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市售的環保水壺真的「環保」嗎?來自荷蘭的Dopper水瓶,從裡到外都落實環境永續

2017.02.21
瀏覽次數:

文:何宜庭

在荷蘭,自來水可以直接生飲,但民眾出門在外已習慣隨手在超市、店面買瓶裝水,畢竟價格不算太貴。然而,1瓶1公升的瓶裝水售價約為台幣35元,等同於1000公升的自來水費,成本高達1000倍!由此可見,累積已久的消費認知跟習慣都需要被改變。

「我們在乎我們身處的環境,也意識到我們需要『改變』。強烈的社會責任感促使我們身體力行,去創造這些改變。」Dopper Changemaker Jens Kok堅定地說。Dopper的存在,是為了維護人類乾淨、安全的基本水權,並降低劣質塑料對環境的嚴重污染。

於是,當看見瓶裝水大量佔據超市貨架,即便市場上還有其他環保水壺品牌,Dopper仍堅持要「改變」—設計出安全、耐用,對環境友善的環保水瓶Dopper Original。

與他牌環保水壺相比,Dopper賣的不只是「水壺」,更是一種新的「生活風格」。

他們認為單純銷售產品對減少使用塑料瓶的目標並無太大幫助,然而,透過提倡產品背後的永續理念,Dopper想要徹底改變消費者的飲水習慣—從使用Dopper水瓶到習慣飲用自來水,進而降低購買瓶裝水或瓶裝飲料的頻率。

要做環保水壺  連「製程」也該環保

Dopper定位自己為一生活風格品牌,強調產品的耐用性及其背後想保護環境的理念。因此,創辦人Merijn Everaarts將「搖籃到搖籃」(Cradle to Cradle)概念落實在其經營模式,讓產品從設計、生產、使用、再利用的過程都符合資源永續的原則,也保障消費者的飲水安全。

首先,水瓶的塑料設計為100%安全,不含有毒或違禁物質,且100%可回收再利用。在生產線上,Dopper也實踐碳足跡管理與再生能源使用,致力於降低能源使用耗損。例如汰換耗能機器設備、安裝節能LED燈泡、因應冬夏季氣候調整耗水使用、採用綠電力(風力發電)等。

在這些製程的改良下,Dopper每個水瓶的能源耗損量,從2013年的0.38千瓦小時(kWh)下降到2015年的0.19 kWh。其「在地生產」模式也省下從第三方國家生產完再長途運輸到歐洲市場的過程,大幅減少碳排放量。

不同於多數水壺廠商的線性經濟思維,Dopper生產線採用「循環經濟」理念,延長所有資源的生命週期。例如,破損的瓶身或瓶蓋可免費回收,由製造商進行分解、再製造新的Dopper水瓶。產品被回收、分解再利用使得生產線上的資源能夠循環,不再產生所謂的「垃圾」,重複使用物料也有效節省能源消耗。

「全球人口不斷增長,人類對原物料的需求持續看漲。線性生產的結果是把垃圾傾倒在其他國家,但很顯然地,這不是個好方法。『循環經濟』必須實現,除了回收再利用材料,我們別無選擇。」Jens Kok用溫暖的語氣一語道出沉重的事實。

Jens Kok認為,循環經濟需要靠各國政府、企業與消費者三方共同努力。

為了呼應荷蘭政府的2050循環經濟計畫,Dopper近期發起P.E.T.Free倡議,邀請企業共同參與,從辦公室開始做起,不使用瓶裝水,改飲自來水,既節省成本又健康環保。

不少知名企業如Spotify已經響應,此倡議仍持續進行中。此外,Dopper也向當地Haarlem市政廳提議減少PET塑料瓶使用的方案,希望能制定相關政策,從源頭改善。

Dopper的企業價值包括樂趣、責任感、主動、與連結,而這也反映在他們對循環經濟未來發展的樂觀看待。Jens Kok表示,「雖然現階段而言,我們的財務利益(Monetary Profits)有些許犧牲,但這是對的選擇。因為從另個面向來看,循環經濟的作法大幅提升了社會性利益(Societal Profits),而這也是Dopper的理念所在。」

鼓勵水資源研究 用藝術玩出永續精神

除了環保水瓶外,Dopper也透過打造公共藝術、成立基金會、贊助學術研究等方式提升學生族群與一般民眾對水資源保護的意識。

2016年,Dopper為巴西里約奧運量身打造大型藝術作品the Plastic Madonna並搬進海灘展示。

由塑料組織而成的巨型美人魚成功吸引群眾目光,藉此傳播微型塑料嚴重危害海洋生態的知識,更提醒民眾保持海灘潔淨,減少塑料瓶的使用,還給海灘一片風光。

此外,Dopper也將5%的淨營收投入於Dopper基金會(Dopper Foundation),在開發中國家(例如尼泊爾)實行潔淨飲用水與公共衛生計畫,協助提供安全、乾淨的水源與公衛設施供民眾使用,造福上萬人。

Dopper近期更贊助一項水資源教育計畫Changemaker Challenge,以乾淨飲用水或塑料浪費研究為主題,從申請的研究計畫中選出3名碩士生,提供每人3,000歐元的研究基金,鼓勵年輕夥伴一起加入保育水資源、減少塑料浪費的商業創新行列。

受訪的Jens Kok自己也是個X世代青年,問他加入Dopper的初衷,他說:「在Dopper工作能同時達到兩個目標,快速感受商業決策成功的魅力,也對社會帶來正面貢獻。身為Changemaker,這個職位實現了我『想要參與改變』的夢想。」

2010年創立至今,Dopper已售出390萬個環保水瓶,2015年銷售量與營收較2014年成長近1倍,除了荷蘭外,更外銷至24個國家。2017年,Dopper預計把永續精神帶入美國、德國、比利時,以及亞洲國家包括台灣、南韓與日本,用一個個環保水瓶繼續擴散社會影響力。

核稿編輯:金靖恩

延伸閱讀
>> 八月起,北市校園向瓶裝水說再見!
>> 一款內建濾水功能、零塑化劑的竹製水壺即將問世
>> 紙袋真的比塑膠袋環保嗎?這位永續設計師將翻轉你的環保思維!


作者簡介:何宜庭,公關人出身,現為自由撰稿者,並於荷蘭鹿特丹攻讀行銷碩士,未來想在B型企業從事行銷工作。天生內向性格,敏感卻穩定,就像一杯熱呼呼的蜂蜜水,雖然單調平凡,卻能解渴又養身。喜歡用自己的方式探索世界,擅長記錄生活中的吉光片羽,帶給這個社會更多的愛與關懷。

「社會企業不一定是藍海、也沒有什麼神奇魔法」多扶接送用耐心堅守別人不做的虧本生意

2017.02.16
合作轉載

文:黃昱珽

「競爭」是關鍵嗎?

「社會企業」要如何永續生存經營?這是相當重要卻難以直接回答的問題。無論是NPO、NGO進行組織型態的轉向,或者是新創的企業組織,社會企業都標榜著將「解決社會問題」設為企業的首要目標,接受低獲利的營運模式。

由於強調道德價值的立場,社會企業獲得許多人的支持與掌聲,但也引發不少疑慮。懷抱低獲利、回饋社會目標的社會企業,真的能在市場經濟中扎根、取得穩固的一席之地嗎?畢竟,市場經濟雖然是取得資源的理想場域,但它也時是弱肉強食的競技場。

先前新作坊透過「中保無限+」的案例,介紹了企業集團的立場。中興保全集團在提供銀髮接送的服務之前,已經經過了長達10年的醞釀期,做出完整的評估與籌劃之後,在一舉投入市場的競爭。企業會正面迎向競爭,因為他們的目標便是成為最強大的競爭者。

自由市場總是奉著「贏者全拿」的原則,大型企業在競爭取得優勢,並將獲利再次投入營運中,攻下更多的市場占有率,衝擊小規模企業的生存。社會企業要如何與大型的競爭者共存、如何在競爭中取得利基?這似乎成為迫切需要知道的課題。

「新作坊」編輯小組隨後在11月下旬,訪談到多扶事業的創辦人許佐夫先生。採訪企畫以「競爭」為主題,瞭解多扶事業在面對到大企業投入市場的情況下,做出了哪些調整、因應,面對市場競爭的挑戰。

不過在許佐夫先生熱情的接待解說下,小組成員逐漸發現,經營社會企業所面對的最大問題,其實並非市場的競爭行為。因此,自市場競爭的角度,探討「社會企業」和「一般企業」的差異,很可能從一開始就「問錯」了問題。

多扶接送執行長許佐夫先生。

社會企業並非經營「藍海」

許佐夫先生首先指出,多扶事業在市場上面對競爭對手,並不是在「中保無限+」投入之後才開始的,更早之前就已經存在規模不等的對手。多扶所遭遇到的競爭對手,有些很露骨地採取削價競爭的紅海策略,直接告訴消費者說,他們的接送費用參考多扶接送,但是「便宜50到100元」。

因此市場競爭對於多扶接送來說,一點也不稀奇。不過多扶並沒有花費太多的心力,來處理市場競爭的議題,也沒有透過價格戰或是其他優惠方式,和競爭對手進行價格上的白刃戰。

為什麼多扶接送能有這樣從容的態度呢?箇中道理其實非常簡單、明白:因為高齡接送服務的市場,根本不是什麼「藍海」市場,不是一塊讓人垂涎欲滴的大餅。許先生很坦白地承認,多扶接送的收費並不便宜,消費者乍看之下很可能會覺得「貴」,也給了競爭對手可以削價競爭的想像。

但是事實上,即使採用這樣的價格,接送服務還是無法讓多扶事業獲利,仍舊虧損累累。也因此不需要花太多的時間,這些想要加入市場的競爭者,就會發現接送服務無利可圖,自動選擇退出了。

許先生還很打趣地說,多扶事業近年來經常接受國際的參訪,但是這些國外單位參訪的重點,卻往往是「為什麼多扶事業能撐這麼久?」這類尷尬問題。在國外,高齡接送服務的社會企業也時有所聞,然而在創業3年、5年之後,就會因為財務虧損而黯然收攤。

因此國外單位想要瞭解,多扶事業的接送服務有什麼妙方,可以解決虧損的現實問題。不過事實上這裡面沒有什麼神奇的魔法,就只是繼續硬撐下去而已。

這打破了許多人的浪漫想像,以為社會企業的盛行,在於發現過去不曾注意到的藍海市場。事實上社會企業創業不會這麼美好,因為有利可圖的部分,早就已經被其他的先行者佔據了。真正剩下的,是那些利潤微薄、一般企業不願投入的部分。

舉例來說,當顧客提出關於旅遊方面的需求時,多扶首先便想到與專業的旅行社接洽、安排合適行動不便者的旅遊行程。然而多扶最後發現,因為醫療照顧各方面的各項條件,台灣的旅行業者們,其實並不熱衷高齡旅遊的業務,這些業務經過評估之後,都會得到風險與成本都明顯偏高的結論。

也因此最後許先生選擇與伙伴們成立「多扶甲種旅行社」,規劃「多扶假期:帶著管家去旅行」,這是台灣第一個針對銀髮旅遊與家族旅遊切入的品牌,才得以回應顧客們的需求。

「多扶假期:帶著管家去旅行」是台灣第一個針對銀髮旅遊與家族旅遊切入的品牌。

重回並堅守創業的初衷

許先生告訴我們,多扶事業能夠發展到今日,最大的動力來自不忘創業的初衷。許多人都聽過多扶接送創立的故事:許先生發現自己外婆需要代步服務時,卻很難約到公辦民營的復康巴士,方才自行創辦公司,提供行動不便者的接送服務。

正由於公司創立的初衷,乃是解決自己日常要處理的問題,因此最初多扶事業的營運,不會將獲利率放在首要的位置,企業也才能持續運作下去。

多扶事業隨後發展的旅遊、輔具租借的服務項目,也都遵循著前述的模式發展:顧客和多扶確認了需要滿足的需求、而既有的市場不能提供足夠的服務,迫使多扶必須自行發展相關業務。這些業務不見得都能獲利,卻是依循初衷,因此多扶事業也就繼續經營下去,直到最後的綻放成果。

這正是「社會企業」、「一般企業」與「政府」,在介入相關市場時最大的不同。對社會企業而言,經營首要目的在於解決社會問題、滿足自身(或社區)的需求,因此能夠接受較低的獲利,也會根據服務對象的期待,進一步改變自身、提供更多的服務。

然而當「一般企業」投入相關市場的時候,除了獲利之外,往往以「企業社會責任」(CSR)作為首要考量。「企業社會責任」的重要功能,乃是在回饋社會、提供服務的同時,也必須要能有效率提升企業的形象。花費額外的成本試探額外服務、建構全面性解決社會問題的方案,則非一般企業的專業強項。

「政府」提供的社會服務則出現更多的問題,由於部門分工導致各自為政,更進一步限制了服務的普及性及便利性。以復康巴士為例,其實自1990年劉俠(杏林子)女士引入復康巴士以來,台灣復康巴士的接送服務,迄今已經長達20餘年了。

而受到行政體系的重重限制,今日公辦民營的復康巴士服務,必須採取政府標案的形式,成為政府單位與承包業者的契約,衍生出許多相關的問題。例如跨縣市如何收費、乘客限定為只有領有《身心障礙手冊》或證明的居民、接送班次難以彈性排程等等。正因為外婆很難約到復康巴士的服務,成為許佐夫先生自行創業的關鍵動機。

多扶事業的營運項目從接送服務拓展到無障礙旅遊、輔具租售等範疇,此為門市所展示的各種輔具。

雖然說民營的社會企業可以有更多的彈性,但多扶事業的業務發展過程中,仍受到政府各項法令的重重阻礙。多扶接送、旅遊以及輔具租賃的業務,都面對到法令規章中登記、場所、資本額等不同限制。許先生提到,過程中他還必須去向銀行抵押資產,才能滿足各項法令的要求;支持整個事業的繼續,其實還是回到初衷的堅持。

很諷刺的,政府各部門長期發展下來的法令規章,很容易對「社會企業」造成更多的影響。由於社會企業堅守價值,不將獲利放在首要考量,也就較少注重節稅、報帳、人事成本等各種獲利細節。例如多扶接送的每一趟服務都會開立發票,就並非所有的業者都堅持會做的事情。有的時候相較於市場的競爭,政府的管制反而會對社會企業產生更深遠的影響。

長期耕耘產生的綜效

如果,如果多扶接送的服務,注定只是個賠本生意,以此類推的話,社會企業的前景豈不都是黯淡無光嗎?

對此許先生很肯定地說,整個創業的結果,並不會是徒勞無功的白忙一場,它最後還是能夠創造豐盛的成果。過去的堅持讓多扶事業,最終發展出難以取代的競爭優勢。今日的台灣多扶接送,是唯一個能夠全面性提供相關服務的企業組織,在接送服務、旅遊,或者是輔具租賃上,都有相關的證照與專業經驗。成為行動不便者服務的「第一品牌」。

當整個企業體的服務從「點」擴展到「面」後,全面性服務所產生的綜效,才讓多扶成為有獲利、收益的社會企業。這個擴展的歷程,經歷了長達7、8年的耕耘。多扶在服務上展現出的尊重與專業,讓它贏得顧客的信任及忠誠,更是無比重要的無形資產。

從多扶事業的案例來看,市場競爭並非真正左右社會企業興衰的關鍵因素,有遠比競爭更為重要的課題必須面對,也就是「解決社會問題」的初衷。社會企業必須持續面對、解決社會問題,更需要關注衍生出來的需求,才能夠穩固紮根在市場之上。就像多扶如果僅因關注初期的營收表現、或是僅固守既有的服務範圍上,那就很難走到今日苦盡甘來的收穫期。

全文轉載自新作坊,原文標題:社會企業概念專題報導(四):社會企業的耕耘與利基:多扶事業的案例

延伸閱讀
>> 多扶接送執行長許佐夫:社會企業是沒有退場機制的!
>> 社企合作 提供無障礙旅遊
>> 許佐夫—用服務自家父母的心情 打造最貼心的無障礙環境

主題
看更多主題