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台灣有不老騎士,美國有不老設計師」:她翻轉社會既定成見,雇用高齡設計師,欲掀起銀色浪潮

2016.09.21
瀏覽次數:
合作轉載

文:楊寧茵

「大叔早退」現象引發社會熱議,是福是禍?

前一陣子媒體曾出現一篇報導,談到台灣「大叔」從職場「早退」似乎越來越嚴重。文中提及,在台灣勞動力因為少子化原本就將減少的情況下,這群原本屬於勞動力的中堅份子,若又比預期更早離開勞動市場,無疑是雪上加霜,令人憂心。文章並未對這個問題提出解答,政府也說了解這個現象需要更多的數據。

這個現象的確值得我們深究,從我周遭的人觀察起,做一個不科學的調查,我倒是發現,50歲世代的早退,也未必都如我們想得那麼不得已與悲觀。

有位朋友50歲那年離開服務了20餘年的穩定工作,嘗試做一個自由工作者,還到山上買了塊地種多肉植物。他說自己到山上種植物,不完全是因為這些植物未來有可能變成收入來源,其實也是興趣。

到了知天命的年紀,更在意的是生活品質和自我實現,「既然身體和心靈上,都還沒有到退休的年紀,那就按照自己的心意放手試試看吧!」

也有位住在矽谷的高薪工程師朋友,為了能多陪伴在台灣年邁的父親,放棄了在軟體公司當副總的大好機會,選擇了可以讓他遠距工作、自由來去、以亞洲為市場的新創公司工作,「我並不覺得這是後退或妥協,一方面可以照顧家人,一方面可以把我在矽谷學到看到的最新技能和台灣的年輕朋友分享,我覺得還挺有成就感的。」

中壯年需要更多自我實現的機會,重寫職涯發展

今天要介紹的這一位來自矽谷知名設計公司IDEO的葛芮琴(Gretchen Addi)女士,也是這樣一個案例。

建築和室內設計專業背景出身,葛芮琴的人生一路順遂,50歲時,她已經是知名設計公司的合夥人,收入頗豐、工作內容得心應手,客戶同事老闆都很信任她,這樣的環境不就等著做到退休就好了?但葛芮琴不這麼想:她做了一個職涯上的重大轉變 — 放棄了優渥的收入和得心應手的工作,她跑到矽谷新創設計公司IDEO重新做起。

IDEO雖然也是設計公司,但葛芮琴在這裡做的事和以前完全不一樣。以前她只需和少數人溝通,而且這些人基本上和她說著同一種設計語言,一個案子一個案子地做,她不需要想太多關於設計以外的事。

來到IDEO之後,她的世界發生了天翻地覆地改變,她的工作以設計研究為主,雖然還是做設計,有些甚至是她所熟悉的產品設計,但IDEO的思路和作法(approach)非常不一樣,葛芮琴發現:她必須針對每一個設計進行大量的議題蒐集,要找到既廣泛又深入的方式來進行使用者的需求探索,必須從很多不同的層面來思考問題,並和形形色色不同背景的人進行反覆的驗證和討論。

50歲以後轉換跑道,更能結合志趣與經驗,闖出一片天

「這其中有很多是我不懂的事,因此我每天都在學習新知、接受新挑戰。」這樣的環境有些人可能會覺得很有壓力(intimidated), 但葛芮琴不甘於現狀的個性,來到鼓勵創新的IDEO ,真可謂一拍即合。

自從2000年加入IDEO以來,她參與的計畫非常多元,也很具有前瞻性,例如設計未來的工作環境和場景、從病人和家屬的角度來重新設計未來的醫療服務、專注於實現在地安老和退休規劃的產品和服務、透過和世界不同文化和背景的人士對話及進行觀察來重塑傳統的汽車、醫療和居家照顧產業。

她的角色和工作內容加入了大量的研究成分,需要對需求的探源和與社會的脈動進行更多的連結。結合自己以往的設計經驗,葛芮琴也逐漸在IDEO找到了自己獨特的定位。葛芮琴過往的歷練和見識,讓她在參與IDEO的創新計畫時,逐漸展露長才:她可以從品牌和服務的雙重層面,提出兼具實用與策略、個人風格強烈的觀點。

引入芭芭拉等多位高齡設計師,讓年輕人學習,也讓社會看見

6年來,葛芮琴樂此不疲。近幾年,她負責帶領IDEO的高齡設計部門,最知名的案例,當然是雇用了高齡92歲的芭芭拉(Barbara Beskind)來當設計師,媒體對芭芭拉的高度興趣,不但讓高齡設計受到重視,也讓IDEO的年輕設計師們因為和芭芭拉並肩工作,對銀髮設計有了更直觀和深刻的理解。

葛芮琴也發掘了另一位83歲的退休醫師June Fisher和青年設計團隊合作。透過這幾位「高齡設計師」,IDEO落實了高齡設計要「與長者共同設計」、而非「為他們設計」的信念。

葛芮琴(右)和她的摯友、人生導師和工作上的好搭檔 — 高齡設計師芭芭拉

「更重要的是,我希望大家看到銀髮人士的貢獻;Barbara、June絕非少數,我們的社會需要擺脫對銀髮人士是弱勢的傳統印象。」

她最新的計畫是擔任跨國計畫The Powerful Now的聯合帶領人,「這對IDEO來說,又是一個startup,一切從零開始、從摸索中去創造新的可能!」

The Powerful Now — 重塑社會價值,體現長者價值

The Powerful Now 結合了Kyu 、SYPartners和IDEO等日美頂尖設計團隊,他們認為傳統的社會組織架構已經無法因應全球高齡化浪潮的來襲,「我們希望透過政府部門、產業界、非營利組織和新創產業間的合作,從源頭來重新思考高齡化議題,以及因應之道。」這個聯盟從2015年夏天在紐約成立以來,希望和全球不同的組織和城市合作。目前則正和美國堪薩斯市進行密集的討論,希望建立實驗型計畫。

在台灣,我們提到老年就想到長照,葛芮琴卻不怎麼想,她說:「銀色浪潮對於世界來說,絕對是機會。這一代『老人』,是歷史上學歷最高、經驗最豐、財富累積最多的一群人,而且人數還居各年齡層之冠。」

但這樣的一群人,「卻往往被用『65+』一言以蔽之;他們的需求,顯然沒有受到重視;這樣的發展也代表了我們的社會出了問題。」

因此,The Powerful Now的首要任務就是要打破既有想像、改變傳統關於「老年」的論述並重新啟動話語權。葛芮琴不諱言,亞洲因為諸多國家和城市都快速進入超高齡社會,使得推動這樣的「數位運動」要比美國容易許多。

她說,根據皮尤研究(Per Research)最近的一個調查,當被問到你認為高齡問題有多重要時?高達8成的日本受訪者回答重要或很重要;但在美國,只有26%的人認為這個問題很重要,「其實,只要看看美國今年兩個總統候選人的政見,也可以感受到這樣的不重視。所以需要更大的努力!」

第三人生是什麼?「我正在享受人生中最棒的職場生涯!」

聽完葛芮琴的故事,或許你會說:「那是因為她在全球最棒的設計公司工作。」(沒錯!但這也代表競爭的壓力很大。)

或許你還會說:「她當設計師應該收入頗豐,又沒人管,當然開心。」(其實她現在的專案The Powerful Now是新創部門,一切從零開始,沒有資源,還要到處飛來飛去,並不輕鬆。)

但這也說明了葛芮琴的人生哲學:永遠在尋找新領域、學習新東西,「如果現在叫我退休,我應該會瘋掉吧!」

葛芮琴用想像力和行動力,活出自己精采的第三人生。65歲,當許多人開始想著要怎麼過退休生活時,IDEO 葛芮琴說:「我正在享受人生中最棒的職場生涯!」

之前曾經數度造訪亞洲,今年十月應銀享全球之邀來演講則是葛芮琴首度踏上台灣,「我看過紀錄片『不老騎士』,對於片中長者的精神和能量十分佩服。」她對於可以親自來看看 「一個願意不斷為長者創造空間、打造夢想的社會,充滿了好奇與期待」。

2016年銀浪新創力國際週國際論壇將於10/14隆重登場。葛芮琴將擔任首位國際主講人,結合她的個人經歷和IDEO的專業,透過他們最新的計畫,和您談談「如何設計我們的第三人生」。


作者簡介:楊寧茵是銀享全球共同創辦人。銀享全球是一家為銀髮相關組織和企業提供國際交流、培力與行銷服務的社會企業。銀享全球的創立理念來自兩個概念:「活躍老化」和「在地安老」,為了落實這兩個概念以因應全球人口快速老化的趨勢,我們希望創造國際化平台,以工具加速知識的分享,鼓勵並協助台灣銀髮健康照護產業業者提供更好的安老養老服務,協助打造台灣成為亞太區銀髮創新的基地。

全文轉載自銀享無國界,原文標題:【國際週專欄】50歲轉換跑道, 一切從頭開始學起— IDEO高齡計畫帶領人葛芮琴專訪。

延伸閱讀
>>「只要彩色合作社一直繼續,我會做到一百歲」這家企業的員工全是老農民,開創千萬年收!
>>「醫療不是為了醫生而存在,而是為了大眾」:日本「酒醫院」和行動超市用服務,實現在地安老
>>他46歲才創業,卻用社區照護模式翻轉荷蘭居家護理產業!「我們什麼都沒做,只是讓專業的人自己來」
 

「醫療不是為了醫生而存在,而是為了大眾」:日本「酒醫院」和行動超市用服務,實現在地安老

文:羅令婕

老有所終是大部分人對年老生活的期待,然而要完成如此願景卻相當艱難。行動商店公司執行長住友達也直接提出:「現在日本進入超高齡社會,超過70歲的高齡者越來越多,這些人在接下來的10年、15年中,購物方面會越來越不方便。」

佐久綜合醫院診療部長北澤彰浩也提問:「在日本,大概有80%的人想要在家裡往生,但為何都無法實現呢?」

那如同日本,高齡化日趨嚴重的台灣,又該如何因應呢?

由婦女權益促進發展基金會主辦的「從農地到餐桌-跨世代連結論壇」,7月29日於張榮發基金會舉行,邀請住友達也以及北澤彰浩,分享日本面對高齡化現象的對策。

行動超市可乘載高達1,200項商品,提供老人多元的購物選擇。

心有餘而力不足 老人購物困難重重

「對老人而言,自己想要做的跟自己能夠做的,事實上有滿大落差,為了解決這樣的問題,我們創立了行動超市。」行動商店公司執行長住友達也說。

住友達也進一步補充,在日本大約有700萬的購物難民,其中多為獨居老人。因為近年來大賣場興起,弱化小型超商競爭力,導致許多住處附近500公尺內並無超商。然而大賣場多設在交通不便的郊區,欲購物者只能倚賴開車抵達,但老人因年長,視力與反應退化,無法開車出門購物。

雖然日本坊間已有相關因應措施,例如:線上超市、便當外送服務、社區巴士、生活協同組合等,然而這些服務並不完全符合老人的需求。以線上超市為例,多數老人不會使用電腦,因此不便上網選購;而日本各地設有生活協同組合,提供紙本目錄,老人可於一周前預訂生鮮食品,等待外送的服務,不過無法即時滿足口腹之慾。

行動超市深入社區 創造買賣新關係

為了能讓老人就近選購生鮮食品,住友達也發想「行動超市」的概念,設計出裝有冷藏設備的輕型卡車,與當地鄰近超市合作、批貨,提供400種以上,1200樣生鮮食品,其中包含日本人最愛的生魚片、壽司、各式小菜等。「行動超市」會行駛在固定區域內的設定路線,一周到訪兩次。每樣商品售價雖比超市高出十日圓,由超市與卡車經營者分享利潤,但對老人而言,仍是方便的補給站。

行動超市的卡車司機與服務地區的客戶除買賣關係外,司機與客戶間亦有著朋友般的互助互信關係。住友達也分享ˋ:「客人會委託我們的銷售員去幫忙購買衛生紙等,其他周邊生活商品,就會成交更多營業額。」

除此之外,行動超市與區公所合作,不定期拜訪老人,隨時掌握其健康狀況與解決生活上的各式問題。

住友達也表示:「我們希望可以和區域一起共生,一起成長,同時透過這樣的方式,解決他們的問題。」目前有2000台以上的行動超市在日本運行,銷售額穩定成長,每天約有日幣6到8萬的收入,有時甚至可到13萬。

住友達也希望透過行動超市,達到三項目標。不僅支援購物難民,老人可方便且開心購物,亦保障小型超商的營業額,提供具社會貢獻的就業機會。「我們希望與各地連結,在每個地方先建立重要架構,然後慢慢擴散,達到『區域聯合』的目標。」讓老人擁有更多自由選擇自身期望養老的所在,進而達到在地安老的目的。

酒後吐真言  佐久綜合醫院開創醫病新關係

佐久綜合醫院目前積極營造醫療福祉都市,藉由在宅醫療,服務不便出門的老人。

佐久綜合醫院診療部長北澤彰浩演講開頭提問,論交通便利性、醫療建設健全度,長野縣都不是最出色的,何以男女性壽命卻是最長的?其中又以女性平均壽命88歲,男性81.7歲的佐久市最為長壽,成為日本社區醫療的著名案例。

在過去農村社會中,就醫代表昂貴的支出,農民往往為了省錢而拖延病情。佐久綜合醫院創立者若月俊一為改善此情形並推廣衛教,實行「醫師到宅出診」,讓醫生護士乘坐馬車拜訪各農家。

考量農村教育水準較低,診後由醫生護士擔任演員,以話劇代替演講,透過戲劇讓農民吸收醫療保健知識。到宅出診後,村民會準備晚餐給醫護人員,並一同喝酒。

若月俊一很會喝酒,因此佐久(Saku)醫院對當地人而言,又有「酒」(Sake)醫院的暱稱。

北澤彰浩表示, 若月俊一私下其實滴酒不沾,只是當村民看到高高在上的醫師,如一般人也會喝醉,即可破除上下關係,才會對醫師無所不談,進而建立與農民在一起、以病人為中心的醫病關係。

推廣居家醫療 創造友善就醫臨終環境

佐久綜合醫院不僅致力將醫療深耕於地方,「隨著老人人數增長,必須有充足的醫療設施來支援。」北澤彰浩說,因此目前佐久綜合醫院積極營造醫療福祉都市,建立「社區整體照顧系統」,藉由在宅醫療,服務老人或不便外出看診的病人,強化醫療與社區間的關係。

在宅醫療服務除了承襲過去到宅出診的機制,逢年過節到各家拜訪,也提倡在宅臨終的居家醫療概念。北澤彰浩分享道,曾有位罹患胰臟癌的女性,她在醫院診療時,心情相當黯淡且無法進食。但當她一回到家,便馬上轉換為在家庭中扮演的角色。臨終前,甚至和女兒一起散步。回診時她與醫生表示:「我看到花開,看到有狗在跑,有微風徐徐吹來,當風吹到臉頰上,我覺得我是活著的。」

「居家醫療目的是希望大家能在家裡接受照護,往生時也可以很放心、有尊嚴地在家面對臨終。」北澤彰浩提到,大部分臨終病人仍希望如常人般生活,並在自身熟悉且有親情的環境下面對死亡。

「醫療不是為了醫生而存在,而是為了大眾,也是跟大眾一起創造出來的。」

增強社區機能  在地安老享受後半生

從行動超市與佐久綜合醫院的願景來看,終老的地點不再只有安養機構或醫院,在地安老也可以是另一項選擇。

行動超市提供多樣的商品,方便老人就近購物,在宅臨終讓老人得以在熟悉的社區自然老化。在家人朋友的相伴之下,老人得以重拾歡樂的社交網絡,維持自主自尊的生活品質。

核稿編輯:林冠吟

延伸閱讀
>> 老寮Hostel創辦人談社區營造:先讓在地農民溫飽,再來談思想和政治選擇
>> 這間銀髮食堂打破制度規範,讓「照護」回歸最重要的聆聽、陪伴和守護
>> 「太多組織為了追求績效 卻失去了服務的初衷」47歲才創業的他,把「靈魂」重新帶回失焦的長照體系中

主題
看更多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