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為窮人帶來就業希望的網路「微工作」

編譯:蔡業中

Thomas L. Friedman的暢銷書《地球是平的》認為現今世界人人都能爭取同一份工作,但是鮮少有人能從競爭以外的角度詮釋這個概念,例如社會影響力外包(impact sourcing)。社會影響力外包是以全球為範疇,將可透過網路完成的工作外包給能夠勝任的弱勢者。

Samasource是社會影響力外包的著名機構,「sama」在古印度梵文中代表平等,Samasource的理念是,一個人出生於貧困或富裕儘管只是純粹的機運,但是人人都應享有平等的工作機會與尊嚴。

1982年出生於美國水牛城的Samasource創辦人Leila Janah,在17歲就靠著獎學金,一腔熱血地前往西非迦納擔任英語教學志工,但是到了那裏她才訝異地發現大部分迦納人都能講一口流利的英語,她的學生甚至能如數家珍地報出美國參議員的姓名。

Samasource創辦人Leila Janah (圖片來源)

Leila原本以為缺乏教育是貧窮的根源,但是迦納的經驗讓她體認到,在許多發展中國家裡即便受過良好教育也不是脫貧的保證。更大的問題是,國際援助機構耗費了大量資源教育窮人,但事實上他們念到中學畢業還是很難找到工作。

從此Leila立定志向,在哈佛大學攻讀非洲發展研究,且周遊亞洲、非洲以進行觀察與思索。短暫在世界銀行的工作經驗,讓她對於傳統取向的國際發展工作感到很失望。灌注大筆資金給政府與大型機構,工作人員一年卻只花兩個星期在田野與受助對象對談,執行窮人不需要或不想要的計畫。因此比起從上而下的經濟改革,Leila更關注由下而上的就業創造模式,提供社區有尊嚴的工作機會。

儘管Leila熱衷於志工服務,畢業後償還就學貸款的壓力還是讓她到紐約的Katzenbach Partners顧問公司工作。她的第一個客戶是印度的一間大型外包公司,把原本屬於美國人的就業機會轉移到海外,這讓關注就業議題的Leila心情很複雜,但同時也使她認識到如何透過網路來外包工作,以及將機會帶給偏遠村落與都市貧民窟的潛力。

這家位於孟買的外包商為英國的保險公司與航空公司處理秘書性質的庶務。有一天Leila在客戶公司那邊遇見一位客服中心的年輕員工,他來自孟買的Dharavi貧民窟,這個貧民窟因為電影《貧民百萬富翁》而變得有名。他告訴Leila,印度有數以百萬計像他一樣有技能,卻被困在鄉村的無業勞動力,就在那個當下Leila靈光一閃:與其將工作外包給像她客戶那樣的大型企業,何不將這個外包模式運用在解決貧窮問題上呢?如果外包商機可以造就幾名生意人成為億萬富翁,當然也能為金字塔底層的數十億人口帶來每個人幾塊錢的收入。

2007年Leila辭去工作以便全心投入這個理想,她決定創立一個非營利組織來爭取外包合約,並將工作機會導引給窮人。這個組織原本命名為Market for Change,最後在2008年9月以Samasource這個名字成形。

Samasource將公平貿易的概念引入外包業,從超過兩千億美元的外包行業產值,撥出一小部分工作給發展中國家的弱勢者。它著眼於原本僅在大型企業之間流動的資金,同時也滿足客戶既有的資料服務需求。這不僅為窮人與企業,甚至為政府創造多贏,因為如此有助於減輕依賴或更善加運用國際援助資源。

早年的狀況十分艱辛,當Leila在2009年花光於顧問公司工作的積蓄,她開始當SAT測驗的家教來維生,懷抱著矽谷美夢撐下去。在2009上半年,她一個月賺400美元,睡朋友家的沙發,當時一位捐款人很幽默地在捐款用途上註明:「補充蛋白質」,因為那時Leila往往只能下麵條果腹。

到了2009年夏天,Samasource被選為fbFund的兩個非營利成員之一,fbFund是創新使用Facebook的科技創業育成平台。自從fbFund的兩位顧問成為Samasource的理事與捐款人後,Samasource開始柳暗花明。同年洛克斐勒基金會也提供一小筆款項給Samasource在肯亞Dadaab難民營的計畫,儘管這項計畫後來因為當地安全問題一直無法開展。

起飛後的Samasource從頂尖企業與機構獲得超過500萬美元的合約,包括Google、eBay、Linkedin、微軟與史丹佛大學等。因此,在撒哈拉沙漠以南、加勒比海地區及南亞直接雇用了3,500人,並嘉惠超過10,000名的邊緣人口,包括難民、年輕人與保守社區內的女性。

Samasource開創了「微工作」(Microwork™)的外包模式,經過二至四星期的培訓,透過其SamaHub平台將客戶服務需求拆解成一個個簡易的小單元後,受僱者即便原本是門外漢也能勝任。工作內容包括產品分類、圖像標籤、資料挖掘、轉譯等電腦尚無法準確自動完成的工作,需要人類操作來填補落差的瑣碎、巨量作業。作業員完成工作後,SamaHub再合併每個小單元並且管理品質,最後交回給客戶結案。

這個模式依Leila的說法,就是數位版的生產線。好比說一個人製造不了汽車,但是拆解成生產線上一個個重複性的簡單動作後,幾乎人人都能成為汽車工人。再加上網路日漸普及,即便在發展中國家也是網咖遍佈,等於提供更多人加入全球數位生產線的機會。

雖然批評者表示,Samasource提供的是容易被取代,而非長久的工作機會,但是數位產業原本就是瞬息萬變,不能期待一招吃一輩子。更重要的是,Samasource交出了漂亮成績單,受僱人的平均收入在短短幾個月內成長一倍,75%的受僱人在1年內獲得更好的工作或接受更高層次的教育。

Leila的新目標是讓Fortune 1000大企業加入社會影響力外包的行列,呼籲它們撥出百分之一的外包預算給能夠勝任的窮人。5年前Leila才26歲就創立了Samasource,因此這個新目標只是恰好反應了她的魄力,一點也不為過。


資料來源

延伸閱讀

創愛的業/興采實業 讓咖啡渣變機能布

2013.12.29
合作轉載

2013-12-17.經濟日報.B7.經營管理.朱永光

早晨一杯咖啡喚醒一天的活力,喝咖啡已成為台灣民眾生活的一部分,近年來更可以看到滿街林立的咖啡館,連便利商店也搶搭風潮。但你可知道台灣一天消費的咖啡渣達30噸?而在烹煮咖啡的過程中,咖啡豆的原料僅有0.2%被攝取,剩餘的99.8%全被當成廢棄物丟棄。

「興采實業」研發出獨步全球的技術,成功地將咖啡渣製成機能布料,代表西方飲食文化的咖啡在東方亞洲重獲新生,正式跨界成為衣著文化。

「興采實業」董事長陳國欽出身紡織業世家,從祖父那代彈棉花做棉被,爾後經營寢具用品,常常謹記父執輩的教誨「我們做紡織的,就是要給人溫暖。」

1989年創立「興采實業」,當時只是一家在地的紡織公司,面對90年代毛利競爭激烈、產業外移趨勢,開始思考如何運用台灣紡織業的製造技術及研發優勢,積極轉型開發適合戶外運動及休閒活動的機能性布料,但真正讓「興采實業」揚名國際,成為台灣之光的轉捩點是從2005年開始。

當時陳國欽與夫人在喝咖啡時,發現客人會跟商家索取咖啡渣回家做除臭的功能,夫人一句玩笑話「你研究看看具有除臭功能的咖啡渣是不是也可以做成布料,穿在你們臭男人身上?」

常笑說自己是「聽某嘴、大富貴」的陳國欽也覺得可行,便帶領公司團隊一頭栽入咖啡紗的研發工作。

投資了二千多萬元的研發經費,花了三年半、歷經八代產品的改良,陳國欽終於克服沾黏、斷絲、抽紗效率、氣味混濁等問題,同時保留咖啡渣原有吸濕快乾、除臭的特性,研發出世界唯一獲得專利認證的S.Cafe環保科技咖啡紗,可製成各種蓄熱保暖、排汗透氣兼具除臭與抗紫外線的機能性衣料,技術獲得許多國際發明展的肯定。

「我們秉持科技業創新、研發的精神,創造公司源源不絕的競爭優勢!」公司位於新莊的總部裡有耗資上億元的設備及實驗室,還配有來自歐美各國的洗衣機,確保產品在消費者多次水洗後的品質狀況,也與台灣各大專院校建教合作,廣納各方人才,培養成為研發團隊。

繼咖啡紗後,現在咖啡渣又被研發出更多元的發展,萃取出來的咖啡油可應用至美容美髮產品、也可以做成PU防水材料,儼然成為另一個具有潛力與商機的新興產業。

早一步在機能性紡織業中搭上環保風潮,興采實業很快地獲得國際知名運動休閒品牌如Adidas、Nike、Timberland等的矚目,連時尚精品Prada、Hugo Boss也開始採用興采的布料設計產品。

研發投資換來的技術創新,確實為公司打響知名度、增加品牌價值,但還是得加深消費者心中的印象,才能進一步發揮品牌影響力。

陳國欽採用Co-Branding(合作品牌)的策略,展現其強烈的企圖心,藉此打造B2B2C的品牌行銷模式。

與國外知名廠商合作,將公司品牌標籤一同掛上,甚至直接繡在衣服上,除了說明咖啡紗的製造理念,也標示出布料特殊功能,期望藉由國際大品牌的實力,打入消費者市場。

「興采實業」利用過去累積的研發及製造資源,透過創新環保技術及國際化行銷,成功擺脫紡織業者代工的命運,為公司奠定永續發展的利基。台灣非IT產業創新再造的能量,非常值得激賞與期待。

(作者是美商中經合集團總經理,本文由社會企業創新創業學會合作委託撰寫,本專欄隔周二刊登)

主題
看更多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