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咖啡廳是給年輕人去的?和諧咖啡店為銀髮族找回生活熱情與快樂

2017.07.20
瀏覽次數:
合作轉載

文:李宜芸

提到咖啡店,你心中出現的輪廓是什麼?是留著鬍子、神情酷酷的老闆拉著花?或者是擺設簡約文青又時尚的咖啡店裡頭聚集聊著天、拿著筆電工作的年輕人?

在日本神戶市的巷弄間,一戶看起來像是民宅的外頭,寫著「暮らしの保健室(生活保健室)」,走進客廳,陽光從一旁的落地窗灑落,兩旁放滿書,另一端是開放式廚房,中間擺著兩張大桌子、十張椅子,這是黒田しづえ女士的家,也是「なごみカフェ」,意思是「和諧咖啡店」,一個很難用台灣既有的制度來定義的「咖啡店」。

「なごみカフェ (nagomikafe)」是由居家護理師松本京子女士成立的NPO組織「なごみ ホムホスピス (編註:ホムホスピス即home hospice,余尚儒醫師譯作:共生之家,共同生活到最後的家)」與屋主黒田しづえ女士一同經營。

黒田過去是護理師、有照顧專員的證照,也曾在附近大學教授社會福利相關課程。兩年前,黒田將自己的家提供出來,與好朋友松本開始了這個完全由社區自發、超越所有體制的小革命——在社區提供一個共同空間,讓鄰居互助共老。

黑田回想,這棟房子是她結婚時與先生購買的房子,當時就將廚房設計在客廳醒目處,「因為廚房是『家』提供溫度的地方,是家的中心。」不過因為先生是長子,與婆婆同住,時常有親戚往來,所以她一直覺得這不只是她的家,是「大家」的家,而她是負責管理的人。而黑田也從美國留學回來的學姊那吸收到美國開放、公共的觀念,思考著房子的使用方式也可以更開放多元,索性在婆婆與丈夫去世多年後,開了這家なごみカフェ,讓社區長輩隨時進來聚會聊天。

經歷過1995年阪神大地震,接著投入社區推動home hospice20多年的松本也因為體認到,「解決老化問題不能只在臨終階段做,而是在更前面就要開始介入協助。

所以兩人選擇咖啡廳,是因為認為照顧是生活日常的事情,家裡只要有空間、有廚房就可以做;而咖啡廳在體制外,能在發現居民需求時馬上補足,不用受限於制度的規範。「如果是保健室好像就要有護理師,讓人覺得不是誰想進來就能進來,但是咖啡廳是什麼人都可以進來的。」松本說。

なごみカフェ一週固定開放三天,開放時間是10:00~16:00,這段時間歡迎社區長輩來喝咖啡、吃個小點心,不管你續了多少杯咖啡、吃了多少小點心,均一價只收100日圓。

咖啡店開幕後,吸引了住在附近高齡長輩、獨居老人、癌症患者等,有時在附近工作的居家護理師(今天還帶著實習護理師)、居家護理所工作的事務員也會特地來一起用餐、閒聊。目前咖啡店最常來的客人有8~18人,一個月約莫服務80~100多個人次,每個月大約增加10個新面孔,「新面孔多半是常客在路上走一走碰到朋友,就會拉著他進來,」松本笑說。甚至,なごみカフェ還提供「臨托服務」,如果附近的居民因為臨時有事,無法照顧家中的長輩,松本與黑田就會去接長輩來「喝咖啡」。

用媽媽味道的咖哩圈起社區

中午剛到,社區的長輩們陸陸續續進來。「午安,哎呀今天人真多!」每個剛進來的長輩都眨眨眼看著這群從台灣來的陌生面孔。今天是なごみカフェ一個月兩次的「咖哩飯日」,咖啡店只有這兩天有供餐,一份500日圓,想吃的居民需要事先預約。做咖哩不為別的,因為「長輩都喜歡吃,但是每次做咖哩都需要煮一大鍋,獨居長輩吃不完,再怎麼喜歡也無法煮,所以我們就做咖哩。」黑田說。

用咖哩吸引長輩,只有媽媽想得出來。黒田しづえ,就像是你我的母親一樣,打扮穿著素淨,穿著圍裙在廚房裡忙進忙出,臉上永遠掛著溫暖的笑容。不一會兒就端上了一道道家庭風味的咖哩跟馬鈴薯沙拉,吃完後趁你不注意收好了桌子,然後眼前又嘩啦變出咖啡跟手作的藍莓優格。還沒結束,當你還在享受優格在嘴裡酸甜餘韻、覺得這真是好的結尾時,黑田媽媽又瞬間泡好了日本綠茶。

不只有家常的咖哩或咖啡、茶點,なごみカフェ每個月會找一天舉辦「電影鑑賞」活動,另一天會邀請醫師來做「癌沙龍」,在房內提供社區居民一對一諮詢,客廳則有物理治療師帶體操。是的,只要100日圓的咖啡錢。說到這,松本突然邀約今天一同用餐的長輩,「沒有癌症也可以來癌沙龍喔,跟醫師聊聊天,尤其妳腰痛,可以來問問治療師要做哪些復健。」

用餐時,有長輩談起她三十年前曾到台灣太魯閣一遊,一會目光又轉到剛進來、滿頭大汗的長輩身上,她說:「我的腰閃到,脫衣服不方便」不久後,另一位長輩吃飽了要起身離開,「我的大腿剛骨折復原,等等要去醫院復健。」咖啡店客人來來去去,大家有元氣地打招呼:「午安!誒好久不見,很久沒來呦!」然後熟練地找空位坐下,分享近況、享用咖哩。

長輩分享,在咖啡店開幕前,雖然彼此住在附近,卻從來都不認識,「有這個空間後超級棒,女性獨居後,很需要這樣的空間能夠聊聊天、交換資訊。」居民來到這裡會分享生活大大小小的事情,也因為松本、黑田護理師的背景,能適時提供好的建議,讓居民覺得,有護理師真好!

生活比醫療更重要

但松本也強調,經營者若非醫療人員也很好,可以從更生活的角度來看事情,「老化不只是醫療問題,醫療可以協助一些,但更重要的是,支援他們的生活,讓他們有活力的活下去。」黑田也補充她的觀察,「經營空間後,很多問題不是醫療問題,是社會福祉的問題。」甚至,咖啡廳也為社區居民啟蒙,原來死亡不只是只有在醫院的選項,還能在家、在熟悉的社區好好走完最後一程。

今年四月,なごみカフェ邁入第三年,松本與黑田女士接下來的目標是,讓社區居民互相認識、建立關係,發展出互助模式,不再只依賴なごみカフェ,開始彼此聯絡。「 因為日本人年輕人愈來越少,也不能只依賴專業者,老人之間要能互助,才能繼續生活在社區嘛。」松本說。

這個一個禮拜只開放三天的咖啡廳,讓整個社區恢復了活力。今天來用餐的長輩們一看就知道是悉心打扮,畫著淡妝、擦著口紅。松本女士偷偷透露,她們都是獨居老人,也都80歲了,「真的是看不出來!」大家驚嘆著。

是呀,女人到了80歲還是愛美。松本說,如果獨居老人只待在家的話,只會很被動地看電視,一整天講不到幾句話,但有了這個空間,來之前她要換衣服、要化妝,到咖啡廳要互動、要動腦、還要會笑,更練到臉部肌肉,「這是重要的生活,是醫療做不到的。」

全文轉載自台灣在宅醫療學會,原文標題:【在宅專題】這家咖啡店很不一樣!用百圓咖啡拴住社區長輩的心

延伸閱讀
>> 讓孩子與老人跨越世代:西雅圖「代間學習中心」把幼兒園搬進養老院 
>> 超貼心服務:日本這間「照顧咖啡館」,不僅備妥商店街特色產品,還成為銀髮照護中心
>>「從公共托老中心到與在地商家連結」:雙連社福基金會因應長者需求,打造「在地安老」環境


社企流數年來緊追台灣社企發展脈絡、掌握國際社企趨勢,與聯合報系願景工程、星展銀行攜手,將多年深刻觀察精煉出10大心法,《開路:社會企業的10堂課》是台灣唯一深入探討「社會企業」的進階巨作,更多精采內容都在書中。→ 點此搶購!

台灣研究生研發導盲系統獲德國紅點獎,讓視障者不再迷失於千篇一律的導盲磚中

2017.07.13
合作轉載

生命力新聞/記者陳文姿(2017年6月1日)

視障者出門在外,道路上貼著的導盲磚就是他們的眼睛,可以帶領他們抵達目的地。但現行的導盲磚無法與視障者互動,即時告知視障者現在的所在位置,常常需要依靠他人協助,想要抵達目的地其實非常困難。

台科大設計所學生馬慧娟、程彥彰、王志浩、李胤愷,以及資工系學生張霽、許睿升、鄭宇峯、曾威凱等人,便研發了一款跨領域的設計——「Blind Guider原來我在這」,結合了導盲磚、導盲杖以及手機應用程式,讓視障者可以使用智慧科技,隨時知道自己的所在地,以及應該前往的方向。

(「Blind Guider原來我在這」讓視障者能夠獨立外出行走。來源:生命力
 

傳統導盲磚 容易讓視障者迷失方向

以馬慧娟為首的設計團隊說,現行的導盲磚分為兩種,一種是條狀導盲磚,告訴視障者可以繼續執行;而另一種點狀導盲磚則包含了兩項資訊:「停下」以及「轉彎」,而在要過馬路的路口或是需要轉彎的道路,是採用點狀導盲磚的,但點狀導盲磚卻不具備指引方向性的功能,所以也常常造成視障者不知道是要準備過馬路,還是要準備左轉或右轉。

團隊之一的馬慧娟也表示,自己曾在路上看過小狗因為被視障者的導盲杖嚇到,因此對視障者吠叫,導致視障者驚慌之餘,就忘記了自己走過了幾個導盲磚、轉了幾個彎,也忘記了自己身處何方,迷失了方向,進而需要他人的協助。

設計團隊發現,這樣死板板、無法與視障者互動的設計,是沒辦法讓視障者能夠享受出門的便利性的,因此便決定要研發一款能夠與視障者即時互動,告知所在地點的設計,「Blind Guider原來我在這」也因此誕生。

跨學群又跨領域 溝通是關鍵

設計團隊成員張霽解說「Blind Guider原來我在這」的設計過程。

「設計系負責想法,而我們資工系負責去實現。」就讀資工系,同時也是設計團隊成員的張霽說,在跨領域的設計上,兩方的溝通非常重要的,而「Blind Guider原來我在這」正是一款需要設計系去設計,然後資工系去實作的作品,像是設計系成員希望導盲杖能夠在遠處就感應到導盲磚,但資工系決定採用的RFID無線射頻辨識系統,導盲杖一定要跟導盲磚距離夠近,就像悠遊卡與卡機感應一樣,才能夠順利感應。

正是因為兩方的學經歷以及專業都有所不同,顧慮的層面也不一樣,在達成共識方面花了不少時間,張霽說,要如何兼顧想法與技術,是一個好作品成功的關鍵,因此就算溝通再麻煩,這都是必須去克服的。

結合手機APP以及藍芽功能 即時回饋所在位置

Blind Guider包含具有方向性的導盲磚、導盲杖以及一個藍牙耳機。

「Blind Guider原來我在這」是一款為了讓視障者能夠獨立外出行走的設計,與傳統導盲磚不同的是,其中包含具有方向性的導盲磚、導盲杖以及一個藍牙耳機。

「Blind Guider原來我在這」的導盲磚,主要會設置在各個路口,並採用下凹式水滴狀的設計,不僅可以指引視障者方向,也讓導盲杖可以剛好與之契合,順利感應導盲磚內建的感應標籤,而感應系統則是採用目前已廣泛被使用於生活當中的RFID無線射頻辨識技術(例如:悠遊卡感應)。

當導盲杖底部的RFID讀取器碰觸到導盲磚內建的RFID標籤時,便會自動傳送資訊到視障者的藍牙耳機上,供視障者接收路名與方向資訊。當視障者想知道自己身處何方時,也只需要輕碰藍芽耳機,亦可即時收到目前的所在位置資訊。因此,視障者不只可以隨時知道他的位置所在,也可以清楚知道接下來要行進的方向。

「Blind Guider原來我在這」結合手機APP及藍芽耳機功能,能即時回饋方位資訊給視障者。

全台唯一頒發獎金作品 並受邀去杜拜參展

「Blind Guider原來我在這」在2015年時獲得了堪稱設計界的奧斯卡獎——德國紅點獎,在當年10萬多件參賽作品當中,成為唯一獲頒獎金的作品,並且在2016年10月時,受邀去杜拜的「GLOBAL GRAD SHOW-Dubai Week」,與來自各國學生的設計作品一同參展。

張霽說,如若要讓「Blind Guider原來我在這」遍及全國,勢必要取得政府支持以及政策的結合,也希望能夠從視障之家等地方開始實施此項設計,讓好的設計不再只是紙上談兵,而是走入人群。

全文轉載自生命力新聞,原文標題:Blind Guider 讓視障者不再迷失方向

延伸閱讀
>> 不只表演,更說給你聽:戲劇搭配「口述影像」,讓視障者也能進劇場看戲
>> 全球首款「點字智慧型手錶」與點字iPad:這家新創用科技讓視障者自立生活
>>「使下廚不再充滿危機」成大學生設計「小心燙」廚具,讓盲人放心享受自煮生活

主題
看更多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