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中國共享單車模式起飛?單車數量倍增,管理難題成企業隱憂

共享單車模式正從中國興起,許多新創團隊如「摩拜單車」、「ofo單車」,紛紛獲得大量的資金支持。但當中國創業家站在雄厚資本上,盼望成長機會時,單車亂停、或使用者破壞車輛的問題,正逐漸成為左右企業成敗的隱憂。

整理/林孟正、劉易軒

根據聯合新聞網報導,自從2015年「無樁型互聯網共享單車」(以下簡稱共享單車)概念(註一)在中國北京數所高校興起後,資本家紛紛開始投入這塊新興市場。

共享單車解決中國城市地大物博、尋找單車停放點不易的問題。根據壹讀報導,無樁型自行車租借方便,消費者僅需下載APP註冊後,找到離自己最近的共享單車,掃描二維碼後即可使用,每使用半小時僅收費人民幣1元(約台幣4元);而到達目的地後,使用者僅需將單車停放在路邊的單車停車格並鎖上,即完成「共享」,省去尋找固定停車點的時間。

便利的共享單車市場正快速成長。中國第三方數據研究機構比達諮詢日前發佈的《2016中國共享單車市場研究報告》顯示,中國共享單車市場整體用戶數量已達1,886萬,預期2017年用戶規模保持大幅增長,年底可望達5,000萬用戶規模。

根據澳門日報報導,目前ofo和摩拜2家企業瓜分9成共享單車市場,其中ofo單車投放量最多,達到80萬台,市場佔有率51.2%;摩拜單車則是60萬台,市場佔有率40.1%。

然而,根據北京新浪網報導,共享單車倍增造成管理不易。目前,共享單車行業較為常見的問題主要集中在車輛質量、押金延退還、車輛亂停放不便管理、人為破壞和安全風險等方面。例如,在一些城市的共享單車被人擅自侵占,如果使用者想用車,還需要先付給「管理者」1元人民幣(約台幣4元)看車錢。

此外,並非所有共享單車業者皆一帆風順,根據自由時報,中國新創業者Kala單車,在1月底2月初分批投放600多輛單車,供民眾使用,沒想到單車的丟失率達到了76.5%。Kala單車投資人更因此宣告撤資,該公司只好收回全部車輛,等待新的投資人。

根據每日頭條報導,共享單車雖然提升了大眾交通的便利性,但因為企業為了擴大自身市場的影響力,完全不考慮盈利情況大量投放車輛,將原來幾人共用1台車的共享概念,變成1人選好幾台的現狀。目前中國的共享單車產業發展,雖然資本的挹注對其幫助大,但其發展速度仍受制於產業自身的發展情況。

核稿編輯:林冠吟、郭潔鈴

註一:無樁型單車不同於台灣的U-BIKE需要定點還車,它可以放置路旁後離開,利用互聯網的概念,可隨時使用手機APP偵測離借戶最近的單車來騎乘,為另一共享的概念。

參考資料

延伸閱讀
>> 不塞車的都市網!Google用大數據打造智慧城市
>> 全球共享經濟趨勢:是創新、還是走回原點?
>> 共享取代購買! 倫敦「借物館」開張 家電、登山包百元借回家

種植棉花需要戴防毒面具?看Patagonia如何改造生產線,達成100%有機棉製衣目標

2017.03.15
合作轉載

從巴塔哥尼亞(Patagonia)創辦人伊方.修納(Yvon Chouinard)的筆下,了解這間全球知名的B型企業,如何在製程中把環境傷害降到最低。

文:伊方.修納

如果要把衣服製程中對環境的傷害減到最低,我們必須了解從農場、紡織廠,到顧客間所有的作業流程。

1998 年春天我們把波士頓一座老舊的建築物改建為巴塔哥尼亞的門市,並在裡頭存放了非常多棉質的運動服。幾個禮拜後,門市的員工開始抱怨頭疼。我們關閉門市,請來一位化工人員,他發現我們新的空調系統只在重複循環著同樣的空氣,而且空氣裡含有甲醛。

一般的商人可能會說:「別跟我講什麼甲醛,你只管修好空調系統就好。」但我們開始問一些問題,然後發現那些聲稱百分之百純棉的衣服,其實平均只含有73%的純棉花,其他則是參雜了像甲醛這樣的化學物質,讓衣服可防皺、防縮水。

甲醛就是生物課裡用來保存青蛙或其他動物屍體的化學物質。它是有毒的,但美國食品藥物管理局卻從未訂立規範,而且事實上,美髮沙龍裡做直髮燙時就會用到。

我們對此非常震驚,我們發現自己經營公司的方式就像其他人一樣,只管進貨,卻從未質疑這些衣料是如何製成。自此,我們開始自問還做了那些壞事。

(在加州中部的傳統棉花田裡噴灑農藥。來源:Zack Griffin)

挖掘棉花種植的真相

1991 年我們決定開始做符合正義的事情,在資遣了員工並重整公司後,我們委託一個獨立機構來評估市面上常用的衣服布料,如麻、亞麻、人造絲、棉花、聚酯纖維、尼龍和羊毛對環境的影響。

我們發現為了培育那些種植棉花的土壤,工人們會施灑有機磷酸酯以殺死土裡的微生物,有機磷酸酯會傷害人類的中樞神經系統。

這些化學物質會使土壤喪失原有的生育能力,必須連續5年不灑農藥,蚯蚓才會再次出現,表示土壤已回復健康。這些土壤需要密集地施肥,而且棉花田肥料被雨水沖刷進海洋後,造成海洋死區不斷地擴大。

棉花田占世界總耕地面積的2.5%,使用農業中15%的化學殺蟲劑及10%的農藥,但只有0.1%的農藥成功地殺死目標害蟲。人類和牲口的食物都會用到棉花籽和棉花油,但美國食品藥物監督管理局卻從未立下規範。

大約20 年前美國開始推行基因重組蘇力菌棉,它可以防治蛀食棉花葉的棉鈴蟲,並大幅減少農藥的使用。中國在21世紀初大規模地種植蘇力菌棉,卻在幾季以後發現除了棉鈴蟲以外,其他害蟲都對蘇力菌免疫,故重新開始噴灑各式農藥。這種基因改造棉占目前世界工業種植棉花的70%。

2015 年我們和班與傑瑞(Ben & Jerry)冰淇淋工廠、堅石草原(Stonyfield)優格公司一起邀請美國各大企業簽署一份給總統的請願書,要求廠商必須自動標示基因改造商品。但沒有一家食品公司和服裝公司願意加入,因為他們全都使用基改原料,服裝公司購買的工業棉花也都是以基改棉花籽種成。

棉花田每年會排出1.65億噸的溫室氣體,傳統棉花田的氣味更是難聞,那些化學物質會讓你的眼睛和胃部極度不適。加州這類不會結霜的地區在採收棉花前,會事先用農用飛機噴灑落葉劑巴拉刈,但只有一半的農藥可以準確地灑進棉花田,其他則會落到隔壁的田裡或河中。

這是不合理的。第二次世界大戰以前沒有人這樣種棉花,現在大部分農業用的化學物質其實是二戰中發明的神經毒氣。

2年內製程大改造

幾個月後,我們去了加州的聖華金谷幾趟,在那裡的池塘聞到農藥硒臭味,並看見如月球表面般貧瘠的棉花田。那時我們提了一個相當重要的問題:巴塔哥尼亞怎能再繼續生產這些消耗地球的產品?在我們開始尋找其他的棉料來源時,一些德州和加州的家庭農場提供了有機的棉花,我們拿這些有機棉試做短袖運動衫。

我們在1994 年的秋天決定,2年後所有巴塔哥尼亞的棉質運動衫都要用100%的有機棉,在這之前,我們只有18 個月可以更換66項產品的原料,搭製生產線的時間甚至少於一年。

我們必須直接向使用有機農法種植棉花的農夫購買棉花,因為經紀人那裡無法提供足夠的棉量。接著我們去找認證機構,追蹤所有衣料纖維的來源,然後還得說服紡織廠在製程前、製程後都要清洗紡織機,即使紡織的棉量非常少。

紡織廠很不喜歡有機棉,因為裡面會夾雜很多的葉子、枯枝和蚜蟲,使得棉花黏乎乎的,但我們在泰國的合作夥伴非常有創意,他們會在紡織前冷凍有機棉,這樣就可以解決問題了。

靠著我們想法開放且足智多謀的新夥伴,1996 年起巴塔哥尼亞所有的棉質衣料都是使用有機棉。

環保與品質的衝突

接下來,我們做了兩項決定,讓轉換至生產有機產品的過程更容易。首先,我們決定在使用已認證有機棉花的同時,暫時使用「過渡」棉花。過渡棉花的種植過程完全有機,但是實施有機種植的時間還不夠長,因此尚未得到官方認證。第二,我們決定銷售「使用有機棉製作的服裝」,而不是「有機服裝」。

兩者的差異似乎很小,但我們不希望誤導消費者,因為我們在生產時還是會使用合成染料和傳統棉線。我們發現天然染料不但無法符合我們的品質標準,而且本身也有嚴重的環保問題。

但幸好科技更進步了,現在我們正跟夥伴們尋找將有機染料應用於更大規模生產面的辦法。傳統棉線則是大量生產的商品,我們必須在一切還是未知數時,就向棉線製造廠訂購數量極為龐大的最低下單量。此外,由於我們還在學習、實驗新原料,所以我們在1996 年的兩款產品中使用了少量甲醛樹脂,以減少縮水和皺摺。

我們又再一次陷入環保標準與品質標準的衝突。我們面對的現實是若現在回頭使用所有有毒化學物質,來讓布料成品不會縮水、起皺摺,這麼做顯然不合常理。多年來其他廠商在布料中使用這些化學藥物的兩項合理理由,就是要讓衣服不會縮水,或產生皺摺。

最後我們解決化學藥品問題的方式,是從產品製程的開始就注重品質,而不是事後再加入合成原料。在某些產品裡,我們需要使用品質更好、纖維更長的棉花,並讓紡紗和布料預先縮水。

有機棉品質好 消費者願買單

我們在改用有機棉時,發現自己對棉花的加工和製作方式並不是那麼了解。例如,過去當我們想要某些褲子的布料時,就會打電話給業務人員,他會帶一本布料樣本給我們,我們只需要瀏覽樣本、做出選擇就好。但是,現在我們卻必須從一捆捆的生棉花開始,然後像獵犬一樣一路追蹤製作過程,直到產品完成之際。

改用有機棉的同時,行銷與業務團隊也對1996 年春季的有機棉產品設下了3項目標:成功銷售這系列的產品、影響其他服裝公司採用有機棉,以及鼓勵增加種植有機棉。後兩者顯然受到第一項「成功銷售產品」的左右。

我們打破公司過往的政策,雇用了一位外部顧問,他肯定我們的信念,那就是消費者購買我們產品的最大理由就是品質好,品牌名稱和價格則是次要的,關注環保對消費者而言更是最不重要的部分。

顧問也發現顧客可以接受小幅上升的零售價格,因此我們降低了大多數產品的利潤,只把零售價格調漲至比傳統棉花製品的售價高2到10美元。無法達到這項目標的產品,就僅在我們自己的直營門市和郵購通路銷售,以壓低價格。

我們的有機棉計畫成功了,這不只是因為顧客跟我們做出了一樣的選擇,即花更多錢購買有機產品,而不是付錢購買看不見的未來環境成本。而且,也因為現在我們設計師和生產人員的工作,必須從一捆生棉花開始,然後一路跟隨製程到衣物完成為止,所以他們必須學習如何製作衣服。額外的努力轉變為精心構思的產品,因此銷售成果也很好。

大部分人購買產品的理由並不是因為它是天然的產品,但這也是一個很重要的「附加價值」。

本文摘錄自《越環保,越賺錢,員工越幸福!──Patagonia任性創業法則》,閱讀更多請參考原著

延伸閱讀
>> 讓衣櫥中的舊衣重見天日!美國戶外品牌Patagonia推新方案促進二手衣回收
>>「想要在宇宙中留下刻痕,就要改變世界!」B型企業 在亞洲打造良善經濟
>> 從Patagonia和福特汽車 看環保材質上市的漫漫長路

主題
看更多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