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陳俊朗——他曾去警局保人、排解群架糾紛,10餘年陪伴「黑孩子」成長,要讓他們的人生逆轉勝

文:林冠吟

位於台東青林的一間書屋,是全台第一間鋼構的土磚屋,當年參與興建此建築的並非一般工班,而是由「孩子的書屋」中的「黑孩子工班」(註一)及來自全台各地的5百多名志工,耗費9個月打造而成。

書屋開幕的那天,不少投入計畫的孩子感動落淚,而陪伴這群孩子十幾年,人稱「陳爸」的陳俊朗,則是準備展開下一步計畫──打造「孩子的書屋2.0」,讓這群孩子能有一個培養和發揮一技之長的場域。   

浪子回頭,現今致力幫助弱勢孩童

有著黝黑皮膚和陽光笑容的陳爸,現在的生活無時無刻不與孩子們綁在一起,但年輕時期的他,有過一段在江湖和煙花中打滾的經歷。在台北工作時,他曾擔任送報生,開過花店和咖啡店,甫搬回台東時,也曾從事過特種行業。

人生的轉捩點出現在某次陪伴兒子時,陳爸意外發現社區的同齡小孩遇到許多困難,連3餐都無法溫飽,這個震撼開啟他翻轉社會底層的教育夢。他希望透過興建孩子的書屋,助弱勢孩童獲得更多的陪伴與協助。(你可能會喜歡:自費1萬到台東 為偏鄉童蓋書屋

從「孩子的書屋」到「書屋2.0」,這一步陳爸走了十幾年

階段一:孩子的書屋成立,為幾百名孩童課輔

「我們把每位來到書屋的孩子都當成自己的小孩來照顧,」陳爸說,這群小孩無論在學校、社區,甚至家庭可能都不受歡迎,但當他們來到書屋,「不管他們過去是打群架、翹課或是墮胎,團隊就是完全接受他們的缺點。」書屋一步步陪伴他們成長,從人生的負分,走到正分。

陳爸最初利用屋前的曬稻廠為社區中有需要的孩子課輔,隨著參與的孩童數量增加,2007年他成立了孩子的書屋,後來媒體報導讓書屋的知名度提升,孩童數量更達到150名。

然而書屋運作的這些年,最大的挑戰之一便是營運經費的不足。書屋的官網上也寫著「書屋的運作經費大部分是靠陳爸散盡家產維持」。某回陳爸受訪時,更提到自己當年帶著5百萬回台東,投入書屋後只剩買一個便當的錢,團隊也曾連續吃好幾個月的泡麵。

為了緩解書屋的困境,2013年一群志工試著改善捐款不穩定的問題。他們藉由平面、線上與線下等3條不同的行銷主軸,提升書屋的行銷力。志工與書屋經營者們不斷接觸各類不同的宣傳管道,並動手改造書屋官網,陳爸本人更在全台奔波演講、上節目,讓書屋的故事得以被更多人知道,減緩書屋一年幾千萬募款的壓力。

發展至今,書屋的模式不斷地被複製到其他鄉鎮,目前已有9個據點,分別扎根於14個社區,照顧幾百名孩童。(同場加映:熱血高中生辦「社企博覽會」,集眾人智慧Be The Change

階段二:跨領域合作,蓋一棟不會跑掉的家

在各個社區中,書屋所使用的空間以租賃為主,經常是一年一約,如沒有順利續約就得搬家,因此書屋經常處在不穩定的狀態。2015年,為了提供孩子們一個「不會跑掉的家」, 陳爸與團隊決定自己來蓋房子:「青林書屋」。

團隊希望這不是一個普通的房子,而是從建造到使用的過程都能有孩子們的投入。為了達成這個目標,陳爸與各領域的夥伴合作,像是請建築師設計架構,接著與志工團、書屋的黑孩子工班一起合力建屋,也藉由建築房舍的過程,讓中輟學生與社區失業家長能在實際操作中學得一技之長,幫助其獨立。

然而,建造一座房子的過程很漫長,有些孩子熬不住辛勞便想中途放棄,陳爸表示,當時激勵孩子們堅持下去的是志工團來訪時,對於孩子們的鼓勵。不過等到書屋的鋼骨成形時,孩子們的態度就有了轉變,「那是我第一次看到他們露出那麼興奮和熱情的眼神,因為他們知道自己在做一件了不起的事情!」陳爸表示在打造書屋的最後3、4個月,還得催孩子們下班。

階段三:朝「孩子的書屋2.0」邁進,打造育成中心

青林書屋的成功經驗,替陳爸和團隊注入一劑強心針,團隊希望能為孩子們做更多。去年書屋租下一間舊平房,改建為咖啡育成中心(取名為「黑孩子黑咖啡」)。這個育成中心提供孩子們「做中學」的機會,讓他們藉由從頭到尾參與整修過程,累積建築經驗。

在打造出咖啡店後,孩子們也將學習新的專業,從烘豆、研磨、沖煮到品嚐,在咖啡店中學習服務的態度,並預備未來自行創業的能力。在某次訪問中,陳爸表示會選擇咖啡,是因為技術的入門較為簡單,對這群孩子來說更大的挑戰反而是與人群相處。他希望孩子藉由在咖啡店與客人互動的過程,能逐漸培養自信,幫助他們未來回歸主流社會。

開幕至今,不少遊客來台東旅遊時,會將黑孩子黑咖啡列為必去的景點,除此之外,這個空間也成為孩子們的表演舞台,已舉辦多場的音樂演奏會。

循序漸進,完成自給自足的造鎮夢

育成中心只是陳爸的階段性目標,他的最終理想是透過子自教、食自耕、屋自建等方式,自己開闢果園、菜園、咖啡店,漸漸達到自給自足的模式,並藉此改變當地的社區人文,恢復社會中應有的互助功能,最後,書屋便能功成身退。陳爸說,「未來我們希望可以用自己種的黃豆做豆漿,自己種的小麥做麵包,用這種自給自足的方式打破資本主義的惡性循環。」

註一:「黑孩子工班」是由書屋中的孩子或社區裡的中輟生、失業青年等組成的建築工班。

核稿編輯:金靖恩

延伸閱讀
>> 邱星崴——別去責備老一輩為什麼不改變,而是用行動證明我們可以有新選擇
>>「能夠教你東西的就是老師」 十四歲的他以Fablab為學校,靠3D列印成為顧問
>>「把城市當成教室,找到想花一輩子學習的事情」:張希慈創辦城市浪人,鼓勵學生向外探索

有著10餘年陪伴與輔導弱勢孩童的經驗,「孩子的書屋」創辦人陳俊朗(陳爸)將於7/8-7/9來到社企流五週年論壇,分享與受益者相處的獨到見解,趕快按此進報名網頁


 

就像在Google裡上學!瑞典「無教室」學校,給孩子創意無限的學習空間

2017.06.07

編譯:黃思敏

在傳統教室中的標準配備:一排排課桌椅,對於培養創造力和團隊合作似乎不太有幫助。因此,近年許多專家皆提出重新設計教室的想法。

瑞典的教育機構「Vittra」更是領先趨勢,打造沒有教室的學校,讓學生在校園的每個角落都能學習。Vittra的學校分布在26個不同的地點,共有約7900名學生。(同場加映:沒有教室的學校:羅馬設計師的「幼兒園農場」,讓孩童向大自然學習

沒有教室、制式課桌椅的學校。

Vittra是由建築公司Rosan Bosch所設計,比起學校Vittra更像是Google或皮克斯動畫工作室的創意空間。Vittra的第一間無教室學校「Telefonplan」在2012年於斯德哥爾摩開幕,而其非主流的設計風格也能在後續開張的學校中看見。

Vittra於今年4月舉辦了一場「開放課程」,讓有興趣的家長、老師前來觀摩沒有書桌的數學課。訪客迫不及待地了解學校非制式化的裝潢、學習區域和個人空間等,是如何為學生提供差異化的教學。

建築師甚至在學校裡設計了「巨型冰山」和「島嶼」,學生可以窩在學校裡的任何一個角落,使用自己的筆記型電腦學習。若學生需要和同儕合作完成報告,他們也可以利用如同「村落」般的空間,或其他開放式的討論空間。

學生在開放空間中彼此互動。

Vittra的校園設計正是其教育哲學的實踐:讓學生保有好奇心與創造力,同時擁有與同儕合作和獨處的時間。

「學習應該要讓人覺得重要且有趣。我們的教學是以一個宏觀的角度出發,讓孩子自主建立知識、學習、自我成長的目標。我們找出每個孩子的動力,進而鼓勵他們和定出要求。」教育總監Iréne Blom於Vittra的網站上表示。

Vittra不採用傳統的年級制度,而是讓學生根據程度加入不同的小組學習,以達成差異化的教與學。(同場加映:再也不用問「學習的理由」:2020前芬蘭推出「創新」教改,以跨領域取代單一學科學習

然而,有些研究指出有些學生不適合類似於Vittra的開放式學習空間,因為並非所有孩子都能在吵雜的環境中專注。Telefonplan校園的開放性和特殊的裝潢設計,即讓孩子根據自身的需要、好奇心和興趣去玩耍與學習。不論教室內是否有課桌椅,也許所有的教育者都需要將孩子的需求銘記於心。

核稿編輯:林冠吟

參考資料
Take A Look At Sweden’s Classroom-Free School—Your Kid Might Go To One Just Like It

延伸閱讀
>> 日本設計師山崎亮:讓「孩子王」與兒童一起玩出特色公園,打造小朋友真正想要的遊戲場
>> 阿富汗第一所「女子程式」學校:這群學生從沒看過鍵盤 現在要用程式改寫中東女性的未來!
>> 讓上學變成一種享受!日本設計師考量孩童使用需求,設計出比家還像家的教室


社企流五週年論壇「為明日開路-社會企業的10堂課」開學啦!

社企流這5年來伴隨臺灣社會企業一起成長,我們囊括臺灣社企發展縮影,集結成10堂社會企業精華課程,邀請100位講者登台經驗傳承,希望與1000名關心社會企業發展的你,在7/8 & 7/9 與我們同行,攜手為明天開路!
→ 五週年論壇:為明日開路-社會企業的10堂課

主題
看更多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