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在宅醫療是『支援生活』的醫療」他把社區茶屋兼作診所,讓長者看診兼聊天、說自己的故事

2017.07.13
瀏覽次數:
合作轉載

文:余尚儒

物語診所 (ものがたり診療所)的太田診所位於日本富山縣砺波市鄉間一棟150年的茶屋內。每週有2個下午,佐藤伸彥醫師會在茶屋看門診,其他時間做居家醫療,但茶屋大多數的時間是開放給社區居民交流的場所。

喜歡民俗學及醫療人類學的佐藤醫師,在富山的實踐是以敘事為中心的極簡主義,他認為社區醫療的實踐應回到以「生活」為中心,在 Biographical (傳記)和 Biological (生物醫學) 之間取得平衡點。舉例來說,40幾歲男性,突然間胸悶心肌梗塞,這時候要趕快急救,以 Biological (生物醫學) 處置為主。反過來,90歲阿公,開始無法吞嚥,是否需要人工營養、裝胃造口(或鼻胃管),必須透過認識阿公的人生,在阿公的 Biographical (傳記)中尋找答案。這沒有標準答案,也不能只依賴生物醫學的判斷。他又舉例,長年經營小酒館的95歲阿嬤,即使最後有COPD(慢性阻塞性肺病),讓她多抽一支菸(雖然抽完需馬上戴上氧氣面罩),即使菸對身體不好,但抽菸對她「個人生命」有意義,又何必要強迫限制呢?

醫院是100%醫療空間,重視 Biological的實作,強調實證為基礎的醫學 (Evidence-based medicine, EBM) 是自然不過的。但是回到社區,生活的場所是以敘事Narrative為主體,所以社區醫療,應是以敘事為基礎的醫學(narrative-based medicine, NBM)。

佐藤醫師認為,大家誤解EBM只有生物醫學,但其實EBM包含研究 (Best research practice )和 臨床(Clinical practice),現在也要尊重病人的價值觀及環境(Patient values & circumstances)。而認識病人的價值觀及環境的過程是Biographical,其實就是NBM。

再說,NBM 和 Narrative 敘事又不同。我們的生活就是一種敘事,醫療只是其中一小片段。因此,診所(醫療)的位置應縮到最小,最大化社區(生活)可以利用的空間。畢竟醫療(科學)只是生命(敘事)的一部分,所以佐藤醫師每週有兩次在茶屋和社區居民一起喝咖啡,下午再看診。不僅如此,物語診所也在東京法政大學建築系學生協助下,和當地居民一起製作社區立體地圖,同時回顧自己與社區的歷史。

物語診所的出現,也促使當地成立社區咖啡館——宮の森咖啡(みやの森カフェ),讓社區間有學習障礙或者拒學的學生到失智的老人家都能來逗留。

砺波地區高齡化率27%~30%。物語診所屬於「強化型在宅療養支援診所」,這類型診所的條件是有3位正職醫師以上、每年在宅臨終照護4位個案以上、緊急往診超過10次。實際上,物語診所有4位正職醫師,服務約170位居家個案,每年在家臨終個案60~80人,每週一位臨終個案、每週有2~3次夜間往診。

物語診所共有3家診所,每家診所都只有看2~4節的門診,場地也是租借來的,包括農會經營的老人公寓一樓、社區廢棄的日照中心(診察室就是洗澡間),以及古民家(老屋)。

藥物部分,診所沒有院內藥局,也沒有門前藥局,處方籤完全釋出,透過藥局宅配藥物。

物語診所除了附設強化型居家護理所(24小時出勤)外,另外也有居宅介護支援事業所,由一位 Care manager(照顧經理,為社工背景),製作照顧計畫申請介護保險,也積極參加出院準備會議。診所同時有成立一家居服中心(Home Helper center),雇用5位居家服務員,照顧20位重度臨終個案。

在宅醫療是「支援生活」的醫療,因此,加入「敘事元素」之後,診所和社區一起書寫自己的故事。今後,佐藤醫師將繼續推動,以敘事為基礎的社區醫療,期盼更多人加入「寫故事」的行列。

全文轉載自台灣在宅醫療學會,原文標題:【談談在宅】社區的主體應是「故事」而不是醫療

延伸閱讀
>> 這間銀髮食堂打破制度規範,讓「照護」回歸最重要的聆聽、陪伴和守護
>>「只要彩色合作社一直繼續,我會做到一百歲」這家企業的員工全是老農民,開創千萬年收!
>>「醫療不是為了醫生而存在,而是為了大眾」:日本「酒醫院」和行動超市用服務,實現在地安老

「讓吃飯成為長輩最享受的時光之一」日本餐廳專為老人研發美味美觀,又易於咀嚼的餐點

2017.07.12
合作轉載

草根影響力新視野/編譯:琪拉

這位94歲的日本老人來到一間中國餐館,他想吃韭菜炒花枝。但這位過去在二次世界大戰擔任飛行員的日本老兵,現在只能坐在輪椅上,老化的牙齒也無法再吃固體食物,但他對於品嘗食物的美味,仍是很講究。

這也是為何Shinoda這位日本老先生喜歡來到Kaze no Oto這間位於橫濱的中國餐館的原因。這間餐廳有著食物處理機,可以把所有食物打成泥,服務當地的老年人,以及隔壁的安養院。儘管泥狀食物看起來似乎怎麼美味,但騙不了Shinoda老先生的嘴,好吃的食物他會把他舔光光。

Kaze no Oto只是這附近類似餐廳的其中一間。隨著日本老年來越來越多,有越來越多在日本的餐廳有專門服務老人的菜單,以迎合他們咀嚼及吞嚥固體食物的困難。這些餐廳除了有給小孩的菜單外,還有給老年人的特製菜單。

日本是目前世界上65歲以上老年人口最多的國家,全國有超過1/4的人口都是老人。也因此日本的社區在服務老年人上相當貼心,包括在銀行櫃檯免費給老人使用的老花眼鏡,還有在政府機關有免費輪椅及枴杖提供。

在日本,餐廳研發出了一系列的食物,這些食物看起來像是固體,有著美味的顏色,但又容易咀嚼與吞嚥。在橫濱的一間安養院裡,營養師跟廚師都會定期的實驗與研究,好提供院內的老年人們能品嘗更多食物的美味。

Kaze no Oto的食物除了易於咀嚼,更在視覺上吸引人。

像是某天中午的午餐,菜單上是日本鱸魚還有酸甜蘿蔔,附餐是菠菜和香菇。為了符合老年人需要,員工們把鱸魚改成比較好咀嚼的比目魚,把香菇改成蘑菇,把菠菜用清蒸的方式處理。對於吞嚥上更有困難的老人們,員工把食物都處理成泥狀,分裝在不同形狀的食物模具中,之後便可以做成各式更樣形狀的固體食物,像是看起來像條魚,但吃起來卻是紅蘿蔔味道的食物。

工作人員說:「當人年紀變大,身體的活動能力越來越小時,吃是他們生活中少數真正享受的時刻。我們希望他們能真正享受不同食物的質地、味道跟外觀。吃飯是他們一天中最享受的時光之一,他們可以一起分享食物與聊天。他們知道自己吃進了什麼,而不只是填飽肚子而已。」

但Kaze No Oto(意思為風的聲音)餐廳仍會遇到問題。它們的廚房太小,沒有足夠的料理平台以處理老人的餐點,還有擺放食物處理機。該餐廳的老闆本身也經營其他專門照顧失智老人的養護中心。他希望自己能多開幾間類似的餐廳,並負責附近住戶的外送服務。

在他設計的餐廳裡,有寬闊的走道,方便輪椅通過,並有3間供輪椅進出的廁所。這樣貼心的餐廳設計在日本並不常見,畢竟日本的房子以空間狹窄聞名,很多旅館房間的設計或電梯設計都不方便老年人。

老人從安養院來到Kaze no Oto用餐。

除服務老年人外,附近的居民也很享受Kaze No Oto的環境,尤其喜歡這裡不會太貴的主廚午餐,像是蠔油炒花椰菜,或是辣炒蝦和豆子。在餐廳裡,不同年齡的客人分坐不同的房間。老年人的位置在餐廳後側,年輕族群在餐廳前側。

餐廳的老闆很直接表示:「餐廳無法只靠服務老年人賺錢,我們必須吸引更多族群的客人。但是日本的老年人越來越多,我們也不能忽視他們的存在,我們必須要改變現狀,迎合他們的需求。」

全文轉載自草根影響力新視野,原文標題:日本越來越多的老人餐廳

延伸閱讀
>> 這間公司用貼紙幫老人打造獨一無二的房門,讓荷蘭的照護中心不再冷冰冰 帶給失智長者「回家」的感覺
>> 超貼心服務:日本這間「照顧咖啡館」,不僅備妥商店街特色產品,還成為銀髮照護中心
>>「老人最大的不安全感,其實是來自健康問題」4個創新方案,讓長者老得有活力、有價值

主題
看更多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