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一切免費的野餐活動:八年級設計師籌劃「白象野曝」,讓人們彼此分享使物盡其用

2017.08.02
瀏覽次數:
合作轉載

文:阿桂

如果我告訴你,有一個野餐活動,是以分享為主題,你可以把家中用不到的東西、或任何你想分享出去的事物,拿到這個野餐活動來,免費分享出去。當然你也可以去拿別人分享的東西,所有的東西都是免費。你是否會心想:好有趣!這會不會是什麼宣傳活動的噱頭?!

接著我又說,這個野餐是一人企劃的活動,你是否會心想:不可能,這種活動一個人真的辦得起來嗎?!

最後我告訴你,這個活動完全沒有接受任何企業或政府的贊助,完全是靠網路宣傳,並且活動一次比一次規模大。你是否和我一樣心想:這是開玩笑的吧?

這是真的,「白象野曝」便是這樣一樁美事。八年級的平面圖文設計師 ELSA,以一己之力籌畫,和各方好友相助,在臺北市大安森林公園,每兩個月舉辦一次「白象野曝野餐企劃」。連續辦了9屆的活動,完全沒有接受任何私人企業或政府單位的贊助,所有的參加人員,都是靠群眾在網路上轉貼、口耳相傳獲知訊息,自發參加的。

白象野曝企劃主辦人ELSA。

從有形到無形的事物,都能分享、贈送

「白象」引自國外常見的派對遊戲「白象遊戲」(white elephant game),「野曝」則是野人獻曝的意思。「白象」的典故是來自暹羅國王的故事,被引申為價值高昂、但實用性低的資產。因此望文生義,這個野餐活動的主旨,就是要大家把家裡用不著的東西拿出來免費分享給別人使用。

「白象野曝」的規則並不是以物易物,在這裡所有的東西都是一個禮物,原擁有者免費提供,有需要或喜歡的人都可以免費拿走。參加者毋須報名,你只要將你想免費贈送出去的東西,整理打包,當天帶來現場,10 樣東西以內,可以擺在主攤位,活動結束後若沒全部送出,就由 ELSA 自己帶回家留待下次的活動再次尋覓需要的有緣人。若帶來的東西多於 10 件,則要帶 1 塊野餐布或草蓆,自行擺攤。

因為是免費贈送概念,所以不像一般市集必須顧攤位,只要找個位置,把東西擺好,大致上這樣便可;甚至可以離開,去逛逛別人的攤位,或是和任何和你想交談的人交談,下午 5 點市集結束,若自己攤位的東西沒有領完,則必須自行帶回。

當然,你也可以不帶任何東西,就純粹來野餐、逛市集。

有趣的是,「白象野曝」發展了 1 年多,從一開始器物的免費分享活動,漸漸地有人開始主動分享自己的各種才藝。ELSA 告訴我們,辦了幾次之後,開始有人詢問是否能在白象野曝分享他們的才藝?如免費手沖咖啡、器樂表演、相聲藝術、塔羅牌算命、編髮、身體彩繪、寵物美容等等。

「這個野餐活動的概念,就是分享、贈送,有人想分享自己的任何事物,那當然好啊!」ELSA 說,「這裡是個完全不涉及金錢交易的平台,我希望這裡能讓想分享的人,都能來這裡分享任何你覺得有價值的事,也可以交朋友。」

因此,短短下午 2 點到 5 點的 3 小時野餐市集活動,最常見的光景,就是一圈一圈的人們站著聊天,這些人都以分享為出發,認識彼此。

從免費贈物,到免費分享自己的才藝,白象野曝野餐活動已發展成多元的免費分享、交流的舞台。

「空屋運動」的啟發

談起白象野曝的起源,ELSA 表示她是接受了知名部落格「空屋筆記」的感召。

「空屋筆記」的部落格主楊宗翰在克羅埃西亞當交換學生時,接觸了當地「佔領空屋運動」的人們,這些人認為資本主義經濟活動的發展,已經讓人的生活充斥著不必要的購買慾與浪費,而無法享有真正的心靈自由。

「物品存在的原因,不是為了要讓人擁有,而是為了讓人使用。」在「空屋筆記」裡有這樣一段話。

因此,克羅埃西亞的空屋運動者,拒絕擁有土地、擁有房子,而是入侵閒置已久的空屋,在裡面經營「免費商店」,以贈送、分享取代消費行為,是一種「禮物經濟」的實踐方式。

ELSA 對「空屋筆記」中引進的概念很是認同。「我那時正結束一段感情,覺得想完成一些特別有意義的事。」ELSA 笑著說。

然而在臺灣,佔領空屋實屬非法的行為,更別提利用佔領空屋來推廣從事禮物經濟的活動了。既然無法有一個固定的空間成立免費商店,便得另謀出路。ELSA 於是想到,那就圍個場地,辦固定的活動,以讓大家來在這個場域,進行免費贈送的活動,這樣總可以吧?

「在公園辦成一個野餐的方式,是最簡單、門檻最低的。舉辦野餐活動,不用申請、也不用繳交場地費,因此不用花很多心思去處理各種前置作業。」ELSA 說,「我沒有更大的資源或更有力的投資,我就是想辦個活動,盡我做得到的方式,去實踐禮物經濟。」

於是,ELSA 在 Facebook 成立粉絲團,說明遊戲規則,以網路號召的方式,鼓勵朋友們參加。一開始是自己周圍幾位認同理念的朋友一起來玩,漸漸地,一傳十、十傳百,越來越多人來共襄盛舉,這些人馬來自各地,甚至有人遠從中壢、宜蘭來參加,完全靠的是網路與口耳相傳。每隔兩個月,在大安森林公園露天音樂台,人們席地而坐,聊天、野餐、逛市集,在山丘草地進行著友誼與分享的聚會。

靠著網路與口耳相傳,人們每兩個月來到大安森林公園,在草地上進行友誼與分享的聚會。

你永遠不知道一件東西的價值

為什麼不是以物易物,而是免費分享呢?

ELSA 認為,免費分享,會比以物易物更好。由於以物易物是一種對價交換的行為,物品的流動,必須透過雙方評估是否有「對價」、「等值」,這會形成一種心理上的負擔,進而衍伸出許多問題。網路上曾出現過各種以物易物的網路社群,但後來往往因為發生太多問題,而面臨關社團的結果。這些問題,往往都與無法取得物品價值的共識有關。

「參與這個活動(白象野曝)門檻降得很低:我拿出來不會考慮到這東西沒有人要,我去拿走別人的,心裡也不會有顧慮。」ELSA說。

在她的想法裡,對一個人來說是用不上、想脫手的物品,到另個人手中,可能因為有其用處,而價值大增。因此,一件物品的價值,在素昧平生的人們之間、互相贈送的過程裡,是很難被衡量的。因此,什麼都可以分享,甚麼都不奇怪。

「比如我那時有看到一把國小學校吹的直笛在那邊,我心想真的有人要嘛?!然後我就看到一個男生看啊看的,就把那支直笛拿走了,我心想直笛真的有人要耶!真的很難衡量,對他來說就是想要啊!我覺得很難設限。」

物品的價值在免費贈送的過程中,能被重新賦予新的意義。

我們習慣以貨幣來衡量一件東西的價值,但物品在流動的過程裡,事實上是由人們不斷去賦予價值意義的。很多被丟掉的東西,我們覺得已經用不著了,或我們認為「總有一天用得上」而儲放在家中,然而如果物品就這樣停止流動,那它也許就無法等到派得上用場的一天。透過像「白象野曝」,免費分享贈送予他人,也許是「物盡其用」最好也最快的方式。

除此之外,把東西帶走的人,因免費獲得而得到滿足感,或生活上的便利;對提供東西的人來說,把自己用不到、甚至想丟棄的東西送出去,心理上也會輕鬆不少。「最後,對把東西帶走的人,和提供東西的人來說,都是一個解脫。」ELSA觀察道。

「把東西送出去,甚至會是一件很有成就感的事。」ELSA 繼續,「表示我拿出來的東西是好東西,有很多人想要。我用不到,別人用得到,也會有種不費吹灰之力幫到別人的忙的感覺。」

分享、互助,拉近人們的距離

「辦這個活動的主要目的之一,是想讓大家知道,免費分享這樣的事情,是做得到、也存在在我們周圍的。」ELSA 說。

她認為,分享、互助,是人情感上最真實的一面,也是人之所以社群動物最初的情感之一。然而由於我們處於工商業社會以及物質主義的環境裡,人與人之間的關係疏離,使得分享與互助的精神漸漸被遺忘。

她舉搭便車為例。為什麼我們會害怕搭陌生人的車?只要站在路上,舉起你的大拇指,就可能會解決你的問題,但為什麼人們會害怕搭上陌生人的車?為什麼人會先害怕對方的友善是裝出來的、是圖謀不軌的?

「我希望可以從這個活動,讓大家去感覺,互助、分享,才是人們最真實而純粹的情感。也許不會馬上讓大家改變觀點,但可以讓大家有這種經驗,在這裡,人們可以真的拿了免費的東西,不用付出任何代價來交換,慢慢地,大家的想法也許會比較開放。」ELSA 說。

過去在著名的 bbs 站「Ptt 實業坊」也有「贈物」的看板,問起她對實體禮物贈送、和在網路平台上傳照片進行贈送,是否有什麼差別?

ELSA的回答是:「見面比較有趣。」根據她的觀察,經過彼此餽贈的行為,雖素昧平生,然而人與人之間的距離可以迅速地拉得很近,這也是「白象野曝」選擇採用實體活動方式的原因。此外就是網路宣傳需要拍照、寄送,對贈送的人來說等於多了好幾道手續。「我希望這個過程是很直接去完成這件事,強調的是人跟人之間的交流。」ELSA 說。

人跟人之間的交流是「白象野曝」所強調的,人們來此不僅免費分享自己擁有的物品,還有才藝跟想法。這名少年在攤位上以流利的臺語和別人談書、聊生活時事、交換理念資訊。

簡化活動規則,讓學校、社區都能共襄盛舉

最令人感到驚奇而有趣的是,ELSA 不斷強調,舉辦這個活動「真的一點都不難」。任何人都可以隨時複製白象野曝的模式,到各自所在的社區、學校,去舉辦自己的免費分享市集。事實上,短短 1 年,已經有好幾位來參加過野餐活動的人,向 ELSA 取經,回到自己家附近的社區舉辦類似活動。

簡化活動規則,是使免費贈物活動能迅速推廣的主因,ELSA 在過程中很強調遊戲規則必須簡單。對於我提出:有人來這裡撿二手貨去轉賣怎麼辦、是否要限制拿取的數量、是否有不正經的人來鬧場等假設情境問題,ELSA 的回應往往是:「他想要就給他吧」。

「我真的沒辦法改變全世界,但我只要改變部分的人就可以了。確實是有在現場,有人跟我說有個人拿了很多東西,但我認為,他覺得需要就拿吧,我覺得沒辦法做到周全,如果我每件事都要做到周全,那這個分享的概念,就推廣不出去了。為了這少部份去影響到、減少到大部分人的感受和經驗,對他們來說可能是全新的想法,我覺得太可惜了。」

我想,「白象野曝」這樣的活動,反映出來的,或許正是人與人之間彼此渴望信任、不再對陌生人事物畏懼,透過無償的饋贈,面對面地親切交談,讓人們心裡留下一塊溫暖,除了推廣物盡其用,這,也是白象野曝最主要也最吸引人的價值所在吧!

全文轉載自新作坊,原文標題:分享、互助,請來野曝你家的白象—白象野曝企劃

延伸閱讀
>> 26歲兄妹 打造「不用錢的慢城」
>>「分享空間」你家不用的屋頂借我種菜
>>「貪靚又愛環保」,一場千人付費參加的「交換禮物派對」


社企流數年來緊追台灣社企發展脈絡、掌握國際社企趨勢,與聯合報系願景工程、星展銀行攜手,將多年深刻觀察精煉出10大心法,《開路:社會企業的10堂課》是台灣唯一深入探討「社會企業」的進階巨作,更多精采內容都在書中。→ 點此搶購!

邱星崴——別去責備老一輩為什麼不改變,而是用行動證明我們可以有新選擇

文:陳玟成

對於台灣年輕人而言,大學時期是最多人探索自我的時期,許多人透過社團、交換學生、旅行和打工實習等方式,更加了解自己的興趣和志向。當時身為大學生的邱星崴也是如此,熱衷參與各種志工旅行和服務性活動。不過影響他往後人生道路的關鍵點,不在這些追尋外在世界的過程之中,而在於一門重新認識自己家鄉的課堂作業。

「以前我對自己的家鄉南庄是不熟悉的,但是透過一門研究清代歷史村莊的課程作業,才讓我有機會去看到原來自己的家鄉文化歷史這麼豐富。」邱星崴透過學術研究展開溯根之旅,連同研究所論文前後花費超過5年時間,針對苗栗台3線和客家文史進行研究和田野調查。

在過程中,他觀察到自己的家鄉正面臨人口流失、產業衰微、缺乏文化認同等挑戰,因此他實際投入社區營造發展工作,希望和在地人民一同改善家鄉現況。

「認識土地最好的方法,是生活」

滿腔的熱血,卻被現實利益給澆熄

社區營造發展工作一開始讓邱星崴覺得勝任愉快,因為總幹事和在地居民喜歡有年輕人返鄉辦文化活動,而自身也覺得透過這些活動可以凝聚在地人認同,進而一起解決在地問題。但後來的地方選舉,卻澆熄他原本滿腔的熱血。

「一到選舉大家就會為了利益衝突而扭曲原本的理念,很多前輩因為現實利益的考量,而不將選票投給自己理想的候選人。」那時候邱星崴才意識到,社區營造是意識面的改變,而不是結構面的改變。如果沒有經濟的自由,就不會有思想和行動上的自由。(同場加映:老寮Hostel創辦人談社區營造:先讓在地農民溫飽,再來談思想和政治選擇

接著苗栗爆發大埔事件,邱星崴轉身投入社會運動,為被徵收土地的居民們捍衛權益。然而激烈的抗爭手段卻造成當地居民對邱星崴的質疑和不信任,也讓他重新思索除了社區營造和社會運動之外,是否有其他改善在地的可能性。

運用田野調查,開啟在地新出路

退伍之後的邱星崴重新回到家鄉工作,這一次他選擇用新的方法——社會企業來改變在地議題。他前後開設「老寮青年旅館」和「Valai農創店」,並開發在地小旅行和商品。

有別於一般的新創公司,邱星崴投入很多時間從事田野調查,建立對在地社會網絡的認識和研究,並從中開發產品和服務。例如他們帶領遊客去採桂竹筍,讓遊客從活動的過程中了解在地文化,並且藉由消費支持當地產業運作。(同場加映:老寮青年旅舍 重溫故鄉的顏色

深度體驗南庄的「桂竹旅行」。

「為什麼我們選擇推廣桂竹筍而不是桐花或桂花釀?這就是從田野調查結果發展的差異化。」邱星崴分析南庄老街賣的產品,發現大部分都來自商人炒作,而不是由在地家庭式農業生產而來,無法實質改變在地經濟,也和當地文化沒有連結。但他返鄉創業的目標是要重振在地產業和文化,創造符合在地需求的新選擇給遊客和在地人,提供南庄更好的出路。

年輕人別責怪老一輩不改變,用行動證明新的選擇

走過社會企業的3年創業旅程,邱星崴即使在事業上慢慢站穩腳步,卻也承認在地居民的改變有限,因為過去的舊有模式已經影響老一輩太深了,但他認為一味去抱怨並無法改變現況。

「我們要改變條件而不是責備個人,因為每個人都有自己的苦衷和限制。在人口老化和凋零的困境下,他們除了廢耕和賣田地賺錢之外還有什麼選擇?與其責備老一輩不改變,不如用行動提供他們不同的選擇。」

儘管大環境改變有限,邱星崴仍然保持樂觀的態度,一方面他認為改變社會問題本來就不是一蹴可及,另一方面他也看到改變的曙光出現。有些年輕人受到邱星崴的鼓舞,跟隨腳步返鄉創業,另外也有在地人開始從在地需求發展出創新經營模式,例如一位原本開長途卡車的司機,轉而成為發展魚稻共生的農人。他認為唯有新一代的年輕人團結合作,創造經濟上的獨立自主,才能擺脫現況改變家鄉。

Valai 農創店展售許多在地商品。

給未來創業者的建議:社會企業要解決真正的問題

邱星崴認為,對於社會議題有夠深的認識,才能找到真正的問題,進而發展出好的戰略,而非只會戰術的運用,卻只解決表象的問題。

以開發番庄茶產品的經驗為例,邱星崴在研究在地茶產業的時候,觀察到人力短缺造成茶園廢耕的困境;同時他也透過訪談發現在地曾流行過「番庄茶」這款產品,與現產東方美人茶相比,番庄茶可以運用機器採收,能降低人力成本和擴大茶園使用率。

因此他在「戰略」上決定復興番庄茶作為新產品,並透過「戰術」上的商品包裝和平台行銷進行銷售。如果跳過問題研究的階段,直接從現有生產的東方美人茶進行戰術上的包裝和銷售,難以實際改善當地人力短缺的結構性問題。

「很多年輕人對於返鄉創業存有不少幻想,不如先好好認識在地議題。」邱星崴用扎實的田野調查和行動,一步步踏出自己返鄉創業的道路,而他的故事,也可作為未來創業者寶貴的經驗。

核稿編輯:金靖恩

延伸閱讀
>> 草地學院:改變社會的能量不是來自憑空想像 而是在我們腳下這片土地上
>> 老寮背包客棧 要推「農創餐廳」
>> 林峻丞─「文化脫離了在地的脈絡,就失去了生命」甘樂文創用在地文化滋養創意

有著社會學背景、對田野調查深具經驗的「老寮」創辦人邱星崴,7/8-7/9將來到社企流五週年論壇,分享返鄉創業的故事以及獨到的田野觀察,趕快按此進報名網頁

主題
看更多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