天都「吸」了不少

(香港藝術家使用「空汙墨水」繪製圖畫。來源:Kickstarter)

募資獲近百萬贊助 有望穩定生產

現在「空汙墨水」的生產流程仍十分仰賴人力,且僅能小規模生產,因此Graviky於2017年2月於募資網站Kickstarter發起專案,並於一個月內獲得688筆贊助,募得約4萬新幣(約90萬台幣)。

這筆資金將幫助Graviky優化Kaalink裝置,使墨水邁向規模化生產。此外,贊助者能獲得4種不同尺寸的「空氣墨水」麥克筆,及網版印刷(註二)可用的墨水。

「『空汙墨水』是第一個完全以空汙製造的墨水。我們將汙染物變成創造藝術的工具,當墨水被用於圖畫或書寫時,它真正地讓我們的街道更美麗。」Graviky表示。

與從源頭減少空氣汙染相比,Graviky正在做的事似乎有些不切實際。然而面對一項問題可以有很多種解方,或許Graviky將有害的黑煙變成實用的物品,用於藝術表現與社會運動中,能成為一個具影響力的行動,使人們正視空汙帶來的危害。(同場加映:荷蘭設計師打造世界最大「空氣清淨塔」,將北京霧霾化為手上戒指

註一:煤煙是一種因碳氫化合物燃燒不完全而產生之成分不純的碳粒子,泛指包括煤、石油焦等燃料在燃燒之後所殘餘的物質。

註二:網版印刷是使用絹、尼龍、聚酯纖維或不鏽鋼金屬線所織成的網布,將網布張緊固定於網框上,再以感光塗料塗在網布上,再以照相光學原理將要印刷的內容沖洗出來。將油墨倒在網版內側,再利用刮板於網布內下壓平刮,使油墨由印刷內容處往下滲透進網孔,沾覆在被印物上形成轉印。

核稿編輯:林冠吟

參考資料
This high-quality ink is made from air pollution harvested from vehicle tailpipes
AIR-INK: The world's first ink made out of air pollution

延伸閱讀
>> 人人都是空污專家:這些隨身攜帶的「空氣盒子」,讓你即時掌握空氣品質
>> 想買一台環保又不傷荷包的車?麻省理工推出App 將所有車款數據全攤在你眼前
>> 整個城市都是他們的實驗室:荷蘭學者改造抗霧霾植物,使之「食慾大開」吸入更多二氧化碳

「合作經濟,是年輕世代的解藥!」AltGen協助青年成立勞動合作社,改善勞動環境

2017.03.13
合作轉載

文:陳怡樺

「Together we're stronger!」這排字高高置於AltGen的網站刊頭。翻成「團結力量大」也好,「合作力量大」也可以,直白地切入AltGen的核心。

AltGen取自AlternativeGeneration 2字的前3個字母,共同創辦人Constance深信,面對崩壞的經濟制度,合作經濟是年輕世代為自己開創的一條活路。

AltGen由Constance Laisné和Rhiannon Colvin兩位當時不到25歲的女孩共同創立;協助18至29歲的年輕人成立勞動者合作社是AltGen的任務。在英國,剛畢業的年輕人無一不是從無薪實習或低薪開始進入職場,接著面臨數以百計、擁有類似專長的年輕人,擠破頭搶同一份工作,好不容易搶到工作,卻成了工時很長、薪水很低、任由雇主宰割的弱勢方。

「什麼是『工作』?我們到底為什麼工作?在職場中,年輕人到底處在什麼樣的位置和處境?」讓身處年輕世代的Constance想了很久。

來自法國的Constance在英國取得設計碩士學位,一如英國的畢業生那樣,從實習開始,在職場廝殺幾輪後,她決定當一名自由工作者(Freelancer),但自主接案後並沒有因此萬事順心,「和雇主談工作細節時,對勞動契約不熟悉,不確定哪些權益可能受損;而原本常在一起激發彼此創意的夥伴,成了競爭對手,這一切都讓我很沮喪。」最後決定從曼城搬到倫敦,離開職場叢林近身肉搏戰,繼續念書之際,無意間參加了一場以「合作經濟」為主題的研討會。

「在此之前,我沒聽過合作經濟。」Constance回憶了當時,有5位中年男士排排坐在台上,台下1位年輕女士舉手想發言,但是台上諸君沒發現她, Constance卻與年輕女孩交換了眼神和微笑。會後,兩人聊起天來。Constance 說:「我們這個世代爛透了、糟透了!為了自己的勞動環境,我們必須趕快做點什麼,越快越好!」

「合作經濟會是我們這個世代的解藥!」年輕女孩篤定地說出這句話。這個女孩,Rhiannon,成了AltGen的另1位創辦人。兩天之後,Constance和Rhiannon 決定一起工作,儘管當時兩人還不太認識彼此,憑藉著共同的信念,展開一切。

談及為何不籌組自身專業的「設計」合作社,而選擇籌組「推廣合作經濟」的合作社呢?Constance坦然一笑說:「我們太想了解勞動合作社在運作時會遇到什麼事了,AltGen的成立是一個實踐行動,也是一段真實的實踐過程。」

團結,從自己開始

在英國,談起「合作經濟」,多數年輕人或者沒聽過,或者以為是街角超市或大街上銀行的代稱。AltGen創立的第一年,獲得COOP UK的40,000英鎊資助,「第一年太瘋狂也太可怕,我們用盡氣力做了打底和宣傳的工作。和10所大學合作舉辦工作坊、講座,也參加就業博覽會,不停地對年輕人說,Coop是另類的經濟型態,一年下來接觸超過3000人次的年輕人。」Constance設計了許多小貼紙、小海報,企圖用圖像讓年輕人了解「合作經濟」的內涵,同時也設計更多簡便的工具提供給年輕合作社運用。

AltGen設定第一年協助5個由年輕人組成的勞動合作社籌辦。為此,舉辦競賽,來了35個團隊參賽,最後由平面媒體、陶藝、影像、手工藝、建築、網站設計等領域共6個團隊獲選,各獲得2,000英鎊的啟動金。分散在英國各地的合作社加上AltGen勞動合作社組成聯盟,固定聚會,彼此扶持,「如何自我組織」是聚會時一再討論的話題。

3年間,AltGen陪著這些年輕合作社一起走過確認共同需求、財務規劃、立案程序等每個步驟,Constance認為,擁有共同的使命與價值,以及學會如何一起工作,是很重要的部分。

「AltGen不會是永遠的媽媽,因此我們學會分享,也練習看到彼此的不同,尤其各處不同領域,卻遇到相似的問題,一起分享所有好的、壞的經驗。」

問及合作社運作中最困難也最具挑戰的部分,Constance淡淡地說:「人與人之間的關係,如何面對衝突、克服衝突,甚至在衝突中為團隊找到最好的決定,並讓每個人都接受,這是最耗時、最困難,也是最值得的部分。」

AltGen的雄心不只在英國島內,由AltGen協助成立的合作社成員不少位來自歐陸,更希望與歐陸的年輕人並肩作戰。採訪前一週,AltGen剛辦完Young European COOP Network 的聚會,讓來自全歐洲的年輕人有機會聚在一起討論合作經濟,尤其是協助如希臘、土耳其等當地沒有合作社金援的地方,大家一起讓社會更貼近公平正義。

採訪中,Constance說了好幾次「Solidarity(團結)」,是啊!未來掌握在團結的年輕人手上。回首AltGen的每一步,另類經濟是可為且真實存在的!讓人踏實地相信。AltGen是這趟英國COOP踏查之旅所採訪的最後一個合作社,也是完全不在原始採訪計畫之內的合作社,卻是最恰好的句點。

本文摘錄自《哇!原來這也是合作社:大不列顛COOP踏查報告》,閱讀更多請參考原著

延伸閱讀
>> 人人都能參與的能源大計:台灣首家「綠電合作社」啟動,萬元即可入社
>> 「說書人合作社」:年輕世代成為主講者,讓太平洋故事被全世界聽見
>> 日本「海媽媽食堂」:一群歐巴桑用好手藝復甦漁村經濟,讓獨居老人吃到暖心料理

主題
看更多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